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诡异的母子俩 ...

  •   苏园毫不犹豫地抬起手,敲响了许婆子的门。
      
      屋内的吵闹声戛然而止。
      
      片刻后,许婆子哑着嗓子问:“谁?”
      
      苏园:“是我,大娘睡了没?”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之后,许婆子才打开房门。她没点灯,或许故意如此,毕竟刚才她哭得那么厉害,亮灯的话她那双刚哭过的眼睛必然明显。
      
      “大娘可是遇到了什么事?”借着月色,苏园大概能看清许婆子面颊的轮廓,“我刚才好像听大娘屋里有哭声。”
      
      许婆子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她支吾两声后似乎才找到状态,倏地笑了起来,故作轻松地跟苏园道:“我一个人在屋里能有什么事,刚才不过是被噩梦魇住了,幸亏你叫醒了我。你找我可有什么事?你今天不是跟展护卫他们去吃肉了么,怎么没吃够,还跑来跟大娘要?”
      
      “吃肉的地方死人了。”苏园声音越来越淡,隔着夜色,她一直静静地盯着许婆子的脸看。
      
      苏园分明应该看不清她的脸,但许婆子不知道为何总有种被苏园看透的错觉,后脊梁发冷,心里越来越慌张。
      
      许婆子的反应,令苏园很失望。正常人听到她说死人了的话,都会关心地询问缘故,到底发生何事。但苏园等了半晌,仍不见许婆子就此发问,可见她此刻心中很虚很慌,在全神顾及别的事情,所以才顾不上问这些。
      
      “我来跟大娘分钱,”苏园将一百两银票掏了出来,“我今日遇到一位贵人,赏给我一百两银票,便想着跟大娘一人分一半。若大娘全要,那我也都给大娘。”
      
      苏园笑着将银票递到许婆子面前。
      
      许婆子其实看不大清银票上的数额,但她还是看着银票的方向沉默了片刻,再此出声时她的嗓音比之前更哑了。
      
      “好孩子,你有这份儿心我就知足了!这是你自己造化得来的钱,大娘怎么能要。再说我没什么用钱的地方,你快收好吧。”许婆子说到最后有几分哽咽,显然她被苏园送钱的行为感动到了。
      
      苏园见她推拒,只乖乖应一声,眸光却在漆黑的夜色下彻底转凉。她随后就把一百两银票硬塞到了许婆子的手里。
      
      “那我更该答谢大娘这些年对我的照拂之恩。”
      
      “这——”许婆子本还想推辞,但这会儿她实在没时间继续跟苏园继续拉扯,只好收了钱,嘱咐苏园早点回去睡,“明儿早上大娘给你做鸡丝馄饨吃。”
      
      说罢,也不等苏园回应,许婆子就立刻把门关上。
      
      刚才许婆子并不想要钱,说明她‘儿子’所面临的‘救命’问题,跟钱没关系。
      看来必须要她嫁给张屠夫家的儿子,许婆子的‘儿子’才能活命。苏园依旧参不透这其中的因果关系,不过通过许婆子的整体表现态度,苏园已经预料到最终结果了。
      
      许婆子这些年真心待她好,这一点苏园还辨得清。但有时候善恶就在人的一念之间,苏园经历过太多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组队队友转头叛变的情况,前一刻还称兄道弟好得跟一个人似得,下一刻他就会为了谋夺你新得来的技能,毫不留情地将你推进丧尸堆里去。
      
      许婆子从前对她的那些照顾,还不足以令苏园以后半生或性命相赔。一百两银票若只用来吃饭的话,在这世道足够四口之家富足过上一辈子了。再有,她刚才已然留有余地,并没直接揭了许婆子的丑。
      
      恩已报,不欠了。
      
      ……
      
      次日一早,苏园将新鲜熬好的山药红枣粥送到了包拯那里。
      
      包拯节俭寡欲,不喜奢侈。他吃饭素来只求简单饱腹即可,早饭惯例会是一碗粥一个炊饼,或是汤饼、馄饨之类的主食,就着两样清爽的小菜,比如今天的就是拌芥菜、酱黄芽菜。
      
      落座时,包拯并未觉得今日早饭与往日有何不同。他先咬了一口炊饼,再喝粥时,脸色渐渐有了变化。不过不那么明显就是了,毕竟他脸黑。
      
      包拯继续喝了第二口粥,这一口品味的时间比第一口要长,再然后是毫不犹豫地第三口、四口、五口……
      
      等一碗粥见底了,炊饼还是维持之前只咬了一口的状态,桌上的两样小菜一点都没有动。
      
      这粥的味道怎么跟往日不太相同?从前的粥枣香味儿只停留在汤里,而这一碗却汤米齐香,每一粒米都好似被裹了枣浆似得,软糯香郁,其中被切成碎方丁的山药则吃起来甘甜清脆。简简单单的一匙粥,竟有着丰满而醇厚的口感,一下子就叫醒了人早上沉睡的食欲。
      这么一碗山药红枣粥,竟让他吃得有些欲罢不能了,说出去只怕别人都不会信。
      
      包拯放下碗后,才注意到苏园,因而想到了公孙策。先生这是在用事实告诉他,非他公孙策吃人家的嘴短,而是苏园善烹过人,美味难挡。
      
      “你如何学成的这手艺?”包拯问苏园。
      
      苏园边收拾碗筷边笑答:“这算什么手艺呀,不过就是做碗粥而已。还是包大人、公孙先生还有展大哥这样的人厉害,为民伸冤,惩恶扬善,我万之一二都不及。”
      
      包拯听她有此言,便知她有好学上进的心思,“你也可以,这不是拜公孙先生为师了?”
      
      “嗯,我会努力的。”苏园立刻高兴地跟包拯打保证道。
      
      包拯也高兴笑了,欣慰于这孩子年岁虽小,却有冥冥之志。但等苏园走了之后,包拯才恍然想起来他的问题苏园还没回答。到底她善烹的能耐如何学成?只靠许厨娘怕是不成事,许厨娘那手艺跟她的比,差别过大。
      
      这孩子自小在开封府长大,所有人都很清楚她的根底。思来想去,大概也就只有一种解释了,天赋高,又悟性极好,便无师自通。这种情况虽稀奇,却也不是没有。比如神童的存在,人家六岁孩童尚在含泪背诵三字经,神童已然熟读四书五经,能吟诗作赋了。
      
      苏园知道跟聪明人说话不用太费口舌,有些问题她不答反而少露破绽,由着他们那些聪明人自己想通自寻答案便是。
      
      苏园端着碗筷回到厨房的时候,看见许婆子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活计,直直地朝她走过来。
      
      苏园把碗筷放进盆里,打算清洗。
      
      “我有话跟你说。”
      
      “等我干完了就找大娘。”苏园舀了一瓢水倒进盆里。
      
      许婆子忙拉住苏园,把她手里的瓢放下,硬拉着她去房后说话。
      
      “我照顾你这么多年,理应当得你的长辈。张屠户家顶好,他们答应我了等你嫁过去,绝不会让你吃苦干重活,还保你一辈子顿顿都有肉给吃。”
      许婆子说罢,看看左右,才从怀里掏出一张单子,递给苏园。
      “这么好的亲事再耽搁可就没了,我便做主替你应下了张屠户家的亲事。这是聘礼单子,你看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