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吃肉了赚钱了 ...

  •   傍晚,展昭请王朝马汉他们去酒楼吃饭,不忘把苏园叫上,令她穿男装。
      
      “听闻你爱吃肉,大哥便带你吃肉去。便让许婆子瞧瞧,咱们不嫁屠户也有肉吃。”
      
      苏园一听说有肉吃,眼睛弯弯地笑起来,神采焕然。
      有肉就是爹,这刚认大哥就能吃上肉,赚了赚了。
      
      苏园乐颠颠地跟着展昭他们到了醉仙楼,倒不管展昭他们怎么喝酒,兀自沉浸在吃肉的世界里,专注消灭烤鸡、水晶蹄髈、醉鸭、清蒸黄鳝……随后就达成‘吃了个肚圆儿’的小目标。
      
      苏园揉了揉吃撑的肚子,但看桌上该有新上来的红烧狮子头,依然不想放过。
      
      苏园打算先去茅房解决一下。
      
      醉仙楼的茅房靠近后巷,在最偏的犄角旮旯。
      
      苏园刚摸到那里,还没来得及走进茅房,就忽然听到墙那边的后巷传来一声惨叫。
      
      现在天色晚了,后巷特别寂静,惨叫声虽不大,但显得有几分瘆人。
      
      接着再去细听,像是有气管被割断的那种咕噜声。
      
      苏园随即就闻到了血腥味。
      
      她悄悄地踩着石头扒上墙头,伸长脖子往后巷那边看。
      
      猛地一阵凉风过,白光一闪,苏园脖颈前方三寸远的地方多了一把白晃晃的大刀。
      
      苏园暂且没动,因这会儿并没有感觉到杀气。
      于是她便仰头,望向刀的主人,一名立在墙头上的少年。
      
      这少年年纪不到二十岁,身材修长,姿容华美,此刻正敛着眸,如看蝼蚁一般睥睨着她。
      
      他衣袍如雪,未沾半点脏污和血迹。若墙外真有一人被他割喉弄死了,便可见他刀法之快,才会滴血不沾身。轻功也非常好,刚才有一瞬间,她竟没察觉到。
      
      “大、大侠饶命!”苏园磕巴道。
      
      “你是女子?”
      白玉堂蹙眉扫一眼苏园身上的男装,‘啧’了一声,便收了刀,翩然落地。
      “为何女扮男装?”
      
      “为来这吃肉。”苏园老实巴交地低头装憨厚,顺便掩饰掉自己的眼底平静。
      
      白玉堂抬头看一眼醉仙楼的所在,仿佛才意识到那是个吃饭的地方。
      
      “正好我饿了,不如你帮我点两道菜。”
      
      出于武人的直觉,白玉堂总感觉附近有威胁存在,可四周并无异动,眼前这规矩老实的小丫头又不太像是威胁的来源。不过出于谨慎,他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将人带上,先观察看看。
      
      苏园马上点头,低声应好,看起来恬静乖顺。
      
      “但菜若不好吃,便杀了你。”
      
      白玉堂并不轻易信苏园这副老实相,他语气轻佻地威胁着,似乎早将人命视若无物,整个人显得冷血又无情。
      
      一张俊朗无双的脸,并没让这少年的性情变得美好。
      不过他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高强的武功,确实有嚣张的资本。
      
      苏园大概估量了下这少年的武功值,她没有把握在几招之内将对方立刻秒杀,那么十几个回合或几十个回合打下来,很难不引起周围人的围观,那她真实情况必然就会暴露了。
      
      现在她只是一名在开封府长大的孤女,若突然暴露出过高的武功,定然会引来大众的质疑和瞩目。所谓树大招风,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麻烦也会越来越多。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苏园不想直接暴露自己的武力,被过多关注,遂决定继续装老实,先静观其变。
      
      苏园假装害怕地低着头,像极了一名娇憨怕死的小姑娘,依着白衣少年之言,跟着他往醉仙楼走。
      
      俩人进了醉仙楼大堂之后,苏园就立刻朝展昭等人所在的方向看去。
      
      若展昭发现她这边的异常情况,她就省得继续跟这位白衣少年周旋了。
      
      岂料运气不大好,展昭居然换了座位,此刻他所坐的位置刚好背对着她所在的方向。而坐在原本展昭位置上的王朝已经喝得半醉,正低着头兴奋地跟身边的马汉聊天,根本注意不到她这边的情况。
      
      “怎么?”白玉堂发现苏园走神,回头质问。
      
      “那边有空桌。”苏园马上提议,指向大堂东侧的空桌。如果坐那个位置的话,她肯定会被展昭他们发现。
      
      白玉堂嗤笑一声,直接带着苏园去了楼上的雅间。
      
      雅间宽敞,翠帘轩窗,除了八仙桌,还设有红木桌案,摆着文房四宝,墙上挂着古画,花瓶、宝盆等摆设无不精致,总之看着就贵。
      
      苏园恍然才明白过来少年刚才那声笑的意思,嘲笑她吃饭居然想在大堂不去雅间?
      
      店小二立刻热情地招待二人,卖力地介绍店里地各种特色菜。
      
      白玉堂安静地坐着没吭声,苏园则拘谨地在桌边站着。
      
      最后店小二说得口干舌燥了,见这两位客人都没有吱声的意思,便尴尬地笑问白玉堂:“爷,您看您要点些什么菜?”
      
      白玉堂就看向苏园。
      
      苏园刚吃过醉仙楼里的菜,心里倒是有一串菜单可以推荐,但她不知道这白衣少年的性情到底如何,他所谓的‘好吃’是指什么程度。到底是一般美味,还是超级美味,还是完美无瑕的顶级美味?一旦他要求比较高,对楼里菜的口味都不满意,那岂不是要走‘菜不好吃,便杀了你’的路?可她真不想动武啊。
      
      苏园见白衣少年目光凌厉,似乎在催促她赶紧点菜,方张口道:“烤鸡、醉鸭、红烧鲤鱼和鲜虾蹄子脍是这家菜中味道最好的。”
      
      店小二忙道:“没错,这位小兄弟可真会吃!这四道菜绝对是我们楼里卖得最好赞声最多的菜!”
      
      白玉堂正要点了这几道菜,就听苏园又说话了。
      
      “但烤鸡欠点火候,皮不够脆,鸡肚子里若塞些梨果一起烤,味道会更好。醉鸭则炖得略过了,酒味有残留,但只要舌头不敏锐,吃不出来。红烧鲤鱼倒不错,若用红鲤鲜味定然更上一层。鲜虾蹄子脍的虾仁入锅早了点,否则会更鲜嫩。”
      
      店小二脸色立刻变了,这人什么意思?这四道菜可是他们店里招牌中的招牌,却被她故意挑出这么多毛病来。而且这些毛病算毛病么?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么。这怕是不是来吃饭的,是来砸场子的!
      
      店小二怒从心中起,撸起袖子就要质问苏园是不是来找茬的。
      
      ‘当啷’一声,一锭银子被丢在了地上。
      
      “滚。”白玉堂冷声道。
      
      店小二看见银子,顿时什么脾气都没有了。这锭银子在酒楼可足够买十桌菜了。反正只要有钱赚,客人们爱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连忙点头哈腰地应是,捡了钱后就麻溜地退下了。
      
      屋内瞬间安静得落针可闻。
      
      苏园垂着脑袋瓜儿,小小声地跟白衣少年道:“因不知大侠所说的好吃,要到什么程度,所以才说得细致了点。其实这些菜只要不过分挑剔的话,都算作美味的。”
      
      “我只配不挑?”
      白玉堂挑眉,质问苏园。
      
      苏园忙摇头,“大侠龙章凤姿,当然挑得。”
      
      经过刚才一番观察,白玉堂觉得这姑娘应该没什么问题,已经打算放过她了。但刚才苏园对酒楼的菜的一番品鉴,倒勾起了他的兴趣。
      
      “爷还饿着,怎么办?”
      
      苏园:“……”
      
      听其的意思,不仅要挑,还要吃最美味。
      可她就个穷孩子,这些年一直在开封府混,哪里知道东京城内哪里的美味最完美。
      
      “那不然我做菜给大侠吃?”
      苏园只能想到这一个办法了,她有天赋厨艺,做出来的菜味道肯定好。但这之后若对方还不满意,那他们就只有一战了。
      
      “好啊。”白玉堂干脆应承。
      
      他倒要看看,这丫头做出的菜是不是真的会比醉仙楼的好。
      
      他带着苏园跳窗,二人直接落脚在酒楼前的大街上。此一举倒把旁边路过的行人吓了一跳,东京城内的武林人并不鲜见,故而他们只是惊讶了一下,就继续赶路了。
      
      苏园往身后的醉仙楼看一眼。
      居然直接跳窗了?不走大堂?
      
      白玉堂一眼看就破苏园的小心思,“怎么,想找展昭救你?”
      
      苏园呆滞:“啊?”
      
      白玉堂目色深冷地顺着苏园刚才看的方向,嗤笑一声,“之前你进去的时候,就朝他们那桌看,以为爷没发现?你是开封府的人?”
      
      苏园有些意外地看向白衣少年,没想到他还挺敏锐的。
      
      “这很难猜?你一名女子,不太可能在夜里独自一人来酒楼吃肉,八成是跟什么兄弟一起,为了方便才着男装。
      白玉堂有几分不爽,他不太喜跟官府的人打交道,尤其是认识展昭的人。
      
      苏园发现这白衣少年不仅认识展昭,好像还不太喜欢他?她猛然心中一惊,眼前这位该不会是锦毛鼠白玉堂吧?
      
      武功高强,聪明傲慢,年少俊美——
      太像了!
      
      ……
      
      半个时辰后,东大街顺福楼。
      
      苏园在厨房忙活一通后,就将自己做好的菜给白玉堂端到桌上来,并一一介绍道:“豆腐脍蛋、虾圆两款、青菜烧蟹肉、黄雀酥和豆糖粉饺。”
      
      白玉堂起筷子,夹了一颗虾圆入口。虾圆共有两种,一种油炸过,另一种包了豆腐皮。做法不算新鲜,虾圆外表瞧着与别处的没什么不同,但入口却完全不一样,不光鲜美软弹,个中还有肉香,却不是鲜肉的那种香,比鲜肉的香味更浓烈。
      
      白玉堂尝到第二颗才辨出来,“有火腿?”
      
      苏园应承:“嗯,里面掺了火腿末。”
      
      当然不止这么简单,从食材挑选到调味再到刀工、火候,都把握得非常到位,最终出品的菜味道才会美味。
      
      这手艺比得上宫里的御厨了,这姑娘倒是很会做菜,手艺的确比醉仙楼的好。
      
      白玉堂便继续用饭,片刻后,便将桌上菜吃得七七八八了。
      
      净手后,白玉堂心情不错,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苏园。”
      
      白玉堂直接将一百两银票递给了苏园。
      
      苏园有点惊讶,但不耽误她干脆地伸手把银票接过来。不管活几辈子,她跟钱永远没有仇——
      
      “换双鞋。”
      
      苏园怔住,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鞋子。鞋面被洗得发白,还有点起毛了,特别是大脚趾处只剩薄薄的一层,眼看就要呼之欲出。
      
      “我叫白玉堂。”
      
      苏园再抬起头时,见窗户大开,白玉堂早没了踪影,只余阵阵夜风吹拂着她的脸颊。
      
      这少年还真是白玉堂。
      
      苏园笑了一声,举着银票仔细端看了片刻,一百两之巨。她从来到这世界后,就没见过这么大额的钱财。这顿饭没白做!
      
      苏园把银票收好后,拍了拍腰。
      嘿,有了钱后腰板真硬!
      

  • 作者有话要说:  腰板:光硬不行,你得用起来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