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章 ...

  •   连鹤川。
      连姓不仅为中文姓氏之一在百家姓中排第293位,而且还是日本古老的一种家世姓,非常适合他这个二次元宅男系的青年,让他成年之后回忆起中二期自编自演的日式轻小说妄想时都少了些许尴尬。
      
      但现在套上了白毛壳子的他,肯定不能自我介绍为连鹤川了,据系统先生所说,角色卡扮演的越像,能获得的技能熟练度就越高。
      换句话讲就是,尽量不要ooc。
      
      这也是他现在坐在横滨一家小诊所里介绍自己名为黑泽阵的原因之一。
      
      黑泽阵,别名琴酒,因为名侦探柯南动画组的失误,直到一百集开外才修改回银发的半路出家银(白)毛一枚。
      
      黑衣组织‘酒厂’里的top killer,反派中唯一指定兢兢业业好员工,每天的生活不是在追杀叛徒,就是在追杀叛徒的路上。
      
      少年体型的黑泽阵,是连鹤川的第一张角色卡。
      
      根据系统先生的说法,Gin君出身于日常推理番,综合能力不及真正的超能力者但远强于普通人,可以很好的帮助契约者适应可能存在危险的任务生活,而这次为了匹配世界的补贴礼包则是一份不强不弱的异能力。
      
      ‘这就是你第一个任务就把我丢到超能力世界来的理由吗?’连鹤川在心里对系统先生抱怨道。
      
      虽然用上了敬称呼‘先生’,但除了缔结契约的时候,系统先生只是一个设定好的无趣程序而已,它此时也只会机械地回应:‘这是经过计算的最优选择。’
      
      连鹤川也只能默默翻白眼叹气,继续打起精神面对对面的港口黑手党首领的私人医生——森鸥外。
      
      “黑泽君,这样称呼你没问题吧?”
      
      银发少年抿起了嘴,他似乎有些不适应这样亲昵的语气,但最后还是淡淡回复道:“……Gin。”
      “叫我Gin。”
      
      “是个害羞的孩子呢,Gin君。”森鸥外故意拖长音说着肉麻的话,饶有兴致地观察少年因此皱起的眉头。
      
      “那么,作为首领直属部下的你,来找我这个私人医生是有什么事吗?”
      
      这是一个必须谨慎地关键问题,回答很有可能会影响接下来的任务完成情况。
      连鹤川的任务是经过三次元动漫观众强烈的怨念形成发布的,任务完成后获取他们满意度带来的能量。
      
      某种意义上讲他的工作都是拯救一些与主线或重要人物有情感牵扯的人,弥补原世界线里不那么完美的一个结局。
      
      当然,作为一个二次元老宅男,连鹤川并不排斥这样的工作。
      
      于是显而易见,在文豪野犬的世界里,织田作之助——他的第一个目标。
      
      这也是为什么开局拿到病入膏肓的港口黑手党现任首领亲信身份的他,会在连续观察了一星期之后选择找上森鸥外。
      ——他必须合理地在这个组织里顺利的混下去,而不是给那个滥杀暴虐的老首领陪葬。
      
      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连鹤川维持着琴酒的扑克脸,眼神波澜不惊又看不清深浅,他漫不经心的开口:“森医生想要篡位不是吗?”
      “我可不想和首领一起被时代埋葬,所以做出了我的选择。”
      
      表面一派镇静地说出暴言的银发少年,其实心里正在经历狂风暴雨:‘说出来了!!用琴酒的壳子说出了要反水的话,真是超——爽——的啊!!!’
      
      深知琴酒本人混迹酒厂的惨痛经历的契约者,感觉自己满足了。
      
      如果不是壳子只有十几岁还没成年,连鹤川此时一定会点起一根烟挑战人类肺部极限。
      
      只见森鸥外轻笑两声,看着少年的目光里带上了几分兴致与审视的意味:“危险的发言啊Gin君~如果我现在就汇报给首领的话,Gin君就要遭殃了呢。”
      
      “哼,是吗。”
      扬起一个黑衣组织绑定的狰狞冷笑,他靠在椅背上瞥往对面野心勃勃的年轻医生,就差拿出从系统商城友情提供的琴酒配枪——□□M93F进入威胁模式了。
      
      两人在沉默中对视。
      
      森鸥外玩味的笑容越张越大,他最终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与银发少年相握,一字一句缓缓说道:“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
      虽然成功搭上了森鸥外的车,但明面上属于琴酒的任务该做还是要去做。
      
      现任港/黑首领在生命力与年纪一同开始流逝之后,暴躁易怒的性格愈发凸显,搞得整个横滨都捕风捉影、人心惶惶,top killer要处理的任务也就越来越多。
      
      这种时候,也就只有微弱掉落收集到的小积分能抚慰一个社畜的心了。
      
      顺带一提,刚进入这个世界的身份和阵营是由系统提供的,但契约者可以进行一定范围内的修改。
      琴酒本人当然是没有异能力的,但为了更好的在组织里混下去,连鹤川的世界补贴很贴心的被设置为:异能力——【活点地图】
      
      非常没有创意的借用了某欧洲奇幻魔法读物里翻译过来的名字,顾名思义是可以看到一定范围内生物体的姓名和活动状况,虽然是借助系统先生自带的小地图功能完成的,但对于杀手来说真的是再适合不过的能力了。
      
      ——无论目标躲到哪里,只要踏进他的感知范围,一切活动都将无所遁形。
      
      第一次亲手完成任务的时候,连鹤川本人非常好的融合了琴酒的性格,除了一点不适感之外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到异样。
      说到底,他是一个为了续命来完成任务的三次元人类,对于这些二次元纸片人,尤其是真的在针对他搞小动作的甲乙丙丁,他完全可以控制好多余的同情心。
      
      话虽这么说,三好青年连鹤川还是力所能及的劝说首领撤销了好几个一看就是在草菅人命的屠杀任务,搞得自己挨了好几顿训斥和巴掌。
      
      ——现在他是真心希望这个首领下台了。
      
      打我琴爷的脸,不可饶恕。
      
      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半个月后几乎是毫无波澜地看着森鸥外用小刀利落划开首领——哦不,是先代首领——的喉咙的。
      
      新鲜出炉的首领正忙着伪造尸体,于是连鹤川把目光放在了不远处浑身缠满绷带的黑发少年身上。
      
      太宰治,异能力【人间失格】,被誉为‘看过了剧本的男人’,自杀达人,黑泥精在世的绷带放置装置,也是他这阵子竭力避开的人。
      没办法,连鹤川自认为初来乍到的他很难不被这个手握剧本的家伙看出破绽,同样是疑点,森鸥外可以用上位者包容的态度假装没看到,但太宰治不会。
      
      这是一个令人头大的角色。
      
      但人都在这了,不打照面显然不现实,于是连鹤川只能冷冷地瞥了这个一脸索然无味的绷带怪人,权当打招呼了。
      他摆出了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出乎意料的是太宰治反而来了兴趣。
      
      自杀狂魔不是没有听说过这位先代首领手里的利剑,听说这人干脆地拍拍屁股倒戈的时候还嘲笑了一下先代首领等同于没有的收买人心能力。
      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很会审时度势的枪罢了,不过这家伙似乎......很讨厌他?
      
      有意思。
      
      “呐Gin君,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如果不是不达眼底的虚假笑意的话,这声问好简直就是彬彬有礼的典范。
      
      连鹤川压了压帽子,用黑色的帽檐和冷漠的语调阻挡对方的窥视:“啊,你好。”
      
      “Gin君为什么要投靠森先生呢,明明只要维持现状也可以在之后获得不低的位置的吧?”
      来了,森鸥外宽容放过、但太宰治好奇的试探。
      
      “与你无关。”
      “不介意被冠上背叛者的名号吗?”
      “我并没有背叛。”
      
      新手上任的契约者完全把握住精髓了呢。
      面对这种脑子里弯弯绕太多的人,解释太详细反而会弄巧成拙,不如让对方自己去脑补。
      
      对方果然若有所思:“是吗,原来如此......”
      结合那些被撤销的大屠杀的任务的情报,太宰治的朦朦胧胧有了想法:‘哦呀哦呀,失去了首领气量的那个人在你眼里才是背信者吗?有意思。’
      
      完全不知道对方把琴酒的人设脑补成什么鬼样子,但这不妨碍连鹤川继续端着冷面酷哥的模样等着森鸥外处理干净所有手脚。
      
      他和太宰治,一位是先代首领的直属部下,一位是没有加入港口黑色的的无关人士,作为这一场篡位大戏的见证人是再合适不过了。
      
      因此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
      银发杀手几乎是压抑着自己的暴脾气一遍又一遍回答组织里老一派的高层面对这场变革的质问,直到他没忍住一发子弹擦过一个烦人的元老的脸颊,森鸥外才姗姗来迟用强硬手段叫停了这些质询的声音。
      
      套上琴酒壳子之后脾气都暴躁了呢,啧。
      
      绝对没有说琴爷不好的意思。
      
      之后的生活跟换老板之前几乎没有差别,虽然已经从一个空有名头的‘直属’被提拔为干部候补了,但琴酒跟其他干部的关系还是不远也不近。
      他向来不是热衷于社交的人,亲密爱人大概只有手里的勃莱塔和车库里的保时捷356A了。
      
      唯一的缺点是,太宰治。
      
      这个人在发现所有的试探都被一张扑克脸挡回来之后,越来越热衷于让琴酒露出面瘫和冷笑之外的表情,因此不断在杀手额头跳动的青筋上反复横跳。
      要不是壳子下面是连鹤川……现在太宰君可能已经真的获得安详了。
      
      不幸中的万幸,镭砵街的‘羊’组织名气越来越大,羊之王中原中也的名字也进入了森鸥外的视野,在他不止一次浏览了有关于羊之王的最新情报后,终于在有一天叫来了干部后补Gin。
      
      “帮我跑一趟镭砵街吧,Gin君。”
      
      很好,接下来就是先代首领复活事件,再接下来就可以开启双黑钻石互磨阶段了。
      
      连鹤川接过任务,迈着愉悦的步伐走出了首领办公室。

  • 作者有话要说:  琴酒的人设是银发呢,不过柯南动画组一开始做成金发了,后面才修正过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