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被人这么直接的牵住了手,源千伊的眼睛不由自的瞪大,连呼吸都下意识放缓了。
      这个人为什么这次不还钱包了!
      
      察觉到源千伊的视线,甚尔扭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那委屈瞪着他的眼神。
      甚尔伸手拍了拍对方的发顶,视线在源千伊那看起来格外稚嫩的脸上停留了一会,“说起来,你多大年纪?”
      
      “十九岁。”源千伊下意识低下头,习惯性的抗拒着这个问题。
      每次说起年纪的话题时,总是会有人问她各种问题,所幸甚尔的脑子里并没有这个年纪都在上课这种想法。
      
      “你家在哪里?”
      
      “钱包的钥匙扣上有写地址!”见话题终于转到了这里,源千伊眼睛一亮。
      
      “嗯嗯,看到了。”甚尔从兜里掏出钱包,看到了地址。
      
      源千伊眼巴巴的看了他半天,甚尔也没有把钱包还给她的意思,反倒是当着她的面就揣回到兜里。
      
      “……”这个人也太过分了吧!
      
      和人一起回到家里,甚尔的态度很是自然,就和回到了自己家里一样。
      先绕了一遍家里,房间并不算是豪宅,但也不错了,两室两厅的公寓楼门口就是地铁口,很是方便。
      
      “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来了!
      见甚尔提起这个话题,源千伊坐直了身子,跟面对教导主任一样无比的郑重。
      
      “是、是的!”
      说着,源千伊就竹筒倒豆子一样把自己的身份给讲了出来,之后还忐忑的瞅着甚尔,想要看看对方是个什么反应。
      之前就下降了那么多好感度,这次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
      
      甚尔在听到对方说起加茂家时,脸色就变得不怎么好看,那家可是比禅院家还要更加疯魔。
      “还好你是个旁系,而且父亲足够有钱。”
      
      见源千伊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甚尔无奈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吗?”
      
      “什么?”少女的眸光清澈,仿若一眼就能够看到底的清泉,不带半分的杂质。
      
      “没什么。”抬手揉了一把女孩子的发顶,甚尔轻笑一声。
      不知道的事情,最好一辈子都别知道。
      
      加茂家对于所谓血脉的在意程度可要比其他严重太多,甚至于……
      想到那个为了术式生了好多个孩子的加茂家主,甚尔更是觉得嘲讽异常。
      
      在现在的社会里,还整出了所谓的侧室,坐拥齐人之福……真是恶心透顶。
      
      视线对上女孩子的脸,甚尔很确定如果不是她父亲还算有点话语权,且对她很是照顾的话。光是这张脸就足够让那些家伙把她当做联姻的工具了。
      
      “你之前说的话是真的吗?”
      
      “甚尔在怀疑我?”掌握的信息太少,源千伊根本就没搞懂男人从刚才开始就在想些什么,“呐,甚尔,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反正还能重新读档,源千伊也不怕询问多了惹恼对方。
      再说了,一看就知道,所谓的御三家在游戏里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她要是搞清楚了说不定还能另立一个势力呢。
      
      对上源千伊那好奇的目光,甚尔也轻笑了一声,直接伸手把人拦到怀里。
      “你就那么想知道吗?”女孩子的身体很是柔软,一把捞过来甚至会担心不小心把对方弄伤。
      
      “我想知道!想知道甚尔的一切!”源千伊仰头看着对方,眼睛眨动了几下,无比的期待。
      只要甚尔再多说一点,那不管是解锁所谓的御三家信息还是解锁甚尔的个人小传都是一个进步。
      
      视线顶着那在自己怀里的少女,甚尔半天没有说话。
      
      从对方的角度,就算她知道自己,可能也只是知道自己是禅院家的人,至于其他,那不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无知小姑娘能知道的。
      两个不被咒术师届所承认的废物最后走到了一起,到也像是一种命中注定。
      
      还不等甚尔从自己的思绪里出来,他就感觉到脸上痒痒的。
      少女的手正贴在他的脸颊上,指尖划过他嘴角的疤痕。
      
      源千伊还记得,对方之前解锁的小传上写着,年幼时被丢进咒灵堆留下的疤痕。
      她不是很能理解这个歧视,但自己也是玩过无数游戏还自己在画漫画的人,自然也能想象到所谓的欺凌究竟有多么严重。
      
      “甚尔以后一定会幸福的。”以前的事情都不值一提,作为美强惨,你未来一定是个大佬。
      
      甚尔眉梢一挑,那看着慵懒漫不经心的脸上展露出一个笑容来。
      “啊。”
      
      也是,有你这么一个笨蛋供养我,要是还不幸福那还不如去撞墙。
      把人拦到怀里,甚尔的胸腔里发出闷笑。
      
      “那、那个,能放开我了吗?”被甚尔直接一把抱到怀里的源千伊试探的用手推了推,靠的太近了啊!
      脸都直接贴到胸上了!
      
      等、等一下。
      源千伊的手在碰到甚尔的胸口时僵住了,试探的又捏了一把。
      
      “你在做什么?”好笑的看着对方的动作,甚尔都有些搞不懂眼前这人究竟是大胆还是羞涩了。
      明明脸红都能拿来烧开水了,手还贼心不死的按在他的胸口。
      
      “我、我能摸摸吗?一下就好。”仰头看着对方,源千伊这么说道。
      手感和视觉感官完全不一样,出乎预料的没有那种硬邦邦的感觉!
      
      甚尔没有说话,往后靠去,一副任君享用的模样。
      他身上的衣服是没有任何装饰的简单T恤,但穿在甚尔的身上就格外的合身。
      
      最开始,源千伊还只是想要近距离的研究一下,她‘氪金’了当然可以理直气壮的去研究甚尔的肌肉了!
      但手指在转移到腹部的时候,很明显的摸到了些不自然的东西。
      
      “啊,要换药了。”甚尔也察觉到了少女停在他腹部的手,很自然的掀起衣服,透过绷带渗出的血迹格外显眼。
      绷带有些脏,很明显能够看出上面还沾染着雨水的痕迹。
      
      “这要消毒的。”见甚尔满不在乎,源千伊连忙去找医疗箱,“你的药呢?”
      
      “随便包一下不让伤口裂开就是了。”
      甚尔满不在乎的语气还带着几分自嘲,源千伊直接把找出来的医疗箱放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要好好的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你还怀着孕呢!
      
      甚尔也想起了源千伊之前对他的‘求婚’,觉得自己该给点反应。“哦。”
      
      包扎这种事情并不难,但源千伊的动作格外的熟练。
      甚尔低头看着源千伊的发顶,对方的手在他的身上划过,一道道疤痕显得格外狰狞。
      
      “过几天就好了。”下意识的抓住对方落在他身上的手,甚尔总觉得有几分尴尬,视线偏移。
      明明这些伤口对他来说什么都不算的,可被人看着总觉得很羞耻。
      
      “要小心哟。”源千伊还记得,三年前她被埼玉救下。
      那阵子的埼玉可以说是每天都伤痕累累,她的包扎技术也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如果受伤了就告诉我,不准嫌偷懒就放任伤口不管!”
      
      “好。”
      
      ***
      
      【已退出游戏】
      源千伊见甚尔也没什么事,就干脆退出游戏去整理一下自己思路。
      到目前为止暂时没有什么需要她在意的地方,唯一要说的话也就只有甚尔肚子里的孩子让她操心了。
      
      “唔,让我来查一下,孕夫的照顾指南,我记得就算是吃药了也需要好好修养一阵子的。”
      决定了!一会去问问杰诺斯鸡汤该怎么熬!
      
      对了对了,就算是乙女游戏也该确定一个积极向上的中心思想。
      源千伊手里的笔转的飞快,她面前的本子上也写了不少冒出来的小灵感。
      
      想起那给她开局杀的老太太,源千伊的表情也变了变。
      加强咒术师界对于违法犯罪的打击力度,或者是加强普通人和咒术师之间的联系。
      “我记得好像是因为诅咒是由人心的恶意而诞生的,所以这个消息才会被官方封锁。”
      “对哦,可以像现在这样大力呼吁关注心理健康!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咒术师都需要一个发泄口和疏解。”
      
      把这点记到本子上,源千伊又翻了一页开始写下一本漫画的大纲。
      
      “这次女主角是死了99次后成功拯救世界的英雄,然而成功救世的她失去了记忆,也失去了一切,变为一个平凡的姑娘!”
      救世的勇者成为凡人,曾经那心怀大爱的圣母行为,在她变成平凡人之后就会多出许多的矛盾点。
      
      笔尖在纸上很快的就勾勒出一个清秀又有几分腼腆阴郁的形象,女孩子那双漂亮的眼睛却带着光,像是从不曾熄灭的太阳。
      
      没有人记得她曾经的功绩,就连她自己都不记得。
      但身体的记忆却还在,她下意识的想要去做更多的事情,在实力与责任不相符时,她所做出的事情反而叫人讨厌。
      
      当然,比起这个略带悲剧色彩的核心线,展现给读者的是恋爱的修罗场。
      
      ——「最甜蜜的爱意诅咒,一觉醒来居然被不认识的帅气男生追求,他为什么会有‘不存在的恋爱记忆’啊!」
      
      在画纸上移动着,源千伊下意识的画出了甚尔的模样,对方那带着痞气的笑容,再加上眼底的漫不经心。
      这个人对于‘活着’没有任何的执着,就像是在世间的一抹幽魂。
      
      很快的,甚尔的模样就被源千伊改成了身材性感的叛逆少女,旁边也写下了人物小传。
      「虽然看起来经常欺负女主角,但实际上心口不一,格外关注女主角的一切,是个矛盾的大小姐。」
      
      主角的性格和形象还是不要找对应会比较好,不然万一崩人设的话,会让她彻底厌弃这部作品。
      
      在画完了草稿后,源千伊这才长舒一口,开头是再常见不过的恋爱番主题,只有在细节处才会发现一些‘不正常’但地方。
      “哼哼,不知道这次有没有读者会发现秘密。”
      
      把草稿整理了下,源千伊这才看了下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是早上七点。
      
      *
      
      “睡着了吗?”从房间里走出来的甚尔一眼就看到了靠在沙发上睡觉的源千伊。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对方的那一刹那,甚尔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明明就躺在自己的面前,却像是不存在一样。
      
      弯腰将人抱起,轻飘飘的重量并没有让甚尔觉得心安,反而对方那规律的呼吸也是如此。
      “还真是心大。”
      
      这种类型的笨蛋要是放到任何一个家族里,都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吧。
      
      禅院甚尔的脑子里想起,加茂家主前段时间刚出生的孩子,那个快满周岁却还没有被取名的孩子。如果确定没有继承术式的话,他和他的母亲可能都会被赶出去,或者随便丢到家里的什么地方自生自灭。
      
      ——‘毕竟,没有咒力的家伙根本不算是人’啊。
      
      把少女放到柔软的床铺上,甚尔盯着对方的睡颜看了一会,也在旁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一起睡午觉。
      【禅院甚尔,好感度+3,这样子也不错。】

  • 作者有话要说:  自我攻略in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