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第1章
      
      “确定不和我走吗?”
      难得换回了黑色的空条承太郎走到一个房间门口,对里面正在伏案写着什么的少女问道。
      
      “不了,您能庇护中田爷爷我已经很感激。”
      同样穿着丧服,黑发的少女将写完的书信折好,递给高大的男子,“作为交换,以后有需要的地方,请不吝提出要求。也许不比白金之星强力,但在治疗方面,我还是有点自信的。”
      
      就在半个月前,她得到这辈子的父母、兄长死去的消息时,觉醒了替身之外的另一份力量。
      异能力‘虚假世界’。
      
      本质是对世界的否定。条件是,被否定的事项必须在她理解的范围之内。不过,这个理解不需要很深入。
      比如这个世界有风,风是空气流动产生的现象——这种程度,就足以虚假世界这个能力产生作用。
      
      麻烦程度和bug程度成正比的可怕能力。
      可惜,得到这一份能力时已经太晚了。
      
      她能否定他们身上的伤痕,却无法带回他们的灵魂。
      崩散之物,即便能力逆天如虚假世界,也无法聚回。
      
      “真实的假面吗?”
      并未被告知虚假世界,还以为乔安娜只有替身能力的空条承太郎自语道,“治疗的能力的确很稀有。”
      
      她没有纠正,就这样被误会也很好。
      名为‘真实的假面’的替身是她在5岁那年觉醒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没有腿部飘在空中,带着白色面具的女性人形替身。
      
      半个月前,异能力觉醒的时候,假面同样成长了,脸上的面具多了一些金色的绘纹。
      替身作为一种精神能量的聚合体,有些人一出现就成型不在变化,有些人的替身会成长,并且成长前后的能力并不一定相同。
      
      以前的话,真实的假面能够给人或物添加状态,也就是游戏的buff和debuff。这个能力现在可以肯定已经没有了,具体情况,等有空之后,她倒可以从这个方向试。
      现在,正好用来给虚假世界当一下挡箭牌。
      
      “是一张好牌。”
      少女很平静地这么评价自己的能力,“想必,会让我的路轻松不少。”
      
      空条承太郎深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叹气的冲动。
      不,他并不准备劝说。
      
      要是在事故中死去的,是他的父母亲人,他并不一定有眼前这个少女做的好。
      更何况,事故并非事故,而是货真价实的人为。
      
      “如果你现在就在我面前,抹了志村夫妇的脖子,我也只会当做看不见。”
      为了金钱,不顾空条老爷子收养他的恩情,对善待他的义兄一家出手的志村邦彦,和DIO一样没有做人的资格。
      是不容置疑的邪恶!
      
      “仅凭那两个人做不到将手尾清理得这么干净。”
      少女的语气依旧没有浮动,看起来对背后的事情已经了然于心。
      
      面对空条承太郎的疑问,她却摇了摇头:“是能力者无疑,但说不清楚是替身使者还是异能力者。组织是东京的泥惨会,这一点志村夫妇并无隐瞒,似乎觉得能够借此对我进行威慑。”
      
      如果换了一个货真价实的13岁国一女生的话,恐怕真的会被他们吓住。
      然后因为想要保护身边的人,反而任由他们借着自己的继承人身份,对空条药品工业予取予求。
      
      可惜,她两世为人。
      且无论是哪一世,都不是会任人宰割的性格。
      
      空条承太郎叹息出声:“难怪你准备‘失踪’。”
      
      如果不想被握有监护权的志村夫妇代行继承人权利,让‘空条乔安娜’这个人从社会上消失就成了一条可以破局的路。
      釜底抽薪。
      
      就是对失踪的人要求比较高。
      离开社会秩序的保护,就算是替身使者,想要活下去的难度依旧非同一般。
      
      这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决定。
      勇气、能力、决断力缺一不可。
      
      如果不是身处葬礼,空条承太郎几乎就要鼓掌了。
      为这份坚定的精神。
      
      “不必叹息,这是我自己做出的决定。”
      说实在的,能够联系上从祖父辈起就断了联系的另一边空条家。空条承太郎还真的过来了,并且愿意庇护她仅剩的家人中田管家,她个人觉得已经中了大奖。
      
      否则,她就得将老管家送去英国,老人家一把年纪还要背井离乡。
      而且也没有如今在空条承太郎家里让她放心。
      
      这样,她就彻底没有后顾之忧了。
      
      “以及,有一点我必须声明。”
      乔安娜竖起一根手指,“您愿意庇护中田爷爷我很感激,也愿意回报以同等的善意。
      但是……”
      
      她竖起的手指在空中一划,指向身后:“志村夫妇,泥惨会及其背后的人,他们是我的猎物。”
      
      “真是惊人的胃口,不过,你有我的保证。”
      SPW财团近两年在曰本的发展不错,却和本土的暴力组织一向没什么关联,更别提势力。
      
      他一直忙着和花京院他们满世界地收拾DIO的残党,调查他留下的子嗣,还要寻找能够制造替身使者的箭,并想办法回收。
      也的确有心无力。
      
      “那么,接下来去哪里,有想法了吗?”
      
      乔安娜站起身,抚平黑裙上的褶皱:“不,已经做好准备了。”
      
      “稍等一下。”
      她走进休息室,再出来时,原本黑色长发、身穿丧服的少女已经摇身一变,变成一个白色短发,眼尾微翘,穿着T恤背带裤、猫一样的少年。
      
      空条承太郎:“……”
      现在的女孩子还真是一点都不能小看。
      
      “不去送他们最后一程吗?”
      
      乔安娜看了他一眼,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你见过灵魂吗?”
      
      男子沉默良久,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曾经并肩作战的同伴。
      “我很幸运。”
      在前往埃及讨伐DIO的战斗之中,全员幸存。
      
      不过,这并非侥幸。
      而是在他们即将失去重要的友人时,一个身穿黑色洋裙的神秘女子出手拯救了他们。
      
      无论是曾经被暗黑空间吞噬只剩下一双手的阿布德尔,断裂的骨头已经戳进肺中的伊奇,还是被DIO在时停的世界中洞穿胸腹的花京院典明。
      他们汇合时,无一不提到了那个女子。
      
      这些年,空条承太郎也有关注她的情报。不为别的,只是想亲面道一声谢。
      不过,这不需要分析就能得出对方能力过于逆天的结论,让他不敢泄露半点对方的情报,以免反而给救命恩人带来麻烦。
      
      他打着SPW财团的名号搜罗治愈系的能力者,结果,无论是能力者还是那个人,全部都一无所寻。
      
      “这是好事。”
      
      面对他人的幸运,再对比自己的不幸,似乎也不足以让这个少女展露任何卑劣的情态。
      她只是简单地点点头,认可这一份幸运,并道:“我见过。”
      
      从小到大,她眼中的世界就和一般人不一样。
      可能是因为穿越,也可能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她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
      
      就比如,人在死亡之时,才会短暂出现的灵魂。
      
      “大多数人在□□死亡的那一瞬间,灵魂也跟着崩散,什么都感觉不到,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是幸福的。”
      
      随着乔安娜的讲述,空条承太郎的心中逐渐产生一种不妙的预感。
      下一刻,这种预感应验了。
      
      “但是精神强韧就比如替身使者,亦或是拥有执念的人,灵魂会短暂地在世界上存在一段时间。
      我的父母、兄长就是这样。” 
      
      因为还惦念着家中的小女儿,所以,在死去之后,拼尽所有的力量来见了她一面。
      
      原来如此,已经道过别了。
      空条承太郎微松的神情,却在听见接下来的讲述后,再一次绷紧起来。
      
      “他们并不知道我能看到灵体,如果知道的话,也许,他们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窗外天气晴朗,天空蓝得就像是那一天,他们突然就出现在了独自留在家中看书的她面前时一样,“‘都是车祸造成的伤痕,不过回过神来就已经变成灵魂了,所以一点都不痛哦!’他们是这么笑着骗我的。”
      
      空条承太郎压下帽檐,他已经猜到接下来的话了。
      
      “只有死之前感受到极大痛苦的人,灵魂上才会刻上同样的伤痕。”
      他们本可以不用再遭受这种痛苦,因执念而留存于世,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所谓车祸导致的伤,其实是拷问留下的痕迹,我还不至于蠢到连这个都分辨不出来。”
      只是看着他们那么努力的、强忍着痛苦,还要在她面前装着没事的样子,笑着安慰她。
      乔安娜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比起通过监护权来慢慢蚕食一家成熟的企业,直接通过遗嘱获得所有权显然更快。”
      但到时候,空条乔安娜就真的任人宰割了。
      
      虽然理论上来说,那种情况之下空条乔安娜已经无法对定局产生影响,对方也没必要一定斩尽杀绝。
      但做父母的,难道能将小女儿的生命寄托在这些人并不存在的仁慈之上吗?
      
      父母兄长用痛苦惨死,才换来了这唯一的破局之路。
      如果换做一般的女孩子,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活下去更轻松一点吧。
      
      据空条承太郎所知,空条一家的葬礼上,有好些正直的人士做好了抢夺女孩子监护权的准备。
      以明面上的力量上来看,志村夫妇、不,泥惨会,还真不一定是这些人的对手。
      
      父母、还有已经成年的兄长同时死去,只剩下坐拥财产,却未成年的大小姐这种事。
      谁都不是傻子。
      
      “轻松活下去的法子的确有不少,但就像你说的,我是一个贪心的人。”
      乔安娜扭头,纯黑的眸子对上空条承太郎的蓝色,
      “遗憾的是,这个世界,没有地狱。”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有那么一瞬间,空条承太郎感受到了某种黑色的,不祥的东西。  
      事后,空条承太郎和同样关注着这件事的老爷子通电话,“非要说的,有点像DIO,但并没有那种令人作呕的邪恶气息。”
      
      时年已经七十六岁的乔瑟夫·乔斯达抱着电话,一点都没有其他人面前那种老态龙钟的样子,神采奕奕道:“不行啊,承太郎,连个小姑娘都搞定不了。”
      
      空条承太郎一脸淡定,就像没听到老家伙为老不尊的话:“主要是那边的情况比较复杂,涉及到了曰本的□□还有异能力者。”
      无论哪一样,对主场在欧美的乔斯达家族来说,都属于没办法直接干涉的领域。
      
      所以,就像他之前和乔安娜说的那样,保住她和她的产业都没问题。
      但无敌如空条承太郎也没有办法承诺,一定能够帮她报仇。
      
      当然,她也不需要。
      “作为庇护中田老管家的代价,她愿意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一起战斗。”
      
      “分得很清楚啊,这个小姑娘。”
      最后,还是素来不正经的乔瑟夫难得作为一个经历世事的老人,劝慰道:“唯有人的精神是无法阻止的,承太郎。
      如果说,我们祖辈所经历、所铸就的是黄金精神。那么,你所感受到的黑色的东西……
      嗯,就叫做漆黑的意志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新年新气象
    03.10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