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椰子炖鸡 ...

  •   秦苍惊的一下站了起来:“怎么回事?嘉志你快说。”
      
      难不成是谢婉凝把这事办砸了?
      
      秦嘉志一路骑着马跑了十几里路,此时还上气不接下,他抚着胸口喘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总之就,唉呀!反正我就是个瓜。还是个沙瓜!”
      
      秦苍:???
      
      “反正一时半句说不清楚那场景,爹你赶快去看看就知道了。”
      
      这傻大儿半天话也说不清,只把秦苍急的火急火燎,骑上马就往码头狂奔,一颗心悬的七上八下,越发后悔起来。
      
      该不会是谢婉凝不仅没办成事,还得闹出了什么大乱子吧?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果然,椰子这东西怎么可能卖得出去,还能卖出高价?
      
      他还是太异想天开了。
      
      想到这里,秦苍急匆匆下了马,快步走上了码头。
      
      他一抬头,望着眼前的场景,惊得如同雕像一样定在原地,完全回不过神来。
      
      怎么这么多人排队?还如此吵闹?
      
      只见眼前至少有几十号人,全都排队等在谢婉凝的摊子前,其中许多还在闹闹哄哄地催促。
      
      “快点吧,快点吧!前面吃过一锅的都已经要排第二轮,妹妹我给你加钱行不行!”
      
      “哎你后面的你怎么不讲道义啊?妹妹你快点啊!孩子都要给你等哭了!”
      
      “妹妹,我有个朋友已经饿到不行了,半炷香之内吃不到这椰子炖鸡就要死人了,你忍心吗妹妹!”
      
      对于大家的花式催促,谢婉凝不动如山。
      
      她拿勺子搅了搅那香气犯规的椰子鸡汤,眉头都不动一下:
      
      “明码标价。
      
      快让孩子哭。
      
      我挺忍心的。”
      
      众人:...
      
      食客们被这怼的一阵无语凝噎,然而回过劲来之后,却没人觉得拂了面子,还在闹闹哄哄的催着她赶紧做。
      
      只看过食客骂娘的,却没有见过摊主还能如此硬气,秦苍不禁都越发的好奇起,谢婉凝究竟做了些什么东西?
      
      待他走近,那清香的鸡肉香和椰子香,便顺着鼻尖直接往胃里钻。
      
      秦苍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味道,光是闻着就真香啊!
      
      不仅闻着香,看着更香。
      
      那锅里鸡肉肥嫩,上面点缀着翠绿色的葱花,红色的大枣,还有那一片片削成片的奶白色长条方块。
      
      难道这是椰子肉?
      
      闻着这让人口齿生津的味道,秦苍好奇问道:
      
      “这是椰子肉?这东西能吃?还能做菜。”
      
      “当然可以了。这东西味道清甜干爽,和肉很搭。”
      
      见汤终于熬好了,谢婉凝一边拿着大勺一碗碗往里面舀肉和汤,一边维持秩序:
      
      “新鲜出炉的椰子炖鸡!一碗鸡汤五文,大家排好队不要抢啊!”
      
      “我的我的!第一碗是我的。”
      
      “快快快!给我多舀点肉啊,不,我要椰子肉!”
      
      “真香啊!怎么原来没有觉得这鸡汤这么香?”
      
      “是啊,看来是这椰子肉好吃,不行,我一会得赶紧摘点椰子,告诉我娘下次也这么做。”
      
      眼前的客人有外地来的商客,也有旁边有点余钱的摊主,此时大家人手一碗捧着这椰子鸡汤,吸溜吸溜的吃的喷香,都是露出一副享受又迷醉的神色。
      
      这表情只把秦苍馋的不行。
      
      “给本官也来一碗。”
      
      “哦。” 谢婉凝语气不带任何波澜:
      
      “排队,以及,先付账。”
      
      秦苍:……
      
      之前对他的热情呢?
      
      女人,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好不容易抢到了一碗,秦苍看了看这椰子炖鸡上面飘着的油花,不禁又有些失望。
      
      他生平没别的爱好,除了擅长吃,就是研究怎么吃。
      
      作为吃中老饕,精细的肉食讲究的是肥而不腻。鸡汤虽然好喝,但如果都是油花的话,没吃太多就会感到发腻。
      
      然而,一旁的百姓平日里吃的肉少,此刻都吃得滋滋有味,秦苍当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皱了皱眉,将一口鸡肉和那椰子肉囫囵喝了下去,顿时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这椰子炖鸡,味道真是不一般!
      
      虽然飘着的油花看起来有些发腻,可是这椰子汁却完美中和了鸡汤的厚重油腻,反而带出了些许椰子的清爽来。
      
      再咬一口下去,鸡肉和椰子肉完全融合在一起,口感简直完美。
      
      先喝下去的时候是鸡汤本身的咸香鲜味,喝下去之后就是那种清爽和带着些许回甘的椰汁味道,没想到这一碗简单的鸡汤,竟然喝出了些回味来,口感也很是丰富。
      
      不知不觉秦郡守也和旁边的百姓一样,大口大口的吃起了鸡肉和这椰子肉来,没一会儿,一碗就见了底。
      
      香啊,真是太香了!
      
      这一碗吃的意犹未尽,秦苍完全没吃饱,反而是越发被勾起馋虫。
      
      又看了看谢婉凝那旁边框子里越来越多的铜钱,秦苍眼睛都不禁开始发光。
      
      又会赚钱又会做饭的干闺女,他这是捡着宝了啊!
      
      衙门有了她,他有的吃,衙门也有了钱!
      
      管他内阁得罪不得罪,这干女儿必须得是他家的!
      
      秦苍恨不得立马开口认女儿,但开口的时候却忽然又咳了两声,掩住了激动的脸色,冷静下来道:
      
      “你这椰子炖鸡做的也就一般般吧。
      
      而且你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做了这菜,不怕我找人去照抄了你这本事不认账?”
      
      做爹就要有做爹的架子,巴巴上赶子的,那不是做爹,是做儿子!
      
      谢婉凝看了这老狐狸一眼,也不跟他争辩:
      
      “我有什么好怕的?
      
      这椰子浑身都是宝,除了椰子汁和椰子炖鸡,我还能把它做成椰子糖、椰蓉包,这椰子肉我还能做成椰子油卖。
      
      我能有十种方法把这椰子卖出高价去,大人难道不要鱼竿,只要一只鱼吗?”
      
      看着谢秦苍还在原地消化没回过神来,谢婉凝耸耸肩,两手一摊:
      
      “哎,当然了,大人要是不想认我,那我也只能去找隔壁郡守,问问他愿不愿意收我做女儿了。
      
      干爹而已,你不想要先来后到,那就竞争上岗各凭本事喽。”
      
      谢婉凝这话说的很是自然,也不觉得认干爹是多大点事。
      
      反正她以前的赞助商,业内俗称的金主爸爸们至少有几百个,大家都是竞争叫价上岗的。
      
      然一旁的秦家一对父子,已经被她这话炸得神色恍惚,怀疑人生。
      
      认个爹,咋还要爹竞争上岗?
      
      这女人是认祖宗还是做祖宗啊?
      
      还没等秦嘉志反对,秦苍已经一把推开了儿子上前几步,亲切地拉住谢婉凝袖摆,恨不能双眼含泪:
      
      “女儿啊,我失散多年的干女儿,爹可算是找到你了!快让爹过来看看,这么多年你咋瘦成这样了呢?爹心疼啊!
      
      这么多年爹可是想死你了!嘉志,愣着干嘛,快叫姐啊,这可是你失散多年的干姐姐!”
      
      谢婉凝:……
      
      老男人还有两副面孔呢?
      
      秦嘉志被亲爹一把大力推出去,仿佛如一棵不值钱的小白菜,他顿时瞪着一双疑惑的大眼睛,迷茫开口:
      
      “啊?爹,我们明明一样大啊。再说好歹我才是你亲生的,怎么说也该是她叫我哥吧?”
      
      秦苍一顿,狠狠瞪他一眼,张嘴就训斥:
      
      “你这傻小子怎么这么没眼力劲?你姐忙活,你就在旁边干看着?
      
      不孝敬的玩意儿,快去给你姐搭把手!替她干活!”
      
      秦嘉志:???
      
      “对了,大闺女,爹看你这椰子炖鸡差不多都卖完了,旁边这小火炖的就别卖了,给爹留着喝吧啊。”
      
      谢婉凝看了看没掀开过的炖锅锅盖,啧了一声。
      
      这个新干爹,鼻子可真灵啊。
      
      “那不行,这是给我亲爹娘留的,一共就炖了这么两个椰子。”
      
      谢婉凝无情拒绝后,掀开了一旁的小炖锅,看了看里面两个整椰子炖的鸡汤。
      
      椰子炖鸡,当然还是拿一整只椰子直接炖的好。
      
      但因为条件不够,所以刚才卖的都是切下来的椰子肉,再大锅炖鸡,而这两个则是拿一整个椰子,将料放进去,然后小火慢炖出来的清香鸡汤。
      
      这个味道自然要更加细嫩些。
      
      炖锅的锅盖一掀,这股子馋人的椰子鸡肉香味儿,直让秦苍口舌生津,馋虫也彻底勾了出来。
      
      小火慢炖出来的,那滋味啊...
      
      秦苍咽了咽口水,盯着原蛊椰子鸡的眼睛彻底移不开了:
      
      “亲爹是爹,干爹也是爹啊!
      
      女儿,你这碗水可不能端不平啊。
      
      这样吧,这里是两只椰子,我只喝半只,你家人在狱中肯定也饿了,我这就派人给他们把这鸡汤好好送去,吃饱了再出来多好。
      
      还有,婉凝你都是爹的干女儿了,怎么能还穿这破衣服呢,可让爹心疼!
      
      嘉志,你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完蛋东西快去给你姐找身合身的衣服换上!”
      
      无辜被骂的秦嘉志茫然的啊了一声,谢婉凝嚼了口薄荷叶,差点给这个戏精吃货干爹笑出声来:
      
      “那行吧。”
      
      …
      
      一个时辰后,整理干净的谢婉凝进了秦郡守的书房。
      
      秦苍是大盛朝的文学大家,虽然他做官不受皇帝待见,但他的诗词却誉满天下,备受推崇。
      
      照理他的书房内该是一股子书墨味道,然而今日,却是满屋子的小火椰子鸡汤味儿。
      
      秦苍没觉得这味道和书房有什么不合,他此时满足的砸了砸嘴,还瘫在椅子上摇头晃脑地回味,试图给椰子鸡作赋。
      
      直到见着干女儿进来了,秦苍才立马正襟危坐,装出些许做爹的正经:
      
      “我刚才都听秦嘉志讲了,年轻人,后生可畏啊!”
      
      先卖椰子汁,用获的利再做成本,然后把椰肉卖出高价。真是把一只椰子利用到了极致。
      
      一天就纯赚了四百多文,比衙役一日一百文的工钱还高不少。
      
      要是照这样下去,在今年大风刮来时这椰子不仅砸不死人,反而能给临振郡创造一笔不小的财富!
      
      “不过”
      
      想到这里,秦苍忍不住好奇问道:
      
      “一开始你究竟是怎么把椰子汁卖出去的。
      
      你怎么知道那些人下船的时候一定会缺水口渴,难道真的是靠运气?”
      
      “当然不是。”
      
      谢婉凝大大方方坐下,道:
      
      “靠山山倒,单纯靠运气,也终会有靠不住的一天。
      
      无论是用兵,还是做生意,归根究底最重要的,只有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  解释下呀~ 女主采集了200个椰子,卖了一百个,所以鸡汤的椰汁是拿剩出来的,毕竟还要兑水,不到十个我感觉就够用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