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清甜椰子汁 ...

  •   半炷香后,椰子林里,树影乱晃,海鸟惊飞。
      
      “啊啊啊谋杀啦!要死啦!”
      
      此时,秦嘉志正被一捆绳索绑在腰部,吊在椰子树顶部嗷嗷乱叫,惊起飞鸟无数。
      
      秦嘉志望了望十来丈高的下方,吓得四肢都紧紧抱住树干,一阵绝望。
      
      这女人就是个魔鬼!
      
      她究竟是从哪里变出来的绳索啊!
      
      不对,她究竟是怎么一拉一扯,就把绳子另一端从树杈上绕过去拽下来,还把他吊在这里的啊?
      
      秦嘉志到现在人还是懵的,他往下一望两眼发晕,瞬间便紧闭双眼,如同一只即将被宰的雄孔雀瑟瑟发抖:
      
      “快放我下去啊啊啊!这个高度摔下去,真的会出事的啊!”
      
      “哦,这个你别怕。”
      
      椰子摔下来很容易摔烂,谢婉凝在下面两棵树中间系好渔网,准备兜住掉下来的椰子,然后接着安慰道:
      
      “这个高度摔下来的话,死的很快的,不会很痛苦,你放心。”
      
      秦嘉志:!!!
      
      这是人说出来的话?!
      
      秦嘉志在尖叫,谢婉凝却在下面闭目养神,开始查看这个系统的功能。
      
      她现在有九个背包格子,暂时够用。除了装了些海鲜之外,还装了捆穿来前放进去的尼龙绳索。
      
      只可惜潜水套、鱼木仓之类都收进去,现在还得继续攒积分赚工具。
      
      除了背包格子外,她现在还有一个三米范围的领主地图。
      
      就如同在游戏里打怪,游戏地图会把周围生物都以红绿点标识出来。绿点无害,而红点则是有危险性,有了这个,就可以提前避开。
      
      对于保野外采集,这东西实在是太关键了!
      
      她们华国黑科技果然靠谱!
      
      只可惜狗比策划不做人。单靠着采集的积分换取虚拟道具根本不够,还是得做主线任务。
      
      完成主线任务奖励的植物图鉴buff,似乎可以和地图叠加起来一起用?
      
      目前她获得的领主地图是以她为圆心,显示她所在三米范围。而有了图鉴,这些红绿点上便可以标注出植物名称,还可以对有价值的植物进行黄色醒目标注。
      
      这地图和图鉴一开,简直就像开了黄金眼!
      
      看来,她得加快速度做任务了。
      
      “啊啊啊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么对我!好歹我对你也有一网之恩啊!”
      
      一柱香了,秦嘉志居然还在叫?
      
      谢婉凝一顿,仰头看着面上一派怨妇相的秦嘉志,笑眯眯问道:
      
      “渔网?你让人放的?”
      
      “对啊,你之前跳水,还是我找人拿鱼网捞的你好不好!再说我也没想卖你啊!这种事情都得问过我爹的。
      
      你怎么就可着我一个使劲坑呢?”
      
      看来是书中对女配的结局描述实在太过潦草,估计是林韶丽后来背着秦嘉志和秦大人私自将人发卖。
      
      “你这个人可不能光记仇啊,再说了,我啊啊啊——”
      
      秦嘉志又一声惊叫,原来是谢婉凝解开了另一端绑在树干的绳索。
      
      后背上的拉力一轻,但他手脚发软根本把不住树干,哧溜哧溜地就往下滑。
      
      “嗷嗷嗷等一下啊啊啊慢点嗷嗷嗷”
      
      秦嘉志顺着树干往下滑,为了避免某部位被树干直接磨秃,只能同烧红了的软脚虾一样弓身缩着。
      
      等他软倒在树下时,已经哆哆嗦嗦地连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等他对谢婉凝控诉出声,就看着谢婉凝已经身形灵活地噌噌噌上了树。
      
      随后,渔网里刷刷刷地落下一片椰子。
      
      秦嘉志呆呆仰头,下巴彻底合不上了。
      
      她怎么那么快!
      
      还有,这树光溜溜的这么高,她究竟怎么上去的?
      
      不对啊,她明明一个人就能行,为什么刚刚要把他吊起来摘椰子?
      
      看着那鱼网上兜满了椰子,秦嘉志蹲坐在树下,恍恍惚惚。
      
      谢婉凝哪里是个魔鬼,这分明就是个大魔王啊!
      
      【叮,您已采集椰子*200,获得开椰子神器*1】
      
      谢婉凝把其中一百个椰子收入背包,又看了看这个椰子神器——
      
      一把登山用的冰镐。
      
      谢婉凝:……
      
      你们游戏策划组,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算了,穿都穿了,还能要求什么自行车。
      
      开发一下冰镐的多功能用法,当镰刀当钻头,倒也不是不行。
      
      谢婉凝拿着冰镐割芦苇,而秦嘉志此时已经如同一个废咸鱼,坐在了椰树下砸了个椰子,正吸溜吸溜的喝着椰汁。
      
      这椰子汁甜甜的,但是又不过甜,口感恰到好处,三分清甜,七分清爽,一口下去只让人觉得燥热尽数除去,从身到心都是一片清凉既解口,既解渴又舒爽。
      
      真好喝啊!
      
      这么好喝的椰子,就是卖不出去,真是太可惜了!
      
      所以谢婉凝究竟是有什么样的法子能把这椰子卖出去,而且还不能卖的太便宜呢?
      
      想到这里,秦嘉志往那芦苇丛里一瞟,这才惊觉谢婉凝已经拎着一网兜的椰子准备离开了。
      
      秦嘉志一个咸鱼打挺起来追上:
      
      “喂,我们又去哪儿啊?”
      
      “码头,卖椰子。”
      
      一炷香后,秦嘉志看着人开始多起来的码头和他们完全没人光顾的摊子,傻了眼:
      
      “你你你,你就打算这样卖?”
      
      码头算是崖城人流量较大的地方,在这里摆摊的,除了卖鱼卖虾,还有一些带着食材来的小食摊。
      
      唯独谢婉凝就盘腿往那一坐,然后把椰子一个个都敲了一个洞,插好空心的芦苇杆,就开始闭目养神,万事大吉。
      
      一旁的木板上,还写着“一个两文,喝完还回椰子减一文”的字样,怕人看不懂还配了个解释图。
      
      秦嘉志看的满头雾水。
      
      她这是个什么卖法?
      
      虽然这椰子凿了个洞又插了个管子,喝起来确实方便了些。可是这椰子到处都是,谁会浪费钱买来喝?
      
      果然只是个闺阁小姐,又怎么知道这些偏僻地想要开荒挣点小钱有多难。
      
      秦嘉志越看越觉得谢婉凝忒不靠谱,忍不住开口:
      
      “不是啊,人家卖货好歹讲究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呢,你就这么卖?不吆喝两声?”
      
      谢婉凝休息下来,慢悠悠喝了几口椰子汁后,不紧不慢的开口:
      
      “就算把梳子卖给不需要它的和尚,能有什么用吗?
      
      卖椰子太容易,根本不需要吆喝。只需要等。”
      
      “等什么?”
      
      “等真正需要它的人。”
      
      …
      
      码头边,船舱内。
      
      一个唇色带着乌青的公子靠在床边窗,睁开眼轻轻咳了两声:
      
      “汤田,刚刚船上是何人在笑?”
      
      “殿下您醒了!有没有觉得好了些?我这就让侍从把药端来!”
      
      苦涩的药味在室内弥漫开,汤田看着太子殿下沉寂如雪般的面容,终是忍不住心疼开口:
      
      “殿下,您何苦呢?这刺杀您的毒箭咱们还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做的,您还要跑到这种偏远之地来做什么?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就连陛下都已经完全不在意,就要拿去和东夷人换仙丹了,您不如回去先把伤养好再说。
      
      依属下所见,殿下可万万不要和陛下置气,还是尽早回京城再——”
      
      “置气?有什么好气的?”
      
      云逸昭打断属下的话,淡淡说道:
      
      “孤与父皇意见不合,又不是这一天两天。”
      
      殿下这话说完就不再开口,船舱内陷入一片寂静,汤田跟着皱了皱眉。
      
      见着前些日子还能一箭射死一头猛虎的殿下如今这般消沉,汤田心中默默一叹,忽然又一拍脑袋说道:
      
      “殿下,您不是问刚刚谁笑吗?您不知道啊,刚才有个叫谢婉凝的女囚犯,还说琼乃玉色美也。
      
      说琼州这地方是个美玉宝地呢,您说这女囚犯是不是吓疯了哈哈哈嗝——”
      
      被太子殿下目光一扫,汤田的笑声突然就转了个弯。
      
      殿下的目光带着些不怒而威,汤田头皮一麻,终究正正经经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全都讲清。
      
      云逸昭听完,面上怔了怔。
      
      不是琼州贫瘠,而是没有能带着它脱困的人吗?
      
      起身推开窗,青年长身玉立,凝目望向码头处那侧对着他的窈窕女子,忽然就低低笑了。
      
      朝中混杂,没有人赞成他这么做。日子久了,劝的人多了,就连他,也会渐起怀疑。
      
      这件事要付出的代价太大,而这片荒凉之地,究竟值不值得?
      
      “谢婉凝,希望你不要让孤失望。”
      
      …
      
      此时,天光大亮,码头上的人越来越多。
      
      几艘渔船和商船陆陆续续靠到码头后,码头上生意好的周围已经围了一圈,差的也渐渐有了两三个人付钱。
      
      而唯独谢婉凝这边完全没人光顾,也是十分稀罕。
      
      卖小食的王大娘卖了两份炊饼,转头又看了看旁边把椰子都拿出来卖的漂亮姑娘,心中一时有些同情。
      
      这姑娘虽然生的和仙女似的,然而流落在了这岛上,还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看来是真的穷的揭不开锅啊。
      
      王大娘牙咬咬牙,摸了摸自己不太鼓的荷包,干脆过来说道:
      
      “小姑娘,你这椰子怎么卖?”
      
      此时,谢婉凝正拿多余的芦苇编着一顶遮阳草帽,听到这话她顿了顿,抬头望了望这个粗布麻衣的婶子,忽就笑了。
      
      谢婉凝柔声道:
      
      “大娘,这东西我不卖给你。”
      
      一旁等了半天的秦嘉志差点暴起,谢婉凝淡淡瞟他一眼,继续开口:
      
      “我来这里是卖货的,不是来卖可怜卖美色的。婶子你挣这点钱也不容易,把你的钱收好吧。”
      
      这小姑娘倒是心善,王大娘摇了摇头,收回钱后,她又看了看谢婉凝这清冷的摊子,忍不住多劝了几句:
      
      “小姑娘,听阿婆一句劝,你长得这么美,别出来别卖什么椰子,不如趁着年轻貌美早早找个好人家嫁了。
      
      说不定能嫁个什么当官的,或者海贸商人也行,免得在外吃苦受累。”
      
      谢婉凝含笑听完,才摇了摇头:
      
      “这里的男人没有一个比我更会赚钱的了,就算要结亲,那也得是他们入赘哦。”
      
      “切,你想得美!还入赘呢,有这本事,你先把这椰子卖出去啊!”
      
      一旁的秦嘉志此时喝椰子已经喝了个水饱,听到这话实在忍不了:
      
      “就你这个卖法,这椰子恐怕放坏了都卖不出去了!”
      
      看着海上的一艘大船驶来,谢婉凝带好帽檐正襟危坐,勾唇一笑:
      
      “你信不信,只要半盏茶,我就能把这些椰子都卖空?”
      
      “完全不信!想什么好事呢?”
      
      秦嘉志双手抱胸,越发对谢婉凝不抱什么希望:
      
      “半盏茶,一百个椰子?你当我脑袋是个瓜啊!”
      
      

  •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
    明天大概率要开启六倍字数更新模式!求收藏求评论支持呀么么!
    新cp上线——又美又飒御系黑莲女主*她以为的软饭小狼狗
    感谢在2021-08-16 13:00:48~2021-08-17 20:48: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思若天羽、爱丽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8575548、宝宝猫 1瓶;
    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