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而此时还不知道自己成为男生宿舍话题中心的谢佳音正在她的小值班室里进行她这个职位必须进行的社交活动。
      
      小值班室里挂在墙上的电视正放着最近正火的电视剧,但这并不耽误阿姨们一心二用。
      
      “小谢,听说你是学校领导的亲戚啊?”说话的是学校三食堂的李阿姨,她眼睛正瞥着墙上的电视剧,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是漫不经心,忽然想起。
      
      她们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到宿管值班室来看电视聊天,哪怕现在值班室换人了,也不影响。
      
      谢佳音坐在自己的靠背椅上,听到这句暗含试探的话只是温温的笑了笑说:“我是投的简历。”
      
      这不算说谎,她的确投了简历,只不过省了其他的流程。
      
      “你这么年轻,怎么想到来干这个?”另一位也在三食堂上班的张阿姨问道。
      
      谢佳音还是那副好脾气的样子,带一点点微笑:“学校的招聘网站上写了,年龄三十岁到四十五岁,我刚好合格。”
      
      “小谢,你真的有三十岁了?”李阿姨狐疑的看着谢佳音问道。
      
      “是啊,小谢,你看着可半点不像是三十岁的人,刚刚我一进来看见你,还以为是哪个女同学呢。”张阿姨也说道。
      
      谢佳音抿唇笑了笑说:“是我看着比较显小吧。”
      
      事实上,她的确没有三十岁,只不过是在镇上办身份证的时候搞错了,身份证上的年纪比她实际年纪大了五岁,因为这个,她从小到大遇到过不少麻烦,但是没想到,居然也有好处。
      
      照简历上贴着的证件照那天,她还特地穿了身老气的西装格子外套,戴了副红色细边眼镜,还化了个老气的妆,就为了让自己显得更成熟老气。
      
      李阿姨跟张阿姨听她这么说都十分羡慕。
      
      “看你这脸皮肤嫩的,跟小姑娘似的。”李阿姨说着还上手掐了一把。
      
      谢佳音也不躲,被这么冒犯也只是温和的笑笑,好像真就一副没脾气的样子。
      
      李阿姨忽然说道:“小谢你自己也要多注意呢,男生宿舍可不比女生宿舍,乱的很呢,你一个不注意,他们就带女孩子进宿舍了,以前王阿姨在的时候,还说经常在宿舍垃圾桶里看到过避孕套。”
      
      谢佳音没想到这话题怎么突然转变的那么快,口味还变的那么重,不过她倒也不觉得尴尬。
      
      张阿姨也说道:“上个月还有学生在那片树林里搞,听说还是两个男学生,现在的学生真的是。”
      
      谢佳音面上露出震撼的表情,实际上听的津津有味,还不时的佯装羞涩的问几句细节。
      
      当然,她也逃不过被盘问。
      
      问的是李阿姨:“小谢你有男朋友没有啊?”
      
      谢佳音眼睛都不眨一下,笑着说:“有的。”
      
      这位李阿姨和张阿姨一看就是那种会“热心”给人介绍对象的人,如果她说没有,以后她们少不了为她“操心”。
      她不如先绝了她们的心思。
      
      就在这时,她忽然扭头往窗外望去,正好看见陈渊冷着脸从窗外走过,径直上楼的修长侧影。
      
      该不会听到了吧。
      谢佳音心念只是一转就抛开了,又转过头来,继续面带笑容的听她们说话。
      
      ·
      
      谢佳音从小跟着李玉兰,大大小小的城市都跑遍了,什么人什么事都见过听过。
      
      李玉兰是个不合格的母亲,她绝大部分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的女儿身上,而是在给自己找幸福。
      
      谢佳音小时候曾经怀疑过李玉兰是不是爱她,否则怎么会做所有选择的时候都只考虑自己,从来没有为她这个女儿考虑过?
      
      后来她终于明白了。
      李玉兰不是不爱她,只是李玉兰对她的爱,永远比爱她自己少一点。
      
      她从小就只能靠自己,慢慢的就学会跟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学会怎么才能招人喜欢让人多照顾照顾你,怎么说话做事才能不被排挤孤立欺负,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悄无声息的融进一个圈子里。
      
      于是聊了一下午的天,送走李阿姨和张阿姨,谢佳音自己的信息透露的非常少,反倒是从李阿姨张阿姨那里听来了不少事。
      
      譬如李阿姨的堂弟是学校某位领导。
      张阿姨的儿子给食堂供货。
      三食堂里某个有老婆的厨师跟某个没老公但是有个儿子的打菜阿姨搞到一起了。
      
      以及,许教授是南远大学最帅最年轻的教授。
      
      谢佳音能到这里工作,就是托的这位许教授的关系。
      
      她认识许教授的时候,才十二三岁,那时候李玉兰在照顾一个老年痴呆的老人。
      为了方便照料,李玉兰和她都住在这位老人家里。
      
      而这位许教授,就是这位老人的外孙。
      那时候他还在读高中,因为跟外婆感情很好,常常会过来探望。
      
      清冷俊秀的少年,不爱说话,家境好,成绩也好,性格却很温和,会分给她没吃过的昂贵水果和巧克力,还会辅导她功课。
      谢佳音嘴甜会说话,大大方方叫他哥哥,心里真希望自己真的有个这样的哥哥。
      
      后来李玉兰爱上了一个开麻将馆的男人,辞了职,带着谢佳音走了。
      李玉兰坠入爱河的那段时间,常常是谢佳音在照顾神智不清醒的外婆。
      
      也不知道李玉兰是怎么联系上的许朝。
      居然又让许朝加了她的微信。
      
      当他自我介绍是许朝的时候,谢佳音还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谁是许朝。
      
      两人现在的联系也就仅限于许朝找她要了一份简历,然后谢佳音就来上班了,到目前为止,两人还没见上面。
      
      谢佳音虽然客气的表示哪天请他吃饭感谢。
      许朝也说好。
      
      不过谢佳音觉得,这都只是客气话,许朝可能只是念及以前李玉兰和她照顾过他外婆的情分才帮的这个忙,这个忙帮完了,情分也就没了。
      
      至于这顿饭,他未必想吃。
      再见面,对他而言可能也是负担。
      
      所以谢佳音在此之后没有再联系过他。
      
      听李阿姨和张阿姨说起他的时候,她也只是微微笑了笑,当成是从未听过的陌生人。。
      如果让她们知道她走的就是许朝的后门,不知道要给他招惹多少闲话。
      
      *
      
      学校规定,每天晚上都要查寝。
      
      平时查寝都是谢佳音一个人的活。
      
      男生宿舍门禁是晚上十一点,十一点以后,她关了宿舍楼的大门,上楼查寝。
      
      一般来说,只有学生会突击检查查寝的时候才会进到宿舍里面去检查床位。
      
      但是以前王阿姨查寝,会不顾男生们的厌恶,直接进到宿舍里面去一个床位一个床位的看。
      她对人的隐私有着本能的窥探欲,之前还有过她偷拿学生东西的传言。
      
      谢佳音查寝不像王阿姨口头跟她说的那样进到宿舍里面去,只是按照学校的规章制度在外面敲门,然后寝室长出来交给她一张宿舍签到卡确认人数就好了。
      
      谢佳音查寝的时候,还有不少男生好奇围观。
      她一点也不慌张,淡定的拿着表格一个宿舍一个宿舍的查过去,学生们虽然好奇,但毕竟“南远大学”的招牌摆在那里,表现的都比较礼貌有分寸。
      
      一间一间的宿舍查过去,很快就到了三楼。
      
      查到306的时候,宿舍门一开,贺周一身清爽的走出来,冲她露出那个熟悉的笑容:“阿姨,查寝啊。”
      
      谢佳音先是愣了愣,她之前见他,都是坐在值班室里,只觉得他个子高,但没有想到居然这么高,现在站在他面前,那种身高的压迫感才扑面而来。
      
      她看向他身后。
      
      一眼就看到陈渊正坐在电脑桌前玩游戏,精致漂亮的侧脸隐隐笼罩着一股寒气,对面那张床上的人则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看手机,看不清脸。
      
      谢佳音只看了一眼就把视线收了回来,然后落在贺周手上的签到卡上:“把卡给我吧。”
      
      贺周却没有要立刻把签到卡给她的意思:“阿姨,我问了下,我们学校的宿舍管理员的招聘年龄是三十岁以上,你有三十岁了?不会是造假进来的吧?”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兴起去查这个,大概是因为太无聊了。
      
      谢佳音有些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个,顿时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贺周看她反应,却是似笑非笑的压低了声音说:“不会吧?你真的造假了?”
      
      谢佳音往前走了一小步,一脸严肃的警告他:“你不要乱说话。”
      
      贺周见她突然往前走了一步,一下子离他很近,居然也愣了一下,下意识低头看她,他目测她也就一米六五左右,在身高一米八六的他面前显得有些娇小,因为靠得太近,不得不仰着脸看他。
      他才发现她脸很小,感觉他一个巴掌就能罩住她整张脸,离得这么近他才看清她镜片后的眼睛,两条浅浅的双眼皮褶痕,隔着镜片也能看到她的眼睛特别清亮,看着水水的软软的,两道没经过修饰的细细茸茸的眉毛微微皱着,表情严肃。
      
      他忽然有点手痒,想把她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摘下来。
      
      谢佳音却皱着眉看他,声音压得很低,怕被人听到似的:“我可以给你看我的身份证,我年龄够了的。”
      
      被她这么盯着,很突兀的,下午那种诡异而又陌生的不自在的感觉又冒了出来。
      
      贺周盯着她,冒出一句:“那你拿来给我看看。”
      
      谢佳音愣了下:“什么?”
      
      贺周歪了歪头:“身份证啊,你不是说可以给我看吗?拿来看看。”
      
      谢佳音那两道细眉又皱了起来,定定的盯着他,三秒后,她确定贺周只是在跟她开玩笑,并不会真的在威胁她,于是也放松下来,眉头舒展开:“我没带在身上,如果你要看,明天我会给你看。现在可以把签到卡给我了吗?我在工作。”
      
      贺周正要把签名卡递给她,突然肩膀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
      
      陈渊撞开挡在门口的贺周,从宿舍走出来,浑身包裹着生人勿近的森冷气息,漂亮的眼睛冷冰冰的扫过谢佳音,往外走了。
      
      谢佳音张了张嘴,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她意识到,陈渊肯定不希望同学知道他们认识。
      
      贺周皱眉,有点不爽:“好端端的又发什么神经?”
      
      谢佳音从他手里拿走签到卡:“谢谢。”说完转身就走,继续往没有查过寝的那一头走去。
      
      贺周反应过来,谢佳音已经走到隔壁宿舍敲门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醋味冲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