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伤痕 ...

  •   郁涵上午不小心弄掉了托盘后,就没怎么和薄妄说话,一直避着他走,这会儿避无可避,泪水陡然从他眼角滑落。

      薄妄有些无奈的拭去他的泪水,“你不想说我不问就是了,哭什么。”

      “学长……”郁涵喃喃叫道。

      薄妄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作安抚,哪知郁涵顺势就往前一靠,投入他的怀中,薄妄那只本欲拍他肩膀的手落在了他的肩胛骨上。

      薄妄愣了愣,倒也没多想,顺其自然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郁涵垂着头,额头抵着他的肩膀,身体细细战栗着,少年清瘦的身形很单薄,苍白无力,薄妄轻易的便能用手臂环住。

      薄妄把他搂在怀里时,才发现他远比自己看到的还要纤细脆弱,似娇艳又柔弱的花枝,此刻收了浑身扎人的刺。

      少年先是试探的拉住了他的衣角,见他没有扯开亦或者抗拒,慢慢的双手环抱在他的腰间,埋首在他肩头,无声落泪。

      他温热的呼吸落在薄妄的肩颈,即便他努力压抑着,薄妄还是能听到他细喘着透不过气的声音。

      啧,真可怜。

      薄妄不吝啬的安抚着他的情绪,犹如对待家养的宠物般,觉得可怜,会心疼,但并不会感同身受的有多少情绪起伏,这么一个美人流露脆弱的一面到底是惹人怜爱的。

      他的手无意碰到了郁涵左侧腰间,郁涵身体骤然紧绷,变得僵硬,喘息声都停顿了两秒,忍耐的闷哼了一声,吸了一口凉气,松开抓住薄妄衣摆的手,退出他的怀里,往后退了两步。

      他的异常薄妄自是察觉到了。

      “怎么了?”

      郁涵眸光闪烁,别过视线,嗓音哑哑的:“没事。”

      “郁涵,背过身。”薄妄说这句话时声音里已经没有了多少温度。

      郁涵:“我……没事。”

      薄妄的语气带上了几分强制:“听话。”

      郁涵知晓无法糊弄过去了,薄妄从根本上来说,其实是一个很敏锐的人,只要他愿意,就能轻而易举的看破许多郁涵想瞒着的事情。

      郁涵缓慢的转了过去,背对着薄妄,面前是光滑的墙面,隐隐约约能看到倒影,他甚至不需要转过头,只要往左边偏头就能看见洗手台镜中的薄妄。

      但他没有去看,他只是垂眸看着地上的瓷砖,眸中神情隐晦不明,垂在身边的手紧了又松。

      他听到薄妄无可奈何般轻叹了口气。

      随后,他从他身后覆了上来,郁涵骤然抬眸,瞳孔紧缩,眼角还带着薄红,看着便像是欲语还休。

      男人的体温隔着衬衫环绕着他,一双手绕过他的身侧,到了他身前,修长的手指解开了他衬衫的扣子,指尖偶尔不小心触过皮肤,都让郁涵仿佛被烫到一般。

      他攥住了男人的手腕,脸上带了几分茫然:“学长,你这是……做什么?”

      “让我看看。”薄妄说。

      郁涵本能的回问:“看什么?”

      薄妄被他抓住了一只手,他用另一只手挪到郁涵后腰位置,点了点方才他碰到之后郁涵反应不对劲的地方,说:“这儿。”

      郁涵还没松手。

      薄妄说:“你自己解也行。”

      郁涵闻言蓦地收回了手,不知该往哪放。

      薄妄解开了一半衬衫扣子,就掀开了他的衣摆,果不其然,看到了青红一片的痕迹,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更加刺目。

      “他们打你了?”薄妄语气听不出好坏,指尖轻轻划过郁涵受伤的那处。

      郁涵咬住了唇,半响道:“不是他们。”

      “谁弄的?”薄妄没有多碰,他放下了郁涵的衣摆。

      郁涵正想开口,忽而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他看向薄妄。

      二人眼下的距离靠得近,郁涵又衣衫不整,薄妄刚想提醒郁涵整理一下,郁涵就紧紧拉住了他的手,慌乱中透着一丝冷静有序,直接带着他躲进了厕所隔间,而薄妄也是相当的配合。

      有说有笑的声音自隔间外传来,其中有人穿了皮鞋,踩在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我靠,真是绝了,我就在上面游戏厅打个游戏都能碰着我女朋友,差点人没了。”

      “你怕什么,打个游戏又不是出去嫖。”

      “唉你不懂,我跟她说了我今天上班,她要知道我为了打游戏不陪她……”

      外面两人聊着天,隔间内郁涵紧张的攥着薄妄的T恤领口,薄妄胸前的布料都被抓得皱皱的。

      薄妄觉着有意思,勾唇轻笑,手搭在他腰上,往自己这边用了点力,郁涵便整个人都贴在了他身上。

      他低头凑到郁涵耳边问:“你在怕什么?”

      郁涵心跳漏了一拍。

      “被人看到,会误会。”郁涵微仰着下巴,用同样轻的气音回答,他指的是刚才的他们在外面的画面。

      “所以你躲进来把衣服扣好不就行了。”薄妄垂眸,视线落到了郁涵微红耳垂上,一顿,问,“为什么要拉着我呢?”

      郁涵哑口无言。

      确实,他把薄妄拉了进来,才更是让事情变得复杂,变得容易让人误会,变得像是在做……无法宣之于口的事。

      是他心虚,所以失了冷静,也是他大意,泄露了真情。

      他没有回答,薄妄也没有再追问,体贴的给予他梳理思维的时间。

      外面的人来了又走,卫生间恢复安静,但似乎也不是那么安静,郁涵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大的像是在拿着喇叭播放,那么清晰。

      薄妄没有为难人,外面的人走了,他抬手替乖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郁涵整理好衣服,从隔间走了出去。

      “说吧,那些伤,怎么弄的,还有,刚才那三个人,找你做什么呢?”

      郁涵低着头,光在他侧脸上落下阴影。

      “郁涵,我说过的,有困难可以找我。”薄妄抬起手,指尖从郁涵侧脸滑落到下巴,抬起了他的头,眸中不似平日温和似水,尽是侵略性,“我不喜欢你和我划分得这么清楚。”

      郁涵睫毛如羽翼颤动,他闭了闭眼,嗓音低哑:“他们是来讨债的。”

      薄妄指尖微紧,用了点力,郁涵没有察觉,他闭着眼,也没有看见薄妄那一闪而过的错愕,睁开眼时薄妄已恢复如常。

      “我妈欠了钱,很多钱,她跑了,那些人来找我还钱。”说出第一句话后,郁涵后面的话似乎也没那么难开口,他说得很平静。

      对于之前那般诡异的梦,其实薄妄一直是存疑的,他在看到那三人时,也隐隐有想法,但不过一瞬那想法就烟消云散,或者说他一直不愿往那方面想——这个世界和那本小说,有一定的关联。

      试想一番,倘若他没有提前出场,郁涵是不是真的会和小说中的小可怜一样,在此之前,他从来不会去想那个假如。

      眼下某些情节,却莫名的对上了。

      薄妄:“伤呢?”

      郁涵轻抿了下嘴角:“走楼梯摔的。”

      薄妄定定的看了他半响。

      前半段话是真的,后面这句撒谎。

      “这么不小心。”薄妄揉了揉郁涵的头发,他的发丝很柔软,仿佛乖巧的小动物。

      他说:“你别担心,我会帮你。”

      郁涵张了张嘴。

      薄妄:“朋友之间,不需要计较这么多的。”

      郁涵没被这句话蒙蔽,清醒的摇了摇头:“你不用这样,我……”

      “知道我对你这么好,以后——”薄妄顿了顿,眼神格外认真,郁涵也不禁严肃起来,却忽而见他一笑,“你可要对我好点,行了,上班去吧。”

      薄妄放郁涵回去上班了,还不忘告诉他自己给他带了饭,郁涵走后,他嘴角的笑意慢慢淡了下来,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

      晚间,天色暗沉,薄妄坐在书桌前,给几个人发了消息,托人办事,在他们那个圈子,他不缺人脉。

      他梦中的那本小说里,郁涵他妈后来还有出场过,她知道郁涵和人傻钱多富二代沈临在一起后,还曾来纠缠过他。

      一个女人,欠了那么多钱,仓皇跑路,又能去哪儿呢,那笔债不是一天两天欠下的,她会跑只能说,她是真的一点钱都还不上了,甚至还去房东那儿拿回了房租的押金,她应当走不了多远。

      房中没有开灯,电脑幽幽的蓝光照在薄妄的脸上,俊美的面庞不笑时,比起白日的温和,显出些许不近人情的冷漠,他支着下巴看着电脑屏幕,小说剧情和现实在脑海中交织。

      片刻后,他听到了隔壁的开门声,薄妄面上的冷淡褪去,他关了电脑走了出去。

      外面客厅亮着灯,郁涵在厨房倒水喝,薄妄瞥了眼,在客厅的柜子里找到医药箱,待郁涵出来,他叫住郁涵,让他去沙发上趴着。

      郁涵看到了他手中的东西,便明白了他要做什么。

      “要脱衣服吗?”他问,手里还拿着水杯。

      薄妄挑了挑眉:“脱了当然是更好,让我看看你身上还摔了哪儿。”

      “好吧。”郁涵没多扭捏,径直走到茶几那,放下水杯,抬手拉起衣摆直接脱了。

      他洗过澡,身上带着一阵清香,头发还微湿着,背后是青红交错的痕迹,侧腰那块最是眼中,不过不像是被人揍的,倒像是撞到哪儿撞的。

      薄妄把药水倒在手心,准备替他揉散淤血。

      郁涵趴在沙发上,少年身体纤细,瘦得肩胛骨都很明显,薄妄的掌心贴上去时,他就感觉到他的身躯僵硬着。

      他道:“会有些痛。”

      “嗯。”郁涵低低的应了声。

      薄妄便开始揉了,郁涵闷哼一声,似有些羞涩,他抓着手中的衣服,小声的说:“能不能轻点?”

      “轻点效果不好。”薄妄虽这般说,手下还是收了点力度。

      郁涵咬着牙,指尖难耐的蜷缩起来。

      两人之间静了许久,薄妄突兀开口问道:“这真的是摔的吗?”

      郁涵瞌着的眼挣开了些,沉默两三秒,“嗯”了声,于是薄妄就没有再问。

      “明晚我出门玩儿,一起吗?”薄妄换了个话题。

      郁涵眨了眨眼,说话间忐忑不安:“我可以去吗?”

      “当然。”薄妄说,“也有你认识的人。”

      他这般说,郁涵便大致知道他是和哪些人出去玩了,无非就是那些家里有钱有权的富二代们,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没有拒绝。

  • 作者有话要说:  郁涵:嘤嘤嘤
    薄妄:真可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