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怕不是演的 ...

  •   齐沅身体痛,头痛,肚子也莫名其妙开始痛了起来。

      因为泳池里的水,还有看到徐非他们,更是刚才,他撞到了封覃的怀里。

      这是他的第二世,他和孩子都没有事,可是刚刚幻听到的那些声音,每一个字都相当尖锐,朝着他的心口上狠狠刺。

      他感到难受和痛苦,他得逃离这里。

      只是游泳馆里似乎人不少,齐沅离开的路上,不小心撞到了其他人。

      那些人想要发火,但是一看到齐沅那张脸,就什么火气都没有,还有人上前拉住齐沅的手,询问齐沅怎么了,他一脸失魂落魄,像是遇到了什么大事,眼底更是一片绯红。

      “别碰我!”齐沅低吼着,甩开路人的手,他得离开,尽快离开,他不该出来的。

      他不该到人多的地方,他怎么会忘记,他有孩子,他怀了孩子,一个孕夫应该静养。

      他为什么要出来,遇到徐非他们,这半个月以来,他本来都慢慢平静下来了,他们的出现,似乎再一次提醒齐沅,过去,上一世他是怎么样度过的。

      哪怕只是回想,已经成为过去,但是那些遭遇,那些亲身经历,都让齐沅想要歇斯底里叫出来。

      齐沅整个人恍惚,没注意到又撞到了人,跌倒之前,他立马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被他撞到的人,也拉了齐沅一把,但是拉不住齐沅,齐沅浑身骤然失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整个身体没有力气,直接跌到了地上。

      齐沅两只手用力地捂住肚子,肚子在绞痛,但似乎又像是齐沅的一种错觉,不是肚子真的再疼。

      而是他的宝宝,他的宝宝在和他说话,问他为什么不再走远点。

      齐沅想要站起来,可是抓着地面,使不出力气来。

      “你怎么了?”旁边逐渐有人围上来,试图去帮齐沅。

      可是齐沅抬头,眼底猩红,他抵触所有人。

      泳池房间里的王彦也在随后跑了出来,一出来就看到齐沅跌到地上,王彦冲上去,但是被阻止了。

      被徐非那群人给摁住了肩膀。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靠近齐沅。

      就算齐沅是假少爷,也怎么都轮不到王彦这样的货色去接近。

      徐非冷蔑地瞥了王彦一眼,他疾步走向齐沅。

      中间似乎余光看到有熟悉面孔,没太过去关注,他的心思都在齐沅身上。

      齐沅被人群给围着,但是他拒绝任何人的帮助。

      他眼眶一片红,他在哭,脸上有着泪水。

      徐非心底说不出什么滋味,他是想看齐沅倒霉出事,但奇怪的,真的看到了齐沅的眼泪,悲恸的一面,他却在嫉妒,什么人,什么事,可以让齐沅哭。

      齐家真的抛弃了齐沅了?

      他等着齐沅成丧家之犬,这个人太过高傲和傲慢了,又长得那么艳丽,任何人,和他站在一起,无论是谁,都好像会褪色一样。

      谁都是衬托的绿叶,这也是曾经徐非表面和齐沅交好,可暗地里却不喜齐沅的原因。

      可现在,齐沅真的从天堂跌下来,徐非没多少愉悦的心,反倒是后悔和自责。

      “齐沅,我送你去医院。”齐沅一直捂着肚子,他表情痛苦,面对被人的触碰,齐沅全都是红着眼拒绝。

      齐沅这个落魄无助的样子,忽然间,徐非就不想再被其他人看到。

      这个人就算是难受,也那么美丽,能够激起人的保护慾。

      徐非伸手就去搀扶齐沅。

      啪一声响,齐沅用力打开了徐非的手。

      而齐沅瞪向徐非的眼神,分明就是极度厌恶抵触对方。

      他有做什么?

      徐非不觉得自己过去做了什么,需要被齐沅这样冷漠对待。

      “这里人多,你不想被齐重他们看到对不对?”

      徐非把齐重被拉了出来,果然,齐沅有所动摇。

      徐非正要面色一喜,身旁一个人靠近,对方的手比他伸得还要快,甚至于对方已经将地上的齐沅给打横抱了起来,徐非似乎才反应过来。

      徐非猛地看向对方,他认识,虽然交集不多,但是对方那张脸再好认不过。

      但是这人不是齐重的朋友吗?

      齐重这个真少爷,是真的有两把刷子,不过回豪门几个月,就把封家的长子,真太子给勾搭上了。

      徐非当初也想去接近封覃,然而连机会都不多。、

      封覃这人低调,虽然也会出来,但是想要凑到他身边,却比登天还难。

      封覃这里出现,那么是不是意味着齐重也在。

      齐重,是齐沅最讨厌的人。

      连带着他身边这些好友,也被齐沅给憎恶着。

      徐非嘴角一勾:“封大少,你是不是抱错人了?”

      这是齐沅,可不是他的真少爷朋友齐重。

      封覃眉头紧紧拧着,视线在徐非身上打量一番,刚才没看错的话,徐非出来的地方也是齐沅离开的游泳房间,这是否意味着,不久前他们接触过。

      而半个多小时,齐沅和另外一个人进去,那个时候齐沅怎么看都没有事,没一会齐沅就变成这样。

      封覃有理由认为,齐沅现在这样,有徐非的一定原因在里面。

      只是现在齐沅身体更重要,把人给抱在怀里,封覃只觉得怀里的人太瘦了,瘦到好像根本没有多少重量。

      齐沅抬眼就看到了封覃,他最不想靠近的人是封覃,更加不想让对方发现他有孩子。

      齐沅把放在腹部的手给拿开了,是他的错觉,肚子并没有问题。

      但浑身还是没有多少力气。

      齐沅不想示弱,可他确实靠自己力气,好像走不出游泳馆。

      “麻烦你,送我出去!”齐沅发现自己出口的声音都是哽咽,他马上就咬紧了嘴唇。

      封覃抱着齐沅就往门口走,面前一个人站过来,徐非拦住他们。

      齐沅刚就把他给无视了,还直接说不和他们这群来往。

      合着齐沅早就和封覃有了点特别关系吗?

      两人虽然没多说什么话,可是看齐沅抓着封覃衣服的样子,还有封覃注视齐沅的眼神,徐非想自己没看错的话,两人之间肯定有事。

      他和齐沅认识这么多年,却连齐沅仇人的朋友都比不上。

      徐非不甘心,要齐沅给他一个说法。

      “齐沅,你和齐重的朋友关系这么好,所以刚刚才说不和我们接触了,是这样的吗?”

      齐沅不想说话,嗓子过于沙哑了。

      就算是上一世生命最后,他也不会让自己看起来脆弱。

      现在同样也是,这大概是他这个假少爷的骄傲自尊所在了。

      “让开!”封覃冷眼冷色。

      徐非笑,这里人这么多,他还不信封覃真的能做什么。

      他还就是不让。

      徐非视线落封覃怀里的齐沅脸上,苍白的脸,连嘴唇颜色也在慢慢褪色。

      他的朋友,应该由他来照顾。

      “把人给我,他和你没什么关系。”徐非上前一步,去抢封覃怀里的齐沅。

      “带我出去。”齐沅出声,他脑袋很不舒服,周围的声音,哪怕不嘈杂,也觉得异常难受。

      封覃盯向徐非的目光骤然一变,凌冽到吓人。

      徐非竟是被封覃的那股压迫力给震地退了半步。

      “哪怕我和齐沅没关系,也有权利帮助他!”

      封覃绕过徐非身体往门口走。

      徐非狠狠一咬牙,根本没理智去想,上去就要抓封覃的肩膀,然而他的手臂却先被人给抓住。

      一转头,还没看清楚对方是谁,徐非身体就被甩了出去,甩出去了好几米,让后面的几个朋友给扶住。

      人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人,对方穿着简单低调,但是体魄却怎么看都相当魁梧,那人冷冷看着徐非,被对方视线盯上,徐非心底打了个寒颤。

      对方跟上前面的封覃,封覃走的快,走出游泳馆,汽车就停在外面。

      后面的魁梧男人走到封覃身旁:“大少!”

      封覃余光都没看对方,只是轻微点头。

      男人随即去把车开过去,拉开车门,封覃先把齐沅给放进车里,随后他自己也坐进车。

      游泳馆入口此时走出来一群人,不仅有徐非他们,还有本来在里面游泳的汽车齐重等人,本来封覃到外面接个电话,但半天不回来,后来有人进来告诉他们外面封覃似乎和人起了冲突,作为朋友,立马就出去看。

      只是等到他们出来时,已经看不到封覃的人。

      追到门外,看到的是封覃抱着一个人上了车,从旁边的人口里得知那是齐沅。

      齐沅?

      齐重走下了台阶,车门关上了,汽车开动起来。

      都没有等他们,封覃就带着齐沅离开。

      他们之间,什么时候有这种关系了?

      齐重反正是一点都不知道。

      过去也没有什么预兆。

      对了,齐重忽然想起来,之前谢融有说过,好像封覃喜欢他哥这样的。

      所以,他们难道在一起了?

      不,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他哥这么恶劣的人,封覃怎么会看得上。

      喜欢那张脸吗?

      哪怕是自己当初听到自己是真少爷,他的父母不是亲生父母,好像都没有眼前看到的这一幕惊讶。

      一边谢融已经拿出电话给封覃打了过去。

      “封覃,你先走了,也不和大家说一声。”谢融声音里是显而易见的一种追问。

      封覃转头看向旁边的齐沅,齐沅面无血色,他身体在细微颤抖,手指更是用力地搅在一起。

      好像在剧烈忍耐着什么。

      “有点事,你们继续玩。”封覃没提齐沅的情况。

      他不提,谢融却不会。

      “你跟齐沅要去哪里?”

      两人去约会?

      这是谢融没有问出来,但是想要知道的。

      “齐沅他看起来身体不舒服,我送他去医院。”封覃稍微给出解释。

      “怕不是演的吧,刚来那会他不好好的,忽然就不好了,封覃你小心点,他那人什么都做得出来。”都能开车撞人了,谢融只认为齐沅简直就是蛇蝎美人的代表。

      “我有分寸。”不用谢融提,封覃也知道。

      因为齐沅当初还真的有做过不上道的事,就是那次他把自己也栽进来了。

      后来封覃把相关的人员,都给封口了,基本都不是用钱,而是用点别的,例如送对方去监狱待一待。

      按理齐沅也算是主使之一,但是封覃有他的私心,他把人给動了,再将人送监狱,他还真的没有那么残忍狠心。

      “封覃!”

      电话那头换了一道声音。

      “不要相信他。”齐重其实想说的另外的话,但到嘴巴时,换成了这样一句。

      “挂了。”

      封覃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他转头把外套给脫了下来,递给齐沅。

      齐沅只是看一眼,没有接。

      封覃将衣服搭在齐沅身上,齐沅眸光剧烈一颤,他转头凝视着封覃,嘴唇细微哆嗦,好像准备说点什么,封覃也安静等着。

      “我不去医院。”半晌之后齐沅说了这句话。

      封覃一愣:“你看起来脸色很难看。”

      “我不去医院。”还是相同的话,连语调都没有变化。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