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我不争了 ...

  •   封覃倒是没说话,身旁的真少爷齐重面带冷漠地打量齐沅,这个人怕不是又来找事的,他手臂上现在还有个疤痕没有痊愈,是齐沅开车给撞出来的。

      他想自己当初可真的是瞎了眼,以为可以和齐沅和平相处,事实证明,全都是他的妄想。

      齐沅憎恨他,恨不得他去死。

      齐重眯起眼,等着齐沅开口用他那张漂亮的嘴巴说出点刺人的话,结果齐沅转过头就走了。

      或者说用跑的更合适点。

      齐重眨眨眼睛,这是什么发展,什么时候齐沅看到他会跑,难道不该走过来,然后用趾高气扬,讽刺的眼神看着他吗?

      “齐重,你哥这是?”朋友谢融望着齐沅跑远的方向,他记得齐沅没这么好打发,对方每次出现,至少不会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

      “看他那样子,似乎身体不舒服?”

      另外一个朋友林北南出声,他们这些人和真少爷齐重要说起来,其实认识时间也不久,就几个月而已,都不到半年。

      但是很快却和齐重成为好友,还是交心那种,各自家世背景,谢融他们跟齐家几乎相当,其中封覃的背景,甚至是两个齐家都追赶不上了。

      但就是这样的人,却轻易和齐重结识,并来往密切。

      “估计一会还得下来。”那个人就不是那种会随便罢休的对象,完全视齐重给眼中钉。

      说起来当初齐重出车祸,也就是齐重和他父母心善,换成其他人,直接会让齐沅去牢里蹲几天。

      不过谢融想到齐沅那张比任何人都堪称漂亮的简单,想一想,也难怪齐家人会不舍,一直都心甘情愿纵容着齐沅了。

      “走吧,换个地方。”他家里已经没法安静了,一会齐沅下来,齐重不信对方会忽然变性,不来找他茬了,他自己是习惯无所谓了,他的朋友,他还不想齐沅影响到他们心情。

      几个人起身离开,走到屋外,谢融看到了齐沅的汽车,汽车旁边意外站了个人。

      陌生的面孔,谢融觉得有点奇怪,齐重和封覃他们只是看了一眼,不太关心齐沅的事。

      但是谢融却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于是上去问了那个人一句,对方表示他是代驾,在这里等着齐沅出来。

      “他还要走?”谢融转头去看房间里。

      就在这时有人从楼上提了个行李箱下来,行李箱很大,而青年身体又怎么看过于瘦弱了,忽略齐沅的乖张戾气,这么远远看着,谢融只觉得齐沅从楼梯上下来提着比自己还宽的行李箱,怕不是一不小心会摔倒滚落楼梯。

      见谢融盯着屋里看,齐重也停了一下,这一回眸,见到了以往出现就会故意找事的齐沅,对方提着行李箱,看样子似乎要出门,出远门的样子。

      家里有电梯,齐沅走了两步,好像想起来一样,转身去了电梯,不只是一个行李箱,而是两个。

      齐沅都放进了电梯,乘电梯到一楼。

      他提了另外一个小点的,那个大的重的,走到屋外后,他麻烦代驾司机帮他进去拿,代驾这里等待的时间,齐沅也说了会给对方钱。

      经过楼下客厅,屋里已经空了,齐沅以为真少爷和封覃都走了。

      没料到几人却都在门外,还看着他往外搬行李。

      几双眼睛都明显是好奇地看向齐沅,齐沅要走,外出旅游?

      不像是他的性格,他难道不该随时都盯着齐重,然后找机会来搞事,结果现在拖着两个行李箱,要离开,齐重嘴唇抿了抿。

      他出声问:“要去哪里?”

      齐沅瞥过齐重一眼,这个眼神就是齐重比较熟悉的,他还以为齐沅真的变了,变得和善起来。

      “齐沅,你应该没哑巴吧?”林北南开口就调侃一句。

      可齐沅还真的就像成了哑巴一样,一句话都不发。

      齐重拳头捏了捏,齐沅这人他始终都没法和他和平相处,对方憎恨着他,觉得是他抢走他的一切。

      可当年医院里发生的抱错事件,他也是受害者,可齐沅却把他视为加害者一样。

      齐重盯着齐沅的眼神冰冷起来。

      一旁封覃转过身,坐到了车里,他和齐沅大概一个多月前发生过一个事,这个事他谁都没有说。

      第二天他醒来时齐沅已经走了,后来他找人去调查,知道齐沅这是打算设计他,可雇佣的人,却反水,想把齐沅也给一起搞了,齐沅手里钱多,要是多挵点钱,何乐不为。

      结果就是齐沅自食其果,跑到了他的怀里来。

      那会封覃虽然知道齐沅俊美的皮囊下有一个恶劣的心,但是那天封覃大概也喝多了酒,他还有理智,该把齐沅给推开,但是齐沅扑到他怀里,让他别走,封覃多年来的自控力,在那夜出奇的脆弱,被齐沅扬起的弥漫了娇柔媚态的春波潋滟的眼睛一勾,就崩塌了。

      齐沅的身体軟得似春水,缠着封覃,他的胳膊,也像极了藤蔓,攀着封靳的肩膀。

      封覃当时都想好了,要是齐沅要他负责,他会负责。

      只是转天,他醒来,身边已经没有了人。

      齐沅后来也完全没透露那个意外,谁都没有说,显然那次的事,估计对于他来说是一个自食的恶果。

      封覃觉得齐沅不来找他负责,他确实该松口气,不然齐沅的性格,还真不好应对。

      可另外一方面,看到齐沅的时候,封覃又很难不想到那天,如果齐沅是和善的性格就好了。

      他愿意追求齐沅,愿意给这个人,比齐重更好更优异的未来。

      只是齐沅不想要。

      他自己不要,那也行,自己也会保密,就当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生。

      封覃坐在车里,关上车门,车窗外,齐沅把行李箱放后备箱,他坐到了后座,似乎觉察到了封覃的视线,齐沅转头看了过来。

      平淡的陌生眼神,但隐约似乎有种警惕。

      警惕他什么?

      难道自己还能去强迫他不成。

      封覃嘴角扬了抹淡笑。

      齐沅让代驾司机开车,真少爷齐重在车身旁边,他忽然走过来拦住了汽车。

      “你和爸妈说了没有?”

      “我一会和他们说。”齐沅没有多少感情的说,眼神漠然地示意齐重让开。

      齐重一声冷笑:“你怎么做,是等着他们跑出去找你,到时候你又好闹是不是?”

      “让开。”齐沅不想和齐重多说话,他有点头疼,也肚子不舒服,今天好像一天都没有怎么吃东西。

      “齐沅!”齐重后槽牙重重一咬。

      这个人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轻易就能挑起人的愤怒。

      “我不争了,都让给你,我什么都不要了,齐重,再见!”

      齐沅对齐重说了几句话,汽车缓慢开走。

      齐重愣了好一会,他猛地攥紧拳头。

      他会信齐沅的话吗?

      对方根本就不值得相信,这次的忽然离开,后面怕不是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他。

      封覃手指在方向盘上点了点,他怎么觉得齐沅的话是真的,对方的眼神,和他过去看到的不一样。

      对方是真的不争了,好像他有更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

      别的人,以齐沅的姿色,确实很容易找到,他有了更大的倚靠者,那个人似乎是会做这样事的人。

      但是,既然要出去找靠山,为什么不来找他?

      因为齐重?

      封覃惊觉自己的想法,他呵了一声。

      他到底在想什么,难道还真的想和那样睚眦必报的乖张的人在一起了。

      过去只是错误,这个错误不需要继续。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啊,还是狗血文写起来舒服,我爱生子狗血(大声呐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