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本来喜欢摸鱼工作的郁夏这阵子变得勤奋了起来,开始记录每天的工作,把完结的案子找出来,整理归档,装订成卷宗。
      
      临近年关,大家都不怎么忙了,或者说想忙也忙不了,法院那边案子搁置太多,她们这边新的案子也立不进去。
      
      陶烟最近刚结束了一个案子,连续加班看资料写资料熬夜的她开始觉得身体跟不上,于是变得养身起来,她询问郁夏和刘志泽要黑枸杞还是红枸杞,刘志泽要了黑枸杞,而郁夏忙着装订卷宗没有答复。
      
      陶烟和刘志泽都察觉到了不对劲,陶烟问:“小师妹,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刘志泽嘴巴一向毒:“郁夏,你是受什么刺|激了?”
      
      “我认真努力工作不行吗?”
      
      “我也要黑枸杞,谢谢师姐。”
      
      “那你帮我把卷宗也整理了吧。”刘志泽打趣。
      
      刘志泽的师父在交警队有点,给那些发生交通事故的人做免费咨询,现在这个点刘志泽和他师父轮着值班,所以刘志泽的交通事故案子还挺多,积下来的案卷就多了起来。
      
      郁夏应了下来,“两百元一本,价格公道,保证保质保量的完成。”
      
      每年四月份左右会有律师年检,也就是过年回来上班没多久就要面临年检,年检就是抽查卷宗,装订好是最基本的,重要的是里面的内容是否有违规的。
      
      比如说,作为实习律师,你在卷宗里的体现,包括委托书,庭审笔录,判决书等等里面一定要注明实习律师,要不然年检过不了,实习律师的实习时间也会被延长。
      
      刘志泽案卷里的需要的代理词等办案小结都写好了,郁夏基本上只要做装订工作和敲页码的工作,他跟郁夏讨价还价,“便宜一点,别趁火打劫。”
      
      自从郁夏工作后,爸妈就停止给她钱了,她现在的工资除了日常花销外都在游戏里买皮肤了,她推开站在她面前的刘志泽,“走开,别挡着我,小气鬼。”
      
      刘志泽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不便宜的话那就算了,我也好省点钱。”
      
      心有不甘的郁夏最终和刘志泽以每本一百元的价格达成一致。
      
      另一边的陶烟突然开口,“我刚刚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看到一老头,他说找岑荷。”
      
      八卦的刘志泽率先开口,“是谁啊?”
      
      陶烟白了一眼刘志泽,“我哪知道,我跟他说岑荷今天没来,你下次来之前提前打电话,然后他就走了。”
      
      “应该是哪个当事人吧。”刘志泽手撑在桌子上思考着。
      
      陶烟一副看白|痴的眼神,“当事人的话肯定直接联系好了,要不就是那种上门咨询的,但人家一上来就问岑荷,感觉怪怪的,肯定不是当事人。”
      
      郁夏竖着耳朵在听,距她们上次一起吃饭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她和岑荷在所里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岑荷来去匆匆,每次照面打过招呼点过头就见不到人了。
      
      私下里,郁夏微信也只是礼貌地向岑荷问好过,简单地说上几句话,郁夏想着,岑荷应该很忙吧。
      
      临近下班,郁夏的微信收到了岑荷的消息,“晚上有空吗?陪姐姐去喝一杯?”
      
      郁夏压抑住内心的狂喜迅速输入回复:“好的,姐姐,我马上就下班了。”
      
      岑荷:“那你在所里等我,我一会过去接你。”
      
      郁夏立刻给她妈孟芝发消息:“妈,我今天晚一点回家,跟同事一起出去玩。”
      
      孟芝给她发了一个表情包:“快滚吧.jpg,不许超过十二点回来。”
      
      — —
      
      可能是为了去酒吧,岑荷今天穿了酒红色吊带连衣短裙,头发微卷轻轻挽起,衬得五官更加出挑,她摘下墨镜,上下打量了一番郁夏,轻轻吐出:“要不要换身衣服?”
      
      郁夏低头看向自己,她一身白衬衫配牛仔裤加球鞋,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
      
      “那去我家吧?我的衣服你应该可以穿。”岑荷征求着郁夏的意见。
      
      郁夏手指交叉,有点期待和小紧张,“那麻烦姐姐了。”
      
      岑荷启动汽车,“不用跟姐姐见外。”
      
      车子急驰而过,郁夏把窗户开了一丝缝隙,风柔和地拂过她脸颊,想到了刚刚陶烟说的那个奇怪的人,她侧过身,偷偷望着岑荷的侧脸,车子里很安静,只有风呼呼地声音。
      
      看不出她的情绪,郁夏把话吞下,没有告诉岑荷有人找她的事情。
      
      “我就住在这里,不用拖鞋,进来吧。”
      
      不知道算不算窥探别人的隐私,郁夏有些兴奋又有些不安。
      
      室内是典型的北欧极简风格,穿过客厅,她跟着岑荷来到了衣帽间。
      
      衣帽间里整整齐齐地挂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抽拉式透明柜子里摆放着各种款式的手表,墨镜,另一侧柜子里塞满了各种牌子的包包。
      
      郁夏惊叹:“姐姐,这些东西实在太帅了吧。”
      
      每个人女人的梦想大概就是彻彻底底地拥有属于自己的衣帽间,里面全部摆满自己喜欢的东西,郁夏也不例外。
      
      “嗯?小朋友很喜欢这里?”岑荷倚靠在穿衣镜一侧,勾勒出曼妙的身姿。
      
      郁夏毫不掩饰地回答:“太喜欢了。”
      
      岑荷嘴角弯起,浅笑:“那你以后可要经常过来。”
      
      郁夏声若蚊蝇地嗯了声。
      
      岑荷让郁夏试了几套衣服后,最终选定了其中一套黑色缎面材质的连衣裙,不是很露,有点小性感,郁夏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十分满意。
      
      离开之前,岑荷还给郁夏简单的化了妆,一边化一边还做了解说,“说过要教你化妆的,姐姐没有食言吧。”
      
      郁夏:“姐姐说的任何话我都不怀疑。”
      
      岑荷的眼睛注视着郁夏:“这么信任姐姐?”
      
      郁夏十分笃定:“当然了。”
      
      — —
      
      这个时间段的酒吧已经有了不少人,这不是郁夏第一次来酒吧,在上大学的时候她就跟舍友一起去过,每次去都是浅尝辄止,也没醉过。
      
      因为时间还早,卡座还空着,她们要了卡座,岑荷点了两杯玛格丽特还有小食拼盘。
      
      玛格丽特的颜色如同大海一样,梦幻又迷人,郁夏联想到了岑荷的眼睛,一样的魅惑。
      
      入口是浓烈的辣,随后被青柠味冲淡,后调橙子的味道在味蕾上绽放开来。
      
      “喜欢吗?”岑荷的声线因为喝酒的缘故变得有些低。
      
      郁夏放下酒杯,五颜六色的灯光不停闪烁着,音乐声人声此起彼伏交织在一起,她完全听不到岑荷说话的声音。
      
      她调整位置,坐到了岑荷身边,耳朵靠近岑荷。
      
      岑荷轻笑了起来,用手指了指酒,加重了声音:“好喝吗?”
      
      郁夏感觉到耳朵痒痒的,她回答:“很好喝,再来一杯。”
      
      没等到她们加单,一个年轻男子向她们走了过来,男人的年纪看上去和郁夏差不多,短碎发,丹凤眼,有些青涩又有些不羁。
      
      他俯下身向郁夏做出了邀请的姿势,郁夏脑袋有些懵,她没有站起身而是向对方摆了摆手。
      
      男人也不恼,而是绅士地笑了笑离开了。
      
      郁夏心里紧绷地弦松了开来。
      
      男人离开后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卡座,他们一行四人,其中一个年长一点的男子道:“别丧气了,今天是祝贺你找到工作的。”
      
      男人挑眉,看向郁夏的方向,无奈地笑了笑,“第一次主动,没想到还碰壁了。”
      
      他们比郁夏和岑荷先到,郁夏初恋脸,岑荷更是尤物,两人的到来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男人看到郁夏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了,才有后来的邀请。
      
      年长的男子:“别气馁嘛,这追女孩子可是要细水长流慢慢来的,有缘会再见面的。”
      
      男人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郁夏同yang把杯子里剩下的玛格丽特一股脑儿喝了下去,岑荷给她又点了一杯玛格丽特,自己则要了一杯经典鸡尾酒“雪国”,不同于玛格丽特加入的龙舌兰,“雪国”使用的是伏特加。
      
      伏特加不甜不苦,只有纯粹的灼烧感。
      
      这是岑荷想要的,年纪越大越受不得苦。
      
      她侧身用慵懒地声音问郁夏:“刚刚为什么拒绝那个小男生?”
      
      “不是你喜欢的款?”语气随意而漫不经心。
      
      郁夏再次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周围很吵,但她确实清晰地听到了。
      
      郁夏的思绪被拉回下午,岑荷微信找她喝酒,她总算反应过来,把话题转移:“姐姐,你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才找我陪你喝酒的是不是?”
      
      “可不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说不定...我可以帮上什么忙?”因为酒的缘故,她有点口齿不清了。
      
      岑荷凝视着她,脸微醺显出坨红,摇着头:“小朋友你刚刚的样子是没谈过恋爱吗?”
      
      她没有回答郁夏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问起了郁夏。
      
      郁夏从耳根开始直到脸颊全部热了起来,她稍稍远离了岑荷一些,镇定自若反问:“那姐姐谈过恋爱吗?”
      
      岑荷笑得明媚似火,带着蛊惑,一字一顿道:“难道姐姐看起来像是良家妇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