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我在青楼当厨子(5) ...

  •   张小白深刻觉得,自家这个挚友一定和食铁兽有着不解之仇,因为他——夺笋啊。
      
      定北侯府大世子孟楼是孟廉的长兄,在上京城长大,少年时斗鸡走狗,眠花醉柳,是不折不扣的上京纨绔,十八岁那年祖父老定北侯战死沙场,父亲也身受重伤,纨绔子弟终于醒悟,立下军令状赶赴边关,凭借对于战事的敏锐直觉和带兵天赋,仅靠五千多人就完成了大楚王朝历史上最辉煌的战绩,杀夷族大王,灭左右王师,五千骑兵追杀夷族至天山脚下,大胜而归,一战封侯。
      
      这样一个功勋满身的年轻武将,死于战后的军营疫病,连尸身都没能返京,而是就地火葬,京城孟家的族地里只埋了孟楼的盔甲战袍,快十年过去了,至今提到他,还有上京少女为之垂泪。
      
      张小白听完孟楼的故事也赞叹了一声,不过仙胎无父,就算他的仙胎结得恰巧,他也和孟楼没有血缘,要冒认身份,总觉得有些不妥当。
      
      李长庚不这么觉得,他这个挚友说好听点是无欲无求,实际上是纯善过头,这样的性格在仙界还好,到下界就不合时宜了,但他和张小白相交,难道不是正喜欢他这个单纯性子?
      
      李长庚好言劝道:“人死便往生,孟楼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何况我们也不算冒认,是贪狼先动的手,你要不认这个身份,等被他发觉你身份疑点,必要主动来害你!小白,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哪怕是为你父亲想想,你也不愿意消磨灵性,永堕轮回吧?”
      
      张小白脸色微变,不得不承认太白金星说进了他的心坎里,他虽然孤僻,却是一向与人为善,即便遇到贪狼占命的事情也想得很开,更没有要主动去坑害贪狼的想法,最多想的也只是远远避开,但……这世上的事真的是想避就能避得开的吗?天人历劫难道只是让他下界走一遭?遇到贪狼是否也是他劫难的一部分?倘若他永堕轮回,父亲又该有多伤心?
      
      思索再三,张小白还是点了点头。
      
      认孟楼为父也是有考量的,除了仙胎结得恰巧,更重要的是这人已经不在了,即便动用些仙家手段也不会惊动此方天道,李长庚伸出两根手指,透过两生镜将张小白身上的气机与冥冥之中的孟楼气机相接,气机这种东西不存在实体,肉眼不可窥见,但每个人生来就有一道属于自己的气机,气机互相接触,才有了各种各样的交集,孟楼是个不存在于世的人,但他的名气很大,至少要到大楚一朝过去之后,他所留下的气机才会渐渐弱去。
      
      气机一相接,残留仙人灵性的张小白就有了感应,忍不住对两生镜中的李长庚说道:“这事千万别叫我父亲知道。”
      
      李长庚笑了笑,“你这辈子不用管人叫爹,下辈子难道也做孤儿?仙人死得早,五百年历劫怕不得经个十几世,迟早的事,怕什么。”
      
      他说的也有理,张小白只好点点头。
      
      孟楼生前获封正阳侯,死后追封一等忠勇侯,但因为他没有成家,除了陵墓规格有变化之外,没有留下太多遗泽,在上京城更多人记得他的纨绔形象,仍旧称呼他为大世子,李长庚让张小白不要自己主动上门认亲,他和孟楼的气机既然已经有了牵连,必然会和孟楼剩下的那些亲人产生更多交集,以张小白和沈言薇的身份,直接上门容易影响来日的名声,徐徐图之才是正道。
      
      李长庚说了这么多,张小白自己提炼了一下,就是说他现在不好直接上门,今天该干的事还是得干。
      
      张小白熟练地系上围裙进了灶房。
      
      李长庚:“……”他真的还要再熬五百年才能吃上小白的菜吗?他就不能插个队提前去下界历劫了?
      
      近来楚楚巷出了个神厨的事情已经在小范围的圈子里传开了,除了一部分御派的厨子,也就是那些平日里浪迹青楼的纨绔子弟知晓,顾川是镇国公幺子,上头有个大哥顶门立户,做起纨绔子弟来也比别人带劲得多,家里疼宠,娶妻了也没让分家,他大哥也说了可以养他一辈子,这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顾川不喜欢规规矩矩的妻子,整日和一帮兄弟混在楚楚巷里,他在软玉楼甚至有个专门的包间,有时候能一住小半个月不回家。
      
      顾川在软玉楼挺受人欢迎,他这个年纪的客人其实不多,青楼嫖客大多人到中年,年轻本就是资本了,何况他长得还好看,虽然不肯透露身份,但从一些贵客那里也能看出点眉目来,加上出手大方,又没有奇怪的癖好,他就更受欢迎了。
      
      张小白第一回掌勺烧菜,苏娘子就让人给那位川公子送了一份,顾川吃惯好东西了,他住在软玉楼还要让小厮去万象楼打包菜肴回来吃,压根看不上苏娘子巴巴送来的那点东西,人都没放进门,让小厮分吃了,第二日张小白在厨房熬卤水,倒让他闻着了,可卤水新熬出来不能下料,于是没吃着,听闻有客人想吃,张小白就给顾川烧了一锅葱香鸡,炒了个饭对付过去了。
      
      顾川不知道这是敷衍之作,吃到第一口鸡块的时候,他就惊为天人,他这辈子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鸡!
      
      之后软玉楼红了,每天客似云来,公侯家的纨绔也不少,顾川生怕自己一离开,就被人占了包间,要知道包间是有特权的,无论做了什么菜,包间都是头一个吃到,糕点不限量供应,一天三餐都有新花样,他每天睡觉都满怀着对早饭的向往,没到中午就开始盼望午饭,吃了午饭就开始琢磨晚饭,甚至连作息都正常了不少,有丰富的美食享受,连以往舍不得撒手的美人都面目可憎起来,因为美人会偷吃他的单人套餐!
      
      顾川在软玉楼过得乐不思蜀,日子一晃就过没了。
      
      年前镇国公府有太多事情要忙,等忙完发现自家二少爷已经三个月没回家了,顾川的妻子在公婆面前抹眼泪,只说二爷厌她,不许她打探行程,哭得很是可怜,镇国公府是讲理人家,自然也怪不下媳妇了,镇国公叫来世子顾海,让他着人去把顾川带回家来。
      
      顾海三十年纪,前头丧过妻,留下两个孩子,如今都在父母膝下养着,也没续娶,是个正经古板的人,听闻此事眉头蹙起,倒也不让父母担心,只说他亲自去把人带回来,顾川滑头,又是少爷,旁人去了怕是没有用。
      
      第一次踏足楚楚巷,顾海并不紧张,他是个对女□□望很低的人,以前有妻子时身边就没有妾室,妻子去后纳了两房妾,每个月最多去个三五趟,见到满身风情的青楼女子连眉头都没挑一下,让人上楼去把顾川带下来。
      
      顾川正在吃午饭,他不怎么下大堂,于是也不知道自己的贵宾套餐其实就是张小白烧的大锅菜每样匀一些凑的拼盘,他只觉得这个好吃,那个也好吃,怎么吃都好吃。
      
      知道大哥带人来叫他回家的时候,顾川第一反应是加快了吃食速度,风卷残云吃完一拼盘的菜,才挺着肚子跟仆从下楼。
      
      顾海见到顾川的第一时间,他没认出来。
      
      顾川从小挑食,偏偏顾家人都生得高大,营养跟不上发育,顾川以前瘦高瘦高的,脸上没肉,常年喝补药,身体也不是很好,所以镇国公府上下都宠爱这个幺儿,但顾川在软玉楼这段时间竟养出了一身肉,以前平平的肚子圆乎了,尖下巴圆润了,脸颊上也有了肉,红润红润的,看着简直是个小胖子了。
      
      也是到了近前,仔细看了顾川熟悉的眉眼神情,顾海才不敢置信地认出了自己这个弟弟,“老二?”
      
      顾川看着自己一天天胖起来的,反而不觉得自己变化大,见到兄长缩了缩脖子,讨好地笑了笑,说实话,他这个样子比以前瘦得吓人时可爱了不少。
      
      张小白拎着一块晾好的熏肉路过,顾川立刻忘记面前的大哥,对着张小白叫道:“小白,熏肉给我留一点!”
      
      张小白摆摆手示意自己听到了,绕过顾家兄弟去灶房,顾海的目光落在张小白的侧脸上,心头忽然一跳,只觉得熟悉非常。
      
      顾川也是等张小白提着肉的背影看不到了,才想起自己今天就要被带回家,不禁悲从中来,哭嚎出声。
      
      被弟弟的哭声打断思绪,顾海也来不及多想,冷着脸把人带回家里去,不出意料,镇国公夫妇也被吓了一跳。
      
      等知道幺儿养得这么好是因为青楼里的厨子好,镇国公夫人当即坐不住了,让管事的去把这软玉楼的厨子雇来,还是顾川苦着脸拦住了,“娘哎,你当我没有想过吗?那小白是贱籍出身,他母亲是官妓,虽说也有认个爹把贱籍改良的,但他母亲离不开青楼,他也不愿意跟我回府。”
      
      镇国公夫人眉头一竖,才要说话,就听镇国公忽然问道:“他母亲是哪一年的官妓?原先家里是什么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