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已捉虫 ...

  •   狗卷棘和百鬼丸的交流成了最大的问题,咒言师不能说话,百鬼丸别提不能说话了,听都听不见。但所幸百鬼丸相当的听话,听话到狗卷棘让他做什么他就乖乖做什么。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狗卷棘想。
      他看着抱着膝盖缩在床上一脚的百鬼丸叹了口气。百鬼丸有一张很漂亮的面具,面具完全贴合在对方没有皮肤的面孔上,证实着如果百鬼丸有了皮肤之后的清秀俊朗。不过所有的前提是要有皮肤。
      没有面部皮肤的百鬼丸有着一张和咒灵不相上下的脸,面对这样一张脸,再温柔的人都会感到不适。
      
      但一切的前提是,面对这张脸的人是普通人,而不是咒言师。咒术师本就是朝不保夕的工作,有传言说每一个咒术师内心里都潜藏着疯劲儿,只不过是表现出来的方式不同而已。而狗卷棘身为咒言师,本就因为语言的束缚,能够表达情绪的方式就比其他咒术师要少,乖顺的外表加上寡言的形象给了人一种乖巧的良善感。
      但失去一种宣泄情绪方式的咒言师,所积累的情绪会更多。
      而且,咒言师本就是一个以简短命令为术式,狗卷棘体内的支配欲比之其他咒术师更甚。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百鬼丸出现在了狗卷棘身边,在对方如同大狗狗一般的举动之下,那残缺到恐怖的一切都勾起了隐藏在身体深处的支配欲。
      
      ——他只能依靠我。
      
      面对这样的一个人,都会产生类似的想法吧。
      
      或许,豢养这个人的那些败类也是如此。
      狗卷棘看着抱膝坐着的百鬼丸,眼神暗沉了下来。
      
      百鬼丸看着米白突然黯淡下来的灵魂,脑袋上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他怎么,又不开心了。’
      
      百鬼丸一直都在观察着米白的光火,他一直以来都在努力活着,不知前路不知归途,但来之不易的生命被百鬼丸牢牢攥住。
      纵然他的身体千疮百孔,千疮百孔下的所有都足以吸引每一个与死亡相伴的咒术师。
      
      咒术师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活过下一次祓除任务,没有几个人是五条悟。因为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明天而疯狂的咒术师,都会被他死死的吸引住吧。
      
      毕竟,人类都是趋光的生物。
      
      狗卷棘鬼使神差的将手边的面具扣在了百鬼丸的脸上。百鬼丸发现那道莫名黯淡下来的灵魂走近了自己,他‘注视’着紧挨在身边的光火,突然福至心灵。
      
      如果,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他会不会变得开心呢。
      
      ‘你的灵魂要一直灿烂。’
      
      百鬼丸拉住狗卷棘贴在面具上的手,被寿海赋予期盼的名字,一笔一划的写在了狗卷棘微烫的掌心。
      
      “……百……”
      狗卷棘嘴唇微张,声音莫名干涩:“百鬼丸。”
      
      名字是最短的咒,被咒言师一字一字念出来的名字似乎形成了无形的线,将追光的两个人绑死在了一起。
      
      狗卷棘握紧掌心,连同百鬼丸的手指一起握在了手里。
      
      “百鬼丸。”狗卷棘笑了,他牢牢的攥紧百鬼丸的手,又重复了一遍:“百鬼丸。”
      
      百鬼丸听到了,他的世界里只能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奇怪的音符被少年特有的声音连在一起。
      
      【百鬼丸】
      
      ‘百……鬼丸。’
      
      ‘是我的名字吗。’
      
      ‘我的,名字是,百鬼丸。’
      
      百鬼丸对着狗卷棘点头。
      
      我的名字是,百鬼丸。
      
      你好,我是百鬼丸。
      
      一个诞生在诅咒里,喜欢明亮光火的人。
      
      那几个突然出现在百鬼丸世界里的音节被他牢牢记住。
      
      心跳好像加快了。
      
      狗卷棘向上拉了拉衣领,耳尖泛红。他一直很少在战斗之外的地方开口说话,但在知道了百鬼丸的名字之后,鬼使神差的,狗卷棘开了口。
      他把对方的名字念了出来,里面包含了咒力。
      那几个音节还含在唇齿之间,带着微烫的温度,烫的脸颊都开始泛红。
      
      他应该听不见吧。狗卷棘拽着百鬼丸的手想,松了一口气,但与此同时又涌上来失落。
      狗卷棘抓着百鬼丸的手,十指交叉,牢牢扣死,肩并肩的坐在床上发呆。
      
      电话铃声突兀的插进两人之间,狗卷棘这才如梦初醒般跳了起来。
      
      “腌鱼子!”狗卷棘慌乱的掏出手机,上面来电显示是五条悟。
      
      “呦吼!棘君!”接通电话后,无良教师欢快的声音就顺着电波冲进了耳朵里:“昨晚过的怎么样啊!”
      
      狗卷棘想了想昨天晚上拿着小牙刷给假肢清理的自己,觉得还不错:“鲑鱼鲑鱼!”
      
      “看样子很快乐嘛!”五条悟不知道在干什么,背景音里全是嚣杂的风声,但也没有盖住他的声音:“既然这样就带着那位小同学去玩一圈吧!”
      
      在五条悟手底下带了好久的狗卷棘当然知道所谓的玩一圈代表了什么,他皱起了眉:“鲣鱼干!”
      这么可以让百鬼丸祓除咒灵!
      
      五条悟当然知道狗卷棘的意思,他的声音变得沉稳起来:“我当然知道棘你的想法,但是。”
      
      五条悟一脚踹飞不知死活偷袭他的特级,视线投向远处,脑子里也出现了昨天那个躺在解剖床上宛如人彘般的孩子:“百鬼丸很厉害不是吗。”
      
      “他的生命很灿烂。”
      
      百鬼丸的生命很灿烂,灿烂到不需要囚禁般的保护。
      
      狗卷棘低下头,好半天才闷闷出声:“鲑鱼子。”
      
      五条悟自然是知道狗卷棘现在的心情,他的声音重新欢快了起来:“所以棘你要好好保护那个少年哦!回来之后要带他去认识同学啦!”
      
      狗卷棘点头:“鲑鱼鲑鱼!”
      
      挂了电话,狗卷棘看着还坐在床上的百鬼丸,脑内风暴了好久,终于任命般的叹气:“金枪鱼蛋黄酱。”
      
      这次五条悟分给狗卷棘和百鬼丸的任务地点很远,在兵库县的一个小村落里。这里在近两个月失踪人口达到了数十人,大多以幼童和老人为主。根据窗的观测,推测为咒灵所为,登记大概在一级左右。
      
      一级咒灵。
      
      狗卷棘看了眼百鬼丸身上套着的睡衣,是他昨天找出来自己的备用睡衣。百鬼丸自己的衣服被家入硝子割成了碎布早就穿不了了。
      
      就算没成碎布狗卷棘也不会让百鬼丸穿那套破破烂烂的和服的。房间里除了床之外只有一把椅子,狗卷棘拉着百鬼丸坐在唯一的椅子上,把床上毛茸茸的饭团玩偶塞进了百鬼丸的怀里,扭头开始兢兢业业的铺床。
      
      宿舍的床也是单人床,幸好百鬼丸和狗卷棘都是单薄型的,百鬼丸睡觉还老实,他们两个睡得还算宽敞。
      
      狗卷棘趴在床上,把最后一个褶皱铺平,就没有看到身后百鬼丸歪着头举着饭团玩偶往嘴里塞的画面。
      
      百鬼丸珍惜狗卷棘给他的每一个东西,而对于百鬼丸而言最贵重的东西莫过于食物。在百鬼丸的年代里,能够吃饱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所以在狗卷棘把一个软软乎乎的东西塞进他怀里之后,百鬼丸下意识的就认定了这是狗卷棘给自己的食物。
      
      ‘他真好。’百鬼丸想,‘食物这么紧缺,他还总是送我吃的。’
      
      于是,百鬼丸一边看着狗卷棘忙忙碌碌的灼热火焰,一边好心情的把‘食物’往嘴里塞。
      
      狗卷棘收拾好床铺之后就转身开始给百鬼丸找能穿的衣服,或许他应该带着百鬼丸去购物,多买点适合百鬼丸的衣服。
      狗卷棘想着百鬼丸面具的那张脸,心里肯定,百鬼丸长的那么好看,一定适合穿好多好看的衣服。已经在心里罗列出一项项装扮百鬼丸计划的狗卷棘半个身子都钻进了衣柜里,开始翻翻找找,最后才成堆的卫衣里翻出了一件他好久之前买的白色体恤,又拽出了一件自己的高专校服。
      
      狗卷棘站在衣柜前挑选了好半天,拿出了在自己身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装扮欲/望,终于连鞋子都挑选完毕之后的狗卷棘看着被他摆成一排的衣服,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嗯,跟自己身上的完全一致呢。
      
      就……就连袜子都是一样的。
      
      狗卷棘心虚的拉了拉衣领,拿起衣服准备给乖乖等候的百鬼丸换上,一回头发现坐在椅子上的百鬼丸半张脸都埋在了饭团玩偶里,只留下柔顺的长发在外面一翘一翘的。
      
      狗卷棘视线随着他乱晃的头发摆动了几下,抿着嘴开始笑。
      
      好可爱啊,百鬼丸。
      
      他上前几步,捧着百鬼丸的脸,轻轻拽下被百鬼丸叼在嘴里的布料,小声的用除了饭团语之外能够宣之于口的简短字节呼唤道:“百鬼丸。”
      
      【百鬼丸。】
      
      百鬼丸没有注意自己的‘食物’被夺走了,他的世界里充盈着米白色的光辉,安静的世界里再一次听到了声音。
      
      是百鬼丸。
      
      他在呼唤他的名字。
      
      百鬼丸伸出双手,任由自己珍惜的‘食物’坠落在地,他拥住了火光。
      
      ‘咚!’
      
      心跳的声音突然变大。
      
      狗卷棘的嗓子突然变得很干。
      

  • 作者有话要说:  游戏的名字是:your dry delight
    除了他令人窒息的结局,其实没什么意思,打发打发时间还可以。
    煮了一大锅关东煮,真香,就是白萝卜没太熟,嗝。
    什么时候也给百鬼丸安排上!
    感谢在2021-03-17 15:50:36~2021-03-18 16:54: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透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