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修) ...

  •   江落睁开眼的时候,眼前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正在哭丧。
      
      所有人身着一袭黑衣,后脑勺对着江落。江落顿了顿,在诡异的氛围之中扭头朝四方看去,只是他一动,前面哭丧的人群猛地停了下来,倏地回头看着江落,黑眼珠子如鱼眼一样突出,饱含不满:“你为什么不哭?”
      江落觉得这个梦挺有意思的,他笑了笑,挤下了一滴泪,用手指碾给他们看,“我在哭了。”
      
      盯着江落的人们收回了眼睛,转过身继续“哇哇哇,哇哇”的哭着,哭声很有节奏。
      
      外面应当在下着细雨,风雨遮白日,潮气从窗口灌入,白雾淡淡。
      
      身边有人道:“江落,池尤哥死了,你很开心吧?”
      江落朝声音看去,还没看清这个人是谁,他就被滑落肩侧的黑发吸引住了目光。
      长至肩头的黝黑发亮的头发,如同绸缎那般柔顺而下。江落伸出手撩了一下发丝,又看到自己左手手背上的一颗殷红如鲜血的小痣。
      
      耳旁恶狠狠的声音继续着:“江落,你是不是没话说了?”
      
      江落抬头,终于看清了说话人的长相。
      说话的是个健气十足的帅气小哥,这人穿着一身名牌,脚踩五位数的球鞋,正双目含火地看着江落,活像是要将江落生吞活剥了。他冷哼一声,阴森森道:“我知道一定是你害死了池尤哥。等到池尤哥头七回魂,我看你还怎么狡辩。”
      
      池尤这个名字,江落听着很熟悉。
      前几天,他刚刚得知了一部因为太过血腥而被下架的小说,小说名字叫做《恶鬼》。江落因为好奇这本小说能有多血腥,千辛万苦找到了原文,书中主角就叫做池尤。
      
      《恶鬼》讲的是主角受池尤被炮灰害死后,在主角攻冯厉的帮助下修炼复仇的故事。
      害死池尤的炮灰很巧合地和江落叫一个名字,池尤死后会被化为恶鬼,用各种残忍手段将炮灰折磨得生不如死,等真正死的那日,炮灰更是五马分尸,身上没一寸好肉。
      
      江落眉心突突跳了两下,突然上前一步俯身,和健气小哥隔着一个拳头面对着面。
      
      健气小哥的瞳孔里倒映出了一张让江落即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长发及肩,眉眼风姿傲慢,五官昳丽,既美丽又不失英气。这样的一张脸如水墨画中的朱红石青一般,浓墨重彩,无一处不藏着尖刀子似的侵略美。
      
      这张脸几乎和江落自己的脸一模一样,只是江落本身的样貌更为温和慵懒,而不是像如今这样如玫瑰牡丹般的浓艳。
      他没有这么长的头发,没有左手手背上的妖冶红痣,更没有杀死过一个叫池尤的人。
      
      江落重重掐了把自己,疼。
      他花了一会儿时间认清了现实,他不是在做梦,而是穿越了。
      穿进那本因为血腥恐怖而被下架的小说里。
      
      江落心里一凉。
      
      “你干什么?”被他当作镜子的仁兄不自觉红了脸,气势汹汹地后退了一步,“江落,你别跟我拖延时间。如果真的不是你杀了池尤,那你敢去给池尤上个香吗?”
      
      这里是一个灵堂,空间宽阔,棺材两边堆满了白色的菊花和白百合,这些生机勃勃犹带雨露的花朵将葬礼现场点缀得如同婚礼一般浪漫漂亮。棺材附近,死人的家属还在哭着,拿着手帕不断抹着眼泪,脸上的悲伤却虚假的一戳就破。
      哀乐往天花板上飘,跟座山一样压得人喘不过来气。
      
      健气小哥挑衅道:“去啊,江落。”
      江落想起来了这个人的名字,健气小哥正是他的同班同学陆有一,他试探着问:“陆有一,你为什么认为是我害死了池尤?”
      
      陆有一冷笑两声,低声道:“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江落,你前段日子才和池尤哥发生了矛盾,池尤哥死的时候更是只有你一个人在现场。池尤哥身体健康,但却毫无原因的突然死亡,你他妈觉得正常?你别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就和我耍心眼,我不吃你这套。”
      池尤生前温柔善良,来参加葬礼的人多是对池尤心怀好感的人。陆有一虽然嘴上说得凶狠,但特地压低了声音,无疑是为了江落好,可见他是一个容易心软的好人。
      
      心肠软,就代表着好骗。
      江落诚恳地道:“真的不是我杀了池尤。”
      
      眼神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奈何原主平时太不讨人喜欢,陆有一假笑一声,抬手把他推向了棺材。
      江落无奈地走到了棺材旁边。
      
      棺材并没有完全合上,躺在棺材里面的年轻男人面容平和,好像他并没有死去,只是睡过去了一样。
      池尤有着一双几乎入鬓的浓眉,眉下双目合起,长而卷翘的睫毛如幽暗密林。鼻梁高挺,山根饱满,这样的一张脸无疑俊美无俦,尤其他的唇色苍白,脸色泛着无生气的死光,看起来便有股奇异的病弱美感。
      
      然而看得越久,违和感越是浓重。诡谲与厌世从这张面孔上浮现,他嘴角温柔平和的笑意变得虚假无比,割裂感十足,让这具尸体透着疯子似的癫狂扭曲的气息。
      
      和小说中描写的一样,虚伪又可怕,池尤不愧是江落最喜欢的书中角色。
      
      江落神思不属地看着池尤的尸体。
      他想起来前几天看文的时候,因为他太过喜欢池尤,还专门腾出时间写了三千字长评发在了论坛里,大赞特赞池尤是多么的狠辣和伪善。
      
      然而长评一发,他就被池尤的读者给骂了个体无完肤。
      
      [笑死我了,楼主文看完了吗就说池尤虚伪,虚伪你妈呢。]
      
      [小学生又有时间了,写这三千字的功夫乖乖去做作业不好吗?]
      [呜呜呜心疼妈妈的好大儿,我家宝贝儿子怎么这么命苦,他死后性格确实变得狠辣,但这都是因为他被人害死了所以才变狠了。性格大变都是那些坏人的错,怎么能怪池尤呢?]
      
      [我看明明是楼主自己虚伪阴险吧,什么样的人眼里就是什么样的世界,楼主眼里的池尤,就是另一个自己吧。]
      
      江落当时奇怪极了,明明池尤的伪善是那么的浮于表面,这种他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真相,书里的人被池尤骗骗就得了,书外的人怎么也看不透呢?
      
      池尤怎么可能温柔善良呀。
      笑话,这就是一个想起来就会让江落捧腹大笑的笑话。
      
      但他没有笑出来,因为眼前正对着死去的池尤,身后还有一帮死死盯着江落的人群。
      
      还有一个临到跟前的危机——池尤会化成恶鬼杀了他。
      他穿来的很不是时候,如果更早一点,他或许就能避免池尤死亡的局面。
      
      但事情已成定局,江落没有时间放任自己多想,他只能尽力去想一个避开炮灰死亡结局的方法。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江落感到棺材周围越来越冷了。
      或许,他想。
      或许池尤已经化成了恶鬼,而且就身处这间灵堂之中。
      
      大概是自己吓唬自己,周身的氛围突的变得阴森诡谲起来。
      
      江落其实很喜欢池尤这个角色,但前提是,他不是被池尤复仇的人。
      他不想死。
      
      江落是个景观设计师,在穿越前正在忙一个市政项目,因为过于忙碌,《恶鬼》这本书江落并没有看完,但江落却无比了解池尤的本性。
      池尤就是个疯子,面对不感兴趣的存在,他的手段残忍,毫不留情。想要从池尤手底下活命,就得让池尤对他升起兴趣。
      
      不,不能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池尤那疯子身上。江落还要洗白自己,他现在没有能力保护自己,那就让有能力的人来保护自己。
      他得让活着的人站在自己这一边,要让池尤即使来杀他,大家也会选择对付池尤保护自己,这才是最稳妥的方法。
      
      原书中的池尤都需要主角攻的帮助才能复仇,可见死人终究不能和活人斗。
      
      只是拉拢活人需要时间,江落缺少的就是时间。
      
      越危险的时候,江落的大脑反而越是冷静,但突然之间,江落不由打了个寒颤。
      阴冷的气息从皮肉刺进骨头里,危机感叫嚣着,提醒江落大事不妙。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江落,已经和他不足咫尺之远。
      
      求生欲冲到了临界点,江落一个激灵,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巨大的冲击力瞬间逼红了他的眼睛,泪水如断珠,划过他漂亮的脸庞。
      
      江落声音微微堵塞,“池尤,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在众多哭声之中,江落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池尤……”江落低头捂着脸,声音逐渐模糊,“你别死好不好……”
      看热闹的陆有一皱眉,江落怎么还哭了?
      
      江落的声音很低,听不大清。陆有一忍不住纳闷,他身后走过来了一个抱着兔子玩偶的美少年,美少年问:“陆有一,江落怎么哭了?”
      这人是他们的同班同学叶寻,一个清清冷冷的美少年,看着好似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却唯独热爱八卦。
      
      陆有一竖起手指“嘘”了一声:“我们小点声过去偷听。”
      
      江落注意到了他们的靠近。
      掐住时机,江落哽咽道:“你不是说喜欢我吗?为什么现在又离开我了,我后悔拒绝你的告白了,池尤,我才明白,我也爱你啊。”
      
      江落的哭声动人,情感真挚。
      周围的寒气微微一滞。
      
      陆有一和叶寻惊呆在原地。
      
      “求求你别离开我,”江落低咽落泪,“我不相信你死了,我一定会找到杀害你的凶手,找到救你的方法……我一定会让你回到我的身边。”
      
      他说话的声音很低,陆有一和叶寻只依稀听到了开头几句,眼看着江落哭完了,他们两个人连忙退了回去。
      
      江落缓缓站起身,垂头看着棺材里的池尤。
      
      在《恶鬼》中,炮灰杀死池尤的过程莫名其妙,池尤化鬼后更是和寻常的厉鬼并不一样。其他的厉鬼是魂魄完整,全手全脚,但池尤的灵魂却被截成了好几块。
      
      他灵魂残缺,犹如人类没有四肢和头颅,没有耳舌与鼻根。
      
      不完整的灵魂无法被招魂,无法表达心中所想或者怨恨。正因为这样,池尤的怨气才会冲天,他的厉鬼气息吸引到了文里的天师冯厉,在冯厉的帮助下,池尤才得以修炼报复原身。
      
      江落穿来的时机虽然不好,但所幸离被报复的剧情还有一段时间。
      他如今就是在仗着死人不能开口说话,不能被招魂说出杀人凶手是他,借此来洗白自己。
      
      如果只是为了挑起池尤这疯子的兴趣,他敢保证,一个暗恋池尤的人不一定会让池尤升起兴趣,但一个说池尤暗恋自己的人,绝对会让恶鬼也觉得有趣。
      
      更重要的是,池尤暗恋他,只要让活人相信这个理由,那么即便池尤来杀他,在旁人的眼里也不是仇杀,而是因为池尤太爱江落才想杀他。
      活人会因此保护江落这个无辜者,江落至少争取到了一个活下去变强的时间差。
      
      而陆有一和叶寻是彻底懵了。
      他们俩面面相觑,陆有一不敢置信地喃喃:“叶寻,你说他是不是在耍我们?”
      叶寻淡淡道:“他耍我们有什么意义?而且他都没有看到我们。”
      想了想,叶寻又补充道:“江落又蠢又坏,不在葬礼上笑出来就算好了,你觉得他会故意哭得那么惨?”
      
      陆有一猛地抹把脸,“但你觉得可能吗?池尤哥跟江落表白?”他伸手指了指江落,不可置信道,“你觉得池尤哥会看上这么个……”
      看着江落哭过之后显得更加漂亮的脸孔,陆有一的话噎在了嗓子里,默默放下手指,“……他们什么时候搞上的。”
      
      叶寻:“他刚刚说曾经拒绝过池尤的表白,陆有一,江落和池尤闹矛盾的事情是什么时候?”
      “一个多月前,”陆有一被带得开始相信江落的话了,他主动脑补上细节,“怪不得啊,这一个月来江落私底下不知道骂了池尤哥多少次,还想要诅咒池尤哥,没准就是因为池尤哥跟江落告了白,江落就恼羞成怒了。现在池尤哥死了,他又后悔了,明白自己其实也喜欢上了池尤……真他妈狗血。”
      
      说着狗血,陆有一却眼里闪着泪花,他熟练地抽着鼻涕擦着眼泪,“叶寻,这太虐了。”
      
      陆有一是个看恶俗偶像剧都会哭得稀里哗啦的人,叶寻对他的表现见怪不怪,反而对江落和池尤的八卦很感兴趣,“他刚刚说他要找到凶手,还要让池尤回到他身边。”
      陆有一悚然,“他也要招魂?”
      
      在他们说话的功夫,江落已经穿过人群,走到了陆有一和叶寻的面前。
      陆有一和叶寻复杂地看着他,根本没想过江落在演戏的可能。
      
      演戏干啥?有什么意义?
      只要把池尤哥的魂儿招来一问就能知道的事,没人觉得江落会在这种事上撒谎。
      
      陆有一按捺不住地问:“江落,你也要招魂?”
      江落缓缓点头,“我要招魂。”
      
      陆有一和叶寻对视了一眼。
      敢招魂,就证明了他并不心虚,说的也不是假话。
      
      陆有一其实和池尤并不熟悉,或者说,在这里参加葬礼的每个人,都对池尤并不熟悉。
      池尤明明待人和蔼可亲,但身边却从来没有过于亲密的人。陆有一对池尤大多是崇拜和敬仰,明白江落不是杀死池尤的凶手,反而有可能是池尤喜欢的人后,他对江落的态度一下子缓和了起来。
      
      只是刚刚还粗暴地对待过江落,这会难免有些别扭。陆有一闷闷道:“原来凶手真的不是你,对不起,之前是我误会你了。你放心,等池尤哥头七一到,咱们就能知道凶手是谁了。”
      江落含泪道谢。
      他心想,真不好意思,你池尤哥的灵魂头七是招不回来的。
      
      江落回头看了最后一眼棺材,道:“我们不是要去解决129酒店的委托吗?现在就去吧。”
      
      他们三个人都是白桦大学自然科学与社会研究专业01班的学生。
      这个专业只为玄学人设立,普通人并不知道这个专业的存在。专业只有一个班,班里一共有八个学生。
      
      这次能出校,也是因为他们要去解决委托赚取学分,特意抽出时间来祭拜池尤。
      
      江落迫不及待地想见识一下新世界的非自然事件,某种紧迫感也追赶着他让他想要赶快变得强大起来,“我以前太不知道上进,有点进步就沾沾自喜,现在想要给池尤报仇,才知道我这点东西算不上什么……”
      他顺便给自己的性格改变找了个借口,“我要变强为池尤报仇,从129酒店开始,我要告别以前的自己。”
      
      陆有一就欣赏这样勇往直前的人,他一下子热血上头,拍上江落的肩膀:“好兄弟,就该这么做!”
      
      叶寻揪揪兔子耳朵,用看浪子回头的眼神看着江落,“从现在开始改变,你还不算晚。”
      江落勉强一笑,“不,已经晚了。”
      
      三个人原地惆怅了一会儿,低调地从人群中走出去。
      
      等出门的时候,门口处一个大腹便便的老男人突然伸手往江落身上摸去,陆有一背后长眼似地拉着江落一躲,狐疑:“你干嘛呢?”
      大腹便便的老男人人中短窄,晦滞晦暗,一副肾脏精气亏损的纵欲之相,他目光闪躲,“我没干什么。”
      
      江落在陆有一身后,眯着眼看着他。
      
      叶寻抱着玩偶兔子,突然低头靠近兔子嘴巴,“什么,你说这个人筋不束骨、脉不制肉,呈‘鬼躁’之相,不久后就有杀身之祸?”
      大腹便便的老男人一僵,“你胡说什么!”
      
      他还想破口大骂,但对上叶寻的眼睛后,其他的话怎么也不敢说出来了。叶寻的眼睛黑得不见光,一时间竟让老男人浑身发毛,他有种直觉,这个人说的话都是真的,他真的会有杀身之祸。
      
      陆有一骂骂咧咧地推着江落走人,叶寻悠悠跟上,慢吞吞地道:“哦,原来小粉你看错了啊。这个人只是山根有黑雾缭绕,会有灾祸厄运缠身啊。”
      老男人长舒一口气,回过神来,才发觉双腿发软了。
      
      出了门,江落道:“叶寻,没想到你会这么维护我。”
      叶寻慢吞吞道:“也不用这么感谢,但如果你愿意说一说你和池尤之间的故事,我会很乐意听。”
      
      陆有一眼睛一亮,转头盯着江落。
      
      江落沉思了一会,手指绕着黑发,迅速拼接完各种偶像剧、小说的剧情后,开始跃跃欲试。
      他仰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叹了一口气,眼里写满了缠绵悱恻的复杂,“那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池尤他……其实对我情根深种。”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v=
    ①更新时间在每日18-19点。
    ②平行世界式架空,全文虚构,坚定科学
    ③本文参考的书目有很多,怕文中标注不及时,所以查询资料的书名先打在这里~完结的时候会在最后一章补上多加的资料书名
    参考资料:《图解麻衣神相》、《鬼在江湖》、《扪虱谈鬼录》、《说魂儿》、《奇门遁甲详解》、《图解风水入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