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修】 ...

  •   2
      
      安怡欣看着节目组刚刚完成重修的综艺剧本,顺手地让小助理去给她到了杯水。
      
      助理趁着倒水的功夫偷偷地回头偷看了好几眼一脸平静,甚至面带微笑的安怡欣。
      
      原因无他,纯粹是刚刚团队加班加点制订计划的时候,她左看右看总觉得自家大明星的这个营业对象很是眼熟。
      
      不是那种在电视上看过采访的眼熟,就好像她亲眼见过,近距离观察过,所以对其的小动作一清二楚的眼熟,但是就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
      
      直到她家安怡欣拿过剧本的时候露出了手腕上方,若隐若现的纹身后,小助理猛然悟了!
      
      而悟出的场景,甚至直接让她骂出了一句国骂:“卧槽!”之后就忍不住一直偷看安怡欣。
      
      众所不周知,但是小助理一直知道的是,她家五美三好的安怡欣,安女神,一直有一个地下小情人,一个被保护的很好,一直不愿意暴露在大众视野,但是安怡欣总是会忍不住秀恩爱的地下情人。
      
      安怡欣总是喜欢有意无意地露出自己手腕上的纹身,带着一种炫耀的语气让助理夸那一段全是数字的纹身好看——因为这个动作过于傻了,甚至让小助理怀疑过安怡欣的地下情人是个纹身师……
      
      直到有一天晚上,喝了一点酒的安怡欣接了一个电话后,整个人腾地站了起来,拿起车钥匙就想往外走,最后因为不能酒驾才麻烦小助理开的车。
      
      对着导航上私人酒吧,夜店的名字,小助理握方向盘的手都在抖,生怕今日她们一个不小心就被拍到,直接出个“zero女团成员夜不归宿,留恋夜店”的爆炸新闻。
      
      但安怡欣完全不在意这个,一到门口,包都不拎了,口罩也没来得及戴,脚步带风地就往里面冲。
      
      小助理吓到赶忙一边给经纪人报备,一边努力跟上她的步伐。
      
      却还是去晚了一步。
      
      只见进了包间后的安怡欣冷着一张脸直径走向了沙发处,浑身散发着一股“我不好惹”,“我生气了”的模样,伸出的手却是小心翼翼的想去拉沙发上一个躺着的美女。
      
      美女见状也不曾害怕,水蛇一般的腰一扭,自己就半跪着坐了起来,握住安怡欣伸过来的右手就一点点往上亲,直到亲到了那一串全身数字的纹身之上,便眸中含魅的盯着安怡欣,一下一下的,亲出暧昧的声响。
      
      安怡欣几乎就是个木头,这样还板着一张脸站着,美女也不介意,从安怡欣的腰肢部分一点点抚上去,最后整个人挂在了安怡欣的身上细细的索吻着吻,还一边带着气声的撒娇道:“亲亲我嘛,亲亲我,我好想你,好想你。”
      
      尾音撩人,撩的在门外偷看的小助理耳根子都发酥,甚至忍不住地往门内再走了一步,却突然见到美女宽松的衣服,在扭动间露出的精致锁骨。
      
      洁白的锁骨上赫人也有着一串漂亮的数字纹身,和安怡欣手腕上一模一样的款式。
      
      “19980121”
      
      小助理愣了下,突然反应过来,1998年1月21日,那不正是安怡欣的生日吗?!!
      
      她刚刚被美色勾起的色心,立刻被这串数字给吓醒了,直接想起来了自己的职责,快步退了出去,一边退还一边把门关上了。
      
      在门马上被关死的那一瞬间,她看见安怡欣已经完全丢盔卸甲地将美女抱了起来,细细温存,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在门马上被关闭的那一瞬间,安怡欣怀中的美女直直地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魅意全消,只有对抱着她的安怡欣无边的占有欲,和由此衍生出的对她的敌意。
      
      乌黑的几乎让小助理发颤。
      
      而在刚刚小助理看到安怡欣手腕上纹身的那一刹那,节目上翟澜清冷,冷漠的那一张脸和记忆力酒吧中窝在安怡欣怀中,无边魅惑的美女的脸直接对上了。
      
      “水呢?”那边认真看着剧本的安怡欣等了半天没等到想喝的水,只好探头催道。
      
      想入神的小助理连忙低下头倒水,心里还不由得嘀咕着:“也不知道这两尊大神是想玩什么情趣……秀恩爱都秀到节目上了。”
      
      接过水喝了一口后的安怡欣,完全不知道自家助理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她低着头,对着新来的综艺剧本和人设就是一阵头疼。
      
      也不知道是自己团队的授意还是,导演们从第一天见面的情况里,从表象看到了本质。
      
      新的综艺故事线是这样的:
      
      安怡欣极为满意翟澜。
      
      但是翟澜其实喜欢别人。
      
      最后才因为安怡欣的努力而慢慢喜欢上安怡欣的
      
      纯舔狗的故事。
      
      可谓是现实照进剧本,安怡欣快委屈出硬伤了,无奈地望向了身边的小助理。
      
      正在走着神的助理,被安怡欣一望立刻鼓掌夸赞道:“好线,好线!这次的剧情线可真不错!”
      
      安怡欣:……
      
      只好一边暗示自己这都是剧本,不气不气,咱不气,然后在心里打了一整套拳击。
      
      拳头一下一下地打在沙袋上,汗水沾湿了眼睛,泛出了咸味。
      
      打得热血沸腾,浑身是汗,安怡欣的脑袋反倒清醒了,她着白色的手套将其摘下,回屋子里去洗了个澡。
      
      头发未曾擦干就接着过去看那条节目组故事线和明天的流程图。
      
      明天的流程图的第一行赫然写着:“初见”两个大字。
      
      初见,初见。安怡欣手抚摸过这两个字,心底不由承认,这真是一个美好的词语。
      
      美好的好像不需要离别和伤感一般。
      
      那一夜安怡欣做了很长的梦,梦见了她和翟澜的第一次见面。
      
      其实硬要说她们两个的初次见面,应当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
      
      她们两家若是扯些乱七八糟的关系能勉强算得上世交。
      
      一间大院里,翟澜爷爷肩膀上的那几颗星亮的让人肃然起敬,住在最中央的大屋子里。安怡欣家经商,靠钱搬进来,住在最左边,完全见不到彼此,都没什么印象。
      
      再加上后来安怡欣举家去了国外,翟澜依旧在国内,再见到已经是14岁时了。
      
      那时候安怡欣偷偷从国外回来,背着一个潮牌美式小包,就在那老旧的四合院里溜达着,一溜达一溜达就见到了在自家门口进不去的翟澜。
      
      14岁的翟澜还未长大,以后倾国倾城的美人模样却已经有了胚子,披头散发的像只落魄的小猫一样地蹲在门口,谁能不起怜惜之情。
      
      可怜的让刚回国连中国话都说不清的安怡欣立刻就走上前去,左右比划着,中英连用的问道:“what你么了?”
      
      翟澜不回答她,还把头往一旁一侧。她这人对待不熟的人就是个天生哑巴,冰雕。
      
      在之后的岁月里,无数用热脸贴冷屁股的人见她这模样第一反应都是生气,但立刻看到那张底脸实在太过漂亮而且太过有韵味的脸后,所以的怒气都不由得消了一半。
      
      那是一张标准的古代美女脸,眉目轻挑间都带着一种宁静的味道,像安静的睡莲,冷漠些也不过是冰山的雪莲,不能摘下只不过是凡人自身的问题。
      
      刚从外国回来安怡欣哪能免俗,被迷的七荤八素,一个人就硬要站着那里,带着一种不符合中国礼貌的热情,中文里夹杂着英文,还夹着几句跟在美国国外邻居所学的日语,乱七八糟的就沟通起来了。
      
      “How 我can帮助你?”
      
      她就这样坚持地说了半天。也许是真的有点傻反倒把一脸郁闷蹲着的翟澜说笑了。
      
      翟澜转过身来,抬起头来望着安怡欣说道:“我无家可归了。”
      
      她的声音很甜,甜的安怡欣只会点头。
      
      翟澜觉得好玩,笑眯了眼睛:“我现在很饿,但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很是平静,好像根本没有窘境,反倒有一种理直气壮的感觉,就没什么东西是困难的,人生总是要些落魄嘛。
      
      果然安怡欣也不觉得她真的是很困难的,但是还是很是友好的问道:“所以你吃饭了吗?”
      
      翟澜不说话,只对着她笑,
      
      安怡欣被笑的有点懵,灵光一闪间猜到了笑容后“当然没有吃饭啊”的潜台词。
      
      突然有些激动,她脑子里闪过自己的中文小伙伴教给她的“如何在中国交朋友的小妙招”还有之前儿时的那些模糊记忆一时都涌上来。
      
      她突然有些踌躇又有些自信,然后小声地用中文大喊道:
      
      “那!我可以包养你啊!你跟我走!”
      
      这句话在她心里默默说了好多遍,最后说出来的时候是很是开心,甚至忍不住晃了晃脑袋,自行表扬了自己。
      
      却直接把郭文给晃呆在原地。
      
      翟澜没忍住,低头笑了一会儿,最终勉强的止住微笑,眼睛清澈的可以看见光的说道:“好呀。”
      
      少女垂眸,长长的睫毛投下了阴影,像掠水而过的青鸟突然立于莲花之上,无边素雅。
      
      那时候她们还未分化
      
      春光也正好。
      
      翟澜还会对着她说笑,哪怕她其实根本听不出来其间的嘲讽,一切都美的像一场能戳破的梦境。
      
      于是乎梦就醒了。
      
      天色刚亮,屋内漆黑,安怡欣猛的从梦中惊醒,对着酒店的屋顶,挣扎的坐了起来,扶着眼睛缓了许久。
      
      她叹了口气,摸到手机后习惯性的打开手机,游神间已经习惯性打开了和翟澜的对话框。
      
      最后一次对话,还是三天前自己发给她的“你今晚回家吗?”
      
      她不冷不热地回了句:“没呢。”
      
      至此再无后续。
      
      安怡欣低声自嘲一笑,又倒回床上,闭上眼睛等着助理的敲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