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回到学校 ...

  •   穿着校服长相俊秀的男生站在门口,手中提着书包。
      
      郑在泫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刚入学不久就因为长得帅被学长学姐们注意到了。曾经的文初玄是无人在意的尘埃,而他是天生的发光体,虽然在一个班,但他们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郑在泫也确实和文初玄一点都不熟悉,他们是那种遇见都不会互相打招呼的同班同学。他之所以会来到医院,是因为老师拜托他来给对方送课堂笔记。
      
      文初玄的风评不佳,其他同学都不愿意和她接触,于是这个任务就落到了和医院方向顺路的郑在泫身上。
      
      “请进。”文初玄合上手里的书,抬起头。
      
      郑在泫走了进来,看到靠坐在病床上的少女脊背挺直,眉眼精致,阳光为她的轮廓镀上一层绒绒的金边,整个人从容而温和。
      
      这让他有些诧异。
      
      对于最近围绕在文初玄身边的风波他自然有所耳闻,郑在泫本以为对方会因此大受打击意志消沉,但似乎并不是这样。
      
      不过,这些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文初玄之于他不过是个普通同学而已,他无意探究对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师让我来给你送笔记。”郑在泫很快回过神来,语气平淡地说道。
      
      “谢谢你。”文初玄没有在意他不冷不热的态度,真诚地对他道了谢。
      
      郑在泫避开了文初玄明亮的双眼,他只是将这件事当成一个任务来完成,并不是抱着想要帮助对方的目的。文初玄这样真心实意地感谢他,反而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
      
      把笔记交给了对方,郑在泫就算完成了他的任务。
      
      “等等。”
      
      在郑在泫准备转身离开时,文初玄叫住了他。她从床头柜上拿起几本练习册,“这是我的作业,你可以帮我交上去吗?”
      
      从小都是年级第一的好学生文初玄在住院的几天不仅把原身做错的题全部改正了,还补上了之后的作业。
      
      郑在泫愣了一下,走近拿走了那摞练习册。
      
      在靠近病床的时候,他忽然闻到了一种淡淡的香味。
      
      有一些苦橙的味道,又好像有松柏的香气?这种香味温和又深邃,是他从未见过的。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未来会有多少人对这特殊的香气着迷。
      
      包括他自己。
      
      *
      
      确认文初玄的身体没有大碍,医生同意她出院了,小护士还有些舍不得,和文初玄交换了联系方式。
      
      当晚,为了庆祝女儿痊愈,文父下厨做了丰盛的晚饭。文初玄吃得很多,为了维持自己的精神力,她需要很多能量,之前的病号餐都有些寡淡,所以在医院的时候她总是饿着肚子。
      
      文父文母在首尔经营了一家小餐馆,平时很忙碌,因此不可避免地对女儿有些疏忽。但他们并不是不关心自己的女儿,相反,他们正是为了供文初玄追梦才这么努力赚钱。
      
      “我们初玄吃得真好,多吃点多长点肉吧,你太瘦了。”文母张如珍越说越心疼。
      
      文初玄比往常多吃了两碗饭,文母从一开始的开心变成担忧,生怕她把自己的胃撑坏了。
      
      文初玄没好意思继续吃下去,她在星际的时候食量比这个还大,如果完全吃饱的话可能会把家人吓到。
      
      回到卧室,她第一次认真地打量自己的新身体。
      
      原本文初玄的容貌和她自己就有六七分相似,在她的精神力与身体融合后更是向着她原来的长相逐渐靠拢了。
      
      镜中的少女皮肤细腻透亮,一双荔枝眼黑白分明。文初玄在星际时没有太过注意自己的外表,不过S级以上的Alpha就没有长相普通的人,一个比一个精致美丽,文初玄作为他们之中的佼佼者,容貌自然也不必多说。
      
      精神力融合带来的不仅仅是容貌上的变化,还有身体素质的改变。原来的文初玄是瘦弱的,可能还有些营养不良,经过住院这几天的时间,她的骨骼与肌肉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增强。身材肉眼上看不出太大区别,不过文初玄感觉到自己的四肢不再像刚开始那样无力了,之后如果配合上训练,她应该可以恢复五成以上的实力。现在的文初玄虽然看起来还有些纤细,可是身体中蕴含的力量和住院前天差地别。
      
      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片刻,文初玄拢了拢垂在耳侧的发丝,从抽屉里找出了一把剪刀。
      
      既然要改变,那就改变得更彻底一点吧。
      
      *
      
      周一清晨,首尔艺高的校门口有许多背着书包的少年少女一边说笑一边走着。
      
      忽然,有人“啊”了一声。
      
      “你看那里!”走在她身边的同学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愣住了。
      
      她看到了一个长得非常干净漂亮的“少年”,也许是因为年纪小,五官还有些雌雄莫辨,但已经可以看出对方未来会俘获多少女孩的心。
      
      “少年”的皮肤是冷白色,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出众。这个年纪很多男生都有体态上的坏毛病,而“他”却没有,整个人十分挺拔,并且比例极佳。
      
      “他”似乎被校门口的公示板吸引了注意力,在那里驻足了几分钟。黑色的裤子包裹着对方修长的腿,在校门口许多和“他”穿着相同校服的男生当中如同鹤立鸡群,很快吸引了旁人的目光。
      
      “他是哪个班的啊?这么好看的人我怎么没见过?难道是转学生?”
      
      “也许是哪个公司的练习生转过来了,长成这个样子肯定会火的啊!”
      
      “他走得好快,我还想去要电话号码呢……”
      
      一开始发现文初玄的女孩遗憾地叹了口气,“希望之后还能再见到吧。”
      
      文初玄不知道自己在几位学姐的心里留下了痕迹,她提着书包,按照原身的记忆找到了教室。
      
      她刚进门的时候就引起了注意。
      
      原来的文初玄是一头长发,再加上因为害羞总是低着头,许多同学都对她的脸没有太深的印象。而如今的文初玄将头发剪短了,气质也和原身有了相当大的差别,所以班级里的同学们并没有认出她来,都抬起头怔怔地看着这个走进教室的陌生人。
      
      直到文初玄把书包放在课桌抽屉里,她的同桌郑伊美看了她好几眼,才鼓起勇气面带羞涩地提醒道,“同学,你走错班了。”
      
      文初玄看向她,嘴角带上了温润的微笑,“我是文初玄。”
      
      郑伊美睁大了眼睛。
      
      这是文初玄?!
      
      她那个内向阴郁的同桌?!
      
      郑伊美心里的小鹿刚开始乱撞,就被对方的这句话镇在了原地。她实在是没有想到,文初玄的变化也太大了。
      
      班里的其他同学也听到了文初玄的话,他们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可能!”
      
      “她这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我刚才还觉得她挺帅来着,剪了头发也不能改变她污蔑学姐的事实啊。”
      
      “其实……她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性格。”
      
      “你干嘛替她说话?”
      
      文初玄像是没听到那些议论一样,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郑伊美自以为不动声色地偷瞄了她好几次。
      
      郑在泫进入教室的时候也注意到了文初玄的变化,她剪了短发,漂亮的面容上多了几分英气。
      
      班里同学看向她的目光并不都是友好的,但文初玄坦然自若的样子让那些人自讨了没趣。
      
      一整天下来都没有人和文初玄说话,郑伊美犹豫几番,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她不想做班里那个特立独行的人,即使她一直认为论坛里的那件事一定另有隐情。
      
      文初玄以前一直都很害羞,也根本不会说谎,反倒是学姐权静白,郑伊美曾经看到过她在无人时露出扭曲的表情。
      
      她不敢说出去,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她。
      
      等到班级里其他人都走光了,郑伊美才踌躇地问道,“你要去戏剧部吗?”
      
      文初玄嘴角带着一抹和煦的笑容,黑白分明的眼眸仿佛看透了她的内心,“是的,不过不用担心。”
      
      “我……我没担心!”郑伊美涨红了脸,抓起书包就跑出了教室。
      
      *
      
      文初玄没有告诉郑伊美的是,她这次来到戏剧部其实是来“欺负”人的。
      
      原本的文初玄非常、非常地想要参演这一部戏,她为了奥菲利亚这个角色准备了很多,在得到角色的当天晚上通宵为她写了人物小传,剧本上的笔记密密麻麻的。
      
      可惜的是,她的梦最终变成了泡沫。
      
      李和泰说奥菲利亚这个角色是属于权静白的,文初玄并不这么认为。没有哪个角色是属于谁的,在她以前的世界里,文初玄一直在被教导一个道理,那就是能者居之。
      
      当文初玄走进剧场,几位部员和学生群演已经在舞台上排练上了。饰演男主角哈姆雷特的正是之前和权静白一起到病房里看她的李和泰,她们戏剧部的副部长。
      
      文初玄在角落处坐下,阴影落在她的身上,让她的侧脸看起来有些模糊。
      
      台上的李和泰在慷慨陈词。
      
      “……记着你!是的,我要从我的记忆碑版上拭去一切琐碎愚蠢的记录、一切书本上的格言、一切陈词套语……”(注)
      
      “停、停!”部长成慧利抱臂站在台下,皱着眉打断了他的表演。
      
      “哈姆雷特此时刚刚从父王的鬼魂口中得知真相,他是悲愤交加的状态,和泰xi你演得像是领导在发表感言。”她明白地指出了李和泰表演中的缺点。成慧利对编排的戏剧一直都很认真负责,她无法忍受李和泰用这种水平的演技来破坏这部作品。
      
      “再来一遍。”
      
      李和泰听着部长的批评,放在腿边的手攥成了拳,他低下头掩饰着眼睛中的怒意。
      
      权静白在一旁安慰他,“没事的和泰哥,再试一次吧。”
      
      李和泰强压下愤怒,尝试了第二次。但他的第二遍表演依旧在中间被部长打断了,成慧利有些不满地说道:“还是不对,你真的揣摩了角色的情感吗?”
      
      李和泰紧紧咬着后槽牙,西八,怎么这么多事,这该死的蠢女人。
      
      一连好几次,成慧利失望地说道:“你知道我的要求,这部剧要在学园祭上演出,到时候会有很多外界人士来看,我们丢不起这人。”
      
      就在他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忽然从观众席传来了一道清澈的嗓音。
      
      “我可以试一试吗?”
      
      所有人回过头,文初玄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哈姆雷特,我也可以演。”

  • 作者有话要说:  注:《哈姆雷特》中的台词,朱生豪译本。
    谢谢大家的留言~
    还要感谢在开文前就投了霸王票和营养液的小可爱们:
    读者“有幼稚丶诠释了涐扪旳青春〃”2个地雷、读者“轮回”1个地雷、读者“希西”2个地雷、读者“暖栀”5个地雷。
    读者“暖栀”,灌溉营养液+20、读者“喵了个咪”,灌溉营养液+50、读者“轮回”,灌溉营养液+10
    读者“以木为羽”,灌溉营养液+5,读者“幼稚丶诠释了涐扪旳青春〃”,灌溉营养液+10,读者“不如票仓”,灌溉营养液+10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