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道别前,风朵还在强调嘱咐她:
      “在晏临则那儿,你不要直接问,旁敲侧击提一提,观察一下他的神情,他若是真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一定有所异常……”之类的捉|奸小窍门。
      
      姜陶陶听得很认真,也全都记住了。
      但她实在没空对晏临则上这份心。
      
      回到殿里,她将昨夜浸好的花瓣研磨作丹青,上好色,认真地研究这古书上已经泛黄磨旧的摹纹。
      
      摹纹本身复杂就算了,旁边的注解,也写的很是晦涩难懂,姜陶陶看得很吃力。
      
      一个多时辰后,她终于摸透了,开始照着葫芦画瓢。
      
      阵法符文这类的玩意,对姜陶陶来说再轻易不过。这次却竟然全都以失败告终。
      
      在那密密麻麻的注解里找了半天,终于挑出一处原因。
      
      这种锁气金印特殊,并非单纯以阵法催动,需要配合足够的仙力。否则,摹纹尚未形成,便会自动消解崩溃。
      
      “…………”
      对姜陶陶这种修为废物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她用这幅凡妖之躯用得心安理得,这么多年来,修成人形都靠的是作弊,其余完全没有一点精进。
      
      如果真有什么事需要做,她只用最浅薄的仙力,催动记忆中那些秘辛阵法即可。比如风朵曾见过的花灯“招魂”。
      
      姜陶陶心思不在此处,却万万没想到,今日会因此碰上壁。
      
      让其他仙力足够的人来帮她,显然不可能。
      
      姜陶陶从来不许任何人碰她的画。
      更别说,在画卷那么显眼的四个角落,做上标记。
      
      但单凭她自己,显然是不可能继续下去了。
      
      姜陶陶折中地想了各种法子,仍然没找出一个适合的。
      
      一手撑着脸,一手在废纸上涂涂画画,用那些凌乱的长短线,纾解着心头的闷闷不乐。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
      
      在烦躁中,也不知多久过去。
      
      她准备再翻翻古书,视线上移,却发现了一位不速之客,正充满好奇地打量着她。
      
      三青鸟,昆仑特有的瑞兽,性格高傲顽皮,却不伤人。对她这雀妖“同类”天然就很亲近。
      
      姜陶陶很熟悉。
      她见过,碰过,甚至还短暂收留过一只,全都跟那些美好却单薄的记忆一起,锁在心底最深处。
      
      只是看它鸟羽并非本色,而是做了一番修饰。姜陶陶推测,这大概是昆仑那位真君回复邀请令的信鸟。
      
      那怎么会落在这儿,是迷路了吗?
      
      这等瑞兽,就是在九重天也要好好奉着。
      
      姜陶陶只想它快些离开,不要打扰她。正准备去翻传音符,通知晏临则。
      
      三青鸟及时吐出嘴里衔的玉珠。
      
      珠子砸在桌上,化成烟雾,里面溢出了晏临则极为平淡的语调。
      
      “跟你有缘,就养来解闷吧。”
      
      这三青鸟,给她当宠物的?
      
      虽然这鸟并不憧憬自由,偶尔还十分怠惰,养作宠物并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仙君估计是看她这几日睡得不好,突发奇想,找出个从来给过她的小东西来讨她欢喜吧。
      
      换作平时心情明媚,白日等着晏临则的时间无事可做,姜陶陶当然很乐意逗这只珍贵又可爱的宝贝玩。
      
      三青鸟对她亲近,她对三青鸟也一样。这是血脉里暗藏着的贴合。
      
      但姜陶陶现在真的没有这闲心。
      
      姜陶陶想无视这只鸟,继续望着古书发呆。
      
      但三青鸟一直在桌案边绕圈圈,时不时踩一爪她的书,还咕叽咕叽叫个不停。
      
      用兽类独有的不那么礼貌的方式,吸引她的注意力,想跟她打好关系。
      
      姜陶陶将古书从它那可以轻易撕破遁甲的利爪下抢救下来,反手用笔头敲了敲三青鸟的冠羽。
      
      清了清嗓子,故作凶狠:“再不走,把你烧秃了。”
      
      三青鸟瞳孔巨震,立刻扑哧扑哧地飞离了重阙殿。
      
      双爪掠过书案,将她拿来乱涂乱画的废纸团弄得一团糟,似乎还少了几个。
      
      姜陶陶没太在意,收好书,决定先去榻上小憩一会儿,说不定等下就有更好的主意了。
      
      自从遇见了晏临则,她转变了许多,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执着的时候。
      
      但从小花官提起聚气那一刻开始,疑云浮在心头,就再也不可能压下。
      
      *
      
      月台戒备森严,结界设了一层又一层,方圆十里,只有压抑到极点的步伐与呼吸声,空气静得仿佛凝固。
      
      尖锐的鸟鸣划破这份平静。
      
      刚被仙君送人的三青鸟知道,再强的结界都要让着他这个宝物,十分霸道地选择了横闯。
      
      飞到仙君面前徐徐落下,踩在凭栏上,又用力扇着翅膀,叽叽喳喳控诉。
      
      这等灵智俱开的仙兽,虽不通人语,但性子已经像个八、九岁的孩童,所思所想所做不难理解。
      
      显然是在姜陶陶那儿受了冷落,委屈却气不过,只能可怜巴巴地跑来跟晏临则告状。
      
      “怎么遣回来了?”
      最先吃惊的是落折道主,便是他之前跟晏临则谈事时,瞥见那只昆仑来的信鸟,提了一句送给姜陶陶。
      
      落折见过姜陶陶,也才几面,却记得很深。
      不愧是让仙君屡屡破例的绝色,宴上只是安安静静一声不吭坐在晏临则边,脸蛋不施粉黛,只有一抹看着身边人泛起的晕红,却轻易夺走了天际上所有的光辉。
      
      但又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她会顽皮,也会虚荣。会因为仙君呈上一份惊喜,笑得双眸弯弯,主动倚在男人肩上,颇有几分宣誓主权的意味。
      
      看到那只三青鸟,落折便立刻想到了听说最近心情都不佳的姜陶陶。
      
      “这瑞兽跟仙君夫人族本同源,很有缘分。夫人安静孤僻,不愿接触生人,能有只通人性又如此威风的宠物,她定然很高兴。”
      
      姜陶陶有个很特殊的能力,她能驯服比她强大千万倍的鸟禽仙瑞兽
      倒也不怕三青鸟会伤到她。
      
      晏临则冷漠抬眼。
      
      落折找补:“听了些风言风语,就看见仙君有些心不在焉,可能是因为这个,我怕误了正事。”
      
      晏临则不置可否,将三青鸟送去了重阙殿。
      
      三青鸟不可能嫌弃姜陶陶,那只可能是她嫌弃三青鸟……这怎么会?
      
      晏临则瞥了眼,并不在意:“那便罢了。”
      
      三青鸟更委屈地扑扑翅膀。
      
      下爪松动,夹住的纸团掉在地上,一路滚到落折道君脚边。
      
      落折心知这应该是姜陶陶的,好奇拿起一看。
      着实愣住了。
      
      那上面许多墨团,字迹凌乱,墨迹未干,还能依稀辨别出,当时姜陶陶神游天外,有多么烦闷。
      
      唯一能看清的,就是中间那个“渊”字。
      
      古体字的渊十分复杂。
      
      姜陶陶虽是胡乱勾勒,却写得一气呵成,平平整整,连顿笔都找不到。
      
      这字之意是至高无上,用在正式文书里,跟作名字时用,不是一个写法。
      而姜陶陶行云流水写出来的正是后者。
      
      可是,这九重天里会用这个字命名的——
      
      落折道主需要时间来思考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错愕之色太过明显。
      
      晏临则视线垂落,定在那皱巴巴的小半片宣纸上。
      
      眉微蹙。
      
      高高在上的仙君,多年来少有在别人,特别是姜陶陶除外的其他人面前,展露过这么明显的不悦。
      寂静到极处时,落折道主倒是恍然了。
      
      无视那尴尬冷硬的氛围,笑着调侃道:“夫人心思确实是细,就是想道侣了,也没有直写仙君的名讳,反而挑了你的字。”
      
      晏父替晏临则及其兄长取名时,都特意选了渊这意义深重的字。
      
      晏临则那位已故长兄,用做了名。
      晏临则则用做了字,唤问渊。求问至上者,也符合他生下来就是天道之子的身份。
      
      为了避讳,仙君早已不用了。
      
      旁人鲜少知道,就是了解,也不曾、不敢在晏临则面前提起。
      
      不过,重阙殿里堆了那么多记载书物,不乏旧时书目。
      
      姜陶陶碰巧看到了,并将心上人的别字牢牢记住,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落折还记得姜陶陶拉着晏临则衣袖,乖顺的模样。
      这般女子,就是表达相思之苦,也应该很含蓄。
      
      让她直写晏临则的名,是肯定写不出来的。
      
      再次想到那张笑靥,落折都忍不住替姜陶陶可惜了。
      
      满腔心思,遇上的是晏临则这种心思冰冷的榆木头。
      
      好在,听见落折道主的解释,晏临则微微缓和了神色。
      
      他收回视线,仙力快速翻阅完手里那本繁复的记录簿,心思好像已经重新回到了正事上。
      
      翻阅完,便将记录簿烧毁,看着那窜起的火焰,良久后,极为突兀,不咸不淡地道,“她就那些儿女情长的小心思,总很无聊。”
      
      落折道主阅女无数,是个不把□□当回事的人,都忍不住想替姜陶陶辩一句,这不分明是暗戳戳的情|趣吗?
      
      他这外人,都觉得促狭又可爱得很。
      
      还没以随意闲聊的语气,把这句话说出口,手上一空。
      
      落折双指拿捏着的纸团不翼而飞。
      
      他短暂一愣,就戏谑地勾起了嘴角。
      说着无聊,不还也收起来了嘛。
      
      晏临则神色无波无澜,仿佛刚才那出,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对瑞兽具有强大吸引力的天道之子一伸出手,三青鸟就麻溜地飞了过来。
      
      仙君捏住鸟的下颚,端详着它锐齿上厚厚一层毒液。
      
      片刻后,才吩咐人,这几日多给它喂点水业果,养在重阙殿后。
      
      三青鸟的牙上,偶尔会有使人麻痹,就连他这等修为也不能幸免的毒素。来源于它常在昆仑上吃食的某种毒果。
      喂水业果解毒,大概是准备再将这鸟收拾收拾,再当宠物养着,送给姜陶陶。
      
      落折当时说,看晏临则心不在焉,可能是在想姜陶陶的事,纯粹是不想被仙君看穿那些心思,才临时想出了漏洞百出的理由。
      
      他心里清楚,晏临则对姜陶陶并没有外人眼里那么上心,也知道自己刚才找的说辞有多蹩脚。
      
      但现在看来……
      咦,莫不是误打误撞猜对了?
      
      *
      
      姜陶陶揉揉惺忪睡眼,望向窗棱外的天色。
      
      入夜了,她这一觉睡了好几个时辰。
      
      稍微清醒些,就想到了还没解决掉的难题。
      
      她揉了把头发,侧过脸靠在床幔上,目光又跳回了乱糟糟的桌案。
      
      眼前附上一层阴影,晏临则低笑了声:“小鸟专门来了一趟跟我告状,你怎么欺负它了?”
      
      姜陶陶对上晏临则的眸子,慢吞吞地反应了好一会儿。
      
      今日的晏临则,似乎比往常要愉悦许多。以往,除去偶尔事后哄她,他都极少用这般温和带笑的语调。
      
      原因嘛……不明。
      
      难不成三青鸟被她赶走,去找他告状这件事,非常好笑吗?
      
      姜陶陶低下脸,手指胡乱抓弄着衾被,兴致并不高:“好像是吧。”
      
      她并不擅长隐藏心事。那点郁闷不快几乎都写在了脸上。
      
      往日就是再不高兴,也多是因为很想他,一见到他就立刻酿出了笑容。
      
      现在很是反常。
      
      晏临则唇边笑意变淡,垂下了仿佛有厉色的狭眸。
      长指召出光丝,随即便隐于无形。
      
      姜陶陶余光瞥到,立刻意识到他在做什么。
      
      众仙之首,自然睥睨在九重天所有人上。只要晏临则想,在这广袤仙境中,他可以算是无所不知。
      
      只是他不热衷于做这些彰显权柄的事,又不想把精力浪费在无用处上,才很少这么做。
      
      噢,对啊,站在她面前的,是整个九重天仙力最深不可测的男人。
      
      姜陶陶心里一动。
      
      她侧过身,素手大着胆子向晏临则腰间摸索,靠着贫瘠的记忆解掉了他的腰扣。
      
      玉扣清脆的声响如铃。
      
      姜陶陶双眸澄澈,连那声常喊的夫君都省了,直白地问:“今晚可以试试双修吗?”
      
      晏临则一怔。
      
      姜陶陶修炼天赋并不好,比已经算差的风朵还要低上几阶。能修成人形,已经是意外中的意外。
      后来筋脉变得愈发脆弱,不适宜修炼,修为自然也毫无增长。
      
      还很离谱地衰退了许多。
      
      但凡姜陶陶修为稍微好一些,刚来这儿的那一年,就不至于总是身体抱恙。
      
      修炼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姜陶陶天资太差,就是用了最最最最上等的洗髓丹,轮番吃着天材地宝,也没有一点精进的迹象,还得兼顾着筋脉破裂之忧。
      
      这些行不通也罢。
      以道侣间最寻常,也是最合理的双修之法,定然能增进姜陶陶的仙力。至少可以滋养她时不时犯病的身子骨。
      
      但晏临则的仙力精纯深厚,姜陶陶又太弱了,全然承受不住,每次都被弄得泪眼朦胧,水珠一颗一颗往下掉,也不说是不是哪儿难受或疼,就可可怜怜地看着他。
      
      同样的场景重复几次,见她筋脉愈发脆弱,这事便推迟搁置了下来。
      
      后来姜陶陶身子渐渐适应,不再像从前那样一碰就碎。也就未曾再提过。
      
      晏临则扫过她充满认真的脸蛋,淡淡道:“你筋脉闭塞,仍未转好。”
      
      姜陶陶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当初心知自己是心病,对增进修为来养病这种法子嗤之以鼻,一点也不热衷。
      
      不愿用双|修之法,更多的是在排斥晏临则的仙力……
      
      当事人就是后悔,很后悔。
      
      都到了这一步,她不可能将金印摹文抛开不管了。
      
      有一丝线索,姜陶陶都不愿错过。
      
      她掂量了下,觉得色|诱大概不行,而且她现在也没这个心情。
      
      “那夫君……有什么能迅速让人增进修为的丹药吗,只有半个时辰有效就好。”
      
      姜陶陶眨了眨十分无辜的眼。
      
      晏临则压住眸底晦暗,正色。
      
      “你在万卷阁被欺负了?”
      
      “没有啊。”乍一回想,姜陶陶只记得风朵和打趣风朵的老婆婆。
      
      她根本不关心,手指在男人掌心勾了勾,十分坚持:“真的没有那种丹药吗?我也不做什么,就想写写画画得稍微好看一点,真的……”
      
      晏临则心里估计觉得她在撒谎,拿写画当借口,因此并没有提起丹药:“银狼毫笔,浸水后自然有那只狼王生前的修为。明早送来。”
      
      姜陶陶错愕之后,便是止不住的惊喜。
      
      竟还有这等好东西!
      这可不比丹药好多了吗!
      
      她才没空管晏临则这番话是在明里暗里暗示点什么,这男人又是脑补出了怎么一处大戏,当即点头:“好,谢谢夫君。”
      
      一想到明早就能摹成金印,姜陶陶忍不住弯起了唇角。
      
      真开心。
      真呀真开心。
      
      “别装着敷衍我,”晏临则玩弄着她的发尖,语调无温,“绛雪拿修为身份压你的事,我已知道。”
      
      姜陶陶:?
      
      晏临则:“过几日的昆仑迎典,我并没有过问。”
      
      姜陶陶:??
      
      堂堂仙君在她的踪迹里搜寻了半天,竟然就搜寻出这么个东西吗?
      
      她抿出笑弧,想尽快把这件事打发过去:“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夫君。”
      
      “女使之位并不苛求修为。你想当,我明日让人来教你些规矩。”
      仙君音调平淡,却带着不容置喙的意味。
      
      姜陶陶:“我……”
      
      姜陶陶:“啊??”
      
      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摇头,斩钉截铁地道:“我不想,我不配。”
      
      晏临则揉了揉眉心,嗓音渐缓:“在我面前,不必说假话。”
      都有点烦姜陶陶的装模作样了。
      
      寻常人修为重要,她是他的道侣,九重天上下内外无所不有,像银狼毫笔这样能让废柴变成天才的仙器也不少。
      
      无需跟其他女子比来比去,还记在心里闷闷不乐。
      
      一份仙器不够,就干脆将迎典女使这代表整个九重天颜面的头衔,全都轻飘飘地送到了姜陶陶手上。
      
      拈酸吃醋,也该到此为止才是。

  •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这章加更好长!!
    是不是应该夸一夸(明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