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颗星 ...

  •   谈暮星翻阅许久,他浏览着网上各类论证,让步道:“虽然我还不确定占星是否科学,但我相信你的占卜实力,确实很神奇……”
      
      谈暮星无意探究学术问题,他就是单纯信任楚千黎,尽管跟他以前的认知不同,但内心可以接受她的能力。
      
      楚千黎相当满意:“这就足够啦,我们认识不同,能这样就很好。”
      
      谈暮星微松一口气:“太好了,我还怕你生气……”
      
      谈暮星唯恐得罪楚千黎,毕竟她刚才反应较大,看上去很在乎此事。
      
      楚千黎沉着地摇头:“不会,即使你不信,也不会生气,你已经算我碰到的人里接受度高的。”
      
      尽管她过去的占星实力堪称顶尖,但被视为骗子的次数依旧很多,无数人紧盯她的每一次预测,盼望她有一天会占卜失手,打破曾经不败的神话纪录。
      
      这群人里有同行占星师,有研究其他命理学的人士,也有单纯不信玄学的普通人。人类对未知都有畏惧,无法接受超越自身认知的存在。
      
      楚千黎的语气漫不经心,谈暮星却莫名从中体会到寂寞,心脏突然被她淡然的口吻刺到。
      
      谈暮星赶忙岔开话题,和煦道:“但你居然还会看马哲,我以为你只对星星感兴趣。”
      
      楚千黎:“啊,这是我设定的自我保护机制。”
      
      谈暮星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楚千黎停顿数秒,她斟酌着措辞,试图解释道:“占星学里最神秘而有争议的象征就是月亮交点,其中南交点代表过去,也是我们擅长的东西,基因学叫遗传,有人称为业力,它会使我们凭本能做出选择……”①
      
      “南交点是我们执着的领域,我确实在占星上极有天赋,甚至会感到熟悉和轻松,这是南交点所告诉我的,但深陷其中也会毫无进步,就像南交点同样有‘撤离’的意思,也是遭遇困难时的逃避。”
      
      做自己擅长的事会很舒服,同样代表难以有新的进益。
      
      楚千黎见过无数星盘,自然也研究过自己,甚至是她学习占星的起点。
      
      每个人的星盘都是独一无二的,揭示这个人的优势以及弱点。
      
      楚千黎垂眸道:“我会读马哲是一种自保机制,用来克服南交点惯性般的影响力,人只有不沉溺于原始本能,方能抵达发展潜能的未来,而成长、改变、进化才是占星的核心。”
      
      楚千黎成也占星、败也占星,她偶尔得抽离出来,这也是星图所说。
      
      谈暮星似懂非懂:“如果你没有自保机制会怎么样呢?”
      
      “那我有可能会依靠占星攫取惊人的财富及地位,但也在信众的溢美之声中迷失自我,然后误以为自己是真正的神,取得万劫不复的悲惨下场?”楚千黎眨了眨眼,试探道,“类似于被干掉的邪|教徒首领?”
      
      谈暮星:“……”
      
      这好像也挺合理,她确实擅长洗脑,又在午休时汇聚同学,一定程度上具备煽动能力。
      
      谈暮星神情微妙,他赞同地点头:“请坚持学习马克思主义,千万别撤掉你的自保机制。”
      
      他可不希望她传播迷信被抓,通往糟糕透顶的结局。
      
      放学时,因为楚千黎还没有手机,所以谈暮星写给她号码,让她周末有机会再添加。
      
      校门口,贺时琛坐在轿车内,他冷眼静看楚千黎跟谈暮星告别,完全不理解双方突如其来的友谊,手指在车门边不耐地敲打节奏。
      
      谈暮星家世优渥,但他本人能力不足,外表也不占优势,最喜欢给玩偶缝制衣服,简直跟精英一词不沾边。他性格逆来顺受,时常被王峥等人嘲笑,难道楚千黎是认为他好控制?
      
      在贺时琛看来,楚千黎的行为都有深意,她或许想用愚蠢表象欺瞒自己,只等关键时刻给予致命一击,就像下午答题的巨大反差。
      
      贺时琛性格多疑,他不信楚千黎对自己无敌意,自然在心里疯狂预判她的预判,编织出一场又一场豪门争斗大戏。
      
      楚千黎钻进车里,朝谈暮星挥手,等到车辆启动,她发现贺时琛脸色沉沉,疑惑道:“你的伤口还疼么?”
      
      贺时琛脸上的伤还没好,今日上学时略作遮掩,仍被周围人关切询问。
      
      贺时琛懒得跟她虚情假意,敷衍道:“不疼。”
      
      楚千黎:“那你为什么臭着一张脸?”
      
      贺时琛瞪她一眼,他感觉对方不会看人眼色,嘲道:“我每次看到你心情就不好,可以么?”
      
      贺时琛将话说得很绝,他们在父母前兄友妹恭,但初遇时可就有炸裂事件。
      
      楚千黎好脾气地打商量:“可以是可以,但我也没什么办法,不然你跟爸爸妈妈商量搬出去住?”
      
      她并未将他的反感当回事,只以为男主排斥女配,可能想给女主守贞吧。
      
      贺时琛望着她天真的面孔:“!!?”你还想把我扫地出门?
      
      贺时琛认定楚千黎富有心机,她在车上含沙射影,回家后又佯装无辜,开始在父母面前卖惨装可怜。
      
      饭桌上,一家人愉快地用餐,贺正合观察楚千黎神态,小心翼翼地问道:“千黎,你想将姓氏改回来么?”
      
      楚千黎刚刚归来,很多手续没办完,想改名字很容易。
      
      父母二人觉得贺时琛不用改名,但害怕楚千黎没有归属感,这才提出此主意。
      
      余莘关怀地望着楚千黎,只有贺时琛如坐针毡,他感觉自己如局外人。
      
      楚千黎婉拒:“不用吧,贺千黎和余千黎也不好听,姓什么不都是一家人。”
      
      贺时琛暗道,这不就是说他姓贺也不是一家人,好一招以退为进。
      
      余莘轻声道:“真的不用吗?”
      
      楚千黎:“不用,比起这件事,有件事更重要。”
      
      贺正合:“什么事?”
      
      楚千黎乖巧地眨了眨眼,她用手指做点钞动作,可怜兮兮道:“爸爸妈妈,穷穷,钱钱。”
      
      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她一朝回到豪门,有些东西想要买。
      
      “……”贺时琛面对她撒娇式耍宝,他只感觉自己拳头硬了。
      
      贺正合和余莘没见过此等讨零花钱的方式,一时间开怀地笑出声来,全都颇感新鲜。贺时琛总是少年老成、严肃稳重,根本就不做这种逗趣的事情。
      
      桌上氛围瞬间活跃起来,余莘哭笑不得地起身,温声道:“我已经把你的手机弄好,还给你绑一张卡,这就教你怎么用。”
      
      “谢谢妈妈。”楚千黎如小尾巴般,她早眼眸发亮,跟随余莘其后,明显迫不及待。
      
      贺正合笑道:“昨天还答应过你,看来我该发红包,不能让星星说谎。”
      
      楚千黎声音欢快:“谢谢爸爸,谢谢星星。”
      
      贺时琛全程一言不发,他倒对给钱没有意见,家里没缺过他生活费,甚至还专门准备账户及余钱让他研究股市。
      
      他仅仅是不适应家庭氛围,她能软语卖萌哄父母开心,他硬着头皮都做不出这类事,莫名就有种憋闷的受挫感。他知道这种心态不健康,但他控制不住地涌生被排挤的错觉。
      
      他们是血脉相连、其乐融融的一家人,而他是毫无羁绊、格格不入的过客。
      
      贺时琛眸光黯淡,强忍没露出落寞。
      
      楚千黎拿到新手机,她看到家庭群里贺正合的红包,毫不客气地点开收下,又满怀期待地望向贺时琛,故技重施道:“哥哥,穷穷,红包。”
      
      贺时琛:“……”
      
      贺时琛的低落瞬间被冲散,他听完尬到头皮发麻,突然很想被排挤在外。
      
      贺正合笑呵呵道:“你还挺会挑人嘛,时琛可比我厉害,听二叔说最近炒股收益不错?”
      
      贺时琛谦逊道:“还好而已。”
      
      楚千黎闻言,她更为期盼,目光盈盈地望着他,宛如讨食的小动物。
      
      贺时琛唯恐再被她尬到,他面无表情地输入密码,直接用红包将她打发。这还真没多少钱,就莫名有点膈应。
      
      楚千黎愉快道:“谢谢哥哥。”
      
      贺时琛无语得指尖微颤,不想打红包就想打她。
      
      楚千黎拿完手机及红包,她一溜烟地蹿上楼,打算回屋开始购物。
      
      余莘同样离桌,餐厅内仅剩父子二人,贺正合关心道:“今天在学校怎么样?”
      
      贺时琛:“没什么特别的,就是……”
      
      贺时琛突然犹豫,不知该如何描述。他想说楚千黎学习态度不端正,但她的物理水平竟比自己好,至今让他难以接受。
      
      最终,贺时琛没有添油加醋,公允道:“妹妹有点偏科,上下限差距大。”
      
      贺正合倒不惊讶,平和道:“她以前在普通学校,肯定没你的成绩好,现在刚刚转学过来,你别对她要求太高,好歹让她适应一下。”
      
      贺时琛脸色发黑,她还没适应就这样,适应完岂不是全方位吊打自己。
      
      贺正合:“我和你妈观察一番,千黎好像对商科不感兴趣,她不一定会跟你考同类大学,没准未来有自己喜欢的专业。”
      
      贺时琛自小就对经营有浓厚兴趣,贺正合和余莘便从善如流地支持。他们没有培养继承人的想法,有些家族的孩子缺乏经商头脑,自有专业人士帮忙打理,不一定非要自家人操持。
      
      楚千黎现在衣食无忧,她的选择面可以更广,或许跟贺时琛不一样。
      
      贺时琛神色稍缓,他被父亲说服,心态平衡起来,应声道:“我知道。”
      
      楚千黎一整天都念叨奇奇怪怪的东西,没有优秀的经营管理思维,起码在这方面不会取代他。
      
      卧室内,楚千黎已经研究完新手机,她先加上谈暮星的微信,发现他头像是动漫大白熊,源自动画《白熊咖啡厅》。白熊憨态可掬,还真跟他神似,一看就是老二次元。
      
      两人闲聊数句,谈暮星将她拉进班群,告诉她周末作业会在群里通知。
      
      楚千黎简直想当场退群,以此逃避必须写的作业。
      
      她顾不上班群作业,开始快乐地网购,一连下单占星骰子、塔罗牌等物,又买下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打算扩充装备,然后重操旧业。
      

  • 作者有话要说:  ①苏·汤普金斯:《当代占星研究》,403页,云南人民出版社,2012。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