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骗子 ...

  •   “检测到其他穿越者的痕迹。”
      
      “已停泊在正确的时间线。”
      
      “请宿主做好准备,新的旅程即将开始。”
      
      听见系统的声音,安何开始极速下坠。
      
      穿过一层水膜般的界限,世界陡然变得真实生动起来,耳边充斥着哗啦啦的庞大雨声。一阵天旋地转,安何的身体变得沉重,知觉恢复的同时,强烈的痛楚汹涌而上,安何本能地蜷了蜷手掌,抓住一捧湿润的泥土。
      
      他缓缓睁开眼睛,视网膜经过半分钟的模糊,逐渐映入清晰的景象。他正趴在崎岖不平的泥泞地面上,雨水击打在树叶与石头上,不同的声音交杂混响,砸在他失血过多的冰凉身躯上,则是快要麻木的钝痛。
      
      安何想翻动身体,看一看周围环境,却发现自己现在的身体动弹不得,大量骨骼和内脏碎裂,在这种程度的重伤下,皮肤表面密密麻麻的伤口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安何每一次的生命有两种开始形式,一种是投胎,在母体内从胚胎开始孕育,另一种就是重生在死者身上,这次看来是后者。
      
      连挪动一根手指都困难,安何只能尽量转动眼球,将更多景象纳入眼底。
      结合线索进行判断,他目前位于人烟绝迹的荒郊野外,身处悬崖底部。身上不止摔伤,原主生前应该是在山上遭遇了什么东西的袭击,导致坠崖身亡。
      
      静静等待身体修复的时候,安何想起了往事。
      
      他原本是地球上的普通人,某天穿越进一本群穿文,还绑定了系统。
      
      “欢迎绑定【传说缔造系统】”
      
      “无论出身贫穷抑或富有,卑微抑或高贵,你的名字都将流传青史,你的人生会成为传说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任由后人扼腕长叹,狂热崇拜。”
      
      “普通平庸与你无缘。”
      “你注定不凡。”
      
      安何:“我只想知道,怎么回去?”
      
      系统回答:“找齐所有穿越者,你就能回家。”
      
      安何发现,这个世界的文明十分原始,完全不像书中科技发达的星际时代。
      
      系统告诉他,现在是星际时代的……一万年前。
      
      其他穿越者出现在一万年后,没有系统,安何活不到那时候,于是他选择接受。
      
      现在,他终于来到了穿越者所在的时间线,回家之路近在眼前。
      
      在回故乡之前,能与其他老乡会晤也不错,安何十分期待。
      
      体力恢复大半,安何撑着地面起身,身体的伤势基本痊愈,只剩肩膀一个血洞正在缓慢蠕动,增长新的骨骼与血肉。安何伸出双手仰起脸,用雨水洗干净上面的泥土,接着拧了拧吸饱水分以至于变得沉重的衣服。
      
      衣服的材料是亚麻,工艺粗糙,原主应该来自于落后的穷乡僻壤。
      
      肩膀血洞修复完好,皮肤光洁如新,若不是衣服留下的破洞,很难让人联想到那一块不久前还是血肉模糊。安何低头扯了扯衣服破洞,喃喃道:“疾病之神的能力增强了。”
      
      每一段人生结束,系统会帮忙储存他的大部分能量,安何的灵魂会随身携带剩下一小部分。他没有从系统那里取出疾病之神权柄,以灵魂储藏的能量强度,修复身体不该这么快。
      
      “这里就是你身为疾病之神时所在的无名星系。”
      系统出声,“疾病之神从此地诞生,无名星系的生灵至今仍在传颂你的名讳,疾病之神的权柄会在这里得到加成。”
      
      “居然回到了老地方。”安何道,“你带我到无名星系,意思是这里有穿越者存在?”
      
      系统:“是的。”
      
      “很好。”安何露出笑容,后退两步,眺望高耸的悬崖顶,“该上去了。”
      
      “疾病之神的能力刚好方便。”
      
      安何双手随意并拢,接着慢慢拉开,一根纤细的黑色丝线浮现在两手之间,肆意舒展变换形态。
      深黑丝线仿佛能吸收光线,本就阴沉昏暗的崖底因为丝线的出现更加暗淡了几分。
      
      如果有他人在场,会发现这根丝线如同世间负面要素的聚集体,盯着它看时,自身的心态都会随之扭曲,却又无法移开眼睛,无法抑制对神秘本质的探寻与渴望。
      
      丝线随风而动,飘然落上悬崖峭壁。
      
      一根发丝般的丝线,比起高耸入云的山体而言,渺小到忽略不计。
      
      然而下一瞬间,安何面前的悬崖石壁浮现浓重黑色纹路,延伸到悬崖最上方。被纹路沾染的石块似乎瞬间走完了漫长的年华,腐朽碎裂,脱落的石块还未坠落地面,就在空气中无声消弭。
      
      悬崖石壁被削出了一条倾斜向上的平整台阶。
      
      安何顺着石阶轻松上去,回到此前跌落的地方,沿着原主留下的痕迹一路往前走,来到一片树林,安何停下脚步。
      
      不远处一棵繁茂老树上缠绕着几根藤蔓,与枝叶几乎融为一体,看起来是一幅深山老林常见的景象,四周隐约传来鸟兽的动静,没有危险预兆。
      
      安何盯着其中一根藤蔓。
      
      “王蛇藤,好久没见过了。”
      
      安何还原案发现场,原主应当是被王蛇藤的一根分支穿透肩膀,高高举起,然后扔下了悬崖。
      
      被安何注视的藤蔓剧烈颤抖起来,不久前被它轻描淡写击杀的人类完好无损重新出现,还在它面前摆出轻松平静的姿态,无疑是对它的莫大羞辱。
      
      正在此时,安何侧方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兽吼,沉重迅速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惊飞大量鸟禽。一头虎兽窜出丛林,扑向安何,张开血盆大口,能清晰看到它齿缝的碎肉,以及尖牙沾染的鲜血。
      
      缠在树干上的王蛇藤像是攻击前兆的蛇类,高高直起上半身,正当安何以为要被两面夹击的时候,王蛇藤迅雷般穿透了虎兽的身躯,剩下的藤蔓滑动过来,如同蟒蛇般死死绞紧虎兽。
      
      王蛇藤喜欢玩弄猎物,但对弱小的猎物不感兴趣,当它做出这种类似蟒蛇般的习性,折磨弱小猎物的时候,说明它很愤怒。
      
      安何不解:“它愤怒什么,不高兴我这个猎物被抢?”
      
      系统:“……不是。”
      
      王蛇藤的分支继续在虎兽身上发泄怒火,主体藤蔓则滑向安何,安何从它的动作感受出想接近又不敢的诚惶诚恐味道,感到莫名其妙地后退了一小步。王蛇藤因为安何这个小动作受到极大打击,僵硬在原地,宛如化作石像。
      
      安何觉得王蛇藤这副样子很有意思,又上前戳了戳它的藤蔓。
      
      “它认出了您的灵魂。”系统道,“认出您是它的神。”
      
      安何的动作一顿。
      
      他拍了拍王蛇藤,在脑内惊讶问系统:“王蛇藤原来这么厉害?”
      
      “王蛇藤的本能与直觉很强。”系统说,“不过它能认出您,前提是它对神的信仰很深。”
      
      安何突然明白,王蛇藤先前见到他的颤抖,原来不是强烈的攻击意图,而是情绪激动?
      
      王蛇藤开始砰砰撞地。
      
      系统解说:“它很激动,撞墙是让自己冷静点。”
      
      安何想扶王蛇藤起来,但一根藤蔓没有能扶的地方,于是安何伸出手一把攥住它,“不至于不至于。”
      
      王蛇藤被强行停下,安何感受到手中藤蔓重新僵硬石化,温度还升高了些。
      
      系统:“它激动过度当机了。”
      
      “我也猜到了。”安何嘀咕一声松开手,“本来想杀了你给原主报仇,还是算了,我整理了记忆,原主不值得。”
      
      原主和他的名字一样,都叫做安何。
      
      这座山上有片与世隔绝的穷苦小村落,大多数村民一辈子没有下过山,长久封闭在狭小一隅,愚昧无知。曾经原主降生的时候,周围出现异象,随着原主一天天长大,展现出不同于其他村民的精致俊美,而且屡屡创造神迹,被村民奉为——疾病之神转世。
      
      “这也算歪打正着。”安何自言自语。
      
      安何侧过头,看到眼前漂浮着一颗流光溢彩的宝石,他抬手一挥,宝石如云雾般消散,再无痕迹。
      
      所谓神迹,只不过是幻术系异能造成的效果。
      
      但村民不知道这些,信以为真,虔诚供奉原主。
      村落多年以来从未诞生过异能者,原主是第一位,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特殊能力从何而来,但不妨碍他用此获利。他心知肚明自己不是神祇转世,有意引导村民往那个方向去想,坑蒙拐骗,肆意妄为,过上远超其他村民的优渥生活。
      
      近来村落弥漫开一种奇怪传染病,对于封闭的小村庄,连严重点的病症都是棘手的麻烦,何况这次传染病以前从未见过,来势汹汹,难以预防,只能逐渐腐烂等待死亡。
      
      村民向他们眼中的神明跪拜恳求,原主当然没有治疗手段,甚至这样下去,他自己也会染病身亡。原主用幻术营造出传染病好转的假象,借此搜刮村民的财物,在前天夜晚带上东西离开村子,带不上的就藏起来,有机会再回来取,完全不管失去了那些宝贵食物和衣服、被留下来的村民会怎么样。
      
      盛放着村民物品的包裹,在原主遭受王蛇藤袭击的时候丢落,安何原路返回也是为了寻找包裹。
      
      原主死前遭受过大的恐惧冲击,记忆被搞得七零八落,安何多花了一点时间重新拼好,按照原主最后一刻的记忆,预估包裹可能掉落的位置走过去,王蛇藤小心翼翼跟在他身后,安何没有去理。
      
      找到地方,看见包裹打开,里面大半物品四散滚落,安何一一找回来。
      剩下一些怎么也找不到,应该是被附近的动物捡走了。
      
      熟悉森林的王蛇藤顿时支棱起来,挨个找上嫌疑犯。
      那些小动物看到王蛇藤都吓得腿脚发软,眼泪汪汪,恨不得掘地三尺献出所有家当。王蛇藤霸道惯了,打算把东西全卷走,安何叮嘱道:“讲文明。”
      
      于是王蛇藤只带走属于村民的东西,如果物品已经被吃或者弄坏,就拿对方价值更高的东西来抵。
      
      那些动物不觉得心疼,对王蛇藤的宽容感激涕零,五体投地。
      
      王蛇藤带着东西回来邀功,安何夸奖道:“真棒。”
      
      王蛇藤的尾部恨不得摇成电风扇。
      
      安何:……这会儿又变狗了?
      
      重新收拾好包裹,安何准备启程回去把东西还给村民,治疗他们的传染病。
      
      王蛇藤跟在他后面一路离开森林。
      
      安何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它,“你想跟着我?”
      
      王蛇藤用力点头。
      
      安何想了想,伸出左手,“那上来吧。”
      
      王蛇藤喜出望外,瞬间缩小,动作飞快缠上安何的左手腕,变成一条手链。
      
      安何拉下衣袖,盖住王蛇藤,“走。”
      
      雨天的山路湿滑难走,天色彻底变黑的时候,手腕上王蛇藤解开,利箭一般直冲天际,很快上空响起一声尖鸣,一只被藤蔓紧紧捆缚的巨大飞禽从空中跌落,重重砸在安何身前的地面。
      
      飞禽在砸出的坑洞中不断挣扎嘶鸣,王蛇藤紧咬不放,直到飞禽老实下来才放开,重新缠上安何的手腕,不再动弹。
      
      王蛇藤和飞禽似乎做好了沟通,飞禽深深伏低身躯,让安何踩上它的背。
      
      安何将一颗野果递到飞禽喙边:“吃吗。”
      野果也是王蛇藤找来的,它对山林十分熟悉,使出浑身解数讨好安何。
      
      见安何把野果送给弱小飞禽,王蛇藤不开心地缠紧自己。
      
      飞禽不敢不吃,用吃毒药的架势一口吞下野果,却发现十分美味,瞪大眼睛。
      
      “好吃?剩下的也给你吧,我吃饱了。”安何将剩下两颗野果塞进飞禽嘴里,跳上它宽阔的背脊。
      
      飞禽振翅而起,直冲天际,向安何指引的方位飞去。
      
      雨势微微转小,风却变大,寒意能渗进人的骨缝,安何干脆躺下来抱住飞禽脖子,埋进它温暖的羽毛里。
      
      黎明时分,安何望见了笼罩在黯淡灯光下的村落。
      
      天空布满乌云,没有转亮的迹象,茂密树林与险峻峭壁在暗沉天色下显得可怖。狭小村庄被危险包围,仿佛茫茫大海上一叶孤舟,随时可能被掀起的海浪倾覆。
      
      飞禽按照安何的指示,悄然降落在村庄不远处。
      
      安何从它后背跳下,飞禽发出不舍的小声啼叫,低下头颅轻蹭安何。
      
      系统道:“你是无名星系的神,这里的生灵会天然亲近你,尤其心思单纯的自然动物。”
      
      “你也想跟着我?”安何看着飞禽目露迟疑,打量它的庞大身躯,“……你总不能变小吧。”
      
      手腕上的王蛇藤忍耐到极限,分出一根藤蔓变长,重重甩了下地面,在飞禽身边留下一条深深沟壑。
      
      飞禽吓了一跳,连忙拍动翅膀逃跑。
      
      不远处的村落传出人声:“什么动静?”
      
      王蛇藤感觉自己闯了祸,无精打采耷拉下来。
      
      安何一手握住藤蔓,重新在手腕缠好:“没事,你没有给我添麻烦。”
      
      拎着包裹,安何走向村落,守夜的村民远远望见他,警惕喊道:“有人!你是谁,从哪里来的?”
      
      安何走进灯光范围,村民看清他的脸,愕然道:“安何?”
      
      紧接着勃然大怒:“你还敢回来!抓住他,让他还我们东西!”
      
      刚才王蛇藤造成的动静吵醒了靠近村口的人,听到安何回来,他们立马精神抖擞,冲出来围堵安何。
      他们对安何的异能怀有警惕,长久以来根植于心的敬畏,使他们即使满心愤怒,也不敢对安何动粗,只是堵死了他逃跑的道路。
      
      一名中年男人高呼:“神使大人说了,安何的能力都是障眼法,不是神迹,没什么可怕的!别让他跑了!”
      
      神使大人?
      安何捕捉到这个字眼。
      
      神使,神的使者。
      
      他哪来的使者?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完了,希望小天使们可以看得开心~
    我能拥有收藏和评论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