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修) ...

  •   全场目瞪口呆,陈叙笑容一僵。
      
      徐导想喊停,谢明舟持剑抬眸,镜头怼脸一双桃花眼溢出浓烈的杀意,干净利落起身,鬓角的碎发随风扬起,挥剑向刺客直击而去。
      
      四个房顶连跳,动作行云流水,摄影师快把赶忙拉了远景。
      
      片场的工作人员们炸开了锅。
      “这尼玛离谱!也太飒了吧!”
      “好帅啊!这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吗!”
      “谢明舟我可以!”
      
      最后一个房顶跃下,脚点过一个盔甲壮汉的肩膀缓冲。
      壮汉肩头一沉,“唔”了一声。这人吊威亚,怎么比其他演员重这么多啊!
      
      他抬头,却看见一道飘逸的黑影闪至身前。
      这人竟然没吊威亚!!
      
      谢明舟落地,一把抽剑,刺客应声倒地。
      内心有点不悦,这具身体比上一世的他更病弱,跳了四个房檐就喘起来,浅薄白净的皮肤微微泛红。
      
      “卡!”
      
      徐导这才回过神,快速喊停。
      
      一伙人冲到谢明舟身边,徐导和沈玉桥急急忙忙走上前,沈玉桥凝眉问:“你没事吧?”
      谢明舟拍了拍衣服,没事儿人似的,低笑了声:“没事。”
      就是这现代的威亚......好像没起什么作用?
      
      绳索断裂的一幕让所有人大惊失色,但谁能想到,谢明舟竟然有武学功底,下盘极稳!换做任何其他人,从这个高度摔下来,至少得骨裂!
      
      确认谢明舟没事后,徐导严肃质问:“怎么回事?威亚不是有专门的人员查看吗?以前从来没出过事啊!”
      
      谢明舟眸光轻闪,望向背后断裂的绳索,这才明白怎么回事。
      并不是威亚不起作用,而是发生了意外。
      
      谢明舟想起什么,目光扫向旁边默不作声的陈叙。
      明明是轻描淡写的一瞥,却让陈叙心虚撇开了眼。
      
      “刚刚小王都有检查,没看到绳索有什么问题啊!”道具组长拉过一旁的中年男人小王问。
      
      小王垂着头,一个劲解释:“刚刚确实没看出有什么问题,可能是威亚年头太久,绳索内部老化了,这确实很难看出来......”
      
      徐导看了眼四周,望向小王的目光有些复杂:“那就给开发商打电话,质量不过关怎么敢送来用?这可是要出人命啊!”
      
      小王赶忙点头:“我这就去和开发商打电话!”
      他掏出手机,转过头,和人群里的陈叙对视一眼。
      
      见众人的注意力都被开发商吸引,陈叙心里松了口气。他可是嘱咐过小王不能在现场留下证据,更何况,谢明舟那忍气吞声的性子,量他也不敢整事。
      但是不甘心的是,这个谢明舟竟然不用威亚也能在房顶跳跃自如,是偷偷练过武?那他不是白动手脚了!
      
      谢明舟坐在凳子上,拿着小电扇吹着额角的薄汗:“徐导,刚刚那一幕......”
      
      却见徐导望着摄影机里重播的片段,少年身负重伤追击刺客,半路却旧伤复发差点摔落屋檐,又重新翻身上瓦,反而增加了负伤的真实感,少年明帝那一股子倔强气就出来了。
      
      “不用,刚刚那一幕,眼神到位很自然。”徐导神色复杂说,“明舟啊,你练过武怎么不和我说?”
      早知道就多给他一些打戏镜头吸粉了。
      
      谢明舟笑了笑:“您也没问。”
      
      一旁的陈叙望着两人闲聊的模样,双手攥紧,手背青筋暴起。
      这TM都赶不走。
      
      围观人群陆陆续续退场,徐导松了口气,往场外走去,谢明舟在身后叫住了他:“徐导。”
      
      徐导转过身,谢明舟淡淡道:“有件事我想和您商量下,关于刚刚的威亚。”
      虽然这次他无事,但下次等待他的,可能就不是威亚断裂这么简单。
      
      徐导像是心有灵犀,了然笑道:“正好,我也想找你。”
      
      *
      
      翌日晚,陈叙坐在酒店,猛灌了口酒,一旁的经纪人皱眉:“陈少,我们这样真的没问题......”
      
      “怕什么。”陈叙望着酒杯,“小王那边都办好了,他家穷欠了一大笔赌债,我给他一笔封口费,估计明后天就拿钱走人,谁能发现这事?更何况——”
      
      “小王干这个多少年了,只不过在绳索上动动手脚,控制好力度,摔死人倒不至于,顶多受个伤。”陈叙越说越不甘心,现在人不但没被摔着,还好好站在片场。
      
      “陈少,那咱们下一步......”经纪人劝说道。
      
      “看来得另想法子。”陈叙不甘心地捏紧酒杯。
      
      话未说完,一位助理急冲冲撞开门:“陈少!”
      
      陈叙淡淡问:“怎么了,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
      
      助理喘着粗气,急得满头大汗:“刚刚,刚刚徐导让人送来了解约合同!”
      
      陈叙动作一顿:“什么解约合同?”
      助理焦灼道:“剧组那边准备和我们解约!”
      
      陈叙放下杯子,望了经纪人半晌,随即轻蔑笑了:“怎么可能,剧组那帮人还指望我爸投钱呢,怎么敢?”
      
      “具体不清楚。”助理递上着手里的合同,“这破剧组是铁了心要跟咱们解约!还在微博上声明!”
      
      说着,经纪人翻出手机,打开了《大明春秋》的官方V博声明。
      “剧组明帝一角的演员因私人问题,现无法进行剧组拍摄。”
      
      “谁TM私人问题退演!为什么无缘无故开除我?”陈叙一把抢下手机翻看,突然神色微变。
      难道是威亚的事被发现了?
      
      陈叙额头青筋直跳,沉默了片刻后,打通了徐导的电话。
      
      “徐导,这个解约合同究竟是怎么回事?”陈叙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问,一贯嚣张的气焰灭了下去。
      
      徐导隐晦指出:“陈叙,你违反了剧组合同,剧组里不能让你待下去。”
      
      “违反合同?”陈叙不依不饶,他人气一直高居不下,加上资方儿子,还从未被人主动赶出过剧组。
      
      见陈叙还不知悔改,徐导语气也带着冷意:“合同上写得清清楚楚,第一不得破坏道具,第二遵纪守法。陈叙,你花钱收买道具师,在威亚上动手脚的事已经查出来了,这可是关乎人安全的事。”
      剧组绝无可能留下一个法.制.咖。
      
      “什么动手脚......”陈叙咬牙一口否定。
      他再三吩咐过小王别在现场留下证据。
      
      “道具师小王主动指认,你还狡辩个什么劲儿?”徐导打断说。
      
      陈叙心下疑惑,收了封口费还能主动指认?明明锅都推给了开发商,这人明天就能离组回去过逍遥日子,今天还会主动惹祸上身?  
      
      “行了,你也好自为之。”徐导冷漠挂完电话。
      
      “喂——”
      
      电话里传来忙音,陈叙怒气冲冲扔了手机,怒骂好几声:“妈的这个道具师居然主动指认。”
      
      经纪人思索了下,严肃说:“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我去剧组打听一下。”
      
      陈叙慌忙中又想起什么:“我先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帮忙......”
      
      “陈少!”经纪人望着手机里的信息,“刚刚陈总秘书发来消息,陈总那边已经和剧组达成一致,让你老老实实退组回家呆着,投资还在继续中。 ”
      
      “什么?!”陈叙一脚踢翻了桌子,哐当哐当在房间里响得格外突兀。
      他爸把一向供着他,这回他被剧组赶出来,不仅不撤资,还不帮他出这口恶气!
      
      经纪人连忙安慰道:“这破剧组不待就不待,咱背后不还压着好几部剧本?论热度,哪个不比这部历史剧强!”
      
      陈叙手握拳:“话是这么说。”
      顶级流量小生,豪门阔少被剧组赶出组,这份屈辱,他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咽下去!
      
      *
      
      徐导沉默挂了电话,揉了揉太阳穴,愁容丝毫未减。
      
      昨天谢明舟和他同时察觉了威亚事件的疑点,但毕竟是组内人的丑事,一旦大面积曝光就是剧组丑闻,连累剧组的拍摄和口碑,他和副导连夜挨个盘问在场的工作人员,看看最近组里有没有异常。
      
      结果几个和道具师小王喝酒的小哥透露,小王前天晚上喝高了,突然说自己欠了好几年的赌债还清了,银行有一大笔钱等自己回去养老,还准备从剧组辞职。
      
      徐导直接把小王拉出来,知道这人收了封口费不好开口,假装搬出有监控摄像为证,小王哪里知道有录像,一下子怂了,把陈叙供了出来。
      
      “徐导,解约材料已经给陈叙送过去了,他爸那边也达成一致。”副导的声音将徐导拉回现实。
      
      “嗯。”徐导点了点头。
      陈叙这么个定时炸弹绝不能留。但这件惊天丑闻,陈叙还没解约之前,只能剧组内部压着,不能公开。
      他愧疚地看向旁边的当事人谢明舟。
      
      “我知道。”谢明舟看穿了他的心思,低笑一声,“现在拍戏比较重要。”
      朕当年被刺客刺得还少么?
      况且,他们可以秋后算账。
      
      徐导心下暗叹,谢明舟明明一个十八线的小演员,有时候看得比他还透彻。
      但现在陈叙退组,就意味着明帝的角色空缺了出来。
      徐导和副导同时望了眼旁边的人,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这孩子,还没有经纪公司。这么大的角色交到他手里,很难有说服力。
      
      *
      
      陈叙坐在酒店,面无表情听着经纪人的汇报来龙去脉:“......然后那个道具师亲口供出来了。”
      
      陈叙目光阴冷,嘴角泛起凉意。这人,得找个机会给他点教训。
      
      “既然是说出来的。”陈叙冷笑一声,“不就意味着,口说无凭,根本没有证据锤死。”
      
      “难道你还想回剧组?”经纪人担忧问。
      
      陈叙不屑道:“谁TM愿意回那破地。”
      他越想越气,谢明舟不仅五年前的选秀票数碾压他,现在还让他被剧组赶了出来!
      敢把他开了,就得承受后果,反正连个实锤都没有。
      他的背后除了陈家,万千的粉丝,还有圈内最顶级的资本。反正他不管做了什么,背后那人都会替他摆平。
      
      谢明舟回到剧组时已经下午。
      整个片场都沉浸在压抑的气氛里,徐导和副导都有些焦头烂额。  
      
      “怎么了这是?”谢明舟走进化妆间,疑惑问了问一旁的化妆师。
      
      化妆师小心翼翼道:“你...快看V博热搜。”
      
      他有些疑惑,虽然在现代生活了这么久,确实没有每天看V博的习惯,毕竟自己的号都已经长草。
      
      他掏出手机,点开V博首页。
      
      热搜第一条:#大明剧组公然开除顶流#
      赞数第一的便是陈叙的微博。
      “世界并非善意,做好自己。”
      下方网抑云悲伤风景配图。
      
      紧接着,下方的营销号暗指《大明春秋》剧组有人故意欺压陈叙。
      
      心疼陈叙的真爱粉立刻爆炸,评论区血雨腥风。
      “我们叙叙这是在剧组受了多大委屈!”
      “傻逼剧组,绝对抵制!”
      “这是什么烂剧组,敢把我们家换下去?不给他点颜色看,他是不知道叙粉的力量!”
      “绝对是有人想搞我们叙叙!!”
      
      谢明舟垂眸,从容笑了笑。
      看来不用等秋后算账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啪啪打脸!
    宝贝们莫急,感情线的伏笔都会揭开的,爱你们_(:з」∠)_
    感谢在2021-03-30 21:18:37~2021-03-31 22:21: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停云霭霭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用爱发电墨痕子 4个;玙樵歪、望穿一片秋水悠、夏目羞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2 98瓶;皮格马利翁 15瓶;43079647、永远与唯一的想要、藤吉吉无敌、玻璃花了。 10瓶;柒鱼 8瓶;其谓、真香虽迟但必到、happy 5瓶;安啾啾 2瓶;柒贰(沅纺)、踏歌笑、花前白鹿、l.7-s.94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