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请问,他到底穿成了个什么?

      声音女,外表女,人设女,却仿佛有不属于该性别的某个器官。

      文斯受到的连环冲击太大,以至于都顾不上膀胱叫嚣带来的压迫感,血液轰地涌回心脏,大脑里也一阵突突乱跳,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在这神奇的时刻,文斯突然秀逗地想起有一种世界观叫作ABO。

      他出于好奇曾经了解过,当时只觉大开眼界,之后就没在意过,可他现在连穿书这种事都亲身体验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所以这小说竟然是ABO世界观吗?

      一道闷雷劈到头焦,文斯艰难求证:小圈,闻思……是个女Alpha?

      小圈:女Alpha?你怎么会这么想?这个世界只有两种性别,闻思是男的。

      哦,是男的。

      男的就好……

      什么?男的?!

      文斯惊呆:她不是女的吗?闻礼的姐姐?

      小圈:他是闻礼名义上的姐姐,但其实他生理性别是男,却从小当自己是女孩,也就是跨性别者。

      文斯惊了: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小圈:你也没问我闻思是男是女。

      文斯:……

      好像的确是,当听到小圈和他说角色是闻思,他就自动代入剧本里那个人物了,而出演剧里闻思的是当红小花,再加上经纪人说她是闻礼的姐姐,所以文斯从来没想过这角色竟然其实是男的!

      起初以为穿成个女角色,文斯好半天才勉强从心理上接受这个残酷现实,但生理上仍然存在严重抗拒,刚刚在卫生间闹那么一出,他第一反应差点以为这闻思是个猥琐变态。

      一波三折一惊一乍,现在脑门上热汗都换一层冷汗。

      正擦汗,脑子里闪过一个印象。

      当时问经纪人闻思这角色时,旁边有个小姑娘听到他们对话,还笑得一脸神秘,说什么,“原著里才没那么简单呢,一看你们就没看过小说,那里面闻思可是……嘻嘻,天机不可泄露,反正原人设萌翻了,建议还是看原著哦。”

      文斯是看过原著,但才看了个开头,开头闻思作为闻礼姐姐去接机,除了描述她长相甜美身材御姐,貌似腼腆不爱说话外,没什么特别。

      原来……原来这才是那姑娘口中“萌翻”的人设,女装大佬!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文斯做了将近三十年直男,真想不到一个男人扮成女人竟能如此惟妙惟肖到让一个直男都心跳加速的程度。

      不过这样说来,原主也挺不容易的。

      但艰难归艰难,文斯现在穿来了,这情况就不一样了。

      为了求生,文斯已经接受自己穿成闻思的事实,但他心理很传统,如果身体真变成女人,那他的确只能听天由命,可明明是男人,却要成天打扮成女人,他受不了,难道要这样一直扮女装过下去?

      不然……想个法子直接玩消失,回归性别男怎么样?

      小圈:恐怕不行,不可改变剧情,否则会被送走。

      被听到了心声的文斯:送走的意思是,我会回到原来的世界,然后……go die?

      小圈:没错。

      气急败坏的文斯:难道要我一直男扮女装过一辈子?那貌似比狗带好不到哪儿去吧?

      小圈:在你完成系统要求的全部剧情后,作为奖励,你会获得生命自由权,之后的路就可以任凭你选择了。

      这样听起来还算像话,有点激励作用。

      归于平静的文斯:全部剧情要持续多久?

      小圈:系统已经初始化完毕,正好给你看看剧情。

      前面的屏幕界面打开,里面一个明显标签写着【女装大佬最强助攻】。

      下面两个框框,分别为【闻礼线】和【季明景线】。

      默认打开是“闻礼线”,一排写着2035年8月8日,后面还有好多日期,但都是隐藏成**,看不到具体哪一天,目测能有个几十行。

      当文斯看到2035年8月8日,系统自动展开下拉界面——

      【剧情任务:接闻礼下机。】
      【台词要点:闻礼,多年没见。】
      【着重演绎:淑女微笑。】

      下面还有一个完成度,显示是未完成。

      文斯思忖,他已经接闻礼下机了,应该是因为没对着闻礼说话也没淑女微笑,所以才未完成的。

      而往下看第二个标签“*年*月*日”的时候,系统展开只有一行字——
      【此剧情暂未解锁,请先完成上一剧情。】

      文斯又看到“季明景线”,最初的日期是2035年8月9日,那也就是明天了。

      【剧情任务:在季明景的微博下发一个新戏的角色手绘图,季明景说可以回礼时,选择要他大学时期的一页课堂笔记。】
      【台词要点:校草,男神。】
      【演绎要点:嗲嗲微博语体卖萌打滚花式求偶像关注。】

      当前完成度也是未完成。

      不过通过看这个,文斯发现一件事,这台词要点,整得好像用词造句一样?

      文斯:如果没在限定日期当天完成,算违反剧情吗?

      小圈:算。

      文斯:那我如果演得很出戏,会怎样?

      小圈:系统之所以选择你也是看中你的职业素养,如果演得不像,系统可以合理怀疑你在划水,判定完成度为不通过。

      文斯:……
      好家伙,这都行。

      他又问:那这系统剧情只有和闻礼季明景相关的,所以意思是我只需要完成这些剧情就可以?

      小圈:是的,但这些剧情有个共同前提,女装大佬最强助攻。

      屏幕上的标签晃眼地闪烁了一下,文斯秒懂,意味着他想披男装走剧情的路被堵死。

      但他又琢磨一会儿系统漏洞,还是不想放弃:我可以多问你几个问题吗?

      小圈:可以。但我知道的仅限于人设背景。

      文斯本来也没太多指望:这本小说的时间线是从今天起到什么时候结束?也就是我需要扮演闻思多久才能获得生命自由权?

      小圈:番外里闻思出场,是在八年后。

      八年?!
      文斯强忍心绞痛,不,一定不能就这样轻言放弃!

      又盯着系统界面看了一会儿,文斯指出:这些剧情的时间并不连续吧?日期之间有很多空白?

      虽然看不到后面的时间,但小圈说八年,如果天天都有剧情,那这列表总数得有三千条,现在显然没那么多。

      小圈:这是当然,因为原著是以双主角的视角展开的,闻思只是配角,大多数时候并没有他的戏份。

      文斯眼珠一转:那这些时间空白我怎样行动,以什么身份做什么事呢?系统没给我剧本,我这么个大活人,总不可能啥也不做吧?

      小圈:这个……系统并没限定你做什么。

      哟呵!这不就是bug吗?

      文斯暗暗高兴:那是不是意味着,如果在这些空白时间里,我离两个主角远远的,在不影响系统剧情发展的前提下,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小圈停顿,没有立即作答,似乎在计算。

      计算完毕后:理论上来讲,你这样说没错。

      太棒了!

      小圈在计算的时候,文斯还紧张得不行,生怕系统和科幻片里讲的一样,给他算出多少千万分之一可能性,再告诉他有蝴蝶效应,牵一发而动全身,禁止他随意行动,强制给他编剧本呢。

      还好还好,是他想太多了,系统还是比较单纯的。

      既然空白时间自己行动不受限,那他完全可以趁机恢复男装,不用扮演闻思这个角色,而是去过自己的生活!

      并且这系统还有个好处,每个临近剧情都有时间,只要每次都在那些时间之前做回女版闻思,不就万事大吉了?

      文斯:小圈,原主其实是男生的事,这小说世界里都有谁知道?

      小圈:闻思的父亲闻立民、前继母方诺、闻家的家庭医生杨明生。如果严格推理,还有闻思已故的母亲、祖父母和外祖父母、从前的心理治疗师、所在私立学校的校长、出生时负责看护的医生护士,以及办理身份识别卡的公职人员,但后面这些未在小说里出现,不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

      哦,所以闻礼是不知道的。

      文斯这时想起一件奇怪的事:就算闻思男扮女装,他的声音也是要自然发育的,为什么会这么像女孩子呢?

      小圈:你的脖圈上装有微型变声器。

      脖圈?

      文斯贴近在水台镜前仔细看,脖子上什么也没有,但他侧过头时似乎有细微反光,他于是仔细拿手摸了摸,果然摸到一圈与皮肤触感稍显不同的东西。

      小圈:你用左右手食指同时按住它,它就解开了。

      文斯照做,只听轻轻咔哒一声,那圈东西粘在两根手指上脱落下来,原本透明的材质或许是因为离开人体体温,变成了一种浅蓝色,让他能轻易看见。

      再对着镜子喂了一声,果然嗓音大变样。虽然稍显有些生涩,但的确是男人的声线,挺清澈干净的感觉。

      不过闻思不是闻礼的姐姐吗?他多大年纪,这声音听着不是很成熟那种。

      小圈:闻思今年二十八岁,和原本的你一样。

      都二十八岁了,还真看不出来。

      文斯问:那闻礼呢?

      小圈:二十二岁。

      小六岁,所以闻思是看着显小,闻礼则是表现老成,“姐”弟俩恰恰相反,有点意思。

      文斯又想起一件事:这变声脖圈防水吗?

      小圈:防水,戴着它洗澡游泳都不成问题,注意隔段时间在太阳下晒晒,让它充分吸收太阳能,也是充电,满电状态下可以持续使用三个月。

      文斯拿起脖圈往脖子上贴靠,一感应到皮肤热度,它立即变成透明,轻轻一帖就自动扣上,而且凑近了操作时才发现,原主果真是男的,他有喉结,只不过不太明显,然后戴上这脖圈后也被遮掩住了。

      真是奇妙的黑科技。

      小圈:这脖圈是闻立民专门请人给闻思定制的。

      可以想象,过了青春期变声后,闻思再想以女装示人除非是天天不说话,那肯定得憋出抑郁症来,所以这脖圈的确解决了大问题。

      文斯:你刚刚说身份识别卡,是指这个时代的身份证?

      小圈:对。

      文斯:身份证上应该有近照和性别信息吧,闻思如果需要用到身份证的场合,不是很容易会被外人发现男扮女装?

      小圈:身份识别卡里只储存姓名、性别、生日、指纹、虹膜、DNA信息,面容存在变化性所以排除在外,仅选择生理特征进行身份识别,且为保护个人隐私,卡片内的具体信息只有公职部门的专用设备能够读取,卡面上是看不出来的。

      文斯想知道的正是这个:那如果我要去住酒店或者买火车票飞机票,客服能在刷卡时看到我的信息吗?

      小圈:不能,服务机构只能读取到公民身份识别卡号和姓名,以及通过指纹虹膜双验证确认是本人使用,其他信息都没有权限获得。

      这可太好了!文斯暗搓搓兴奋,否则他还担心,自己要是想拿着身份证去做什么,卡片上写的是男,外表又是女,就很容易惹人注意。

      那原主的身份识别卡会放在哪里呢?文斯琢磨,这么重要的东西通常肯定要放在保密的地方,例如带锁的衣柜抽屉之类。

      文斯先去更衣室里找,发现一个隐藏在抽屉里的小保险箱,电子锁的,旁边还有个小摄像头。

      会是人脸识别解锁吗?他主动凑近,就听滴的一声,但是没开。突然想到有时候人脸识别是需要眨眼睛的,这一眨眼,果然就打开了。

      不出所料,里面藏着几份证件类的东西,出生证明、从小学到高中的毕业证、奖证,不过没有大学的,最下面一张半个手掌大的浅蓝色卡片,右下角只有一小排条形码和数字组合,估计就是身份识别卡了。

      文斯拿出身份识别卡,在落锁前好奇地翻了翻那些毕业证,都是私立学校,倒也好理解,条件好的学校不必住合租宿舍,如果闻立民托关系送原主进去,也可以保证性别不被发现,避免被同学孤立。

      联想到脖圈的事,文斯想这闻立民还真是个好父亲,听小圈的意思闻思也曾看过心理医生,估计最后可能因为种种原因没再继续了。

      虽然跨性别这种事文斯有所耳闻,对此理解度也高,但老一辈人可能接受起来会比较难,若是换作一般父亲,恐怕只会觉得儿子不正常,根本不会像这样,方方面面为他解决实际困难,还是这么多年,真不容易。

      文斯感慨,又问:我如果出国,需要办理护照或签证吗?

      小圈:需要,毕竟是出国,审查要求会严格一些,身份识别卡也不是每个国家都通用的。

      难怪那个保险箱里没有护照和签证,因为审核时表面性别和卡里性别会对不上。

      文斯将身份识别卡单独拿出来,在床头桌里收好,心里有了主意。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有件重要的事要确认。

      文斯:小圈,我和你说话别人听得见么?

      小圈:你如果用意念与我对话,是不会被听到的,系统控制面板也只有你能看见。

      文斯放下心,从小提包里找到原主的手机,琢磨了一下,虽然没有按键,但靠着指纹和人脸识别就能解锁了。

      虽然看别人信息记录是不道德的行为,但现在这个别人约等于自己,文斯不想哪天莫名其妙社死,还是得厚着脸皮了解。

      闻思的人际圈子很简单,手机近一个月通话记录仅限于闻立民、何政、冯姨,还有一位邵哥。

      小圈:那是闻立民的特助邵棋。

      然后一个月前有通国际长途,来自联系人“方妈妈”,想来就是方诺了吧。

      再往前,也没什么新鲜人物,偶尔一两个连备注都没有的陌生号码。

      再看通讯录,除了上面几位,还有些虽然有名字有备注,但从通话频率上来看都是僵尸联系人。

      微信上的聊天记录同样也很局限,和方诺是两周前联系过,发消息频繁的只有闻立民和冯姨。

      文斯特意多看了两眼聊天记录的内容,因为以后要经常和冯姨打交道,而且闻立民过几天也出差回来了,他得提前做足功课,说话时也好找对方向。

      相较于与现实贴合紧密的联系方式,微博上的闻思就显活跃多了,关注人、粉丝群几乎全部都跟动漫、游戏、二次元相关。

      闻思的微博名叫“耳小思”,隔段时间就会发些手绘作品,私信里有线上帮人画画的记录。

      而在虚拟网络世界和人互动聊天的闻思,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说话风格跳脱中带点傻气憨直,夸张用语层出不穷,文斯这个门外汉都不怎么能看得懂。

      特别是他对于喜欢的二次元形象,言辞毫不掩饰那份热忱,让文斯能立刻联想到记忆里为数不多的动漫美少女形象。

      可能他这联想不一定准确,或许这就是那种所谓御姐外表萝莉心,超级反差萌。

      文斯禁不住摇头笑笑,又见一堆二次元群里有个群的名字带着闪光特效,叫作“景色后援会”,头像是个三次元帅哥,在一众卡通图案里倒是独树一帜。

      这会儿右边的消息框数字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叠加,点进去,仍在疯狂刷新的消息条目中,文斯好不容易才捕捉到“季明景”三个字。

      原来闻思是季明景的迷妹啊,难怪会成为助攻呢。

      这样想着,文斯点开Q,昵称和微博名一样,只多了个特殊符号,而列表打眼一看花里胡哨,预估里面情况也和微博差不多,除了二次元就是季明景。

      文斯觉得没什么特别,先退出了。

      他想找个新闻类APP,全方位了解一下这个时代背景,但手机里好像没有现成的,就从软件助手搜索到想要的几个APP,打算下载安装。

      这时敲门声响起,“小姐?您醒了吗?还难受的话,要不要请杨医生来看看?”是冯姨。

      文斯一瞧时间,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盯着手机一个小时。

      他当然不想让医生来看,于是对着门说,“我刚醒,感觉好多了。”

      “哦那就好,”冯姨应声,“下午茶备好了,小姐出来用点吧,您中午就吃得少。”

      文斯本想拖到完全做好准备再出去的,这时冯姨又说了句,“少爷一直在小餐厅等着小姐呢。”

      听见这话,文斯问,“闻礼等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少爷说过会儿还得再出去一趟,今天可能会回来很晚。”

      啧,系统今天可还有个剧情没完成。

      文斯果断打开门,跟冯姨一道下了楼。

      他对闻家的房间布局完全不熟,和冯姨同路显然是比自己瞎转悠更为保险的做法。

      刚进来时文斯装晕只是偷偷扫过一眼,现在留心打量,这座中式别墅的装修风格与闻思的卧室截然不同,朴素无华,表面看不出花哨雕饰,那些家具也都古雅而有质感,走廊还挂着字画。

      一楼客厅和花园连接处有一面玻璃地板,下方做出养鱼池,几条半米长的三色锦鲤悠然自得地游动,隐约听见潺潺流水声。

      靠近花园就是小餐厅,落地窗被推开一半,百叶帘彻底收起来。

      文斯进门先望到外面几棵石榴树上青中透红的小石榴果,镶嵌在特意造型的木质门框内,像一幅油彩画。

      然后他才看见闻礼,就站在那幅“画”旁,手中托着个类似平板电脑的东西,薄薄镜片反射一道光弧,看不清形容表情,彼时被机场大风吹得微乱的头发,这时一丝不苟梳理整齐。

      下午阳光正斜照在他侧脸和挺拔身形上,文斯脑中忽然晃过一个词,相得益彰。

      觉察到有人来,闻礼稍抬起头。

      阳光脱离反射角,正好移动到照亮他面部,闻礼微微眯起眼,从倚靠墙壁转而直起身。

      “姐。”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涉及到主角在男女装之间能够顺利切换和出国浪的前提条件,所以背景必须要说清楚,毕竟如果不说清楚就直接浪,估计后面会有许多疑问QAQ(求生欲极强)
    PS:这里写到了,主角并非一开始就知道弟弟不是亲的,原主也不是早就知道,上一辈家庭关系会逐步揭开,稍安勿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