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教训春娘 ...

  •   姜烟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问丫鬟姜蓁的情况,当得知姜蓁被母亲罚去浣衣房之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床上。
      
      冬雪立刻上前,焦急地询问:“小姐,您怎么了,是不是头晕症又犯了?”
      
      秋月眼睛一转,咂摸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没觉得哪里不妥,怎么小姐听了反应这么大?
      
      姜烟被冬雪抬起来,灌了一碗苦到能令人自杀的药下去,才回过了一点神。
      
      看着窗外的月色,她叹息一声,赤脚下床,拿起屏风上的外套披上,拔腿往外跑。
      
      两个丫鬟吓坏了,一个拿披风,一个拿鞋子,手忙脚乱的追上去,样子十分滑稽。
      
      主仆三人风风火火的赶到浣衣房,院子里静悄悄的,什么声响都没有,冬雪替姜烟拢了拢披风,劝解道:“小姐,现在已经申时三刻了,大小姐早就歇下了,咱们先回去,明日再来看她吧,您大病未愈,可不能再着凉了。”
      
      尽管姜烟心里着急,但也只能这样了,总不能把睡着的人从被窝里薅起来表诚心吧。
      
      刚踏出院子,姜烟隐约听到一声呵斥,她顿住脚步,示意两个丫鬟噤声。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冬雪:“有。”
      
      秋月:“好像是从隔壁院子传过来的。”
      
      姜烟一怔,大步往隔壁院子走去,当看到春娘叉着腰神气十足的训斥姜蓁主仆时,气血翻涌。
      
      她怎么也没想到,将军府的大小姐竟会被赶到废弃的院子,更加没想到,一个浣衣房的下人都敢对主子吆五喝六。
      
      这一刻,她有点理解,为什么原剧情里,姜蓁会那么对元凤和姜烟。
      
      这都是她们造的孽。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很公平。
      
      在夜色的掩映下,春娘没有发现姜烟,依旧在喋喋不休。
      
      “别以为我们叫你一声‘大小姐’就真拿自己当主人了,夫人对你如何,咱们大家心知肚明,进了我浣衣房,就要守我的规矩,今天你不洗完这些,就别想着睡觉!”
      
      春娘的嘴巴翘得比天还高,眼里尽是鄙夷。
      
      本来姜蓁听话的话,她还能不这么为难她,可谁让她一身傲骨,表面上看着温顺,眼里却对她没有半点恭敬。
      
      那种目中无人的眼神令她十分不爽。
      
      正因如此,姜蓁来这里的两天没有好过过,从早洗到晚,浣衣房的其他人工作量减轻了不少。
      
      姜蓁垂着头,搓洗手里的衣服,把春娘的话当耳旁风。
      
      她的脊背挺直,单薄的衣服漏出美丽的蝴蝶骨,从脖子到脊背是一条微弯的弧线。
      
      姜烟看着,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太瘦了。
      
      如果说以前在塞外漂泊,风餐露宿,瘦成这样情有可原,可她都来将军府半年了,还是这么瘦。
      
      这就不是姜蓁的问题了,而是她和母亲的责任。
      
      父亲常年戍守在外,家里只有她们母女三人,姜蓁没有任何依靠,只能顺从母亲,保全自己。
      
      这样一想,姜烟又觉得自己罪有应得了。
      
      春娘见姜蓁不吭声,一脚踩在她放衣服的木盆上,里面的水溢出来,浸湿了姜蓁的襦裙。
      
      “跟你说话呢,哑巴了?!信不信我让你出不了浣衣房?一个野种而已,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姜蓁眼神沉下去,手握成拳,还未出手,被姜烟抢了先。
      
      “你个狗仗人势的老东西!”
      
      姜烟一脚踹在春娘的屁股上,本想让她摔个狗吃屎,却高估了自己十岁半的小身板。
      
      对方一动不动,自己后退两步跌在地上。
      
      两个丫鬟同时一声惊呼,连忙将她扶起来。
      
      “小姐,您没事吧?”冬雪拍拍她身上的尘土,关切道。
      
      姜烟也不回答,沉着脸看一脸惊慌的春娘,借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怎么会这样呢,这跟她预想的不一样啊。
      
      本该是一脚踹翻这个狗东西,再抓住她的后脖颈扇两个温柔的大嘴巴子,最后温柔的握住姜蓁的手对她说“没事了,不要怕”,这种韩剧情景,结果……
      
      不说也罢。
      
      这将是她职业生涯的污点。
      
      别看春娘在姜蓁面前颐指气使,看到姜烟吓得腿都软了,连忙跪在地上问安。
      
      “二小姐安,您怎么这个时辰来浣衣房了?”
      
      姜烟心想,一次的挫折不算什么,主人的气势不能丢,于是走到春娘面前,故作成熟:“我为什么来这里你管不着,我倒是要问问你,这个时辰了还不让我姐姐睡觉,是有什么天大的事耽搁着?”
      
      春娘神色僵硬,半天才扯了一下嘴角,做出平静的样子。
      
      “这些衣服都是夫人的,她穿过的衣服必须当天过水,所以才劳烦大小姐动手。您也知道,让大小姐来浣衣房是夫人的命令,老奴不敢违令。”
      
      姜烟学着她的样子,一脚踩在水盆上,溅起的水花悉数沾到春娘身上,冷得她一激灵。
      
      “所以你就拿着鸡毛当令箭,变着法儿的欺负我姐姐?”
      
      “二小姐冤枉老奴了,老奴怎么敢欺负大小姐呢,她是主子我是奴才,就是借老奴一万个胆子,老奴也不敢啊。”
      
      春娘说的十分真诚,就差声泪俱下的痛诉了。
      
      姜烟冷笑一声,从木盆里把衣服捞出来砸到她身上,厉声道:“别跟爷说这些屁话,我都亲眼看到了,你还想抵赖?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冬雪秋月,给我掌嘴,打到她说实话为止。”
      
      冬雪和秋月比姜烟年长四岁,已经很有力气,再加上有姜烟在这里,春娘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生生受着。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姜烟这才想起安慰姜蓁,看向她时,跟对方带着探究的眼神撞到了一起,心跳漏了一拍。
      
      不会做的太过被发现了吧?
      
      还好姜蓁的眼神没有落在她身上很久,不久就不动声色地移到了别处。
      
      姜烟深呼吸一口,调整了表情,走到姜蓁面前捧起她的手,轻声问道:“姐姐,这两天你受苦了。”
      
      姜蓁怔了一下,然后飞快的抽出自己的手,在裙子上擦了擦,好像沾染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姜烟:我是传染源吗?为什么要这样防着我?
      
      【望你心里有逼数,之前半年你是怎么人家的,人家没把你一脚踢飞就不错了。】奥斯卡适时补刀。
      
      姜烟:“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开始恢复更新了,我是一个勤奋的作者(bushi)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