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恩爱夫妻 ...

  •   他不得不杀掉她,这真是非常遗憾。但是,他不愿意告诉她,他要离开她,这对她是一种羞辱。再说,两个月前,他们刚刚庆祝了结婚二十周年,别人都说他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夫妻。
      
      当着十几位羡慕他们的朋友的面,他们举杯保证,他们要相爱一辈子。他们说,他们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经过所有这些后,约翰不能就这么把玛丽一脚踢开,那太卑鄙了。
      
      没有了他,玛丽的生活就没有了意义。当然,她可以继续开她的商店,那个商店自从开张以来,生意一直非常兴旺,但她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职业妇女。开那个店纯粹是为了消遣,当时他们隔壁的房子刚好要出售,于是他们就买了下来。也不用装修,只要打通两栋房子中间的墙,开一扇门就行了。玛丽说,开家具店只是为了在她可爱的丈夫不在时,让她消磨时间而已,这对她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
      
      是的,玛丽的兴趣全在他身上,而不是在商店上。为了使生活有意义,除了商店,她必须爱别的东西。
      
      如果他跟她离婚,那么就没有人带她去听音乐会和玩桥牌了。
      
      她也不可能再参加她最喜欢的聚餐晚会了。没有了他,他们的朋友谁也不会邀请她。离了婚,她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将像那些老处女和寡妇一样,过着悲惨的生活。
      
      他不能让玛丽过那样的生活。虽然他确信,如果他要求她离婚,她会同意的。她对他一向百依百顺。
      
      不,他不能向她提出离婚,这对她是一种羞辱。她应该有更好的结局。
      
      如果他在去莱克星顿出差时,不遇见莱蒂丝就好了。但那是一次奇遇,他怎么能后悔呢?他在认识莱蒂丝之后,才觉得自己充满活力。遇见莱蒂丝后,他觉得就像是盲人重见光明一样。而令人惊讶的是,莱蒂丝也深深地爱着他,迫不及待地要和他结婚。
      
      他必须想方设法了结玛丽,安排一次意外事件应该是不难的。商店就是一个理想的地方,那里非常拥挤。利用那些沉重的石头雕像、吊灯和壁炉架,可以轻而易举地结束他亲爱的玛丽的生命。
      
      “亲爱的,你必须告诉你妻子,” 他们上一次在莱克星顿的一家旅馆幽会时,莱蒂丝催促道,“你必须赶快离婚。你必须把我们之间的事告诉她。” 莱蒂丝的声音舒缓悦耳,让约翰陶醉。
      
      但他怎么能告诉玛丽有关莱蒂丝的事呢?
      
      与玛丽的和蔼不同,莱蒂丝很优雅。莱蒂丝并没有玛丽那么漂亮迷人,但他无法抵抗她的魅力。在她面前,他是一个热情、老练的情人;而在玛丽面前,他则是一个体贴、和气的丈夫。和莱蒂丝在一起,生活总是充满激情,和她在一起,他体验到前所未有的亢奋。莱蒂丝是土、气、火和水这四个元素;而玛丽——不,他不能这么比较。
      
      这时,就在他提议莱蒂丝去酒吧时,他看到查特·弗莱明走进旅馆,向服务台走去。查特·弗莱明来莱克星顿干什么呢?
      
      在任何地方都可能碰上熟人,这是非法情人经常面临的问题。他们可能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被人发现。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
      
      但是,查特是约翰最不想见到的人,如果他见到约翰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他一定会大肆宣扬。查特会告诉他的妻子、他的朋友,他的医生、他的店主和他的律师。
      
      约翰在莱蒂丝身边觉得非常不自在。查特还在服务台说着什么。约翰不能这么暴露下去,查特只要向四周看几眼,就会发现他和莱蒂丝。约翰找了个可笑的借口,溜到旁边的报摊前,躲到一本杂志后面,一直到查特登记完后乘电梯上楼。
      
      他们总算躲过了,但是,太悬了。
      
      约翰觉得这玷污了他们高尚的感情,他不能容忍下去。他必须采取行动,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件事,但是,同时他又不想伤害玛丽。
      
      Kaye Donachie
      
      在美国,每天早晨起床的人中,有数以千计的人在天黑前死去。为什么他亲爱的玛丽不能是其中之一呢?为什么她不能自己死去呢?
      
      当约翰向莱蒂丝解释他为什么感到惊慌时,她很镇静,但是也非常关心。
      
      “亲爱的,这次意外事件证明了我是正确的。我早就说过,你应该马上告诉你的妻子。我们不能这么继续下去了。你总算明白了。”
      
      “是的,亲爱的,你说得非常对。我将尽快采取行动。”
      
      “亲爱的,你必须尽快采取行动。”
      
      奇怪的是,玛丽和约翰一样,也处在同一困境中。她并不想坠入情网。实际上,她认为她深爱着她的丈夫。那天早晨,肯尼思到她店里来,问她有没有莫扎特的半身雕像,她这才发现,她以前是多么天真。她当然有莫扎特的半身雕像,而且有好几个,还有巴赫、贝多芬、维克多·雨果、巴尔扎克、莎士比亚、乔治·华盛顿和歌德的半身雕像。
      
      他说了自己的名字,顾客一般是不说自己姓名的,于是她也说了自己的名字,接着她发现,他是镇上一位著名的室内设计师。
      
      “坦率地说,” 他说,“我并不想在室内摆放莫扎特的半身雕像,它会毁了房间的整体效果,但是,我的雇主坚持要这么办。我能看看你别的东西吗?”
      
      她带他参观了整个商店的货品。后来,她努力回忆他们是什么时候坠入情网的。他整个上午都在那里,快中午时,他似乎对后面的一间小屋特别感兴趣,那里堆了许多带抽屉的柜子。他伸手去拉一个抽屉,结果却拉住了她的手。
      
      后来,当约翰出差时,她不再感到孤独,反而渴望他出差。
      
      堆满柜子的那间小屋成为玛丽和肯尼思秘密幽会的地方。
      
      有一天,玛丽正和肯尼思在一起,布里安太太来了,她是镇上最喜欢传闲话的人。布里安太太会到处说玛丽在她的店里跟人约会。约翰肯定会听到的。
      
      幸运的是,布里安太太心里有别的事,她那天一心要看看好的奶油模子嫁妆箱,没有注意别的事。
      
      “这真是太悬了!” 玛丽对肯尼思说。“我深深地爱着你,” 他说,“我是认真的。我认为你也爱着我。我已经厌倦了老是这么偷偷摸摸的,我再也受不了了。你明白吗?我们必须结婚。告诉你丈夫你要离婚。”
      
      肯尼思不停地谈到离婚,好像离婚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她怎么能与一个二十年来一直深爱着她的男人离婚呢?她怎么能够无情地剥夺他的幸福呢?
      
      除非约翰死了。他为什么不能心脏病突发而死去呢?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人死于心脏病,为什么她亲爱的约翰不突然死去呢?那样的话,一切就都简单了。
      
      “我们必须马上结婚,我已经够有耐心的了,我再也不能等待了。” 肯尼思对她说。
      
      她知道他这话是当真的。如果她失去肯尼思,那么生活将失去意义。她对约翰就从来没有这么依恋过。
      
      亲爱的约翰,她怎么能一脚把他踢开呢?他正值壮年,还可以活几十年。他的存在都是以她为核心的,他活着就是为了给她快乐。他们没有其他朋友,只有那些已婚夫婦。如果她离开他,约翰将过着孤独可怜的生活。没有她,他就成了一个怪人,他们的朋友会因为同情而邀请他,人们都会称他为可怜的约翰。他们会说,他这样还不如死了好呢。他不会照顾自己,将会饥一顿、饱一顿,他将不得不独自住到某个破烂公寓。不,她不能让他过那样的生活。
      
      为什么要开始与肯尼思这种疯狂的恋爱呢?为什么那个蠢女人一定要在家里放莫扎特的半身雕像呢?为什么肯尼思一定要到她的店里来找莫扎特的半身雕像呢?
      
      但是,她无法改变既成事实。跟肯尼思在一起的几秒钟,胜过跟约翰的一辈子。
      
      只有一个办法。她将寻找一种迅速、有效、干净的办法摆脱约翰,而且要快。
      
      约翰出差回来的那天晚上,他觉得玛丽漂亮极了。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这一生有她就足够了。接着他想起了莱蒂丝,他相信,为了和她一起生活,无论干什么都可以,他应该照原计划行事。
      
      他应该尽可能温柔地杀掉玛丽,并且就在那天晚上。同时,他将享受玛丽为他准备的美妙的晚餐。礼貌要求他这么做,另外,他的确饿了。
      
      不过,他一吃完饭,就着手进行谋杀。一边吃一个女人为他准备的奶酪蛋糕,一边准备谋杀她,这似乎有点残酷无情。不过,并不是他想这么残酷,而是迫不得已。
      
      他不知道该怎么谋杀玛丽。也许在她那个堆满半身雕像的角落里,他能想出什么办法。
      
      玛丽微笑着递给他一杯咖啡。
      
      “亲爱的,经过这么漫长的旅行,我想你需要多喝点咖啡。”
      
      “是的,亲爱的,我的确很想喝咖啡。谢谢你。”
      
      他喝了一口咖啡,瞥了一眼桌子对面的玛丽。她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表情,约翰觉得很困惑。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她一定了解他的想法,她一定知道他想干什么。这时,她露出了微笑,这是他们蜜月以来她展露的最灿烂的一个微笑。一切正常。
      
      “亲爱的,我要出去一下。” 她说,“我刚想起店里有些事要做。我马上就会回来。”
      
      她快步走出餐厅,穿过大厅,走进商店。
      
      但她没有像她承诺的那样马上回来。如果她不赶快回来,约翰的咖啡就会凉了。他喝了两口,然后决定去商店看看,到底是什么绊住了她。
      
      她没有听到他进来。他发现她在中间那间屋子。她背朝着他坐在一个大沙发上,旁边全是放雕像的架子,架子上全是雕像。
      
      天哪,这真是天赐良机。她知道了他的想法,她的肩膀在抽动,她在呜咽,她知道他们的共同生活快结束了。这时,他又觉得她可能是在笑。她笑的时候,她的肩膀就是那么抽动的。不管她在做什么,不管她是在哭还是在笑,他都没有时间去猜测。这个机会太好了,不能错过。她低着头,头顶旁刚好是维克多·雨果或本杰明·富兰克林的雕像,约翰只要轻轻一推,它们就会正好砸到她的头盖骨上。
      
      他推了。这是为大家好,他不会为此而自责的。不过,他还是感到吃惊,事情做起来会这么容易。如果他早知道这么容易的话,前几个星期就动手了。
      
      约翰非常镇静。他最后瞥了玛丽一眼,再回到餐厅。他打算喝完咖啡,再打电话给医生。毫无疑问,医生会告诉警察,这是一个意外。除了一个小小的细节,约翰不需要撒谎,他只要说是玛丽不小心导致雕像坠落就行了。
      
      他的咖啡还是温的,他慢慢地喝着。他想起了莱蒂丝,渴望打电话告诉她: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可以结婚了。但是,他决定还是不要冒险,暂时别给莱蒂丝打电话。
      
      他觉得快乐而镇静。他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毫无疑问,这种轻松来自他刚才做过的事。他甚至有点瞌睡了,他从来没有这么瞌睡过。他应该到客厅的沙发上躺一下,这比给医生打电话还要重要。但是,他等不及到沙发上。他把头放在餐桌上,他的双手在摇晃。
      
      玛丽和约翰的朋友毫不怀疑这场双重悲剧是怎么发生的。他们仔细想想,就意识到商店是个危机四伏的地方。那天晚上,玛丽不小心,被雕像砸中了头。约翰发现她死了,悲痛欲绝。他意识到没有玛丽他就活不下去。绝望之中,他在咖啡里放进大量安眠药,自杀了。
      
      他们都记得,在玛丽和约翰上次庆祝他们结婚二十周年时,都说希望同年同月同日死。他们真是世界上最恩爱的一对夫妻。你只要想起玛丽和约翰,就会感动不已。在这个动荡的世界,没有什么比他们深挚的爱情更动人的了。
      
      ——希区柯克《最后的证据》新世界出版社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