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晏从心的小队对她嘲笑打骂,她当然不会提醒他们有丧尸潮要来临。
      
      但面前这个男人只是个无辜的路人,看着他就在这个黑漆漆冷冰冰的通风管里等待死亡……
      
      时明月做不到。
      
      她转回到管道内,努力拖着男人一路走到出口。然后小心地顺着斜坡把他推出去。
      
      男人的身体在管道内翻腾了两下,然后咕咚一声滑下去,啪叽掉在地面上。
      
      时明月:“……”
      
      听着都疼。
      
      不过看他毫无动静,应该是晕过去了也没感觉。
      
      “对不起了大哥,非常时期,我也没办法。”时明月双手合十道了个歉,自己也滑下来跳到了地面上。
      
      这里处于仓储的后方,刚好和晏从心等人的位置相反,看起来人迹罕至,比较安全。
      
      她把男人翻过来,拍了拍他身上的落叶和灰尘。现在光线大亮,她也能看到很多刚才注意不到的细节。
      
      他穿着一身黑衣,近看才发现上面有不少或是干涸或是新鲜的血迹,腰部的衣服破了一个大洞,露出了一道极深的伤痕,像是用什么利刃砍出来的,伤口处根本没有处理,现在腐肉混合着地上的沙砾灰尘,看着就脏兮兮的。
      
      右腿的膝盖处更全是血迹,时明月把破破烂烂的裤子挽起,便看见整个膝盖都乌青发黑,小腿不自然地弯折,似乎是被人打折了。
      
      更不要说身上乱七八糟大大小小的其他伤口了。
      
      触目惊心,看着不禁让人惊讶他到底经历过了什么。
      
      好在时明月粗略检查了一番,没发现他有被丧尸咬到或者感染的迹象。
      
      现在时间紧急,她只能先粗略地替对方包扎了一下伤口。她的【背包仓库】里放着几套游戏里的时装,都是原本账号里的遗留资产。
      
      时明月找出一套等级最低的拿出来,手中便出现了一套轻薄柔软的衣服。
      
      看着游戏里的衣服来到现实,感觉还是颇为奇妙的。
      
      她又掏出一瓶背包里的伏特加。当然,是没有任何BUFF的游戏道具而已。
      
      时明月把衣服撕成条状,拿出自己之前在营地里拿的几瓶水,先把男人身上几处比较深的伤口稍微冲洗干净。
      
      看着伤口里面的污浊被逐渐洗净,那感觉真是又爽又疼。
      
      时明月做事一向投入,她正专心处理伤口,冷不防一只手抬起,径直握住了她的手腕!
      
      这一下又快又急,力气大得根本无法挣脱。就好像被铁铐死死钉住,她完全动弹不得,甚至感觉手腕处被攥得发疼。
      
      她一抬头,才发现昏迷中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被疼痛惊醒,已经睁开双眼。那双眼睛犹如两颗黑色的玻璃珠,眼神中充满了嫌恶憎恨,眉眼间净是能割伤人的锋利冷淡。
      
      他紧紧地握住时明月的手,用尽力气地吐出几个字:“……滚……滚远点……”
      
      凶巴巴的。
      
      可惜受伤太重,说话的声音也是沙哑嘶鸣,难掩虚弱,没什么威慑力。
      
      时明月睁着大眼睛看他:“好好好,但你不放手我怎么滚啊?”
      
      男人:“……”
      
      不知道他是被气着了还是发现确实如此,竟然真的放了手。
      
      然后就脱力一般,急促地躺在地上喘着气,继续用黑玻璃一般的眼睛看着她。
      
      仿佛在警告时明月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时明月要说话算话……那是不可能的。
      
      这次她不仅冲洗伤口,还把伏特加拿起来打开,准备要用酒精消毒。
      
      那浓烈的酒香味一在空气里挥发开来,便立刻让男人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不过他现在是再没有力气来阻止时明月了,只能睁着双眼看着她,冷漠阴郁有如实质。
      
      时明月一笑:“你乖一点,我就轻轻的哟。”
      
      现在灿烂笑容的时明月,无疑就像是个恶魔,还偏偏说着让人多想的话。
      
      果然,男人的表情更冷然了,眼神中仿佛有刀子要把时明月千刀万剐。
      
      如果是平时,陆钦对付这女人一只手就足够了。可偏偏现在是他最脆弱最伤重的时候!
      
      没想到离开一窝狼,又落入一个火坑……
      
      陆钦看着时明月低下头去,终于闭上双眼,双手紧握成拳,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剧痛。
      
      伤口处被高度酒精冲洗灼烧的痛苦,他完全可以想象。但想要靠这个让他屈服求饶,她也太天真了!
      
      无论这人有什么目的,他都不会让她得逞的。而只要让他抓住一点儿机会,他就能把她狠狠咬死。
      
      陆钦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自己。
      
      然而,预想中的剧烈疼痛并没有如期到来,他反而只感觉到一双小手用柔软的布蘸取酒精,轻柔地擦拭着伤口周围的肌肤。虽然还是有隐隐的刺痛感,但对于他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非但不疼,甚至还有些……温柔。
      
      甚至让人有一丝眷恋。
      
      他茫然地睁开双眼,就看见时明月拍了拍手,说道:“你伤口太深了,反而不好用酒精,我就把伤口周围的皮肤消毒了。”
      
      然后利落地把撕好的衣服包扎在伤口处,一套行动下来熟练又快速。
      
      她……是真的在为自己处理伤口。
      
      陆钦感觉自己昏昏沉沉的脑子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可是为什么?
      
      他们素不相识,他现在更是一个等死的废人,她为什么这么做?
      
      还是说,她和那些人一样,都是想看他的丑态,给他一点点温暖再狠狠嘲笑他?
      
      陆钦看着时明月收拾剩下的东西,沙哑着声音开口:“你……你是谁?”
      
      为什么要救我?
      
      他觉得时对方应该会给出一个有预想中的答案,比如“救了你你从此就是我的奴隶”,比如“傻子我就是逗你的你还当真了?”。
      
      但心底里,他又忍不住期待着什么,期待着那个他不敢奢望的回答。
      
      时明月并不知道对方的心理活动。
      
      此刻听到这个问题,她头也不抬,张口就来:“就叫我雷锋吧。”
      
      陆钦:“……”
      
      时明月再看他的时候,就看见男人闭着双眼,也不知道是又晕过去了还是不想理她了。
      
      她觉得,这人就算是天使,那也毫无疑问是个堕落的黑天使,满脸都写着冷漠。
      
      不过这会儿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时间紧迫,她需要赶快离开这里。
      
      时明月看男人没睁眼,便装作掏兜,背过身趁机拿出背包里的地图开始分析。
      
      不得不说,晏从心这张地图还是挺好用的。
      
      她现在正处于H市的市区边缘,原书里说的很清楚,由于搬运这些物资,晏从心在这里耽误了大概两天的时间,导致遇上了南下的丧尸潮。
      
      当时晏从心差点被咬,还是小傻子挡了一刀。
      
      晏从心壮士断腕,立刻毫不犹豫舍弃了一半的队员,带着心腹和牧珠玉突出重围,上了出城的高速,一路去了西边的平安基地。
      
      后来他在平安基地立稳脚跟,成为城主,平安基地也成为了赫赫有名的第一基地。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
      
      时明月既要避开丧尸潮,也不想去平安基地。
      
      她的目光逐渐挪向了东边。
      
      从这里往东走,虽然没有高速,但有一条铁路线可以去往F市。原书里没怎么提到过F市,但照地图来看,这里依山傍水,有天然的地形优势。
      
      最重要的是,可以完美绕开丧尸潮,同时远离晏从心!
      
      她冲着闭目的男人开口:“哎,你知不知道F市怎么样?”
      
      等了两秒,就在时明月以为对方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开口了。
      
      “经济落后。人少,自然资源还、咳咳……还行……”
      
      人少,这样丧尸数量也不会太多嘛。
      
      时明月越看越觉得这就是完美的选择,她想了想,便决定先去找辆车,然后顺着铁路一路朝东去。
      
      她点了点头,收起地图,对男人说道:“你先在这里等着,我等下回来。”
      
      带着这么个伤员不好行动,不如她先找到车再回来接人。
      
      男人一言不发,时明月也就当他听见了,自己机敏地往远处的公路上跑去。
      
      她一离开,陆钦就睁开了双眼。
      
      他知道,等会回来不过是一句说辞,她不会回来了。
      
      不过无论她怀着什么心思,帮忙处理了他的伤口都是事实,没有借此继续嘲笑他讥讽他也是事实。
      
      这也是他接话的原因。
      
      不过再多的,他不该奢望,也不能奢望!
      
      末世里,没人会理所当然地对别人好,不过都是为自己和利益,他绝不能再有一丝心软。
      
      陆钦忍着痛,挣扎着往时明月离开相反的方向爬行。
      
      他虽然被打折了腿,但他还有手,还可以爬。
      
      既然老天不让他死,那他就要活下去,就算化成恶鬼……他也要报仇!
      
      *
      
      时明月运气不错,她远远看见公路上有不少游荡的丧尸,便转而去了附近的小路。终于找到一辆停在路中间、车门大开钥匙还没拔的车,估计是主人忙着逃命去了。
      
      她试了试发现能启动,便开着车回到了之前那个小山坡准备接走男人。
      
      没想到走到原地点,却只看见了之前包扎留下来的血迹,一个人的身影也不见。
      
      时明月一惊,第一反应就是这人不会被丧尸咬了然后变成丧尸走了吧?
      
      但随即,她就看到了地上明显的爬行痕迹。
      
      她顺着痕迹一路追踪,很快就在不远处的一个山沟里发现了晕过去了男人。
      
      他明显是一路挣扎爬行到了这里,没想到这个山沟太高爬不上去,便脱力失去意识了。
      
      时明月把他翻过来时,发现他嘴唇都咬得出血了,双手指缝更全是泥巴沙砾,甚至也隐隐出血。他右腿不能动,在地上拖行了一路,更是磨得裤子都破了,露出破皮的皮肤。
      
      看得人心惊。
      
      时明月又气又急,心想这人怎么被救了还到处乱跑?她忍不住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烂好心了。
      
      可随即,她目光一凝。
      
      她伸出手来,把男人的衣领往下一压,便露出了他细瘦脖子上的一圈黑色项圈。
      
      刚刚由于角度和男人穿的衣服领子太高,她一直没发现这东西的存在,现在才看清楚。
      
      项圈是皮质的,紧紧地贴在脖颈处,正前方还有一个栓链子的圆圈,侧面的皮带扣处上了一把小锁,确保项圈不会被取下。
      
      这分明就是给狗用的项圈!
      
      

  •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偷摸提前更新一下
    男主美强惨出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