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时明月一出现,晏从心身边的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放松地垂下了手中的武器。
      
      只有晏从心,微微眯起眼看向她,辨别不出神色。
      
      时明月对于这个原书中的男主还算了解,知道他这个人外表和善,内心却冷漠多疑,看见自己出现在这里肯定会多想。
      
      她脸上浮现出迟钝的神色,慢慢悠悠地从灌木丛晃荡出来,走到一半却忽然停下,像是被面前的杂草吸引了注意力,呆呆地看着地面。
      
      看上去就像三四岁的孩童。
      
      “这傻子!”一个小弟不屑地感慨了一句。
      
      另一个虽然没这么明显,但也是没把时明月放在眼里,只对着晏从心叫道:“晏哥,走吧。”
      
      晏从心却没理会,而是几步走到了时明月的面前,跟她一起蹲下,视线紧紧地盯住她。
      
      少女好奇地看着面前的几丛杂草,浅棕色的双眼清澈见底,纯稚柔软。白皙的面孔上写满了不属于年龄和末世的天真稚嫩。
      
      晏从心抬起手,手心凭空燃起了熊熊火焰,他却像是根本没感觉到高温,反而把火焰凑近了懵懂的小少女。
      
      时明月知道,这就是男主的异能之一了。
      
      原书里,晏从心是双系异能者,一火一水,相生相克,刚好完美补足他的战斗力。现在使用,多半是要试探自己。
      
      火舌一下一下地窜动,眼看着就要舔舐上了时明月的脸颊。
      
      她却避也不避,甚至还抬起头来,对着晏从心傻乎乎地展露了一个笑容。
      
      火光下的少女美好而纯洁,笑容也没有一丝杂质,温暖治愈。
      
      或许这笑容也打动了晏从心,他神色终于松动,一翻手腕就收了火焰。确认面前的还是那个没脑子的小傻子,他也就打消了疑虑。
      
      “走了。”
      
      晏从心挥了挥手,没再看时明月一眼,带着小弟们离开了。
      
      看着原书男主一远去,时明月脸上的天真笑容便如潮水般褪去,不愧是原书男主,刚刚她感觉自己笑得都快抽筋了。
      
      不过,这也坚定了她要远离晏从心的决心。
      
      这种疑心重又难对付的人还戴着主角光环,她实在没信心周旋。等拿到了物资,她就立刻离开这个小队。
      
      时明月转而看向了自己面前的这株杂草,伸出了手来。
      
      她刚才倒也不完全是演戏,一触碰到杂草,此刻她面前的半透明控制面板上浮现出一个亮起的技能标志。
      
      ——“采集”。
      
      这个时明月可太熟悉了。
      
      采集是游戏里厨师职业的专属技能之一,顾名思义,能采集各类植物和农作物。
      
      时明月早已经把自己的生活职业等级刷到了满级,因此她采集的东西质量高、数量多、效果好,采集成功率更是逆天的99%。
      
      要知道,游戏中不知道多少人辛辛苦苦培养出了极品草药,最后却因为采集成功率太低而功亏一篑。
      
      时明月的神级账号拥有99%的采集率,甚至一度让不少人专门聘请她来进行极品植物和草药的采集工作。
      
      当时让她赚了好大一笔,点点鼠标就能躺着数钱的生活实在快乐。
      
      现在,时明月确定采集,就感觉自己的双手像是有人指引一般在杂草上翻动了一秒,随即面前的杂草就变得光秃秃。
      
      而她的手中则捧着一把整整齐齐的杂草。
      
      还真是和游戏里的采集完全一样!
      
      时明月把手中的这把杂草放进【背包仓库】,很快就在格子里找到了一个杂草的图标,右下角显示数量X3。
      
      看来她刚刚采集的数量被游戏系统判定为3个单位。
      
      接下来时明月又随便找了几株地上的植物测试,发现杂草每次采集下来的数量都在3-4个单位之间,其他的植物大概在1-2个单位。
      
      具体数量和植物的生长大小、以及珍贵程度有关。
      
      她兴致勃勃,一时间收集癖发作,把这附近的各种植物都测试收集了个遍。
      
      等她看着这块略显得光秃秃的土地,才发觉自己好像把这块地祸祸干净了……
      
      看着不远处还有大把的植物,时明月只能先按捺住自己的收集欲,先回营地再说。
      
      毕竟,小队里的人太久没见她,难免也会有所疑心。她不想在最后关头掉链子。
      
      没想到时明月悄悄走回去,就发现整个营地的气氛都十分紧张。
      
      大多数人脸上都带着或是烦躁或是憋闷的神色,拿着自己的背包和箱子收拾着。正中央的一个男人气愤地大吼:“谁要是偷拿了食物就赶快站出来,否则被我找到你小子别想活了!”
      
      时明月一看,这人不正是之前负责打饭的人吗?当时还甩了她一身滚烫的粥。
      
      看来这是发现饼干不够发,正在查呢。
      
      果然,几个人开始逐一查验小队内每个人的背包和物资,确认有没有偷拿。
      
      时明月悠哉地站在一边,不慌不忙。
      
      她自己没有任何背包,饼干被放在了系统的【背包仓库】之中,因此根本不怕这么查验。更何况她有傻子这个身份作为掩护,根本不怕有人怀疑自己。
      
      这么查下去肯定也没有结果,多半损失还是要打饭那人自己来负担,也难怪他现在这么气急败坏了。
      
      时明月欣赏了一会儿那人愤怒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扭头却发现不远处的陈哥正盯着自己。
      
      那眼神隔了这么远都让人感觉脊背发凉,她不由低下头,避开视线。
      
      可时明月有心不惹事,却不代表所有人都这么想。
      
      眼看着查验了一圈儿都没找出偷饼干的人,大家正骂骂咧咧地收拾着东西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等会儿,这小傻子还没查呢。”
      
      所有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时明月的身上。
      
      有人哂笑:“就她?偷了都没地方藏吧。”
      
      陈哥叼着烟,逼近了时明月,满脸无赖的样子:“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就藏身上了呢,我看还是得好好搜搜这小妞的身!”
      
      众人的目光逐渐变得促狭,心照不宣地哄笑起来。
      
      时明月穿着破布单衣,一眼就能看到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说搜身不过是个借口。
      
      小队内男人居多,一听就明白陈哥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只不过没有一个人阻止,都是笑嘻嘻看戏般看着陈哥逼近了时明月。
      
      时明月知道,自己这会儿一旦有一点儿不对就会露馅。
      
      晏从心的小队里异能者不少,她现在什么也没有,真要打起来绝对只有被吊打的份儿。
      
      可她更不可能被这个恶心男人搜身。
      
      时明月看着陈哥走近,朝着她邪笑着伸出手,突然间有了主意。她悄悄地把双手背在了身后,脸上还是茫然无辜的样子。
      
      “小傻子,来让爷好好搜搜,看你藏了什么!”
      
      陈哥感觉自己双腿.间还隐隐作痛,这会儿借题发挥,准备好好折腾一下这个小傻子。
      
      他贪婪地看着时明月,准备直接把少女揽在怀里。没想到刚抬起手,小傻子也伸出手来,竟然像是要迎他?
      
      陈哥内心嗤笑,果然是个傻子。他放松警惕,刚准备握住那双小手。
      
      下一秒,他就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一般,猛烈地弹跳开。
      
      “我草!!”
      
      陈哥捂着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地倒吸一口气!
      
      他刚一伸手,碰到的却不是什么柔软温暖的少女皮肤,而是宛如蜂蛰一般剧烈的疼痛。这会儿还伴随着深入骨髓的麻痒和灼烧交织在一起。这感觉,别提多酸爽了!
      
      周围的人本来都在看笑话,没想到笑话成了陈哥,都没当回事地调侃起来。
      
      “咋了陈哥,小傻子扎手啊?”
      
      “陈哥你行不行啊?”
      
      ……
      
      可等陈哥把自己捂住伤口的手挪开,看见这么一会儿就迅速肿起、红胀的右手时,众人顿时都说不出话来了。
      
      陈哥双眼赤红,被这疼痒的感觉折磨得快疯了,怒吼道:“你他妈拿什么东西扎我?!”
      
      围观的人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毕竟这可是末世,无论是药物还是医生都紧缺的很,轻易谁也不想生病受伤。
      
      几个人赶紧过来围住时明月,但谁也不敢强行去掰开她的手。
      
      少女懵懂天真地看着他们,在众人的引导下才慢吞吞地伸出手来,摊开了掌心。
      
      她穿的衣服不合身,宽大的袖子一直遮到了最上方,只露出一点儿葱白的指尖。此刻灰扑扑的袖口上,掌心托着的是一片皱巴巴的树叶。
      
      看着边缘是有点儿尖锐的棱角,但跟陈哥刚才的反应比起来……
      
      就这?
      
      每个人此刻都是迷惑的表情。
      
      本以为是什么锐利的武器呢,没想到就一片树叶啊?就这就把一个大男人扎得受不了?
      
      “陈哥,你这……要不忍忍吧。”
      
      大家看陈哥的目光都带着些许嘲笑和同情,被一片树叶扎成这样,这体质显然是太虚了点。
      
      陈哥心里的愤怒已经很难平息了,可这瘙痒的感觉实在让他无暇他顾,他从来没感觉这么痛苦难受过,恨不能把手挠出血来。
      
      更不妙的是,他感觉自己似乎不仅仅是手,全身都逐渐痛痒难耐起来。
      
      时明月看众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了,便垂下手,袖口的树叶便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她小心地把袖口挽起来,不让它碰到自己的皮肤。
      
      刚刚在采集的时候,时明月就发现这里除了杂草还有一种火麻草。
      
      这种草是一种很有用的药用植物,可惜的是外表有一层绒毛含有毒性,一旦被刺中便会感觉痛痒难忍,灼烧红肿。
      
      这也是为什么时明月拿出来的时候都是用袖子垫着。
      
      她本来是收集了一些打算用作制作草药的材料,没想到倒是先给陈哥上了一堂素质教育课。
      
      要是小队里有认识火麻草的,就应该知道只要用点土办法止痒即可。
      
      《冒险大陆》这款游戏虽然是架空背景,但材料物品都参考了现实,时明月当初玩的时候连带着了解了不少生活职业相关的知识,这会儿就派上了用场。
      
      可惜晏从心的小队里一个知道的也没有。
      
      活该!
      
      他们只以为是陈哥突发了什么病症,最后只能随便找了几片药让陈哥吃下。
      
      这一晚,被痒意折磨得痛苦不堪的陈哥把整个营地都搅和得没睡好。
      
      唯独时明月给自己耳朵里塞了两团纸巾,睡的别提多香甜了。
      
      第二天一早,顶着两个黑眼圈的晏从心便宣布,全小队出发,去附近的一个仓库抢占物资。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06 18:38:57~2021-03-17 21:03: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听巨鲸在呼吸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