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少女应该有怎样的梦 ...

  •   04 少女应该有怎样的梦

      这个猎杀之夜太过漫长,夏油杰看着由贵像一只黑色的蝴蝶,在怪异的敌人中优雅起舞。她的动作异常轻盈敏捷,她在移动的时候悄无声息,甚至都不会踩中地上哪怕一颗不起眼的碎石。

      然后身着黑袍的敌人朝着她挥刀,由贵左手抬起随意地开了一枪。敌人踉跄跪地,她滑步上前手臂直接刺入对方的身体。在大量血迹的喷溅中,她几乎将对方的整段脊椎骨都拔了出来。

      一想到自己之前就是被由贵这么偷袭才受的伤,夏油杰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后腰,确定了他的脊椎还安安稳稳地待在身体里。

      沐浴着鲜血的由贵转头冲着夏油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好啦,这里都清理干净咯。”

      夏油杰看着半个身体都沾满了血的由贵,迟疑了一下走上前去从兜里摸出一块手帕,给她擦脸上的血。

      由贵不解地歪了歪头:“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夏油杰手上的手帕被血浸透,他的动作轻柔的像是在拭去珠宝上的灰尘。“这样就不会影响你战斗了。”

      “哦。”

      由贵眨了眨眼,一颗浑圆的血珠像是眼泪一样从纤长浓密的睫毛上滚落下来,吧嗒一声滴在了夏油杰的手背上。

      少年白皙的手背上,鲜红的血珠像一个无言的邀请;握住手帕的手指上也同样沾染了这样魅惑的色彩,无端令人感到奇妙的饥饿。

      由贵从来都不擅长掩藏自己的欲.望,于是她抽走了夏油杰手中的手帕。在他诧异的眼神中,强硬地抓住他的手腕将手直接递到了嘴边。

      “喂……”夏油杰刚发出一个音节,就被接下来的发展震惊到失去言语。

      因为她张开了淡色的嘴唇,伸出了舌头开始舔.舐他的手指。从指尖到指腹,一点一点仔仔细细地抚.弄过去。濡.湿又柔软的灵活肌肉包裹着他的手指,近乎贪婪地将血迹清理的干干净净。最后她伸出舌尖,将手背上那一颗血珠轻轻地卷入口中。

      ——她舌头上甚至还有个舌钉。

      这明明应该是旖.旎且令人遐.思的场景,氛围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明明她只是个人类,此刻却像是某种禁锢在这个少女躯壳中的野兽。不,说是野兽都有点低估她。

      ——这分明是某种不可直视,不可触碰又无法理解的存在。

      因为由贵的绿眼睛里产生的迷恋情绪,并非是针对他这个人本身,只是他手上的血。她对血的着迷超乎寻常,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对血的沉醉与渴求的癫狂。

      松开了夏油杰手腕的由贵,朝着他吐了吐舌头,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感谢招待~”

      她看到夏油杰的脸色变得苍白,发出了担忧的声音:“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吗?难道是刚才受伤了,有哪里痛吗?”

      夏油杰将那只被舔吻过的手藏在背后,克制地摇了摇头,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我没事,只要解决掉前面的敌人,就能结束这个猎杀之夜了对吧?”

      “是呀,快走吧!”由贵步履轻快地朝前跑去,背对着他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看我潇洒地砍爆一切!”

      夏油杰盯着由贵的背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上还残留着湿润的感觉,他镇定了一下心神,努力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开,抓紧时间跟上由贵的脚步朝前跑去。

      ……

      夏油杰没有参与由贵的任何一场战斗,因为他并没有想过要当一个所谓的猎人。而由贵也不想要他动手,理由倒是很简单粗暴。

      “你太弱了。”

      真是没想到有朝一日“太弱了”这个评价会放在他的身上,夏油杰还没办法反驳这一点。毕竟虽然作为咒术师来说,他的战斗力非但不弱还是特化型的强悍。

      可是由贵的话倒也没错,她的近身战斗能力实在太强,翻遍记忆夏油杰也只能找到一个和她不相上下的对手。

      ——杀死了星浆体·天内理子的伏黑甚尔。

      连大喘气都没有的由贵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了最后的对手,朝着夏油杰走了过来。仿佛她刚才只是做了一下简单的热身运动,而不是经历了一场殊死较量。

      “好啦,现在可以回去找格曼结束噩梦了。”由贵打了个响指点亮地上的提灯,“你在想什么?”

      夏油杰迟疑了一下,低声问由贵:“是不是只有你被杀死,这个噩梦才会结束。”

      “没错。”由贵收起武器,“反正是在梦里,无所谓啦。”

      夏油杰摸了摸脖颈:“但还是会痛吧。”

      “不会啊,格曼下手很快的,我都感觉不到……”由贵眯起眼睛,凑近了夏油杰,“等下,难道说在我被砍头的时候,你也会感觉到疼痛吗?”

      他没说话,默认了这一点。

      夏油杰突然有点不想再看到那一幕,如果他们迎来日出之后不能顺利离开亚楠镇。那么就需要由贵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猎杀,然后再一次又一次地死于噩梦。

      虽然这是必要的牺牲,但他却因此产生了抗拒。

      因为由贵是无辜的,她只是一个失去了记忆的茫然的小野兽。被禁锢在这个充满了恶意和诅咒的地方,连生存目标都没有,于是只好盲目地渴求鲜血,沉醉狩猎。

      她明明……应该有更好的人生,她这样的少女的梦境应该是充满了欢笑和糖果般的色彩。而不是这样晦暗、阴冷、溢满了不可名状和无尽的杀戮。

      ——她应该像菜菜子和美美子那样,是个会吵闹着要吃美味可丽饼的可爱少女才对。

      于是在这一瞬间,自以为理解了一切的夏油杰为由贵的所有怪异行为,都找到了恰如其分的借口。

      夏油杰伸手按住由贵的肩膀:“yuki,你听我说。这一次,绝对要醒着离开亚楠镇,一定不能再睡着了。”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明白吗?”

      听他说的这么慎重,由贵只好点点头:“好啦,我知道了。失败了大不了就再来一次嘛,明明在狩猎的是我,怎么搞得好像你是指挥官一样。”

      她完全不知道夏油杰在心里已经把她脑补成了,一个用疯癫来掩盖自己善良脆弱内心的小可怜。

      然后完全忘记了这个小可怜把他吊起来要砍头那件事。

      返回猎人梦境之后由贵立刻选择了结束噩梦迎来日出,然后被迫不及待的夏油杰拽着手一路朝着亚楠镇的入口狂奔。

      “用脚走的太慢了,我们这次换一种方式。”夏油杰放出了可以飞行的咒灵,“这样能节约一点体力。”

      由贵在看到他的咒灵出现,下意识准备摸出武器上前攻击。她有些好奇地摸了摸,然后坐在夏油杰的身后抱着他的腰,“感觉好好玩。”

      “是吗。”夏油杰看了她一眼,“记住,绝对不可以睡觉。”

      “你好烦啊,知道啦。”

      ……

      “不行,我好困……”在浓雾里飞行了不知道多久之后,由贵就开始不受控制地犯困起来。“眼睛真的要睁不开了……”

      夏油杰伸出手拍打她的脸,试图让她清醒一点:“别睡啊,快醒醒。”

      “呜……”由贵的脸颊蹭着夏油杰的手心,“我觉得不但很困,而且还很冷……”

      夏油杰愣了一下:“冷?”

      “嗯……好冷啊。”这个状况是上一次穿越浓雾的时候没有出现过的,由贵双臂抱紧自己。“……是下雪了吗?”

      此刻夏油杰才注意到由贵的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变得异常苍白。这是失血过多的表现之一,可由贵明明没有受伤,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yuki,这是怎么回事?”夏油杰慌乱了起来,他不会反转术式,根本没办法治疗由贵。“不要睡,你身上有没有治疗的药品?”

      由贵勉强睁着眼睛,示意夏油杰从她的衣兜里拿东西。他摸出来了几个采血瓶,然后递给她。

      “勉强可以用。”由贵用夏油杰都觉得粗暴的手法,直接将采血瓶扎进大腿上。“感觉……好点了。”

      夏油杰看着由贵变得发青的脸,低声问她:“之前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你才会这么困倦?那个噩梦就是用这种办法,将你牢牢地束缚在那里?”

      由贵靠在他的怀里,声音低低地自嘲:“大概是吧,我现在身上还剩下19个采血瓶。等到全部用完之后,或许就再也没有办法了。”

      “不会的。”夏油杰拂开因为冷汗而黏在她脸上的银灰色发丝,“你可以用我的血。”

      由贵咳嗽了两声,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你这个人……还真是奇怪。”

      “因为你一旦睡着了,我也会被拉回噩梦里。”夏油杰口是心非地说,然后抱紧了由贵,“所以为了我能离开,你也不能睡着。听到了吗?”

      由贵敷衍地点了点头:“好吧,那为了防止我睡着,你给我讲个故事来听吧。”

      并没有什么好故事可以讲的夏油杰,鬼使神差地将自己脑子里多出来的记忆,改成了“我有一个朋友”系列讲给由贵听。而这个故事,支撑着由贵消耗完了剩余的19个采血瓶。

      当最后一个采血瓶告罄的时候,夏油杰的故事也到了尾声。不过他发现将那段回忆讲述出来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面对。

      “你那个朋友,是个笨蛋。”由贵的评价非常简单,“自寻烦恼,自讨苦吃。”

      对于她的评价夏油杰不置可否:“他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你那个朋友考虑问题从根源上就不对劲。”由贵看向夏油杰,“干嘛要觉得自己是在保护普通人,要保护咒术师的话,难道不是应该把他们团结起来降低任务的危险度,增加存活率吗?”

      “可只有普通人才会诞生出诅咒。”夏油杰的声音忍不住提高了一点,“如果没有这些普通人的话,咒术师们也不用遇到这些危险。”

      “可他就是没能力杀死全部的非术师啊。”由贵满脸不解,“既然做了危险的工作,那就要有面对危险的觉悟。难道因为会遇到危险的野兽,猎人就不去进行狩猎吗?”

      “想法如此傲慢,他以为自己是造物主啊?”

      夏油杰忍无可忍地打断了她后面的话:“够了。”

      由贵看向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她的表情变得像是被无端训斥了的大型犬一样可怜巴巴,眼看着眼睛上就要蒙上一层水雾了。

      “你凶我……”由贵从咒灵的身上跳了下去,“烦死了,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结果就在她刚走了几步之后,夏油杰就看着她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他急忙收起咒灵,将由贵抱起来:“不是才用了采血瓶吗,怎么会这样?”

      “效果……不够强了。”由贵的眼睛勉强睁开,“抱歉啊,我是真的不想睡的……可是……”

      夏油杰拿出空掉的采血瓶直接从自己身体里抽血:“你别怕,我们一定会离开这里的。”

      然后他背起使用了血瓶的由贵,朝着前方一步一步地走去,一边走夏油杰一边抽自己的血给由贵补充流失的血液。

      但到最后他也因为失血过多,倒在了地上。

      “不行……得回去……”

      但夏油杰还没有彻底丧失意识,他背着由贵,一点一点朝前爬着,手掌在地面上完全擦破都没有停下来。

      他执拗地朝前挪动着身体,一刻也没停下来过。最终他触碰到了一个门扉,在艰难爬过那扇门之后,夏油杰和由贵两人从半空中掉在了地上。

      “yuki……我们成功了……”夏油杰挣扎着握紧已经彻底失去意识的由贵的手,“我们……回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逃出生天!
    恭喜杰哥拐到可爱狗勾!
    感谢在2021-01-17 19:00:05~2021-01-19 01:11: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比特没有心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