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他真的 ...

  •   蒋依纯被记者给包围着,各种问题接踵而至。

      “依纯今天这一身非常漂亮,是私服吗?”

      “据说在即将开拍的《妖狐书生》中,你将饰演最受欢迎的小师妹,请问消息属实吗?”

      “在Cookeis女团成员当中,你人气最高,是要考虑退团独自单飞发展吗?”

      面对各种问题,蒋依纯回答得游刃有余,到底是明星,瞬间便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成为画展中的焦点。

      蒋依纯一边接受采访,一边还不忘看向云向晚,就想从她脸上看到嫉恨的表情。

      然而云向晚却始终是面如止水,眼神平静。

      不知为何,蒋依纯心里忽然蔓延出了一股不安之感。

      就在这时,两名警察越过人群,径直走到她的面前,第一时间出示了证件,声音洪亮地宣布:“蒋依纯吗?我们接到报案,说你偷窃了一枚价值上千万的胸针。请你跟我们回派出所,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这句话就仿佛是一滴水落入了油锅中,现场顿时一片哗然。所有的摄像机照相机都对准了蒋依纯,开始疯狂拍摄。

      在一片刺目的闪光灯中,蒋依纯怔在原地,整个人仿佛泥雕木塑,动弹不得。

      //////////////

      当接到消息后,吴与之第一时间便带着助手以及律师去了派出所。

      他首先看见的,便是双目通红,楚楚可怜,正不住低声啜泣的蒋依纯,

      而坐在蒋依纯旁边的云向晚,则是微垂着头,沉静安然。

      此情此景,怎么看怎么像是千金大小姐欺负了弱质灰姑娘。

      吴与之在来的路上便已经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他想起了订婚宴上发生的短信事件,便认为云向晚是心头不忿,借机发作,想要报复蒋依纯。

      这事闹得挺大,毕竟蒋依纯是明星,现场又有那么多的记者跟网红,这消息立刻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不仅如此,整个南城上流圈子里的人也都知晓了。

      自己未婚妻和自己的干妹妹当众闹了起来,还撕到了派出所,那些商业对手,还不定怎么看他的笑话呢。

      吴与之这几天正为南湾区的项目忙碌,整个人连轴转,睡眠不足,当即不免心烦意乱,认为云向晚太过不懂事。

      于是,他径直去到云向晚面前,说出的话,也饱含着责备与不耐:“向晚,你和依纯是朋友,有什么事私下解决不行吗?为什么这么不懂事,故意使小性子,还闹到了派出所呢?”

      听见吴与之对云向晚的责备,蒋依纯心头暗喜,但仍旧发挥着自己的演技,继续低声啜泣,一双水汪汪的眼红红的,更加惹人怜爱。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吴与之身旁的助理听见了这话,不禁震惊地看向上司。

      这可是你未婚妻啊?居然这种语气跟人家说话?

      上司大兄弟,你听说过追妻火葬场吗?

      相较于助理的震惊,云向晚则仍旧眉目沉静,声音轻柔:“那枚‘蓝梦’胸针,是我妈送我的成人礼,对我而言非常珍贵。现在凭空出现在了蒋小姐的身上,我自然是有权利要调查个清楚的。另外,我和蒋小姐从来都不是什么朋友。”

      云向晚语气平和,辞顺理正,让人挑不出半点错来。

      吴与之一时竟哑口无言。

      见形势有些逆转,蒋依纯知道自己不能够再坐以待毙,便瞅准机会,咬唇,憋出了股颤音:“哥哥,你不要怪姐姐了,都是我的错。姐姐,我知道你一定是误会我们了,所以才会报警抓我。但是,我真的只是把他当哥哥而已,你不要生气了。”

      蒋依纯果然是茶艺精湛,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既凸显了自己的柔弱善良,又把云向晚给钉在了报复的耻辱柱上。

      果然,此话一出,吴与之看向蒋依纯的目光也不禁柔软了几分。

      助理表面不动声色,但暗中却悄悄地上前一步,做好了劝架的准备。

      毕竟,这话茶味太超标,熏得人脑门子疼,他要是云向晚的话,绝对会扑上去撕了蒋依纯那张小.嘴。

      可出乎助理意料的是,云向晚却丝毫没有动怒,只继续柔声道:“蒋小姐,你刚刚那番话,像是在责怪我故意栽赃你。那我们今天就当着警察的面,把话说明白。那胸针,我借给了佳琪,而佳琪则还给了与之,这中间并没有你接手,那你到底是怎么拿到的呢?是去与之的房间偷拿的?还是与之给你的?”

      云向晚声音轻柔,不急不躁,温温和和,却让蒋依纯浑身一震。

      蒋依纯原本以为,云向晚会因为刚才自己的那番话而气恼,进而跟自己和吴与之闹起来。

      没想到云向晚脑子居然如此清晰,戳中了问题的核心,直指要害。

      说起来,“蓝梦”胸针确实是蒋依纯偷拿的。

      几天前,蒋依纯去吴家,恰好就撞见了吴佳琪把胸针还给了吴与之。而吴与之当时也因为订婚宴以及南湾区项目的事忙得不可开交,便顺手把胸针放在一旁,准备之后再还给云向晚。

      蒋依纯看见了,便主动提议,说自己原本就想要亲自去恭喜云向晚,顺便可以帮忙把胸针还给她。

      吴与之没有多想,当即便将胸针给了蒋依纯。

      但蒋依纯却并没有去找云向晚,而是将胸针扣了下来,故意找准机会,在公开场合戴上,暗搓搓地和云向晚宣战,表明自己跟吴与之之间有暧.昧关系。如此一来,便可以激怒云向晚,让她跟吴与之争吵。

      只是蒋依纯怎么也没想到,云向晚并没有去跟吴与之吵架,而是直接报警抓了自己。

      简直是开挂行为。

      而此时,吴与之也在云向晚的提醒之下反应了过来,疑惑地看向了蒋依纯。

      没错,按理说,这胸针应该早就还给了云向晚,可为什么,如今还在蒋依纯的手里?

      蒋依纯心头警铃大作,只得赶紧站到了吴与之的身边,用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低低道:“哥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这几天姐姐一直都不肯见我,所以我没能找到机会把胸针还给她。恰好今天我要出席活动,服装跟那胸针非常搭配。我想着,借戴一次,姐姐应该不会介意的,没想到她会这么生气……”

      当然,说这话时,蒋依纯还不忘动手轻轻拉扯着吴与之的衣袖。

      身体力行地演绎了什么叫做勾勾搭搭,拉拉扯扯。

      助理深吸了口气。

      在未婚妻面前和干妹妹做出这种动作,自己的上司,在男女关系上,真的是作死小能手啊。

      吴与之倒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此刻的他只想着将这场闹剧给尽快平息。

      思来想去,他也只能够自己把这事给扛下。于是,吴与之缓下声音,对云向晚解释:“向晚,这胸针,是我做主借给依纯的,都是误会,不存在什么偷窃。”

      很明显,吴与之是在袒护蒋依纯。

      云向晚照旧是眉目温顺,脾气极好的样子:“原来是误会,好的,请你下次把我的东西借给别人前,先征求下我的意见。”

      她话语轻轻柔柔,没有任何攻击性,大方得体,让人心生好感。

      这高下立见,在场所有人,包括警察叔叔们,都用鄙视的目光看向了吴与之。

      拿着未婚妻的东西,去讨自己红颜知己的欢心。

      兄弟,你这么渣,你家里人知道吗?

      //////////////

      在律师的协调之下,这案件告一段落。

      云向晚并不想把这事闹得太大,毕竟她也得顾及云吴两家的面子,给蒋依纯一个教训也就是了。

      结束之后,云向晚没有再等吴与之,径直走出了派出所大厅。

      派出所大厅前有十几级台阶,云向晚正准备踏上第一级台阶时,突然有人从后快步跑来,用力抓住了她的手腕。

      云向晚转头,看见了蒋依纯那张哭得梨花带雨的脸。

      “姐姐,我知道,你今天之所以要报警抓我,是因为误会了我和哥哥,所以生气吃醋。你怎么对我都没有关系,但是你不要生哥哥的气好吗?他最近工作真的很辛苦,瘦了好多,就不要让他再费神了。”

      蒋依纯的这番话,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让身后的吴与之听见。

      闻言,吴与之眼神微动。

      云向晚看得出,那是感动的目光。毕竟,蒋依纯这番话是如此体贴入微,为他着想。

      虽然蒋依纯明面上做出了柔弱可怜的姿态,可私底下抓着云向晚的那只手却越发用了力,尖锐的指甲掐入了她的手臂内侧肌肤。

      云向晚吃痛,下意识抽回手,想要摆脱她的桎梏。

      而蒋依纯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她顺势向后一倒,跌坐在了台阶上,演技十分精湛,自然流畅,在外人看来,生生就是云向晚把她给推倒了。

      蒋依纯就是故意的,今天她在云向晚的手中吃了这么大的亏,这口气哪里忍得下,怎么也得报复回来。

      果然,吴与之见状,三两步便冲了上来,蹲下扶住了蒋依纯。情急之下,他对着云向晚脱口而出:“向晚,你怎么能动手呢?太让我失望了!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云向晚微微睁大了清澈的眼眸。

      不是吧,这么老旧的茶艺招数,你也喝得下去?

      不过折腾了一整天,云向晚累了,连解释的欲.望都没有。她暗暗叹口气,转身便想要走下楼梯,把舞台让给这对茶艺cp。

      请你们锁死吧,钥匙她吞了。

      然而云向晚刚被蒋依纯一推一拉,移了步子,没留神自己的脚正踩在台阶边缘,转身的片刻,重心不稳,身子一斜,眼看就要摔倒!

      完蛋,要真是在蒋依纯面前摔得头破血流,那她可真是输大发了,得被笑一整年。

      就在云向晚哀叹自己快要晚节不保时,忽然一双大手伸出,从后握住她的双肩,让她稳稳扶住。

      随即,她的背脊贴上了一个男人坚硬结实的胸肌。

      与此同时,她隐约感受到了一股久违的气息。

      是一种,野性.欲.望肆意的气息。

      云向晚心内震荡,下意识转头,她看见了霍轻寒。

      金丝边眼镜后的眼眸,敛尽锋芒,一身笔挺西装,温和禁欲,优雅矜贵。

      刚才那种浓烈至欲.望横溢的荷尔蒙气息,就仿佛是错觉,瞬间荡然无存。

      而也许是因为云向晚的那一撞,在将云向晚扶稳的同时,霍轻寒整个人向后退了一步,右脚踩到了下一级阶梯上。

      顿时,他轻嘶一声,眉宇微皱,很明显,就是崴了脚。

      当下也顾不得什么前尘旧事,云向晚连忙将救命恩人给扶住,问道:“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闻言,霍轻寒轻勾嘴角,笑容竟有点清风朗月之感:“你没事就好。”

      两人的一举一动,全落在了旁边的吴与之眼里。

      毕竟是自己的未婚妻,刚才在云向晚即将跌落时,吴与之第一时间便想要起身,前去营救。然而他刚一动弹,蒋依纯却将他紧紧拉住,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云向晚陷入危险之中。

      幸好关键时刻,一个高挺男人三两步便冲了过来,扶住了云向晚。

      吴与之长松口气,正打算好好感谢下那个男人。谁知此时,他竟赫然看见,那男人明明已是站稳了身体,可右脚却故意地往下一级台阶上一滑。紧接着,吸气吃痛皱眉,演技之自然之流畅,简直是本届影帝的不二人选。

      演完之后,还对着自己未婚妻说出了一句感人肺腑的台词——“你没事就好。”

      这谁顶得住?

      在订婚宴上,吴与之脑海中响起了“大郎,喝药了”的画外音。

      而在此刻,吴与之脑海中却响起了“大郎,喝茶了”的画外音。

      吴与之仔细看着那男人,一句疑问梗在喉间——兄弟,你这么茶,你家里人知道吗?

  • 作者有话要说:  霍轻寒:实不相瞒,今天的茶艺只是热身,明天才是正菜。
    感谢在2021-06-03 20:36:04~2021-06-04 20:19: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吃甜品 10瓶;圈圈圆圆球球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