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据说,距离南州府不远的青灵山上有恶鬼。
      以前那里盗匪频出,不少路人惨遭杀害,不知是不是怨气太重,终于有一天,催化出了一只恶鬼。
      那恶鬼将山上的盗匪困在山中,要他们自相残杀,互相折磨,最后砍下他们的头颅,片片削下他们的骨肉,堆在山下,以残肢断臂为地基,筑成京观。
      来往行人见之,无不骇然变色,此事一经传扬,青灵山便人迹断绝了。
      伊荼娜找到的那团白光,就在青灵山上。
      梦境中,是一场庆典。
      长而看不见尽头的宽阔大街上,两旁点满了灯笼,照的夜如白昼,来往的游人如织,人声鼎沸,叫卖声、欢笑声、呼喊声,熙熙攘攘。
      一位少年在人群中奋力的逆流而上,满头大汗的呼喊着前方两个有说有笑的身影:“阿爹,阿娘!等等我!”
      可是那对恩恩爱爱的夫妻,一直不肯回头。
      这少年就是梦境的主人,而从他的灵魂记忆中,伊荼娜知道那对夫妻在现实中已经死了,不仅死在了这少年的前头,而且就死在他的面前,给予了他极大的刺激,他才会在梦里,一直想要再与他们团聚。
      魅魔能透过梦境窥探一个人的记忆,并且能诱发人类内心深处的渴望,让他们自己更改梦境。
      他们会梦见自己最渴望、最想要的东西。
      魅魔便会趁机而入,饱餐一顿。
      于是,往日里无论如何呼喊都不会回头的夫妻,这一次停下了脚步,向着身后那追赶的气喘吁吁的少年投去了目光。
      他名为厉雀,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袭锦衣,身形清瘦,眉目俊朗,眼尾一颗泪痣,脸上还带着少年人特有的稚气与青涩,全身裹着从小锦衣玉食,被父母宠爱出来的不谙世事与天真懵懂。
      端看长相,的确是位唇红齿白,俊秀翩翩的佳公子,只是一丝死气,令他的皮肤更白,隐约透出了惨青,而嘴唇更红,红的几欲滴血,眉眼精致凌厉到了妖异的地步,十分不祥。
      “哎呀,雀儿,你怎么离我们那么远?”但那温柔的妇人全然无视了儿子的变化,只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旋即嗔怪的蹙起了眉头道:“这儿人这么多,要是挤散了怎么办?快过来。”
      那高大的男人站在一旁,神色虽然不苟言笑,眼神却也很温和的看着少年。
      在无望中突然得到了回应,名为雀儿的少年霎时怔在原地,随即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迫不及待的一头扑进了妇人的怀中,将她紧紧抱住了。
      “这孩子!”妇人左右张望了一下,涨红了耳尖,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她充满爱意的怀抱,融化了少年心中的坚冰,他身上那一缕无意渗出的死气褪去,这个少年便从鬼物,短暂的变回了人类,流露出这个年纪应有的脆弱笨拙。
      如此进入了他的梦境三四遍后,每一次他都是一样的梦境,可见对于父母离去的执念。
      但在第五遍时,梦境发生了变化。
      那一次,伊荼娜进入梦境时,他的神识是处于暗淡的状态,也可以说,是失去了神志的状态。
      于是这一次的梦中,是尸山血海,有那么一瞬间,伊荼娜还以为自己来到了地狱。
      地狱是天界最严酷的监狱,据前辈们说,那些人类无法面对和处理的深渊生物,就会被天使们抓走,投入地狱饱受折磨。
      深渊生物都不喜欢地狱,伊荼娜自然也不喜欢。
      她显出身形,迈过一地的残肢断臂,向着那个跪在地上,举着石头,眼神疯狂的砸着尸体头颅的少年走了过去。
      她知道他面前的尸体,就是曾经在他面前杀死了他父母的仇人,她知道他在梦里已经对仇人实行了无数种报复——分尸、凌迟、扦插,碎颅……
      但他都无法改变那时在现实中的结局。
      他的父母死去了,但是保护着他,保护到了最后一刻。
      少年怀抱着恐惧和愤怒逃走了,却被山匪们犹如猫抓老鼠一般嘲弄着,追赶着,逃入了山中,逼到了悬挂着瀑布的悬崖边上。
      他被推下悬崖,不仅被激流裹挟着撞上了乱石,水流中还有枯木断枝,宛若刀枪剑戟,刺入他的身体。
      他就在这样极度的痛苦之中,淹没在了水浪里,竟不知是骨裂而死、窒息而死,还是被刺身亡。
      或许是怨气太深,执念极重,七天之后,少年化为了厉鬼,重回青灵山,将山中上下屠杀一空。
      他也就此被困在了这里,无法离开。
      就这么过了好几百年,无人陪伴,无人交流,厉雀的理智已经渐渐消散,心中只剩下怨气与戾气横生滋长,他会将所有踏入青灵山范围的活物全部毫不留情的杀死吞食,然后把尸体丢在路边,筑成京观,极为可怖。
      但他并不想变成这样。
      代表他神识的白光既然还在闪烁,虽然宛若疯子,却证明了他还在理智与失智间挣扎。之前几次,伊荼娜入梦时,他还记得自己的父母,应当是理智尚存的时候,这一次却是满目疮痍血腥,应当是失智混乱之时。
      但魅魔无所谓他的神志是否清晰,在梦境中,她本能的知道该怎么行动,才能令梦境主人满足。
      他如此反复的鞭笞仇人的尸体,想要的不是复仇,而是解脱。
      因此她踏着一地鲜血,在少年机械麻木的再一次举起石头,准备狠狠砸下的时候,扬声唤道:“阿雀,你在做什么?”
      厉雀微微一顿,愣愣的转过了脸来。
      他的面容本来已经溅满了鲜血,狰狞扭曲成了鬼面,但此刻听见呼唤,又慢慢的恢复成了清隽俊秀的眉眼,重新显露出白皙柔细的肌肤。
      他原本眼白已经变成了血红,眼眸一片乌黑,此刻血色褪去,双眼又恢复成了黑白分明的清冽。
      若是在外界,想要凭借几句话就唤回他的理智绝无可能,但在梦境之中,是与灵魂毫无阻碍的坦诚相见,因而可以直达对方内心——更何况,厉雀早已是疯癫状态,心神毫无设防,自然任由魅魔掌握。
      厉雀看着伊荼娜,双唇无声的动了动,那是在呼唤伊荼娜的名字。
      尽管他根本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在梦境中,他确信她是他的至亲至爱之人——因为他潜意识渴望一个至亲至爱之人——更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知道她的名字。
      很快,周围的一切也都变了。
      尸体、鲜血,变成了草地、春芽。
      天上下起了细密的春雨,雨若珠帘,但轻盈的像是一片雾,宛若仙女在人间万物前笼上了一层轻纱,远处山峦叠起,树林茂密,泛着淡淡的灰紫色,仿佛水墨画中的淡笔,在天际氤氲出一片留白。
      少女一袭水蓝色的衣裙,眉眼清纯素净,撑着纸伞,在雨中含笑望着他。
      “快过来。”伊荼娜向着他招了招手。
      厉雀的眼中渐渐有了神采,向着她匆匆跑了过来。
      少女手中的纸伞略微倾斜,挡在了他的头顶。
      少年惊喜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下雨了,”魅魔抬起眼来,打量着自己手中的纸伞——她还从没见过这种雨具呢,忍不住新奇的转了转,伞面上就朝着四面八方溅射出无数珠玉般的雨滴。伊荼娜感觉很有趣的弯起了眉眼:“我想着你出门的时候没有带伞,所以特地过来接你。”
      她带着笑意落下了视线,而少年一直凝注着她柔美的面容,只觉得体内某种难以言喻的满足和喜悦充盈到了快要满溢的地步。
      他心中犹如万虫噬心,怀抱着满腔莫名的欲望,渴望发泄出来,做点什么——
      当她盈盈望来,厉雀上前一步,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在这天地之间,人是何其的孤独,只有当他与她紧紧贴合在一起时,他才感觉到了圆满。
      魅魔又饱餐了一顿。
      ……
      伊荼娜从他的梦境中得知,这个场景是多年前的某一天,厉雀与朋友去城郊踏青,然后分手回来时,突然遇上了绵绵春雨的场景。
      他半是被雨所困,半是自己也不想走的留在了原地,看着烟雨中的美景,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渴望——想要身边有一个人,能够与之分享心中所想,眼前所见。
      在当时,那不过只是一个少年在成长过程中常见的期望,最终也只留下了些许没有得到满足的寂寥与失望,就那么过去了。
      而在梦境中,那些失落在灵魂深处的点点滴滴,都将在魅魔的手中迎来圆满。
      此时此刻,伊荼娜就是他想要的那个,会陪伴在他身边、填满他心中空隙的人。
      那一次的相见,给厉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伊荼娜在他理智尚存时进入梦境后,发现那个重复了五六遍的梦境,也随之改变了。
      当少年的父母停下脚步,招呼他来到身边,当少年扑进母亲的怀抱,原本梦境就该在此结束,可这一次,少年却在母亲怀中,听见耳边响起了一声“噗嗤”声。
      他从母亲的臂弯中抬起头来,却见母亲身后不远处,一位明艳无双的少女向他投来了好奇的目光,此刻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那少女发如鸦羽,肌肤如上好的细瓷,白腻娇嫩,眉若远黛,清丽绝俗,叫人一见,心里便能生出万千柔情。

  •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箱还有还有,就是我忘记设置时间了……我自己还一直在奇怪咦怎么还没更新ORZ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