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当初,伊荼娜就是以苦修修女的身份,救助了一位受伤的圣骑士后,得到了他的信任,成为了他的未婚妻。
      她本可以就此过上平静的生活,结果教廷鼓动讨伐异端,她的未婚夫只得出征。
      其实深渊生物的食物并不是天界所宣传的人类的灵魂,而是人类的情绪。
      深渊本来与人间有一道屏障,人死之后,灵魂会进入深渊,那道屏障就会将人类情绪与灵魂分离,没有了前世情绪的灵魂会变得很轻,升入天界,情绪便会落入深渊,成为深渊生物的食物。
      但天界攻破深渊后,那道屏障失去了筛离的能力,深渊生物也没有筛离的能力,只能直接吞食灵魂,反而被天界剿灭的更加厉害——明明逼着深渊生物开始吞食灵魂的就是他们自己!
      而每个种族的深渊生物喜爱的情绪不同,有的恶魔喜欢恐惧、有的恶魔喜欢疯狂、有的恶魔喜欢贪婪,魅魔则喜欢欢愉。
      相比其他恶魔,魅魔的食量很小,基本不会谋害性命,对人类的危害性算是最低的那一类,可是反而是教廷追捕的重点,就因为天界定下了七宗罪,宣告七宗罪的代表恶魔都是最邪恶的。
      代表最邪恶之一的伊荼娜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在心里又狠狠地骂了一句天界。 
      总之,她之前摸索出了一个办法:毕竟同时出现在多个人的梦境里,很容易会引起怀疑,导致被教廷逮捕,最为稳妥的进食办法,就是找到一个强壮的人类男人,稳定的从这一个人的梦境中汲取他的情绪之力。考虑到人类男性大多会梦到□□,爱人这一身份就能成为魅魔最强有力的天然伪装。
      可是伊荼娜还太过年轻,她的入梦能力有所限制——她不能离入梦对象太远。因此,当她选中的“爱人”,圣骑士远征的距离超出了她能入梦的距离之后,魅魔就不得不另选一位“爱人”作为新的食物来源。毕竟这种远征动辄三五年,魅魔当然无法等待,只能另寻食物。
      这时,教皇看中了她,伊荼娜便成为了教皇的情人。
      在上帝和天使不曾降临的时候,教皇就是人间的至高神。
      伊荼娜心想,为什么不呢?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又能想到,教皇的长袍下,竟庇佑着一位货真价实的深渊生物?
      她就此过上了好几年的平静生活。
      然后,那位圣骑士远征回来了。
      男人之间的争风吃醋很快闹得满城风雨,许多人对于一位圣骑士和教皇这样的大人物卷入这样的丑闻十分不满,议论纷纷,这甚至动摇到了他们的权势,于是两位男人最终达成了共识——他们决定抛弃一个女人,来保住自己的地位。
      他们宣称她是女巫,使用了惑乱人心的巫术,一度蒙蔽了一位高贵的圣骑士,和上帝最虔诚的牧羊人。
      伊荼娜只得仓皇出逃,以免被抓住后发现其实不是女巫而是更严重的魅魔,引起天界的注意——女巫教廷可以自己处理,天界不会插手,但若是深渊生物,天界就会派出天使。
      但毫无疑问,受教廷庇佑的那几年,是伊荼娜最安全的几年。而姜玉鸣所在的势力八重云天,正是这个世界里最声名远扬的一股势力,从名字就看得出来——“天有九重,仅在天下”,何其夸张。
      所以,魅魔吃一堑长一智,吸取教训的想,只要她一直守着一个人——目前暂定为姜玉鸣——不给他们扣帽子的机会,伊荼娜坚信这一次绝不会再上演之前的翻车故事。
      既能得到庇护,又能修炼成神,所以此时不拉关系,还等什么时候拉关系?
      她停在原地开口道:“我找到了一些蜂蜜,放在了水里。”
      姜玉鸣态度生硬道:“不需要。”
      眨眼之间,他手里便多出了一个瓷瓶。少年仰头便喝,喉结不住滚动,可见甘美。那或许就是凡人所说的“琼浆玉液”了吧?
      见状,伊荼娜也不失落,她捧着树叶站了一会儿,就找了个角落坐下,自己将树叶中的蜂蜜水喝完了,随后抱住自己的膝盖,开始看着洞外的风景发呆。
      这时,姜玉鸣脚步仍有些虚浮的走了过来,隔着一段距离,将她的黑色斗篷精准的扔到了她的怀里。
      他抿着嘴唇,顿了片刻才道:“我之前被奸人所害,神志一时迷乱,所作所为,皆非出自本心,我应当没有损你清白,更何况,此事你知我知,只要不说出去,就与你无碍。你若是能够接受,我可以给你一些补偿,但你最好不要痴心妄想,异想天开。”
      伊荼娜抬头看着他,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乖乖道:“好。”
      见她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姜玉鸣的心情却仍然没有好转。一想到自己之前在她身上时的不堪模样,在她面前,他就觉得又气又恼,只想永远也不要再和她相见。
      姜玉鸣压着那股难堪的情绪问道:“那么,你想要什么?”
      伊荼娜仰起脸来,看着他道:“我能请仙师送我去南州府吗?”
      他皱起了眉头:“我是问你,你想要什么补偿?”
      “我只要仙师送我去南州府就好。”伊荼娜平静道:“我和仙师不仅两不相欠,相反,是仙师有恩于我,与我有救命之恩,我不需要什么补偿。”
      姜玉鸣愣了愣,情绪顿时缓和了许多,只是脸色仍有些难看,“你可不要后悔。”
      伊荼娜笑了笑,“我不后悔。”
      ……
      待到姜玉鸣又休息恢复了一会儿后,他隔着一段距离,对伊荼娜说:“出来。”
      她便起身跟着他一起走出了山洞。
      姜玉鸣耳垂上的珍珠闪烁了一下,之前那柄飞剑就出现在了他的腰间。
      少年抚上自己的佩剑,原本焦躁烦闷的神色一下子便柔和了下去。
      伊荼娜自然也在他的记忆中,知晓了这耳钉的来历。
      大概几千年前,有一位修道的人类飞升成仙,以身合道。那位仙人极其擅长炼器,一生所炼宝物不下千百,在升仙之时,全部抛洒而出,任由它们散落天下,笑言道:“能者得之。”,这些散落四方的法器,就被统称为“翟子法器”。
      从古至今,寻宝之人都从未断绝。
      这枚耳钉就是一件翟子法器。姜玉鸣和红尘谷的两位弟子结怨,也是在最近寻找翟子法器的时候起了冲突——他们的目标似乎是同一件翟子法器。
      不过翟子法器都被封印成了不同的凡类事物,很难辨别,有可能就是脚下的一棵草、一朵花、一株树、一枚石头……
      当初姜玉鸣是得到了一条剑穗,然后解开封印,剑穗就变成了一朵珠花耳环。
      这耳环是极其上等的储物法器,外观更是美丽,每个女子见了都要移不开视线,姜玉鸣不舍丢弃,又实在羞耻于佩戴,于是在八重云天的洞府里闷头炼化了近百年,才勉强改变了外形,从无数珍珠簇拥成的珠花耳环,改到了只剩一枚珍珠,这才勉强用上。
      继续将它炼化,彻底改变形态,是他一直未曾放弃的目标。
      而姜玉鸣的爱剑叫做射天狼,他爱剑如痴,最爱打扮自己的佩剑,搜罗了无数剑鞘和剑穗,隔三差五便会给自己的爱剑换一身精心装扮。
      之前他瘫软无力之时,为了防止佩剑被抢走或者丢失,就令它自动回到耳钉里。
      但摩挲着自己爱剑的剑鞘,姜玉鸣想到等会不得不带着一个女人一起御使飞剑,表情顿时又不好看了起来。
      不过这次他没说什么,只是令飞剑剑柄朝前,剑刃朝后的悬浮在空中,然后令其变大。很快,剑刃的宽度就赶上一条毛毯那么宽了。
      刚布置完,他就突然来了脾气,怒道:“你说你一个孤身凡女,没事跑到这么个深山老林里做什么?你知道有多危险吗?要是没有遇见我,你知道你会是什么下场吗??”
      伊荼娜看着他,开口道:“外面就不危险了么?”
      “怎么,你还想要说一句‘苛政猛如虎’吗?”姜玉鸣说完后,才觉得冷嘲热讽的情绪有些太重,他知道她其实无辜,自己的迁怒很没道理,可对于自己的情绪却难以自控。这让他话一出口,又觉得有些歉疚。
      少年重重的“啧”了一声,烦躁的撇过脸去,“算了,我先把你带去南州府。”
      他又强调了一句:“记住,这是你自己提出的要求,我把你带出去之后,我们就两不相欠,各走各的路。”
      伊荼娜笑了笑,对他可以用恶劣形容的态度不以为意,她想到他记忆中的确发生过好多次这样的事情。
      嫉恶如仇的少侠容貌出色,实力强大,英雄救美尽管只是为了匡扶正义,却无法阻止许多女子对他一见倾心,甚至还有千里相随的。
      可惜姜玉鸣对此厌烦至极,避而远之,折竹君不近女色,铁石心肠的传言更是确凿无疑。
      她点头道:“好。”
      但她态度如此淡然,语气如此平静,反而让姜玉鸣有些不习惯的多看了她几眼,蹙起了眉头,心中莫名的不悦更甚。
      他先一步的凭空而起,落在了剑尾上,然后对伊荼娜语气生硬道:“上来。”
      他指着前头和自己隔着一整个剑身的剑柄道,“你坐在这,抓住剑锷别乱动。”
      飞剑降低了悬浮的高度,伊荼娜抬脚便走了上去。她的鞋子踩上剑刃的那一瞬间,姜玉鸣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但他什么也没说,直到见她坐稳,少年才沉声提醒道:“起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