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渔村初见 ...

  •   说来奇妙,命运开始地猝不及防。从那天起,姜膤住的小院被官兵层层包围,像个尚未绽放的花骨朵,之后,领头人下令,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这群人望着她的目光无一不恭敬,甚至可以说是谦卑,她不喜欢,也不自在。
      
      当晚,领头人离开渔村,说是去请人。
      
      她晓得他去请谁,那个有另一半蝴蝶印记的人,当今皇上。
      
      活了十几年,姜膤从未听过这么好听的笑话,她是未来皇后。且不说出身,她大字不识几个,怕是单凭口吃这一点便做不了皇后。
      
      她想,皇帝见着她一定会后悔。
      
      七日后,渔村前所未有的安静,坑坑洼洼的小道上一个人影也无,村长挨家挨户上门,警告他们莫要出来,说什么都得待在家里。
      
      清晨,姜膤端着刚煮的清粥喂给秦秋,秦秋今日醒得格外早,似乎知道待会儿会有人来,她怜悯地望着她,欲言又止。
      
      “烫?”如今的姜膤还看不懂秦秋的神色,茫然问道。
      
      秦秋摇头,她吃力地伸出手,柔柔地抚着姜膤鬓边的发丝,慈爱道:“膤儿,往后,定要照顾好自己。”
      
      拿调羹的手一颤,姜膤垂下眼帘,脑中再次想起了已故的爹娘,“我,不会,离开,开,你。”
      
      秦秋没再说话,目光中的不舍一点点晕开,说出真相的勇气,她只有一次,而那一次被人打断了。
      
      她救她为恕罪,而她照顾她,是为良善。
      
      忽地,外头响起了整齐宏亮的声音,“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姜膤心口蓦然一跳,一股连她自己都不晓得的古怪情愫在心底升起,冥冥之中,似乎有东西在牵引她。
      
      匆忙的脚步声由远逼近,随后有人从门口踏入,快似一道风,轻似一道风。
      
      她侧过头,视线恰好与年轻的锦衣公子相撞。
      
      在有限的认知里,她想,他是她见过的人里头,长得最好看的那个。
      
      她不知自己该不该庆幸,或许更该悲哀,她的姻缘在出生时便被定下了,姻缘线的另一头,系在天下间最尊贵的人身上,他从帝都而来,带着风尘仆仆的气息,眉间稍显疲惫,却怎么也掩盖不住眸中的光芒。
      
      白封启缓步行至她身前,双眸出奇地清澈,一字一字道:“我等了你二十年。”
      
      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威严,也不激动,反而相当温柔,可温柔之下仿佛铺了张网,叫她怎么也逃不开。专注而深邃的目光笼罩了她的全身,这种感觉从未有过,令人心惊,姜膤立马别开脸。
      
      “我,我不,不,认识,你……”没人教过她见着皇帝该行什么礼,她自然不会。话一出口,姜膤便后悔了,这一说,自己的缺陷暴露无遗。
      
      视线一转,她往塌边走了几步,满脸无措,想寻求逃避的港湾,然而姨娘已闭上双眼,如同往常一般,沉沉睡去。
      
      “你在怕我?”白封启再次放柔声音,尽量避免自己吓着她。
      
      他深深凝望女子的侧脸,目光渐渐变沉,沉地复杂,而这复杂里头一定没有喜欢两个字。
      
      心头涌起的悸动微妙告诉他,她的确跟其他女人不同。
      
      自懂事起,他便被告知一件事,自己的命运与拥有另外半只蝴蝶胎记的女子交缠在一起,他必须找到她。只有找到她,他的命数才完整,国运才昌盛。
      
      原本他不信,也不愿找,可登基后的一年里,各地雪灾旱灾水灾不断,百姓苦不堪言,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在他看来,她只是一个被命运强塞过来的东西,他并不讨厌她,但他讨厌命运。
      
      “不,不,不怕。”越慌,她越说不好话。
      
      眼下,她生了自卑的情绪,比以往的自卑加起来都要多。他这般好,她是配不上他的。其实配不上也好,反正她从没想过做皇后。
      
      做个平凡的渔村姑娘,过平凡的日子,这才是她要的。
      
      “不怕为何不敢看我,我长得吓人么?”白封启主动往后退了一步,站远了些,眉眼柔和,语气中竟有哄孩子的味道。
      
      姜膤心念一动,听他的语气,他是不打算走了?“不。”她侧目,视线轻轻挨上他的脸。
      
      “方才是我唐突,还请姑娘见谅。”见她看去,年轻公子笑得愈发温和,而后抬手示意门口的人离开,他望着她,一本正经道:“我姓白,名封启,今年二十有一。”
      
      话音落下,屋内一阵沉默。
      
      “……”她莫名,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是在等她说话,“我叫,姜膤。”
      
      “姜膤,是个好听的名字。”白封启轻轻念着,在旁人听来如沐春风,“姜姑娘,我打算在这儿住几天。”
      
      住几天?她愕然。
      
      *
      
      白封启说住下,那便是真住下,住隔壁院子,良婶收到金子时嘴巴咧到了耳后根,连夜收拾行李与良叔去村头亲戚家。
      
      是夜,姜膤照常端了饭菜到榻前。
      
      秦秋今日睡得少,申时不到便醒了,醒后一直望着姜膤,看她忙里忙外。
      
      她动了动脖子,轻声道:“膤儿,跟他去帝都吧。有你,他的命数才完整。”
      
      姜膤刚坐下身,闻言一怔,被欺骗的不悦之感纷然涌上心头,“你都,知道?为何,为何,不,告,告诉我?”
      
      “……我不敢。”秦秋别过眼。榻边的窗户还未关,夜空上头挂着一轮弯月,她用复杂的语气说道:“怕你知道真相后恨我。”
      
      瞬间,姜膤心头倏然一凉。
      
      屋内只点了一盏蜡烛,被风吹得摇曳。
      
      沉默许久,秦秋再度开口,“我并不是你娘的亲妹妹。当年,我扮做卖唱女故意接近你爹娘,谁想阴差阳错地爱上了你爹。”她的声音在颤抖,仿佛裹着无穷无尽的悔意,“我下不了手,他们便派了人来,你爹……”
      
      “住口!”犹如一道惊雷当头劈下,姜膤手中的碗落了地。她触电般地站起身,咬牙看着秦秋,“仇人,是谁?”
      
      秦秋颤了一颤,哑声道:“我不知道……”
      
      “你。”姜膤握紧右手,愤然盯着榻上之人,最后,她转身跑了出去,
      
      小院里间有条密道直通后山。
      
      后山,有颗活了上百年的老榕树,茂密地铺天席地,在渡口远远地便能看到,而此处是姜膤每夜练剑的地方。
      
      她低头望着手中长剑,指节用力地泛白。
      
      没想老天爷跟她开了个大玩笑,她最敬重的人,唯一的亲人,是杀害她父母的帮凶,这么多年,她在认贼作母。
      
      斑驳的月色里,姜膤背靠树干无力坐下,抱着双膝望向夜空。
      
      那夜比今晚黑地多,爹娘将她一人推进密道,然而出密道没多久她便被贼人抓住了,是姨娘救了她,她抱着她拼命逃,不知为她挡了多少刀。
      
      不管是亲情还是恩情,她都愿意照顾她一辈子,可今日,她告诉自己,一切是她造成的。
      
      她觉得自己成了笑话。
      
      许久许久,她起身,将秦秋送的长剑埋在树下。
      
      *
      
      清晨,第一缕日光从山头升起。
      
      “咚咚咚”,一大早,房门响了,秦秋睡着,姜膤昨晚一夜未眠,今早便睡得迟了些。
      
      听得敲门声,她随手撸了几下长发去开门。
      
      房门一开,是白封启站在门前,他穿着一身如雪的白衣,嘴角含笑,“姜姑娘,早。”
      
      “早。”姜膤仰头,讷讷地看着他,小院破落,他往这儿一站,通身的气派显得格格不入。
      
      她不怕他,但也没因他的身份表现出殷情。他们之间会有交集只因传说,其余什么都不是。
      
      厨房里的炊烟袅袅升起,跟往常一般,她煮了清粥,弄了两样小菜。
      
      两人在桌前坐下,姜膤低着头,自顾自用喝粥。
      
      “待过几日你不再怕我,我会带你回帝都。姜姑娘,你可愿跟我走?”白封启出口开门见山。
      
      面前的姑娘与后宫里的女子不同,需要他付出耐心。
      
      他此行的目的是带她回去,至于她肯不肯并不重要。
      
      思索片刻,她抬头,尽量让自己说的话听起来连贯,“我,不愿意。”
      
      这是个意料之中的答案,白封启并不生气,温和地问:“可否告诉我理由。”
      
      姜膤捏着筷子不作声,正当她踌躇时,只听白封启说,“你不必着急,慢慢说,这里只有我一人。”
      
      闻言,她心头暖了几分,不自然道:“我,不想,丢下,姨娘。”昨晚,她想透彻了,秦秋如今有这般下场是她的报应,可她救自己养育自己,她该还这一份情。
      
      “我何时要你丢下她了?”他挑眉。
      
      她想了想,又道:“我跟你,不熟。”
      
      “人跟人之间并非生来便会熟悉,你不与我相处,不与我交流,我们怎会熟悉。”他从容对答,好似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我,我真,不,不,不想,离开,这里。”她急了,口吃一重,面上微红。
      
      “渔村是你住的地方,而不是困住你的地方。姜姑娘,等我们到了帝都,住一段时日你也会喜欢那里,何况你关系着我的命数,并不是普通人。”他静静看着她,目光中隐隐透出不容拒绝的意思。
      
      姜膤默然,一半不懂怎么反驳他,一半认为他说得有道理。
      
      以往,听人说起外头时,她不止一次想出去见见世面。
      
      她不答应,他继续道:“我之所以能在这里盘桓几日,不是我耽搁得起时间,而是想让你熟悉我,不再怕我。你该清楚,以我的身份不能在此久留。”
      
      “……嗯。”半晌,她点了头。
      
      “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白封启盯着她的目光热了些,日光穿过门扉落在他清隽的面上,照得他面如白玉,“三日后,我们启程回帝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