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二关通过的共有六人,因为不想杀人而弃权的那两人,据说被安排去了后勤部门,但魅上秀藻心里很清楚,这两个坚持原则的人,约莫是去了天堂。
      
      “你们六个人,从现在开始就是组织的基层后备役了。今天登记好各自的资料以后,就可以暂时离开了!”
      
      “你们现在的能力,还不够资格参与执行任务。接下来,组织会针对你们各自的优点安排训练,表现越是出色,就能越快参与外勤任务。”
      
      “在拥有单独完成任务的能力,或者在重大任务当中立下大功以后,你们才能转为正式成员,获得组织的代号。”
      
      “最后,奉劝你们一句,别想报警。”
      
      “我们在警视厅安插了不少耳目,而且你们每个人都在组织的监视之下,一旦有谁做出背叛组织的事,不但你会没命,还会连累家人和朋友。”
      
      听完卡尔瓦多斯的宣布,魅上秀藻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的未来,已经不同了。’
      
      魅上秀藻握着组织配备的通讯手机走出基地,在漆黑的夜色当中闭上双眼,嘴角渐渐勾起。
      
      他轻松弄清楚了手机里的监控设备,完美避开,向东京警视厅报了警,那些警察最多半个小时就会找到这里。
      
      他不是正义人士,只是眼下还需要日本警方给组织找点麻烦,免得组织盯得太紧,影响到他的计划。
      
      汽车的马达轰鸣声在耳边响起,魅上秀藻睁开眼,看到琴酒的保时捷356A出现在面前,驾驶座的车窗摇下,伏特加对他开口:“小不点,上车,你这个样子太碍眼了。”
      
      魅上秀藻看了看自己穿了一夜,被狗血浸染的制服,没有抗议,坐进了后排。
      
      一股腥臭的气味扑面而来,坐在副驾驶座的琴酒嫌弃地按下车窗,魅上秀藻见了,动作自以为隐秘地往他座椅后挪去——
      
      腥臭的味道,更重了。
      
      努力控制表情的伏特加:‘小不点不但心狠手辣,还挺小心眼!’
      
      保时捷发动以后,通过后视镜一直观察魅上秀藻的琴酒出声问:“小鬼,你刚才拿着手机在做什么?”
      
      魅上秀藻抬起头,表情平静的回答:“因为是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手机,所以稍微有点好奇。刚才……在玩手机里的‘俄罗斯方块’,很有趣。”
      
      这个还是座机遍天下的年代,能够配备移动手机的,毫无疑问都是大款。
      
      在他抬头说话的同时,放在座椅背后的右手灵活地打开手机小游戏界面,不断操作通关。
      
      五分钟后,伏特加接到了一通电话,“什么?我们的据点暴露了,就在刚才?”
      
      琴酒皱起眉头看过去,然后从伏特加手里夺过手机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魅上秀藻用余光瞥了他们一眼,而右手的动作快地几乎要出现残影,一刻未停地再次通关。
      
      “嘟,嘟!”
      
      电话已经挂断,琴酒握着手机沉思了两秒钟,突然回过头看向神情镇定自若的魅上秀藻。
      
      对方是黑客组看中的计算机天才,一想到自己刚才看到他双手飞快的按键操作,琴酒不得不第一个怀疑到他。
      
      “就在几分钟以前,有人向警方透露了组织的据点。但是很遗憾,警视厅里有我们的人。”琴酒伸出右手,双眼如鹰一般盯着他,“现在,把你的手机给我!”
      
      魅上秀藻沉默了两秒钟,最终还是不甘不愿在对方强势的态度下把手机递给他,
      
      “刚才,我一直在玩‘俄罗斯方块’,检查倒是可以,别给我按没了。”
      
      “话说回来,谁会用组织的手机报警啊!不是说过所有通讯设备都有监控装置的吗?也许是早就潜伏在据点内的警察,趁着今天组织考核的时机收网,对吧?”
      
      琴酒一边仔细检查他的手机通讯,一边听他语气稚嫩的分析,打开小游戏,果然有使用的痕迹,点击“继续”以后,就看到手机上显示着,这么点工夫,对方已经通关了三十七关。
      
      “Game Over”的电子音乐欢快的响了起来。
      
      伏特加好奇的凑过来看了一眼,不禁感叹,“难怪小不点动作这么快,这游戏开始很简单,越到后面就越难了——诶,结束了?”
      
      看着页面上显示的是否重新开始的选项,琴酒暂时打消了怀疑,为了掩盖自己刚才的行为,他果断把手机翻盖盖上才丢给对方,
      
      “不是你最好。如果被我发现你有背叛组织的举动,你的母亲,还有你的大哥,外祖父,都会成为组织报复的目标。”
      
      魅上秀藻忽略了琴酒的警告,接过手机,眼神带着点怨念看他:“我好不容易打到这一关的!可恶,现在又要重新开始了!”
      
      琴酒没再理他,自顾自转过了身。
      
      魅上秀藻看着隐在副驾驶座的身影,低下头,右手紧紧攥住手机,按捺住涌上心头的杀念。
      
      是啊!
      
      曾经的自己唯一一次试图逃脱组织的行动,就是以收到母亲的死讯而告终。
      
      既然在黑暗之中前行,何必连累无辜的人,是这样的吧!
      
      这一次,不用等到五年后,我会亲手解决这个组织。
      
      魅上秀藻默默心想着。
      
      二十分钟后,警方赶到东京郊,目暮警官在地下一层救出了还剩一口气的警方卧底,除此以外,得到的就只有一座空壳基地和无用的信息。
      
      夜晚八点,保时捷停在了神奈川某一处沿海地段。
      
      “这里都是富人区哟,小鬼,你家的条件不是挺好嘛!为什么要跟我们这些亡命之徒一样杀人呢?”伏特加看着这里成片的独栋别墅,好奇地问他。
      
      对于暂时没有利用价值的伏特加,魅上秀藻语气敷衍的回答:“也许只是想体验一下……另一种人生吧。总之,多谢你们送我回家。”
      
      说完,他打开了车门,琴酒突然开口:“不要以为组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小鬼,你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更加残酷的训练,如果坚持不下去,就得死。”
      
      魅上秀藻颇为意外地回头盯着他看了一眼,随后露出一个极淡的,讥诮般的微笑,“多谢忠告,我想,我不会令你失望的,Gin桑。”
      
      目送保时捷扬长而去后,魅上秀藻仰头望向漆黑又宁静的夜空,眼眸中有星河流动,最后吐出一声叹息。
      
      “我……回来了。”
      
      “就好像……只是做了一个梦。”
      
      ……
      
      幸村精市从俱乐部训练回来,路过魅上秀藻家门口,看到大门开着,再往里看,发现玄关的正门也开着,他不由停下了脚步。
      
      ‘该不会是魅上老师回国了吧?或者……是小偷?’
      
      他背着网球袋,好奇之下推开隔门走了进去。
      
      昨晚魅上家里是熄着灯的,幸村猜测,那个脾气古怪的魅上秀藻或许去了哪个同学家里,如果真的是小偷的话,那作为邻居的自己,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想到这个可能性,幸村在踏进玄关以前,默默把网球拍握在了手里。
      
      屋子里看起来冷冷清清,和往常一样没什么人气的样子,想到老师家里有个不合群的小男生,幸村似乎有点理解了。
      
      父亲去世,母亲忙于事业,常年在各国举办画展,大哥又寄宿在学校,有自己的交际圈子,只有他总是一个人窝在家里,任谁都会感到寂寞和害怕吧!
      
      幸村循着声音来到厨房,看到灶台上正烧着开水,这才打消了是小偷闯空门的猜测。
      
      这时,一道极轻的脚步声从二楼的楼梯处传来。
      
      幸村大着胆子回过头问:“魅上老师,是你吗?”
      
      黑暗里出现一道瘦小的影子轮廓,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
      
      幸村立即意识到,对方是魅上秀藻。
      
      果然是自己多心了。
      
      幸村彻底放松下来,然而,等到对方走进厨房,幽暗的炉火映照出一个浑身血渍的身影,熟悉的面庞上,双瞳透出可怖的光芒向他走来,就像一道正在寻找替死鬼的怨灵。
      
      幸村精市刹那间汗毛直立,瞳孔凝缩,手中的网球拍不觉滑落,在寂静的黑夜里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Mi……kami?!”
      
      有着魅上秀藻外形的“怨灵”一步步向他逼近,在他眼中狰狞地张开血盆大口,如似触手的黑色肢体从身体里钻出来,毒蛇一般不怀好意地向自己游过来……
      
      “为什么不开灯?为什么不开灯……”
      
      “怨灵”眼神凄厉哀怨,不断重复着这个问题,向他逼近。
      
      在腥臭气息的包围中,十岁的幸村少年脑海里最后一根弦终于崩断,脑袋一歪就此失去了意识。
      
      黑暗里,一只手按下开关,厨房随之明亮起来。
      
      魅上秀藻看着一照面就被吓得失去意识的幸村精市,愣愣地收起反握在手后的匕首。
      
      ‘我只不过问了他一句——为什么不开灯,他就吓昏了?’
      
      他疑惑地想着,直到注意到自己制服上大片的黑色血迹,魅上秀藻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乌龙。
      
      闻着催人作呕的气味,就连他自己也露出了嫌弃的神情。
      
      刚回到家的魅上秀藻本来是打算先好好洗个澡,结果前脚到了房间,才刚打开自己的台式电脑,后脚就听到有人跟着进门的动静,所以来不及换衣服就下了楼。
      
      然后,这幅惨烈的尊容直接就把幸村给吓到了。
      
      “真逊!”
      
      魅上秀藻无语地提起幸村的衣领,想把他拎出去,然而,他高估了现在的自己——没能提起来。
      
      别看幸村精市体型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瘦小,但他胳膊上的肉结实的很,体重也比他重了一个等级,至少,收拾目前脆皮战五渣的自己完全没问题。
      
      除开神明的力量,他发现自己的确没什么能嫌弃对方的。
      
      魅上秀藻干脆的放弃了:果然,还是趁对方没醒过来之前,先消灭证据比较好。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私设:
    1.秀藻和主上是邻居,但是不熟,一个运动系,一个技术宅,心气都高,所以打小玩不到一起的那种。
    2.秀藻母亲是后印象派新锐画家,与主上并非师生关系,只是因为是邻居,指导过对方,所以被尊称为“老师”。
    另外,秀藻的外祖父也是日本画画家,是死小当中出现过的剧场版人物。
    感谢在2021-03-23 00:00:00~2021-03-24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にんげんしっかく、莎莎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又是想宰的一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