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半个小时后,藤原悠完整的带着自己的‘嫁妆’和三个孩子进了神社,原本试图威胁她的护卫长,被一条巨蛇用尾巴卷了起来拖在后面,她的侍女侍从们在最后给她加油助威。

      担心自己的未来奴役的角色跑了,藤原悠特意拜托的小宝儿在护卫长身上弄了一点不洁之力,不给她扫够五年厕所就会被变成蛇魔,以至于护卫长动都不敢动。

      护卫长完全没想到,只是到神山下,神明就已经显出了真身,原本给人高冷不好相处风评的邪神面无表情的对藤原氏献上的巫女夸了又夸,离谱的是还重点指出让他留在神社里做牛做马。
      为什么邪神会这么听一个还没有进神社的巫女的话啊!护卫长不理解,但他大受震撼。

      三十多岁的他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年轻了,护卫长期望家主大人能看在他为藤原氏流过血的份上捞他一把。

      可惜的是,藤原正人不但做爹渣,人品也和爹品不相上下,在听说蛇神大人叫自己女儿过去不是为了吃,真的是去当巫女,女儿提出让护卫长留下帮忙后,别说捞人了,晚上都高兴的多吃了两碗饭。
      “不愧是我的女儿,这么快就笼络住了蛇神大人,真有出息!”

      护卫长扫了两天厕所,才从家主那里得到了回音,让他在专心保卫公主侍奉蛇神。
      他结合自身遭遇翻译了一下,大概意思就是让他神社老老实实挑粪。

      整整五年的时间,护卫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

      眼睁睁看着藤原悠一个孩子一个孩子的往神社里领,神社的庭院都被她布满了小孩子们的娱乐设施,还不等他想反抗一下这位公主的□□,就看到某个蛇神正生无可恋的指挥着几条蛇魔哄孩子玩,怀里还抱着一个在揪他头发的小婴儿。

      这下护卫长才意识到整个神社真正的阶级关系,默默的继续挑粪。

      等五年之期到了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回到了藤原家,想告诉家主和长老们这一真相,然而包括家主在内,大家看他都是一副看老年痴呆的神情,都以为他是挑粪挑傻了。

      藤原正人见护卫长坚持,才勉强纡尊降贵的去了一趟神社,不过到时看到的是出落的越发美丽的长女正在乖巧的打扫神社,神社庭院内干干净净,完全没有玩具和小孩子的身影。

      他就知道,他的女儿怎么可能在神社里奴役邪神作威作福呢?先不说那乖巧懂事的性格,绝对实力的对比下,邪神没把长女给吃了他就谢天谢地了。
      即使并不怀疑护卫长的忠诚,他也觉得对方是在驴自己。

      实际上藤原悠只是刚刚拿起扫把不超过一分钟,庭院中依旧有孩子和玩具设施,只是被八岐大蛇用幻术给掩盖了,当然幻术的对象只有藤原正人。

      在护卫长的眼中,神社依旧是往常的热闹形象,在这闷热的夏季,蛇神大人正站在魔鬼公主身边拿着奶瓶奶孩子,还的腾出一条蛇魔吐冷气给藤原悠当随身空调。

      “家主大人!你看看啊!”你看看你女儿在神社里作威作福的模样吧!

      只看到女儿扫地的藤原正人点了点头,有些激动的上前,被施加了幻术玩耍的小孩子撞了一下也毫无所查,看着女儿的眼睛都是心疼:“悠,你受苦了啊!”

      这种杂活原本该是侍从们干的,那些人对女儿也是忠心耿耿,也不会放任着女儿做洒扫之类的工作。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蛇神要藤原悠这么做来展现自己的虔诚。

      他藤原正人的子女,即便是再不受宠爱,也不至于遭这份罪,何况是他就算刻意抑制也忍不住喜爱还带着些愧疚的长女。
      但是蛇神大人的命令不能违背,藤原正人只觉得女儿实在是过于懂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你为家族所做的贡献,家族都看在眼里,家族不会忘了你的牺牲!”
      “翔太,我知道,你故意那么说是为了让我过来看看悠的遭遇,她是我的女儿,她受的苦我都知道了。”

      想揭发藤原悠恶行的护卫长翔太:......你管这叫受苦?
      虽然知道那么想不对,但他依旧觉得家主怕不是有什么大病。

      藤原悠敷衍了一会儿渣爹,得知自己十三岁的妹妹要结婚的消息才来了精神,提出了想下山去给妹妹主持婚礼的想法。
      “蛇神大人赐给我的力量,我总不能浪费。”

      白得好处的事,藤原正人当然不会不答应,在确认八岐大蛇不会阻拦后,就告诉了藤原悠确切的时间。

      家主的事务繁忙,藤原正人给女儿塞了钱后就带着护卫长回到了家族中,在家族会议中着重点出了藤原悠为家族做的牺牲,为此又在长老会那里争取了不少利益。

      至于证人......身边的护卫长不就是个现成的吗?

      护卫长从小跟了家主已经二十多年了,知道家主只是为了争取利益,就算是假的他也得说是真的,但他始终过不了自己良心的那一关,在做了这次‘伪证’后,没多久又跑回神社挑粪。

      不同的是以前是被迫,现在是自愿。
      他的心灵已经遭受了洗礼,外界的生活已经不适合良心隐隐作痛的他了。

      神社多好,鸟语花香的,孩子们也乖,以后还能在这里养个老。

      的不就是挑个粪嘛,习惯了之后还挺清闲的:)

      藤原悠在妹妹美惠嫁人前去见了她一面,那孩子嫁在京都内的另一个贵族的家主,年仅十三岁却要嫁人,藤原悠着实心疼这孩子。

      虽然她离开的时候弟弟妹妹都哭的很伤心,但这五年过去,除了美惠和泷太之外,其他的孩子都不记得她了,不过这也并不算奇怪。

      着重关怀了一下美惠和泷太,用灵力给两个孩子强化了体质,前者是心疼妹妹,而后者......作为继承人,身体不健康一点怎么成为她未来的长期饭票呢?

      板上钉钉的继承人泷太今年已经十四岁了,比小时候严肃了许多,但看到以前最疼爱他的姐姐就绷不住了,比姐姐高了半个头了却还忍不住哭鼻子。
      “父亲昨天说姐姐去了神社供奉蛇神大人是真的吗?还要宛如下人一样干那些洒扫工作,他怎么能那么狠心。”
      “现在我还左右不了父亲,不过不要担心,等父亲死了我继承了家主之位,就一定把姐姐接出来!”

      这话说的,简直是平安时代大孝子,旁边的美惠还赞成的点了点头,遗憾的是藤原正人不在,不然藤原悠真想看看渣爹的表情。

      但藤原悠没有想离开神社的想法,就算以后可爱的弟弟接任成为家主,也不可能把藤原氏的主宅像是神社一样改成孤儿院,所以她虽然觉得好笑,却还是委婉的拒绝了。

      令藤原悠惊讶的是,藤原玲子今天竟然亲自到了她的房间,因为穿着十二单又步伐过快的缘故,一路上走得跌跌撞撞的,但本人却毫不在意。

      五年没见到自己的女儿,本以为孩子是嫁为人妇而勉强抑制住想念,结果现在才知道女儿就在京都外的神山上侍奉蛇神。

      要知道,神山就在京都外,坐轿子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马车牛车就更快了,怎么也不至于和亲女分别五年之久。

      悠是她的长女,按理说头胎的孩子会更加困难一些,但悠却没有让她受太多罪,生产后恢复的也很快,因为是她第一个孩子,和其他孩子不同,三岁前都是被她拘在身边养,直到泷太出生后才从她房间的隔间分了出去。

      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但藤原玲子也做不到一碗水端平,现在一听到女儿回来就激动地忘记了贵女应有的仪态。

      心理年龄五百多岁的藤原悠无可奈何的被这一世的母亲抱在怀里,一边还得哄她,感到十分心累,好在藤原玲子的体力不太好,跑了一路又哭了一会儿就累得不轻,最后抱着长女睡着了。

      年幼时她没有刻意讨好父母,伪装出来的粘人程度还不如现代正常孩子的一半,但她还是低估了自己的招人喜欢的程度。

      看着头靠在肩膀上的藤原玲子,藤原悠认命的给她检查了检查身体,这些年母亲又生了两个孩子,身体不如她离开时康健,就算是用灵力,也不是一次就能调养好的。

      最好的办法还是少生育,为此藤原悠等藤原玲子醒来特意和她谈了谈心,却被藤原玲子坚定地拒绝了。

      从小接受的教育让她把为丈夫生儿育女当成本职工作,女儿的劝说打动不了她,为了正人大人,即使是死去又有什么关系呢?

      悠在她眼中只是个孩子,巫女的身份让她无需结婚生儿育女,不懂这些也正常。

      无可奈何的藤原悠只能在家里呆了几天给母亲调理身体,自己的身体,藤原玲子有直观的感受,越发觉得自家的女儿就是神明的使者,在藤原正人的允许下,和其他家主夫人交谈的时候无意间就说了几句。

      于是原本在神社中安逸养孩子的藤原悠就被京都各大家族邀请各种赐福驱邪的活动,原本她还觉得有些麻烦,但她的不情愿只持续到看到看到那些家族所备的礼金之时。

      给人赐福就能拿到一箱钱,都够她精细的养成两个孩子的花销了,藤原悠现在虽然已经养了上百个孤儿,但她怎么会嫌孩子多呢,有钱不赚那是王八蛋啊。

      所以,即使依旧觉得麻烦,藤原悠还是会每月下山一趟,除了给母亲调理之外,就是给神社里的孩子们挣奶粉钱。

      累是累了点,但他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快乐三更!
    给大家推一推萌萌另一篇同类型预收呀。
    《给冤种鬼王当姐姐那些年》
      本文又名:我和我的鬼王冤种弟弟/转生到平安时代后我成了冤种鬼王的姐姐
      文案:
      问:转生到一千年前的平安时代有什么感想?
      千岁:谢邀,人在平安京,刚从娘胎里爬出来,家族有钱有势,作为产屋敷本家长女,前途一片光明,唯一忧心的就是弟弟的身体不太好。
      弟弟缠绵病榻看谁都不顺眼,为了让他打起精神,闲得发慌的千岁做了许多努力。
      包括但不限于在他床头吃他想吃但不能吃的零食;无视他愤怒的眼神撸他的狗头;在他干坏事而其他人都不敢下手的时候按着他打,之后又在父母跟前萌混过关等等......
      然而天道好轮回,就在千岁收拾嫁妆准备嫁给帅气多金小狼狗未婚夫的前几天,她那糟心弟弟不做人了,不但改名换姓,还成了鬼族头子,顺带把她也变成了鬼。
      看着眼前让她以后叫他无惨的糟心弟弟,到嘴小狼狗飞了的千岁整个人都不好了。
      还真就离离原上谱!
      不过当鬼的日子还挺滋润,战五渣的她硬是被糟心弟弟灌的血喝出了血鬼术,血鬼术非常有用,让她恢复了人类的味觉,吃嘛嘛香,每日除了睡觉就是干饭,快饿死就吨两口糟心弟弟的血。
      发现无惨不会放着她死的千岁放飞自我,遇到危险就拖弟弟后腿,被忍无可忍的弟弟凶两句就一哭二闹三上吊,让无惨在被气死的边缘左右横跳。
      但作为一个姐姐,关键时刻也会对弟弟施以援口,在无惨分裂成一千八百多块逃跑的时候,害怕对方狗带的她叼跑两快,找到弟弟后再吐出来还他。
      已经再生的差不多了的鬼王看着那带着口水和牙印的肉块陷入沉思。
      ......
      
      面对着干啥啥不行,干饭第一名,一千多年还没学会吃人净喝自己血的二五仔姐姐,鬼族头子悔得肠子都青了。
      冤种竟是我自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