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晋王是傍晚时候回府的,最先知道的是侧妃,府里都有她的耳目,直接将人请了去,原本准备去书房的晋王干脆顺着意过去了,府里的内务大部分都交给她管理,回来确实要去一趟。
      
      对于这个侧妃,说实话姬长渊心里其实不是很满意,除了她老爹之前跟太子走得近的缘故,还有就是她看起来不大聪明的样子,府里就这么几个女人,管的还一团糟,前段时间梅素素的事差点闹大,要不是最后他出手擦屁股,恐怕林幼薇就露脸了,他好不容易掩人耳目将这两人藏进府里,可不是最后为了给自己惹一身骚的,她以为有柳郑两个人打头阵,他就不会怪罪她了?
      简直蠢得无可救药。
      要不是因为父皇赐婚,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看上这样的女人,连梅素素都比不上,至少梅素素这个女人还懂得看他脸色。
      
      虽是这么想着,但姬长渊还是大步向后院走去。
      他到的时候,侧妃正端坐在桌子前,桌子上摆放着满满的菜品,女人盘着精致又复杂的发型,身着云纹缠丝衣裙,厚重典雅,出自宫里制品,比起府里其他女人穿着要讲究些,她似乎很喜欢这种衣服,每次他过来都看到她里三层外三层套着。
      
      仿佛才看到人过来,侧妃赶忙起身请安,姬长渊扯了扯嘴角,没道破她的小心思,绕过她径直朝桌子上首走去,也不搭理人,直接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侧妃似乎习惯了,犹豫的看了人一眼,在嬷嬷的眼神示意下,小心翼翼走过去布菜,并小声解释道:“想着王爷可能随时回来,所以这几天都让人备着菜,王爷辛苦了。”
      
      姬长渊吃着菜,人有些饿,但他尝了几口后就有些吃不下去了,他这人虽然好重口,但现在天热,油的辣的摆在面前实在是有些腻的慌,所以他说这个侧妃脑子不好使,跟她爹一样喜欢自作聪明,听风就是雨的,知道他重口,每次只要他过来摆的都是这些菜。
      心里堵得慌,加上这几天外面不太顺畅,直接将筷子放下了,端起旁边的茶喝,侧妃刚夹了一筷子菜放进他碗里,就看到这一幕,心里一紧,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哪里又惹着他了。
      额头微微沁出汗来。
      
      姬长渊眼尾余光看到,没说什么,只是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侧妃手里筷子拿着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心里惶惶之时,就听到男人突然出声,“最近府里如何?”
      平静的口吻,听不出是喜是怒。
      
      不过侧妃心里却是一松,想了想,在心里把话略了一遍,然后将府里最近的情况说给他听,说到最后语气一顿,声音突然小了下来,抬起头小心翼翼觑了他一眼,犹豫道:“只是……”
      
      男人面庞轮廓俊朗,修长的手拿着茶盖浮去茶叶,听到这话,眉头微微拢了起来,狭长眼睛淡淡扫了她一眼。
      
      明明什么都没说,却让侧妃心肝一颤,脸上的笑容差点维持不住,忙低下头道:“只是今日梅氏闹出了点事,有些不好处理。”
      完了便把今日发生的事大致说了一遍,也不敢偏颇谁,不过在讲到梅素素时,多提了一句,“妾身有些担心,所以等大夫把完脉后将人叫过来问了几句。”
      说到这里语气再次一顿,但不敢再吊胃口了,直言道:“大夫说,梅氏脉象平缓,柔和有力,气血充盛之象,并无大碍……”
      越说声音越低。
      
      闻言,晋王直接冷笑出声。
      都气血充盛了,还会吓得晕倒?
      那个女人什么德行,他再清楚不过,连他都不怕,还会怕柳氏郑氏?
      想到这里忍不住窝火,前几天还口口声声说自己乖乖的,哪知才几天没回府她就闹出事。
      
      不过晋王没当着侧妃的面说什么,而是又坐了一会儿,问了几句话后,起身离开。
      侧妃送他出门,天色微暗了,看着男人渐渐走远了的背影,心里除了松了口气外,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直到人不见了,身后的周嬷嬷才上前一步,忍不住开口道:“主子……”
      眉头皱了起来,想要说些什么。
      
      侧妃松懈下来,将手搭在周嬷嬷小臂上,这才惊觉后背出了一层细汗,衣服贴着肌肤,带着一股不舒服的粘腻感,她摇了摇头,无奈道:“奶妈,你不必多说什么,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
      正妃还没进门,按照王爷那个脾气,不可能让她先有孩子的,这于理不合。
      再说,她是真的怵他,每当王爷一言不发看着她的时候,她腿都是哆嗦的。
      
      其实她刚才那么说,也是存了私心,察觉王爷今日心情似乎不怎么好,不太敢触其霉头,所以想着祸水东引,省的自己遭罪。  
      
      周嬷嬷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内心有些忧愁,但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毕竟对着晋王,她也是惧的,这位可是真真的活阎王,想当初钱氏犯错,这祖宗将全府所有人都叫过去看,活活打死二十个下人,哀嚎不绝,血肉模糊,现在想起来都头皮发麻。
      外界传他心狠手辣,也不算有误。
      
      姬长渊往外走去,崔祖安落后半步跟着,嘴里细细说着这几天府里发生的事,包括梅素素这事的前因后果,比侧妃说的详细的多。
      男人扯了扯嘴角,岔路口处,原本走向书房的脚步一顿,转而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身后的崔祖安眸子一深,忙低下头掩饰,快步跟了上去,嘴里又赶紧补充了几句,连梅素素这几天请安说了哪些话都复述了一遍。
      姬长渊面色平静,直到看到小院,才轻哼一声,“蠢。”
      也不知道说的是梅素素,还是侧妃几人。
      
      他到的时候,梅素素已经睡了。
      睡倒是没真的睡,她也是听到晋王回府的消息,吓了一跳,怎么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个时候回来,要是能预料到,她今天肯定不会这么冲动。
      没办法,最后只能装病到底,早早睡下。
      
      原以为人会歇在侧妃那里,最不济也该去安慰安慰那两位夫人中的一个,没想到居然来她这里了,是兴师问罪?
      心里有些不确定,顿时慌慌的。
      不过还是赶紧起来收拾,又是安排热水,又是让人去厨房要两样点心过来。
      
      屋里灯一一亮起来,晋王进来的时候,梅素素正将头发用一根玉簪松松挽了起来,额前两缕碎发散落在颊边,显得人温软柔美,身上套了一件白色衣裙,仿佛匆忙起来的,带子都没系好,领口微开,若隐若现里面浅色薄衫和雪白肌肤。
      晋王坐了下来,对人摆摆手,“点心就不必了,要碗鸡丝面来。”
      
      刚出门的花浓听到这话,忙回身行礼,“是。”
      
      正巧这时崔祖安端着茶具进屋,为晋王添了一盏茶。
      
      梅素素站在旁边看着,等崔祖安退到一旁后,赶紧眼巴巴上前,娇娇切切喊一句,“王爷……”
      语气里的欢喜藏都藏不住。
      
      男人没作回应,垂眸浅浅酌了一口茶,脸上神色无波无澜,看不出喜怒。
      梅素素心里拿捏不准,试探着往他身边靠过去,还没挨近,就见男人抬起头来看她,幽深眸子略过她的脸庞,轻飘飘来了一句,“这几天府里挺热闹的。”
      语气没什么波折,甚至听着还有几分揶揄的口吻。
      
      梅素素身体一僵,不确定他是不是听说了什么,双脚顿住,然后不动神色的往后悄悄挪了一点。
      但脸上却没有露出惊慌失措的害怕模样,还歪了歪头一脸无辜看着人,仿佛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呵,不仅会惹是生非、倒打一耙,还会装傻充愣,真是小瞧了她。
      姬长渊盯着她看,两人视线对上,可能是被她的厚脸皮打败,最后反而是他先移开视线,冷哼一声,垂眸再次喝了口茶,然后警告了一句,“下不为例。”
      这次语气却有点重。
      
      ......下不为例。
      也就是说,下次她要是再这么做,他就不会放过她了。
      是将她送回教坊还是私下直接处置?
      虽然相处不久,但梅素素莫名感觉这事他是做的出来的。
      
      厨房送来了面和热水。
      男人没再说话了,埋头吃面,吃完面又转身去洗澡。
      
      梅素素坐了一会儿,听着耳室里传来的水声,翻了个白眼,一扭身,直接去床上了。
      上床的时候,脚还故意在外侧枕头上踩了两脚。
      姑奶奶不伺候了。
      
      晋王洗漱好后,就发现房间里格外安静,原先的地方没看到熟悉的人影,倒是床上多了一抹玲珑曲线。
      也没多想,人朝床走过去,躺下后,脑子里继续想着事。
      
      太子一倒,他们几个年长的皇子便跑到人前来了,几个兄弟都急着露脸,他心里也着急。
      父皇年纪大了,近来宫里抬了不少新人,反倒不怎么愿意去那些高位宫妃殿里了,今晚宫里设宴,临走时,淑妃的话也颇有深意,说皇上念叨着姐姐,问起甄家情况。
      
      他母妃死了已经近二十年了,还能被父皇记着,这份恩宠在后宫少之又少,只是父皇也只有在每年祭日之时才会念起母妃,现在突然说这话,还问起甄家情况,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意思?
      如今,朝堂上波诡云谲,父皇心思更是难以寻觅,他一步也不敢行错。
      哪怕是林幼薇和梅素素这事,他瞒着别人,也从未想过将父皇瞒去......
      
      这么想着,他突然发现哪里似乎不对劲儿,顿了顿,半天才反应过来屋子里太安静了,按理说,某个女人这会儿早就应该黏了过来。
      下意识扭过头看,然后就发现身侧女人是背对着他躺着,难得没缠着人。
      忍不住奇怪,皱了皱眉,朝里面问了一声,“怎么了?”
      
      梅素素听到声音了,本来还想拿腔拿调一下,但转念又怕他不吃这一套,只好扭过头来看他,但她也不是没脾气的人,尤其是想到手里的那块玉佩,更是多了几分底气,至少在他没发现之前,这男人应该不会对她动手。
      想到这里,梅素素陡然觉得自己还是很有价值的,所以对于他的质问难得不是那么太害怕,还有心试试他底线,看着人,故意撅了噘嘴,一脸不服气的样子道:“为什么只有我下不为例?她们呢,她们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还要让着?”
      似乎越说越气,最后口不择言道:“又不是我主动欺负人的,你只凶我,沈郎当初才不这样委屈我呢,就你偏心......”
      
      话没说完,就见男人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屋子里还亮着两盏灯,昏黄的烛光下,显得他整个人更加阴沉可怖。
      
      梅素素看到了,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最后呐呐说不出话了。
      仿佛知道说错话了一样,垂下头去,但也不愿认错,梗着脖子不再开口,但偏过去的侧脸上,眼睛红了。
      
      男人脸色阴沉难看,抿紧嘴,正要开口,哪知道某人反而快他一步扑了过来,扭过身子就打他,胡搅蛮缠道:“你也欺负我,你就看我好欺负,你们都欺负我,我不喜欢你了......”
      白嫩小手握成拳头,捶打个不停,敲在男人宽阔坚硬的胸口,锤了一会儿,似乎手痛,转而还掐了起来,晋王来不及发怒,就被她掐的头皮一麻。
      
      男人一手就抓住她的两只手腕,脸色一黑,呵斥道:“像什么样子?”
      语气虽然不好,但却听出没有真正动怒,梅素素扭了扭手,见动弹不得后,直接气鼓鼓抬起脸瞪他,小脸莹缜如玉,漂亮的桃花眼里,这会儿燃着两簇小火苗。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呀,么么哒~感谢在2021-03-29 12:37:54~2021-03-30 13:42: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蝉不语冰 70瓶;玛卡巴卡有三个花卷 5瓶;amazing 2瓶;一只月巴柠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