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晋王进屋的时候,梅素素正端庄坐在桌子前吃饭,圆形的实木雕花红桌,上面摆放着三菜一汤,有荤有素,菜色偏清淡。
      
      女人坐在上首,臻首娥眉,乌黑长发随意挽了个髻,只用了一根梨花白玉簪固定住,以至于还有几缕碎发从鬓角散乱下来,垂到胸口处。人穿了一件对襟齐胸衫裙,玉色如意纹的对襟绢丝上襦压进月青色百花裙中,用一根粉色束带系住,但因为人过于丰满,哪怕裙衫高腰,也能隐约瞥见那道让人流连忘返的深沟。
      
      晋王只觉嘴里舌尖一麻,不动声色移开视线,意外瞥见她手里拿了一本书。
      
      屋子里点了灯,光线昏暗朦胧,除了右手执了筷子,左手也没空着,而是拿了一本书装模作样在看。
      因为书抬得有点高,宽敞的袖口衣衫褪去半截,露出一段雪白纤细的皓腕,烛光打在上面,衬得女人皮肤隐隐润着光泽,加上玉色的上襦衣料薄透,使得女人看起来越发美得不可方物。
      
      梅素素听到了声音,做出一副不经意抬头的模样,男人站在门口,身形颀长修拔,面容俊美又带了几分冷意,眉眼寒凉,一眼看到就让人自觉忽视那张立挺俊俏的五官,而是被他那身气势所震慑。
      
      这是在外面受了气?
      
      梅素素也不敢再装仙女了,仿佛才发现人,娇滴滴“呀”了一声。
      忙放下手里的筷子和书,拎起裙子就要起来行礼,嘴里还撒娇喊了一声,“王爷......”
      
      晋王对她的热情视而不见,大步走进屋,绕过人直接坐到了梅素素刚才坐的位置上。
      跟在身后的太监崔祖安没有进来,而是站在门口微俯下身子,恭敬又略带询问语气,“奴才去厨房再添点菜过来?”
      
      男人头都不抬,朝他摆摆手。
      抬起的手没有放下来,而是转而去拿桌上的书,见是一本诗词选集,扯了扯嘴角,还扭过头看梅素素。
      哪怕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嘲笑之意不言而喻。
      
      梅素素进府前,关于她的所有底细都送到了他案前,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晋王心里自然有数。
      
      梅素素有些不自在的撩了撩耳旁的碎发,她正半蹲着,没见他喊她起来,也不敢直起身,这会儿见他终于看到自己,哪怕是嘲笑,也以为是免礼了。
      厚着脸皮抬起头朝他笑,自觉站起来,哪知刚直起身子,就见男人眉头一压,囧得赶紧又蹲了下去,心虚又略带讨好道:“王爷......”
      因为蹲的太快,身子还有些不稳。
      
      男人脸上恢复平静,手将书翻了几页,语气淡淡道:“起来吧。”
      
      “哎......谢谢王爷......”
      语调甜丝丝的。
      
      听到声音,晋王忍不住扭过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神色有些一言难尽,对上她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抿了抿嘴,最后什么都没说。
      然后撇开视线,仿佛随口问了一句,“下午在看书?”
      
      梅素素反应过来,想都不想就胡诌道:“就是打发时间而已,妾身平时也没个什么爱好,也就看看书写写字,不过,这些诗写的真好。”
      为了显得自己肚子里有墨水,还紧跟着补充道:“比如这些诗中提到的月亮,山水,鲜花呀,明明很普通的事物,没想到,经过他们的笔墨,深刻感受到他们那对家乡的浓浓思念之情,满腔报国之情,还有那忧国忧民的情怀,妾身......”
      
      脑子里努力想着当年做阅读理解的专用词汇,早知道要抽查,她上午就背两首了,这样就更有说服力了。
      真是可惜。
      
      晋王翻着书的手一顿,挑了挑眉,似乎觉得有些意外,突然出声打断,“哦?你还看出忧国忧民的情怀?”
      轻笑了声,完了将手里的书随手往旁边一递,扯了扯嘴角,“在哪儿,指出来给本王看看。”
      
      同时扭过头来看她,乌黑的眸子落在她身上,眼里神色不辨。
      只是嘴角的弧度看起来有些似笑非笑。
      
      “......”
      怀疑他是故意的。
      
      梅素素脸色一僵。
      眨了眨眼,这要怎么指?她都是胡编的。
      
      见她不说话,男人微微蹙起眉头。
      眼睛掠过梅素素的脸庞,轻轻巧巧打量着人,目光温凉,所过之处,像是冰刃从她肌肤上刮过。
      人明明还是那个人,但身上的气势却转瞬寒冷凌厉。
      
      梅素素在穿越之前只是一个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见过最牛逼的人物就是他们学校那个矮矮胖胖的校长,就这,还是远远瞄一眼。
      什么上位者的气势,她没见识过,也没机会去见识。
      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觉得这狗比男人变脸变得真快。
      
      梅素素也是胆大,硬着头皮与人对上,看到他递到身前的书籍,犹豫着伸出手,“就在......就在......”
      眼睛忍不住往门口瞟,希望那个太监能赶快过来,可惜瞄了好几眼都没看到人。
      
      噎了噎口水,对上男人乌沉沉的眸子,小心肝一颤,为了不露出马脚,还装作一脸自然的接过他手里的书,低下头装作一副翻找的样子,“我......找找......下午看太多了,一时记不清......”
      
      “嗤——”
      晋王从鼻腔里发出声音。
      不再看人,似乎懒得再跟她计较,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后,一只手搭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着,又像是在等着她的下文。
      
      桌子上的菜早就被人撤换下去了,还添了一盏新茶。
      茶杯应该是他专用的,非常漂亮的秘色瓷,细腻光滑,荷花纹路,也不知道他喝的是什么茶,沁香怡人,茶水颜色是绯红的,与温润湖绿的杯沿不太和谐,但却又过分的漂亮夺目。
      
      梅素素心里发虚,努力维持住脸上的镇定,心里忍不住吐血,这不是看他吃林幼薇那一套,所以想着也来弄个附庸风雅,哪知道附庸风雅的第一天就吃瘪了。
      眼睛一目十行,可惜纸上的字全都是繁体字,拗口的不行,看得她头都炸了。
      
      慢吞吞的翻着书,男人眼角的余光落在她紧绷的小脸上,看了一眼,很快移开视线。
      
      好在崔太监来的及时,就在梅素素装不下去的时候,终于带着人送来饭食。
      梅素素伸长脖子看桌子上摆出来的饭菜,口水都下来了,这比她吃的好吃多了。
      
      “王爷,妾身来服侍您。”
      梅素素讨好的小声道。
       
      晋王嘴里轻轻嗯了一声,似乎是准备放过她了。
      
      梅素素不敢再惹事,乖乖捻起袖子,雪白纤细的手拿着象牙白箸,兰花指微翘。
      人坐在晋王旁边,但还没坐多久,就借着布菜的功夫,身子故意朝他倚过去,亲亲热热贴着人。
      
      晋王长睫微垂,挺立的鼻翼在莹白的脸庞上打下阴影,吃了两口菜后,斜睨了她一眼,“规矩谁教的?”
      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见动怒。
      也不知几个意思。
      
      这家伙绝对是在找茬!
      梅素素低下头,不敢再乱动。
      
      身后的贴身太监上前一步,很有眼色见的接过梅素素手里的象箸,“梅夫人,还是奴才来吧。”
      
      梅素素咬了咬唇,她也不想伺候人,但戏还是要做足的,不舍得看了眼身侧的男人,乖乖将筷子给了人家。
      仿佛因为没能伺候人难过伤心。
      
      吃完饭,晋王洗手的功夫,梅素素又身弱无骨的贴了上去,“王爷......”
      娇滴滴的喊了一声,脸上挂着甜甜的笑。
      
      简直就是将厚颜无耻发挥到极致,连站在身后的大太监崔祖安都忍不住心生佩服,王府里的女人哪个见了王爷不是战战兢兢的,也就这位天天被骂,还天天死皮赖脸往上凑的。
      也难怪当初在沈府受宠了,换做谁是沈二郎,比起林夫人那个冷美人,肯定都喜欢这位娇滴滴的热美人。
      
      哪知晋王不为所动,还直接起身,让人搬来桌子练字。
      是真的练字,笔墨纸砚一应俱全,下人全都退出去了。
      修手的手执着毛笔挥舞,男人微垂着头,嘴角噙着冷笑,那架势,看着像在砍人。
      
      “......”
      
      梅素素脑壳疼,她也不傻,她不是王府里的正经夫人,有名有份,她是罪臣的妾室,如今在王府里跟丫鬟地位差不多,就是个伺候人的,只是伺候的对象的晋王,所以底下人才给她几分体面喊她一声夫人。
      但这声夫人实在让她心虚没底气,要是哪天晋王不来了,她恐怕吃不了兜着走,不说底下那些奴才爱折腾人,光府里那些女人就要活扒了她出气,所以梅素素哪怕有些吃不消,也得想法子把这男人绑在身边,努力榨干他。
      好吧,她虽然来自现代,接受了二十多年的现代化教育,但和命比起来,这些算个屁。
      
      梅素素也不敢过去打扰,这点眼色她还是有的,只得搅着帕子坐在不远处,眼巴巴看着人,每天除了做那事都没时间联络感情,他居然还练字。
      有什么事是睡一觉搞不定的?
      真是让人气不顺。
      
      也不知道是不是梅素素的目光太过炙热,晋王殿下也有些受不了,最后一笔落下,难得抬头看了眼人,对上梅素素期盼的眼神,微微一顿,随即嘴里不轻不重呵斥了一句,“像什么样子?”
      但不像是生气,他低下头重新给自己换了张纸,抬起左手朝梅素素这个方向招了招。
      
      “过来给本王磨墨。”语气平缓了很多,看样子练字也是有好处的。
      动作间,他肩上的一缕黑色长发滑到胸前。
      
      梅素素一听这话,忙站起来,脸上绽放出笑,娇俏道:“妾身磨的墨最好了,保证让王爷写出来的字又大又好看。”
      脚步欢快朝他走过去。
      
      晋王听了这话,蘸墨的动作一顿,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了昔日惊才绝艳的状元郎沈彦青,那人的才华连父皇都赞叹过。
      抬头看了梅素素一眼,脸上神色莫辩。
      
      不过,在看到她拿墨条的姿势后,眼里的复杂就散去了,反之卷上了一层黑气,“你就准备这么磨?”
      梅素素一听,下意识看人,对上晋王的黑脸,眨了眨眼,将翘起的兰花指收回去,全部包住墨条,不确定的小声问了句,“这样?”
      
      “沈彦青平时怎么教你的?”
      晋王声音沉了些,眉宇间压着烦躁。
      
      这烦躁也不算莫名其妙,哪怕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妾室,但无论哪个男人,凡是想起自己女人之前的男人,心情肯定都不是美妙的。
      
      梅素素一听到这名字就头疼,好端端的提他干嘛,她怎么说都不好,小心翼翼开口,“妾身被王爷风姿迷花了眼,一时间忘记怎么磨的了。”
      完了,还委屈巴巴看向人。
      
      甩锅的功夫简直一流。
      
      晋王一时间被噎的说不出来话,然后一言难尽的看了她一眼,
      怒火来的快,去的也快。
      
      但还是道:“不会拍马屁就别拍。”
      说完摇了摇头,大概是难以想象沈彦青当初怎么会喜欢她的。
      
      “......”梅素素脸上讪讪。
      觉得这狗王爷嘴真毒。
      
      写了两幅字,晋王就收起笔,转身要去洗漱,扭过头看到梅素素一脸喜色,沉默了一下。
      他突然想起来,她好像从来没有表现出委曲求全的样子,和林幼薇截然相反。
      乌黑眸子落在她脸上,带了几分打量,嘴上仿佛随口问了句,“就这么迫不及待?”
      
      梅素素都不想搭理他,谁迫不及待了,还不是想表现得对他热情一点吗?
      她要是林幼薇,看她睬不睬他。
      暧昧的看了人一眼,羞答答回了句,“王爷英武不凡。”
      
      “......”
      晋王不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晋王先洗漱,梅素素洗好后从隔间出来,男人已经在床上了,坐在外面,拿着书在看,是她今天翻出来的那本诗集。
      梅素素头皮一麻。
      顺了顺头发,扭着小腰款款走过去,近了后装作摔倒的样子,身子往床上一歪,嘴里发出一道娇气的声音,“呀”
      
      晋王有些无奈,不过还是顺势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捏住她下巴。
      黝黑的眸子看着人,映衬着屋里的烛光,仿佛也覆上了几分温度。
      暗哑的嗓音在两人间环绕,“越发胆大了。”
      
      梅素素抿嘴笑,身子微微抖动,蹬掉鞋子直接坐在他腿上,然后跟八爪鱼一样缠上去,胳膊搂住人脖子,嘴在男人唇上印一口,还将脸凑到他耳边,咬着耳垂问,“王爷喜不喜欢?”
      
      腰上的手一紧。
      
      ~
      
      完事后躺在床上,两人都有些累了,梅素素眼皮子都在打架,男人手搭在她后背,有意无意轻轻拍着,也就是这时候,他突然开口问了一句,“沈彦青离开时有没有给你什么东西?”
      
      梅素素下意识张口,但正准备出声时脑子瞬间一激灵,像是反应过来什么,装作迷糊模样抬起头,揉了揉眼睛,“什么?”
      
      晋王垂下长睫看她,可能是刚欢爱过,女人白皙的双颊染着红粉,头发凌乱披散下来,因为突然抬起头的动作,还有几缕落在了他颈窝处。
      手按在他胸口,漂亮的桃花眼水水润润浸着雾气。
      
      晋王脸上没有睡意,墨色的瞳孔里,幽深晦暗一片,不待梅素素细看,人就闭上了眼睛,漫不经心道:“没什么,睡吧。”
      
      “哦”梅素素乖乖点头,仿佛真的困了,还打了个小小的哈欠,脸在男人坚硬的胸膛上蹭了蹭,闭上眼睛。
      
      但后背却是阵阵发凉。
      
      沈彦青有没有给东西给“梅素素”?
      其实是有的,给了她一块龙纹红玉,说好好保存,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倒不是沈彦青偏心,可能他是觉得唯一能活下去的只有梅素素,林幼薇那性子,如果没有晋王,恐怕宁愿死也不会当官妓,要真是入了教坊,林家也不会让她活着,但梅素素就不同了,她是妾,梅家要真想救她,还是能出来的。
      玉佩被原身放在肚兜里,梅素素觉得硌人,被她塞在了假发里。
      
      她肯定不会说,更不会跟晋王透露,这东西一看就是个危险的,到时候杀人灭口就惨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1-01 14:46:51~2020-12-04 15:30: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1206100 2个;灯吃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啊呆呆呆呆 99瓶;大河,我是小溪 5瓶;奔波霸儿与灞波儿奔、叶叶叶 4瓶;~純淨純善~ 2瓶;21604379、一颗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