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林逸呆住了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难不成这是原身藏在天花板的秘密武器?

      然而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

      因为洞顶的石壁上虽然有人为刻画的图案,但是整体却很光滑平整。

      图案更像用笔作画,线条纤细,根本藏不下这个跟行李箱一样大小的包裹。

      抱着活命的期望,他慢慢的爬了过去,山洞里面已经到处是因他爬过而留下的血痕。

      ……这是!!

      林逸那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震惊地瞪大,发白的嘴唇不住颤抖。

      他撑着到处是伤口的身子,死死地盯着包裹。

      黑色包裹上是用的的拉链封口。

      这个发现让他不敢置信,以记忆中那零散的人影画面,穿着都是像古代人一样的宽袍长袖,说明这里根本就没有发展出拉链的土壤需求。

      而且这拉链坠是林逸最爱的黑猫警长形象。

      这个小爱好,只有他的几个朋友知道,连父母都以为只是小时候最喜欢这个。

      难道真的是郑旭!

      郑旭这个家伙也穿越过来了?

      电光火石之间,他想到了那个同样生死未知的朋友,惊喜霎时间充满胸膛。

      心口暖洋洋地在发烫,连人皮纸都仿佛灼热起来。

      他急忙的打开包裹,齿轮地声音在摩擦。

      ‘嗡‘地一声,随着拉链的拉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正对着林逸地就是三个圆桶盒,保温杯大小,上面贴着纸条,用毛笔字写上了用法。

      解毒丸,可去百毒,提升气血,一次一粒。

      生肌膏,涂抹在伤口处,快速止血胜肌。

      玉骨藤,放置在骨头断裂处,可自行接骨。

      “好兄弟,好兄弟…”惊喜地捧着这救命良药,林逸连口水留下来都顾不得,嘴里不住的念叨。

      这一刻,他觉得‘兄弟’简直就是天神下凡!

      抱着对‘好兄弟‘的信任,他也不去想那字迹工整好看的过分,跟自己朋友的狗爬体是两码事,直接拿出解毒丸。

      匆忙之间,一粒解毒丸连味道都没尝出来就咽了下去。

      刚刚入喉,感觉就像是喝了一口热水,瞬间就温暖了肠胃,随后药力开始向五脏六腑渗入,冰凉的四肢逐渐发热,麻木也开始褪去。

      副作用是随着气血升腾,那本已经不在流血的伤口,又如同新伤一样往外涌血。

      但这都是小事儿!

      林逸嘿嘿一笑,苍白的脸色像个变态,慢慢染上一丝红晕。

      腿是疼的,然而疼痛掩盖不住他磅礴的喜悦。

      他有救了!

      很快地,

      林逸又拿出来‘玉骨藤‘,样子很普通,就跟一节藤蔓植物没有区别。

      刚放置在伤口处,就好像触发了什么开关,慢慢长出碧绿细嫩的枝丫。

      惊奇地看着‘玉骨藤‘,原本的暗绿色慢慢变成晶莹地的翠色,新鲜欲滴的绿像是在宣告藤蔓活过来,细小柔软的触须轻轻地探入伤口缝隙中。

      青年双手紧张地扶着颤抖的大腿,望着像蜘蛛织网一样的藤须,控制不住的惊恐从眼底泄出。

      即使知道是在为自己疗伤,但是眼前的情景也太过惊人。

      一节绿色的藤蔓牢牢的黏贴在鲜血淋漓血肉上,枝丫如密网,跟血管一样融进骨血,不时还分泌出透明的液体,活像是一个绿色大黏虫!

      “哈啊……哈……”

      林逸表情扭曲,脸色憋的通红,豆大地汗珠从额头上一滴一滴滑下。

      他又想打好兄弟一顿了。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林逸觉得度秒如年。

      实际上虽然没有表,无法知道过去几分钟,但是伤口处是肉眼可见的在转好。

      只是麻痒的感觉越来越重,让人眼前的光影慢慢模糊成一片,仿佛野山菌中毒,光点都在空气中蹦迪。

      ‘啪‘的一声!

      不知道林逸撑了多久,‘玉骨藤‘缓慢地收回触须,重新恢复成暗绿色的藤蔓,从腿上滚落下来。

      “呼………”衣衫褴褛的青年成大字状,无力地躺在地上。

      他现在暂时不想去体验第二次。

      太受罪了!

      一直到两条腿都恢复正常,林逸惊喜的站起身。在原地走了两步,不敢置信的发现骨头竟然真的接上了!

      “哦也!!”

      林逸欢呼一声,他从来都不知道,有一天自己会为能走路跳跃而高兴!

      拿出最后一盒,也是没使用过的‘生肌膏‘,打开盖子,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膏体像现代女孩子们使用的面霜,晶莹剔透。

      抹上倒是感觉不大,微微的热痒一闪而过。

      就见脚腕上未恢复完好的皮肤,以及手上,手臂处因为爬行而擦伤的皮肉都快速的恢复,完好无损,甚至还白嫩许多。

      “嘿………”死里逃生的激动让人无法冷静,林逸在原地又蹦又跳,最后竟然在山洞里进行瑜伽拉伸!

      直至天色已晚,石洞中光线变暗,看不清楚东西,林逸才从各种花样动作中恢复清醒。

      他走到包裹处,弯下腰,像捧着珍宝一样捧起了包裹,入手才发现很轻,跟手机的重量差不多。

      这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包裹大小跟行李箱一样,里面满当当的塞满了东西,刚刚他拿出来的三盒药品,就得有七八斤的样子。

      这个包裹,轻的未免太过分了。

      看到包裹边缘处沾染了地面上的血迹尘土,林逸心疼的不行。

      就好像是自己珍藏的绝版珍品被人践踏一样。

      可就在林逸还没来得及表示郁闷时,突然发现包裹边缘闪过一丝润光,血迹尘土都像被擦掉一样,消失不见。

      “我靠,这么神奇!”饶是林逸知道穿越到飞天入地的修炼世界,也不如亲眼见过神奇之处。

      其实那三盒药品才是最颠覆人常识的,但是刚刚林逸在生死边缘挣扎,顾不上这些细枝末节的情绪。

      他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感谢好兄弟是肯定有的,但是还有一些其他无法表达的震惊情绪,让他打开包裹的手都有点颤抖……

      但让人诧异的是,除了那三盒药品,包裹下面铺满了荷包口袋。

      林逸有点懵逼,他望着这满目玲琅,大小不一的绣花荷包。

      就是上面的花再好看,再逼真,也不能掩盖它是一个荷包的事实啊!

      郑旭为啥给他送来一堆绣花包?

      难道他穿越到了一个女人的身上?

      林逸表情诡异,脑海不受控制的描绘出一张刚毅粗狂的女人脸。

      妈呀!

      情不自禁地打个激灵,青年使劲儿摇摇头,把脑子的可怕幻想扔出去,差点没把包裹晃掉。

      挑选了半天,林逸谨慎地拿出放在最上面的灰色口袋。

      这个看着最朴素,最安全,是个半旧的,只是简单的绣了一颗翠竹。

      是不是郑旭用过的,也给他放进来的。

      林逸胡思乱猜想,打开袋子一看。

      愣住。

      袋子里面是一个可以当镜子使用的黑石板,整体闪着淡淡光芒。

      形象跟手机差不多,可问题是没有按键开关,只是一个长方形的石板。

      ……这是什么东西?

      林逸一脸迷茫,他翻来覆去的检查,也没找打开关。

      正当他放弃石板,准备去翻看口袋里是否还有其他东西的时候。

      石板在摩擦中碰到了他手掌上的血迹,整个屏幕突然亮了起来,中心出现一个手指印。

      指纹解锁?

      青年面露古怪,对比了一下是大拇指,直接按了上去。

      ‘郑旭‘还真能折腾!

      林逸赞叹,这个世界都没有拉链,自然也能猜到没有手机。

      只能是穿越者制作出来的。

      “欢迎使用黑猫通讯器,请说出密码,进行语音验证。”

      密码?我哪知道密码!?

      青年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知所措的望着传讯器。

      自己跟郑旭之间有暗号么?

      他怎么不记得,难道他因为穿越失去一段记忆?

      浅浅的荧光映照在青年滑稽的表情上。

      林逸整个人都僵住了,拼命的回想自己跟朋友之间有过什么特殊暗号一类的。

      就是胡闹玩时说的也算啊。

      琢磨了一阵,实在是没想到,林逸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傻乎乎道:“黑猫警长。”

      画面陡然变亮,通讯器真的就开机了!

      这辈子的彩票运气也就用在今天了吧!

      林逸感叹地想。

      哪天见到郑旭,非得好好问问他为啥会会用这当密码!

      呸!

      *  

      修行时世界的通讯器功能很简单,就是通讯和录像,还存储了一些符咒讯息。

      林逸别扭地在屏幕上来回滑,虽然外形像手机,但是内里功能使用方式很不一样。

      在通讯的功能画面中,只有一朵花的形状,没有号码之类的东西。

      这个林逸能理解,阿拉伯数字在这边不流行,也可能就没出现,文化语言方面像极了古代。

      所以各种形状可能就代替了电话号码。

      不过为啥‘郑旭‘是花呢?

      难道真的就性转了?

      林逸内心再次诡异起来,冷不丁的想起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问答:

      如果有一天你变成了女的会怎么样?

      让室友先爽爽……

      刚毅粗狂的女人脸又出现在脑海,林逸吓得赶忙点下那朵花,与其胡思乱想,不如问个清楚。

      就算郑旭真的穿越成了一个女人!

      好兄弟变成好姐妹,他也不会歧视朋友的!

      都是命运惹的祸!

      ‘电话’接通中,里面并没有任何声音。

      但是林逸就奇怪的知道正在‘拨号‘,这大概也是修真界神奇的感应。

      没多久,‘电话‘接通了,一瞬间,石洞中还莫名卷起来一阵微风。

      听到传讯器那边有呼吸声传来,林逸高兴地大喊:“郑旭~~!好兄弟,多亏你的药及时,哈哈哈~~老子刚刚差点就去见我爸了!”

      ‘手机‘那边是呼吸声一顿,没有说话。

      “兄弟,你那边是什么样的?我他妈真倒霉,都不知道自己是饿醒的,还是痛醒的。当时命悬一线,幸好我机智,想到这个办法。”

      “哎,对了,我这边还在观云山,现在的你在哪呢?我去找你!这可太牛了,我正在跟未来的你通话!”

      “歪,兄弟,你咋不说话啊,歪?郑旭?能听见么?”

      林逸急不可耐地跟好友分享激动的心情。

      短短一天之内,从死到生,从走投无路到柳暗花明。

      心情大起大落,悲喜交加,恨不得对身边每一个人诉说。

      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这种迫切要人理,要人懂的心情,是心里受伤,受到惊吓后的害怕表现,要发泄出来才好。

      自嗨式地逼逼叨叨了一堆,林逸才发现通讯器那边没音了。

      难道是信号不好?

      话说修真界有信号塔么?

      林逸歪了几声没人理,使劲甩甩通讯器又重新呼叫。

      他舍不得挂断通话,也怕挂断后再也无法拨通。

      就这么一直拿着‘手机‘等对方回消息。

      等到手机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林逸先是惊喜,然后惊讶。

      “………我不是你兄弟。”耳畔传来好听的男中音,声音有点冷,语气淡漠而低沉。

      略带磁性的声音在静谧的空间里响起,竟神奇的有一种旖旎之感。

      “啊?你不是我兄弟?那你是谁?郑旭呢?”一连串的问题跟小钢炮似的从林逸嘴里蹦出。

      “你跟郑旭倒是认识很早。”那男人声音依旧平淡,却能让人听出一股自嘲的情绪。

      “你也认识郑旭?那咱俩未来认识?那你不是我朋友兄弟,总不能是仇人吧!刚刚那包裹是你寄来的么?”

      林逸大感奇怪,不是兄弟,那是朋友?

      可普通朋友能做到这一步么,而且这个人皮地图,他以后肯定会藏起来只给亲密的人看。

      这可是与自己性命息息相关啊!

      “………是我给你的。”

      “那请问你是……?”

      “………我是你未来的道侣……”通话另一面的男声清冷如雪,回荡在石洞里,空气好像也跟着凝结了,冷冷的,凉凉的。

      林逸目瞪口呆,思维似乎在那一瞬间也被冻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也是,JJ抽了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