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赏花宴上的意外事故发生没几天,京城里突然开始传出一道流言。
      
      苏家嫡女苏洛嫣不甘受辱,要出家了!
      
      这消息来的莫名,却传得有鼻子有眼,几乎没两天便人尽皆知了。就和当年那句“朕欲与苏卿结秦晋之好”一样,一夜间便广为流传。
      
      要知道皇城脚下,老百姓们最喜欢听那些达官贵人的八卦了。
      
      各家府上的小厮、门房,街上摆摊的小贩走卒,空闲之余,都爱拿那些个东家常西家短的来唠嗑,而且他们一般知道的还真不少。
      
      从太子与苏小姐当年婚事的由来,到那苏小姐为等参军的太子回来成婚,白白耗费了花样年华,等到十六岁成了个老姑娘,这些事儿人人都能说上一嘴。他们好像亲眼所见了似的,还能说出太子出入苏府,背地里与那美貌庶女暗通曲款的情景。
      
      至于前两天长公主府里,太子殿下英雄救美的事迹,而今即便几岁的小孩子,都能绘声绘色地讲出来。
      
      太子殿下不顾落水的未婚妻,众目睽睽中救下苏府的庶女,以至于让苏洛嫣在大庭广众之下失了名节的事,传得沸沸扬扬。
      
      这个故事里,太子成了薄情寡义的代名词,未婚妻为他空耗年华,他却与她的庶妹勾勾搭搭。在俩姐妹一同遇险之际,更是弃未婚妻于不顾。
      
      而那原本名不见经传的苏府庶女,也一时间出了名,被冠上个“狐狸精”的名号。
      
      不知多少府上的当家主母,因此一事开始敲打府中庶女,京城庶女们恨苏白薇恨的牙痒痒。庶女本就难寻好亲事,那苏白薇自己不要脸,还把她们庶女的名声都抹黑了。
      
      苏洛嫣要出家的流言,就是在这时候冒出来的。
      
      听说是苏府一小厮吃了酒,跟人吹嘘时说漏了嘴。
      
      那苏小姐啊,自落水后日日闭门不出,听她的大丫鬟说,她觉得自己被那远亭候世子救了,污了名声配不上太子,要自证清白出家修行去。
      
      有人便问:“她既然被那世子碰了,何不干脆嫁给世子?”
      
      又有人道:“这你就不知道了,远亭候世子也是个修行之人,他师父乃是长云寺的清一道长,道长当初收他为徒时可说了,叫他这辈子都不许娶妻呢!”
      
      众人不禁唏嘘一片,为那苦命的苏小姐叹惋。
      
      茶楼上层的包厢中,男子端坐窗边,修长白皙的手指端着一只茶盏。他侧耳听着下边传来的交谈议论声,在阳光下越发剔透的琥珀色眼眸微微失了焦距,变得有些无神起来。
      
      坐在他对面的人一看,便知他这是陷入沉思中去了。
      
      “世子在为何事烦忧?可是下方所说的苏小姐一事?”
      
      闻人瑾缓缓回神,唇边习惯性浮现一丝清浅笑容,还带了点细微的歉意,为自己的走神感到不好意思似的:“叫周兄看笑话了。”
      
      周兄笑道:“世子若有难处,可说来商讨一二。在学问上我比不过你,其他方面我可不服输。”
      
      不着痕迹转了转茶杯,闻人瑾沉默片刻,温声道:“周兄火眼金睛,我正在想那苏小姐。”
      
      周兄眉梢一挑,语调上扬:“哦?竟真是苏小姐?”
      
      闻人瑾不在意他这调侃的语气,自顾自说道:“苏小姐性情刚烈,你刚才也有所耳闻,她若为此出家,一生常伴青灯古佛,岂不是瑾之过?”
      
      周兄反问道:“你何错之有?难道你觉得你救人错了吗?”
      
      闻人瑾轻轻摇头:“不曾。”
      
      周兄又问:“那如果有重来的机会,你还会不会救她?”
      
      闻人瑾毫不停顿地答:“自然会。”
      
      “这便是了,你平日素有想法,怎么今日踌躇不前了?”
      
      闻人瑾轻叹一口气:“这终究因我而起。”
      
      周兄认真看他两眼,见他神色平静,道:“我看你似乎已经有了决断?”
      
      闻人瑾点点头,几日来始终染着轻愁的眼底重新变得明澈起来:“是,周兄几问叫我豁然开朗。既然此事因我而起,也该因我而灭。”
      
      *
      
      故意吩咐下人散播流言,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的第三天,阿洛收到了一封信。
      
      送信的是个小乞儿,把信封往门房跟前一塞就跑了,门房恰巧认得几个字,见信封上写着“苏小姐”的字样,便将信递到了阿洛跟前。
      
      阿洛捏着雪白的信封,弯唇露出一个笑,赏了门房一个月月钱。
      
      她一个人钻进房中,没急着拆开信,先仔细打量了几眼。
      
      这信封正常大小,捏着却很厚,而且硬硬的,里面应该不止装了信纸,还有其他东西。
      
      信封口封地很工整,一面空白,一面是浓墨写就的几个大字:苏小姐亲启。
      
      苏洛嫣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写得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可这寥寥五个字,一笔一划棱角分明,横平竖直间自有一番写意风流的气度,叫人见之难忘。
      
      光看这字,阿洛顿时就明白苏太傅为什么对闻人瑾赞不绝口了。
      
      看完外边,她小心翼翼地撕开封口,指尖探进去,片刻后拿出来一张硬质信笺,以及一枚雕刻成白鹤展翅状的乳白色羊脂玉佩。
      
      玉佩不过女子巴掌大,小巧精致,华光内敛,触之温润,竟是难得的极品温玉。雕刻的白鹤也栩栩如生,白鹤脚下踩着几朵流云,展翅欲飞,恍如仙鹤一般。
      
      不用想就知道,这玉佩绝对价值连城。
      
      阿洛爱不释手地把玩了好一会,才去看那信笺。
      
      月牙白的信笺上写了一段话,字迹与封面几个字相同。内容也简单,对方先自报家门,自称名叫闻人瑾,表示对阿洛如今处境的歉意,接着便礼貌询问,苏小姐是否愿意嫁给他。
      
      若愿意,就请收下玉佩,不日他会来苏府求亲。
      
      若是不愿,可将玉佩返还,他便知晓她的意思了。
      
      原书里并没有出现这封信,苏白薇嫁给闻人瑾,是她发现自己怀了孕,又无法嫁给太子,特意跑去侯府述说出自身的艰难,要求男配给她负责,闻人瑾才过来苏家提亲。
      
      虽然知道这与女主不同的“特殊待遇”是自己算计来的,阿洛心中还是一阵欢喜。
      
      她自读者意念中产生,天生便对男配有着不一般的好感。与人相处真不真心其实不难察觉,她真心喜欢那些男配,他们才更容易接纳她。
      
      阿洛看着看着,突然将信笺举起,放在鼻尖下轻轻嗅了嗅,一股若隐若现的淡淡香气飘了过来。
      
      竟然不是她的错觉,这香气不知哪里来的,清幽淡雅,却又勾人心弦。或许是墨里,或许是信笺里,又或者……是那写信之人的身上。
      
      阿洛突然想到那一日,她狼狈扑入他怀中时,他宽大的袖摆拂过她的面庞,扑面而来的青松翠竹般的幽香。
      
      “春喜,我想出去散散心,你着人安排一下。”阿洛走出房间,对自己的贴身丫鬟吩咐道。
      
      做戏做全套,为了让流言更逼真,这几天阿洛足不出户,日日参禅礼佛,一副铁了心要出家的超脱样,看得周围侍奉的下人都担忧不已。
      
      突然听到小姐说要出门,情绪似乎也有所好转,春喜忙积极地张罗起来。
      
      “咦,小姐,这玉佩奴婢怎么没见过?”春喜注意到挂在阿洛腰间的白玉仙鹤,随口问道。
      
      阿洛唇畔不经意带了丝笑,好似随意道:“我今日第一次戴它,你当然不曾见过。”再多却是不说了。
      
      春喜也没多问,那玉佩质地不凡,精巧不似俗物,她便以为是太子殿下往日送小姐的礼物,只是今日才拿出来。
      
      “小姐今日想穿哪件衣裳?”
      
      阿洛抬眼瞧了瞧,偌大的衣橱里,全是些深蓝、暗红、浓绿颜色的衣裙,看着便叫人感到心头压抑、暮气沉沉,着实不像才十六岁少女穿的。
      
      “那件吧。”她抬手指向一件没那么暗沉的。
      
      被她挑出来的是条上白下青的裙子,外边罩了一层白稠纱。下面的裙摆是清新的雨过天青色,上边的罩衫月白,朦胧中透着清雅之意,好似那笼在蒙蒙细雨里的江南春景,给人一种飘然脱俗之感。
      
      春喜望着换好衣衫的阿洛,张着嘴好一会儿才道:“小姐穿这身可真美!”
      
      苏洛嫣长相不差,只是平时被端庄的仪态与老成的装扮压着,纵使十分的颜色,旁人看来也只有五六分了。
      
      阿洛今天穿的这身虽然素雅,却也仙气十足。她没有梳以往的发式,只松松挽了个髻,其余发丝顺直披在腰间。乌发间插了一支黄蕊白玉兰花簪,下边坠两颗淡黄色的玛瑙珠,走动时轻轻摇晃,碰撞时叮叮作响,雅致间带一点娇艳。
      
      少女垂首郑重将玉佩挂上腰间,白玉仙鹤之下的浅蓝色穗子,由她亲手编织而成。飘飘欲飞的仙鹤压住裙摆,与白纱青裙相映成趣。
      
      往日里老成持重的苏家小姐,竟然转眼间成了浑身仙气缭绕的世外仙姝。
      
      从阿洛出房门,到坐进马车,一路上碰见她的丫鬟小厮们都一副吃惊的表情,好像突然不认识她了。
      
      阿洛也没计较,她让车夫驾车去她常去的首饰铺子。那家店名叫珍宝阁,售卖各种珍奇宝贝,东海的珍珠、西域的羊脂玉、北境的雪山参、南疆的玉檀香,应有尽有。
      
      珍宝阁背后的老板也很隐秘,至今无人知晓其身份,见这里的宝物大都来自天南地北,有人就说老板是四处行商的豪商。
      
      阿洛却知晓,这珍宝阁神秘的老板,是远亭候世子闻人瑾。
      
      她来这里也是一时心血来潮,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偶遇他。
      
      原剧情里,苏洛嫣大婚前来珍宝阁买首饰,苏白薇当时跟来了。以女主的事故多发体质,不意外地与别的贵女起了冲突,被那贵女当面嘲讽,是闻人瑾出面解救了她。
      
      女主能遇见他,她或许也可以?阿洛心底暗暗期待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事不过三,今天没红包啦~
    但也求评论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