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孙普才这时候反应过来,借着酒疯跳起来暴怒:“艹他妈,一个厨子,我给你脸了!今晚不办了你我不姓孙!”
      
      他直接起身一把就抓了花荼,粗暴地想把人往前拉。
      
      花荼身体偏瘦,一下子被他抓住,冷白的皮肤瞬间就红了。
      
      慕颂之看到这边动了手,直接起身右手捏住孙普才的手腕:“放手!”
      
      孙普才手腕吃痛,把花荼放开了。
      
      慕颂之左手拉过花荼来,护在身后。
      
      孙普才看他们只有两个人,又看慕颂之高高帅帅的有点面生,开口骂道:“艹,还有人多管闲事?你知道我是谁吗?”
      
      慕颂之抬眸:“你是我孙子。”
      
      然后他直接飞出一脚就把孙普才踹出去几米,哗啦一下子撞倒了桌椅。
      
      “老子杀了你!给我一起上!”孙普才红了眼睛,起身反击。
      
      其他的几个人也开始举起酒瓶子和椅子,把慕颂之围在了当中,眼看就变成一场群架。
      
      江九宁打架就是个白送的,自己知道几斤几两,往后退了几步,以免被波及到。
      
      孙普才冲过来,冲着慕颂之打出一拳。
      
      慕颂之往后退了一步,轻轻松松就躲了过去。
      
      他今天开了一天的会,带着金丝边眼镜,一身西服革履配了领带,打扮得像是个斯文败类。这时候打架动不开手,抽着空把领带往下拉松,解开了上面的两颗纽扣。
      
      孙普才又冲过来,想要打个勾拳,拳头却被慕颂之攥住了。
      
      随后慕颂之以牙还牙,一记重拳反打在孙普才眼眶上。
      
      孙普才的眼睛直接青了。
      
      江九宁看热闹不嫌事大,吹了声口哨:“慕哥,好帅。”
      
      其他几个人也冲上来,慕颂之见招拆招,完全没让他们占到半点便宜。
      
      随后他脸色一冷,找了个空子拉住了孙普才的手臂,往后一旋,把他整个人按得跪下来,脑袋侧贴在桌子上。
      
      其他的几个人愣住了,看起来对面是个练家子,这架势,估计打不过。
      
      店家看到这边打起来了,呼啦一下过来一堆服务员,还有客人远处站着看热闹。
      
      有个店长模样的过来□□脸:“几位客人这是怎么回事?”
      
      看来了人,那几个人开始恶人先告状了,一指慕颂之:“他先动的手!”
      
      “有没有王法?!报警报警!”
      
      “孙少受伤了,叫救护车!”
      
      “今天必须把这打人的送进去!”
      
      一旁的江九宁站起来,脸上表情贱兮兮的:“哎呦,打不过就开始颠倒黑白了,你们人多势众是不是?早就录下来了,分明是你们先动的手。”
      
      他刚才没吱声,一直拿手机偷偷录着,录了好一会了。
      
      这时候按下了播出键,手机里面就传来孙普才那一伙人之前大声开玩笑的声音。
      
      直到后来他们骂人动手,录了个齐全。
      
      江九宁放完了一段还说:“我要不要把这些发到网上啊?也让人们评评理。那样的话,你们这几个人模狗样的小畜生就出名了。”
      
      谁是谁非很清清楚楚了,店家和服务员往前一步,那几个人就放下了酒瓶和椅子。
      
      慕颂之手往下一按孙普才:“道歉!”
      
      孙普才到这时候索性就不要脸了,脸贴在桌子上,梗着脖子骂:“我艹你祖宗!你们给我等着的!你们几个一个也别想跑!”
      
      人群里有人认识孙普才,这时候也认出来慕颂之了,往前走一步说:“孙二少道歉吧,这位是慕家的二少爷,慕颂之……”
      
      随后人群里有人小声说:“他爷爷是慕远征,他爸爸是慕寒生,妈妈是苏婵,哥哥是慕泰然,嫂子是傅清莹……”
      
      这人背家谱似的,现场却没有一个人敢笑。
      
      每说出一个名字,孙普才的脸上就白一分,全说完,孙普才的脸色就变成了苍白,看起来快要进ICU了。
      
      四下的宾客忽然安静了。
      
      就算是再孤陋寡闻,这些名字之中他们也听说过一两个。
      
      随便哪个拿出来在忻城都是风云人物。
      
      而这背后的慕家,就算不是忻城的首富,也能排到前三。
      
      孙普才刚才又醉又疯,这时候酒全吓醒了,嘴唇颤了颤:“慕少爷,对……对不起。是我眼睛瞎了。”
      
      慕颂之这才松了他,拉过来低头站在一旁的花荼:“给他也道歉。”
      
      孙普才不情不愿地说:“花厨,对不起。”
      
      慕颂之懒得和他说别的,骂了一句:“滚。”
      
      孙普才和他那几个狐朋狗友连滚带爬,灰溜溜地走了。
      
      慕颂之打完人,恢复了往日里的温文尔雅,理了理衣服和店家说:“回头打坏的桌椅盘子我们这边结了。”
      
      店家点头哈腰:“哪能呢,欢迎慕少爷光临本店,是我们给慕少爷添堵了,等下我们给你换个大桌。”
      
      慕颂之这时候又走向花荼问:“手没事吧?”
      
      花荼低头活动了一下手腕:“没事,谢谢你。”
      
      慕颂之看他真没事才放下心来,开口道:“不用谢。”
      
      江九宁说:“哎呀,也和我们有点关系,他要是打伤了厨师,我们今天晚上就吃不到饭了。”说到这里,他弓了身子捂着肚子问,“大厨你几时开饭,我为了这顿中午饭就没吃,快饿得前心贴后心了。”
      
      花荼连忙转身:“我去后厨做菜。”
      
      店家很快过来,把满地的狼藉还有桌椅都打扫了,又把慕颂之和江九宁换到了旁边一个大一些的厅。
      
      两个人坐在了桌子旁,桌子的中心是和下面连通的,几株盛开的睡莲在袅袅的蒸汽之中,发出阵阵幽香,煞是好看。
      
      差不多等了十几分钟,就开始上菜。
      
      这私房菜是厨师根据每日的鲜食来定的菜单,没有点菜一说,上什么全看厨师心情,也是一种惊喜。
      
      先上来了几盘前菜冷盘,醉虾,西湖糖藕,蓝莓山药,藏书羊肉,白切鸡的冷拼,随后开始上热菜,第一道是鹅肝。
      
      想要做好鹅肝,首先第一点就是要去腻去腥,慕颂之之前在各个餐厅吃饭,也吃过一些有关鹅肝的创意菜,其中最有印象的是大董的樱桃鹅肝,那道菜是把鹅肝做成樱桃的形状,外面裹着糖汁,里面又糯又香。还有炉火神的山楂鹅肝,是用的薄薄的山楂皮把鹅肝当做馅料。
      
      今天花荼做得这一道白玉鹅肝和他们的都不太相同,却又有异曲同工之处。
      
      他选择的食材是大朵的白玉蘑菇,蘑菇倒置,把梗子用刀分为花瓣,做成一朵朵小花的形状,随后把鹅肝放置在中间,点上酱汁,一盘端上来,就像是一盘白色的小花。
      
      慕颂之夹起来尝了一个,刚才被那些事扰乱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
      
      鹅肝的味道本身就是和白玉菇相融的,微甜的酱汁很好地解开了鹅肝的腥,只剩下了肥而不腻,细致绵延的口感和难以言说的鹅肝味道。
      
      中西合璧,香味浓郁。
      
      一般的厨师都是术业有专攻,花荼上一次做的是传统的淮扬菜。慕颂之以为他会比较擅长中餐,没想到创意菜做得也不错。
      
      第二道菜是酥皮乳鸽,鸽子很小,看上去就是十几天的小鸽子,炸到金黄,外皮像是玻璃脆纸,却一点也不油。
      
      一咬下去,舌尖就苏了,鸽子外面脆生生的,里面的肉嫩得流汁,香味直接深入了骨髓。
      
      江九宁毫无形象地吃了,差点骨头一起啃了。
      
      随后是第三道,花胶鸡,连汤带肉上来一盅,这一道汤喝起来和上次三叠鸭的汤完全不同。上次的汤是清亮鲜香的,这一道却是浓稠醇香的。
      
      鸡汤已经是浅黄色,浓稠到挂勺,每一滴里都蕴含了味道,汤里还配有鸽子蛋和软糯的花胶,再搭配上笋片。
      
      慕颂之尝了一勺,每个舌头上的味蕾似乎都唤醒过来,只觉得滋补好吃。而且这道汤还占了一个暖字,喝上几口,浑身上下都是暖融融的。
      
      花胶鸡还没喝完,又上了道菊花茄子,这菜是把茄子做成菊花形状,入油炸的,也是十分好吃。
      
      江九宁忍不住让服务员上米饭,服务员笑了说:“等下还有松露肥牛饭,确定要上吗?”
      
      江九宁摆手道:“不用了,那我等肥牛饭吧。”
      
      主菜是龙虾三吃,选用的是小臂长的大龙虾,先端上来给他们看了看活虾,随后才拿到后厨现做。
      
      虾脑和虾籽用来蒸蛋,龙虾的身子做了蒜蓉,龙虾的头尾碎肉用芝士焗了。
      
      在以往慕颂之不太喜欢吃龙虾,因为每一次饭店做了都觉得是在暴殄天物,佐料和酱汁一复杂,完全掩盖了龙虾的那种天然海鲜的甜鲜味。
      
      而这三种做法,恰恰是最能够保留龙虾原始味道,又能够让味道更上一层楼的。
      
      龙虾处理得极其干净,每个步骤也很考究。
      
      整体口感鲜嫩Q弹,咬着就能够感觉到舒适感。
      
      最后上了道炒青菜,一盘全素的青菜被炒出了肉香味。
      
      随后就是主食松露肥牛饭了。
      
      这一道虽然是主食,里面也加了一些蔬菜,黄油混合了食用油,炒到软的洋葱丝,滑嫩嫩的小蘑菇,配上上好的和牛。
      
      饭里拌了无菌蛋的蛋液,撒了一点胡椒粒去腥,点睛之笔是几点醋,最后配上松露的味道。
      
      每一粒米都是光滑弹润的,综合了各种香味。
      
      简直是完美。
      
      餐后甜点是杏仁豆腐冻,再加上一碗雪梨燕窝羹。
      
      摆盘就像是艺术品。
      
      这些菜品没有什么既定的规律,都是随心所欲的,有中式的也有西式的,每一道却都给人不同的感觉。
      
      既有中餐的华丽,又有西餐的精致。
      
      荤素很好搭配,养生又美味。
      
      而且菜量把控得不多不少,不是冒然上来一大盘,也不像是小鸟喂食一般吃不够。
      
      每道菜恰恰是够吃,但是距离吃够还欠上那么一点点。
      
      一顿饭下来,盘盘清空。
      
      江九宁意味犹尽道:“我觉得上次的就不错了,没想到也只发挥了八成的功力吧,不限定淮扬菜以后,这做得更自然了,也更合我的口味。这顿饭才几千我居然有一种你赚了的感觉。”
      
      慕颂之:“……不用提醒是我付账,谢谢。”
      
      两个人吃到心满意足,起身买单结账。
      
      江九宁来的时候饿得不行,现在撑到了,起身都是慢慢支起来。
      
      慕颂之损他:“你这是扶墙进来扶墙出去啊。别人看了还以为你家里怎么饿着你呢。”
      
      江九宁道:“太好吃了,我估计回去称称得涨三斤。”
      
      两个人出了饭店,忽然后面有人叫:“慕少爷……”
      
      慕颂之回头,看到是花荼跟了出来,现在他已经换下来那身厨师服,穿了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色衬衣,站在路边。
      
      慕颂之以为他是出来答谢的:“辛苦了,今天做的挺好吃的,以后我们还来捧场。”
      
      花荼望向他,往前迈了一步问:“上次你说想要私厨的事,有没有考虑好?”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2-27 20:33:04~2021-02-28 12:47: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ix 3瓶;伊织娜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