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0 ...

  •   赵一阁起先还懒洋洋的,不怎么积极,跳到后面成了最热火朝天的那个。

      运动起来自然不需要热水袋,汗都快滴下来了。

      “终于轮到我们了。”

      邻居姐姐绷着皮筋等到望眼欲穿,好容易盼来赵一阁和搭档的女孩输了。两个人一路通关,跳得汗流浃背,脸通红,把外套都脱了。

      “别着凉了啊。”

      “没事。”

      赵一阁的搭档拿手当扇子扇风,喘着气道,

      “还有毛衣呢,你看他们打篮球脱得都穿短袖了,也太夸张了。不行了,热死我了。”

      “你站一会儿就要冷了。”

      过了约摸一刻钟,汗干透了,后背开始寒丝丝的。赵一阁于是让邻居姐姐先别跳了,先给她拿个外套披上。

      “别拿了,正好我要脱,你穿我的吧。放地上要弄脏了。”

      赵一阁于是接过穿上,立马暖了不少。

      “姐姐你这衣服好软,好暖呀。”

      “嘻嘻。你穿了还挺好看的嘛,白色配你的彩虹毛衣挺显的。”

      赵一阁里边穿了个不知道什么年月的旧毛衣,还是七彩的,先前外头搭了个家常的蓝色厚外套。整个人看着色彩混乱又暗沉沉的。

      “真的挺好看的。

      “那叫你妈妈也给你买一件,这衣服不贵。”

      赵一阁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过了会,有人突然在她肩上重重拍了把,疼得她龇牙咧嘴的。

      谁啊这是,有毛病吗这样打她?气得她飞速转身。不看还好,赵一阁大吃一惊,什么情况,竟在这遇上了同班同学!

      “黄明浩??”

      “哎哟,真的是你啊,一休哥。”

      黄明浩,也就是何东的狐朋狗党之一—胖子,手插口袋笑得一抖一抖的。

      一休哥?这是叫她?才见面就给她起绰号,这种事只有何东的党羽能干出来。赵一阁瞪了他一眼。

      “你不是住葛桥的嘛?怎么来这里了?”

      胖子凑到她旁边,

      “干嘛,犯法?这里你家买下的哦?”

      赵一阁没什么话同他说,话不投机半句多。就听到后面又传来急促的刹车声。

      “胖子,你跑那么快投胎啊?!”

      赵一阁被这声音惊到了。

      回头就看到到何东跨着个车,皱着眉一脸不善,后座还带了个人。那人赵一阁认得但不熟悉,好像姓周,家里以前也是这在这一带的。

      姓周的男生看到何东停了,就从车上下来。他和赵一阁两人都瞧对方眼熟,可偏又叫不出彼此的名字。笑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周姓男生还夹了个篮球在腋下,上去搂住胖子,问他车停哪儿了,胖子指了指绿化带旁的一块空地。

      跟着同来的几个男生都把车子推了过去。何东盯着看赵一阁,表情意外,显然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赵一阁索性把头扭了过去,就当没见过他们。

      心里却道不是吧,这也太巧了?!

      “喂。”

      何东停好车走过来,喊了声,剩下的人陆续跑去了球场。

      见她没反应,何东又喂了声。

      赵一阁只好转过去,用疑问的眼神看他。脸有点红,穿了个白外套,头发乱蓬蓬的扎着,气色还挺好。倒是比她平时在学校的样子要好看顺眼不少。

      何东看了她两眼,咳了声道:

      “你怎么在这里?”

      想了想又道,

      “你家住这里啊?”

      赵一阁嗯了声。

      何东于是手插兜里,也不说话了。胖子在球场那头对着他们挤眉弄眼,赵一阁也不敢动,更不敢多看,就怕这聒噪的胖子又再说出什么惊天的话语。

      “寒假作业做好了没?”

      赵一阁下意识说了句做好了,马上又否认,

      “没有,还差一点...”

      “借我抄抄?”

      赵一阁既惊讶又不可思议的转过去看着他,何东也斜了个眼睛从上往下看她,嘴角一翘又一抿,把头转到一边又转了回来,拽了吧唧地道:

      “这么小气?开学还你。”

      问题是开学我不去了,你还还个屁哦。

      赵一阁冷冷地道:

      “不借。”

      何东很凶地看了她一眼,被她又瞪了回来。

      何东于是改为目视前方,蹦出一句:

      “你家住哪儿?那里?这你家房子?”

      他用手指倒戳了戳紧贴着这片活动区域的大型建筑。赵一阁简直是服了他了,这是办公楼好不好,她家开宫殿的嘛住这个?

      这人真是信口开河惯了,讲话都不过脑。赵一阁懒得理他了。何东也觉得问得有些没意思,清了清喉咙插着口袋拐去了球场。

      “哎哎,那是谁?”

      邻居姐姐看到何东走开了,跑过来八卦。

      “同学。”

      “我看不是吧,他看到你好像挺开心的。”

      三个姑娘都笑嘻嘻地看她,眼神促狭,赵一阁脸微微红了。

      “你们别瞎说。”

      “这有什么?不是挺好的么?穿得也还满帅的,好高啊。”

      帅什么帅,以前的头发还跟打过蜡一样呢,杨雅看到他都嫌弃得不行,傻了吧唧的。

      赵一阁暗戳戳想象的当口,又有自行车清脆的车铃声响起。

      有三个女孩儿各骑了辆女士自行车,正沿着水泥小路慢悠悠的地过来,车篮里还放了些吃的。

      其中一个道:

      “这边好破啊,而且都没什么店。”

      “你买了什么?”

      “随便买了点,那个店也好破,我问老板有没有XX泡芙,都说没有,也太可怜了。唉。”

      他们手指的方向正是赵一阁家的小店。

      几个女孩都穿着短短的带帽羽绒服,式样简洁时髦,紧身牛仔裤则把腿绷得细细的,脚上或蹬球鞋要么就是真皮小短靴。三人把车停好,拿了吃的就直奔球场了。

      “你看何东呀,他腰都露出来了,傻死了。”

      三个人边说边笑,口吻异常的轻松欢快。

      赵一阁脸色如常,却再没多看这群人一眼。

      跳皮筋体力消耗得厉害,她们很快也结束了。临走时小姐妹对着赵一阁道:

      “不去和你同学道个别啊?”

      倒没有什么戏弄她的意思,只是好心提醒她。

      邻居漂亮姐姐不屑地道;

      “那几个女的好傻,我看还是别去了!”

      赵一阁则装作很急的样子,

      “不行,我要回去上厕所了,憋到现在急死了。”

      说完套上自己衣服,头也不回地走了。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