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收获 ...

  •   娄五熟练地将敌人摸索一遍,不客气地扒下他的银色铠甲,取出被他藏在怀里的木质通行令牌。
      
      如果姚庆生在这,就能发现一个让他崩溃的惊天秘密:没拿到特殊道具不是他运气不好,而是他姿势不对。
      
      这是游戏的一个隐藏福利,内测时很多人不知情,就连娄五一开始也没少吃亏。
      
      绝大部分玩家击杀精英敌兵后只会原地等待掉落,见尸体瞬间消失、地上空无一物就以为运气差,其实不然。
      
      真相是一旦npc生命归零,数据会在一秒内刷新,届时贴身物品也会随之一并消失。
      
      对此娄五只想说:精英敌人就是一个行走的特殊道具大礼包,先洗劫再击杀,流水线工作,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追击任务完成,收获时间到。
      
      她挨个触碰物品,眼前浮现出具体的数据——
      
      【银鳞铠甲】:精英敌兵专属护甲,生命力+30(玩家拾取后可穿戴,生命力随机+10~30)
      【木质通行令牌】:凭此令牌可无障碍进入敌方大本营
      
      娄五:哦豁。
      
      运气不错,护甲增幅顶级。
      
      制甲作为她后勤职业的技能之一,一张小吉器材卡能制作10套普通藤甲(生命力+10),一张中吉器材卡能制作20套优质铠甲(生命力+20),一张大吉器材卡能制作30套无敌战甲(生命力+30)。
      
      银鳞铠甲一套就加到无敌战甲的生命力,其防御性可见一斑。
      
      她满意地拍拍地上这位的肩膀,“感谢仁兄千里送装备,为了表示敬意,我会让你无痛离开,十八秒后又是一组好数据。”
      
      说完双手合十,虔诚地颔首一拜,然后三下五除二将这人身上的衣裤脱下,拧了拧水收起,只给他留一条大白亵裤。
      
      这是她身为后勤的觉悟,废土末世背景下战备资源紧张,得有屯屯鼠的毅力、雁过拔毛的精神才行。
      
      紧接着双手握住对方的脑袋,猛然一扭。
      
      嘎嘣一声骨裂,1战功到手。
      
      **
      
      雨势渐小,艳阳破云而出。
      
      天边挂着一道现代社会难得一见的迤逦彩虹。
      
      娄五本打算脱掉外衣晾晒一番,自己躲到茂密的树杈上去,然而她又忘了,这是在游戏里,刚在阳光下站了一分钟不到,湿哒哒的衣服已经变得舒适干爽。
      
      “这点倒是真方便,以前演习要是有这待遇就好了。”
      
      她自言自语着,总觉得还缺点什么,在精英敌兵躲藏的树后绕了一圈,没任何发现。
      
      “不对啊,这家伙跑来敌营,怎么可能不带兵器?”
      
      设身处地地思考片刻,她抬头一看,眼睛微亮。
      
      一把长弓被扔到了树上,卡在树杈中间,因为没被精英敌兵随身携带,幸运地保留下来。
      
      爬树取弓不过一眨眼,娄五握着长弓从树上轻轻一跳,稳稳落地。
      
      【优质长弓】:精英敌兵专属武器,战斗力+1(玩家拾取后可使用,战斗力随机+1~3)
      
      这次的增幅取了最低值,但是聊胜于无。
      
      毕竟娄五30的基础战斗力本就惊人,哪怕+3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灭个口还能有这么多额外收获,不枉她冒雨追出这么远,已经很知足了。
      
      **
      
      系统个人面板里有个虚拟仓库,初始0级只有一格空间,大约一立方米。
      
      玩家每次升级,都能得到一次扩建仓库的机会,只需支付相应的战功作为扩建费用,就能多开拓一立方米。
      
      娄五很快就将这次的战利品收好,唯独那把长弓,因为比她的身高还长一点,默认无法存放,她只好挎在肩上。
      
      来时电闪雷鸣,满脑子杀人灭口。
      
      回去时雨过天晴,心中别样安宁。
      
      娄五走走停停,沿路采摘了不少的新鲜野果,在溪水里冲洗干净。
      
      尝了一颗青色的小果子,不仅不涩还余味清甜,她忍不住笑得灿烂,哼着军歌,露出两排整齐的小白牙。
      
      有了这些野果和她怀里剩余的大半包巧克力威化饼干,今天的伙食就不成问题。
      
      这样她可以省下一张大吉食材卡,避免浪费,留到以后或许还能在关键时刻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至于明后天吃什么,暂时不急。
      
      反正还有两次抽卡机会,万一抽不到食材卡,她还能靠双手去抢——咳咳,靠双手去创造不是?
      
      临近我方大本营,娄五意外发现了一棵孤零零的翠竹,那坚硬的质地、笔直的身形,完全就是为了做她的箭杆而生。
      
      她眼馋不已,可惜没趁手的工具,只能记下位置晚点再来。
      
      有了箭支不仅能更好地自保,还能随时打猎,再挖上几棵野菜嚼吧嚼吧,荤素搭配,营养均衡。
      
      这不就是她习以为常的野外拉练吗?
      
      so easy~
      
      **
      
      夕阳西下,战场上的第1天即将落幕。
      
      大本营里的三个男玩家闲得发霉,饿得心慌,直到失去娄五,他们才认识到队伍里有个后勤的重要性。
      
      虚荣不虚荣的无所谓,能使用食材卡就是爸爸。
      
      方四捂着饿扁的肚子趴在娄五那堆干草上,有气无力道:“崔大佬,咱们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要不派个人去接应一下?友军被淘汰有系统提示,这么久也没动静,说明娄五肯定还活着。”
      
      崔飞淡定地咀嚼着草根,忍着涩意吞咽下去,“你懂什么,就是活着却不回来才是问题,多半是被精英敌兵抓了,引咱们上钩呢。所以我就说,穷寇莫追,看看,回不来了吧,这就是自以为是的下场。”
      
      姚庆生轻咳一声,看向崔飞身后。
      
      方四已经激动地迎了上去,“娄五你可算回来了,我想你想到发狂,跪求激活食材卡,再饿下去我也得跟牲口似的吃草了。”
      
      最后一段草根还咬在口中的崔飞:“???”
      
      娄五同情地看了方四一眼,“抱歉,我今天没打算用卡,而且咱们也不是一队的,只接受资源交换,不做慈善。”
      
      方四傻眼,后知后觉自己犯了蠢。
      
      组队的前提下资源共享没毛病,没组队还张嘴,人家没骂他就不错了。
      
      可他实在坚持不住了,本来想着见到娄五就等于见到希望,现在希望破灭,简直是双倍打击。
      
      他毫不犹豫地掏出小吉药物卡,不舍地来回摩挲两遍,“我拿这个换一天的粮食成吗?”
      
      娄五倒是想要,毕竟她什么卡片都能用,特意不让人知道她技能全觉醒,也是为了避免换卡时被人坐地起价。
      
      不过她今天的饭也是凑合,只能说跟这张药物卡无缘了。
      
      她遗憾地摇头,“我也想换,可惜的确没多余的食物,树林里有野果野菜,小溪里有鱼虾,你自己加油。”
      
      方四汪的一声哭出来。
      
      他只是个内测菜鸡,他真的做不到啊!
      
      万万没想到,意气风发地走上战场,第一天居然就要被活活饿死。
      
      **
      
      姚庆生自打娄五回来,视线就没离开过她手上挽的长弓。
      
      敌军死亡无提示,但作为一个曾经无数次击杀精英敌兵、无数次空手而归的刺客来说,他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了。
      
      进游戏第一天就掉落特殊道具,这是何等逆天的好运气?
      
      “你把那个精英敌兵杀了。”他用的是肯定句。
      
      娄五点头,走回她的蓝色战旗前坐下休息,快见底的体力终于+1+1地积少成多。
      
      崔飞起初背后说人被撞破,觉得尴尬就故意无视了娄五,自然也没看清她背上的东西,此时闻言惊诧不已。
      
      他不禁脱口而出,“怎么做到的?那么大的雨,脚印都冲没了,你不会是捡到人家不要的东西,故意说成掉落品吧?”
      
      娄五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
      
      崔飞冷笑,“被我说中了,心虚不吭声?难道是故弄玄虚,又想骗谁的卡片?”
      
      他最后一句是看着姚庆生说的。
      
      姚庆生尴尬地捏住手里的中吉探听卡,内心微微挣扎。
      
      他一直怀疑打精英可能有什么隐藏技巧,比如先激怒敌人,让敌人进入狂暴状态,这种情况下击杀才有掉落。
      
      为了试验,他以前特意跟精英俘虏对喷一小时,可惜没骂过对方,把自己气个半死。
      
      难得他那次说的话加起来比一年说的都多,结果还是敌人一死就通通消失,连根毛都没剩。
      
      如果娄五真有小道消息,以她表现出来的泾渭分明的态度,想白嫖肯定没戏。
      
      一张卡片换她一个回答,要不要赌一次呢?
      
      她总不能真的故弄挖坑,然后回一句“我的秘诀就是运气好”吧……
      
      哎,担心这担心那,早知道还不如跟她一队搞好关系,失算了。
      
      **
      
      姚庆生挣扎许久后收起了技能卡,崔飞见状得意一笑。
      
      他想欣赏下娄五失望的表情,发现对方一直在合眼假寐,没趣地哼了声,故意提高嗓门下令,“密林里现在很安全,咱们分头去找食物,我就不信,离了后勤这仗还不能打了。”
      
      娄五听得分明,越发肯定她先前的推断:一桶水不响半桶水晃荡,这个崔飞只会纸上谈兵。
      
      离了后勤不是仗能不能打的问题,而是全军还能不能活。
      
      行军打仗行军打仗,行军在前,占大头,真正打仗的时间反而没多少,期间的衣食住行样样需要后勤。
      
      万丈高楼平地起,后勤就是那个地基。
      
      作为一个从小就被教育要尊重自家勤务兵的红好几代,娄五从来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基层工作者。
      
      即便如此,她还是在大三期末的大型军事演习中,被某个阴险的敌方勤务指挥官坑得一脸血。
      
      没错,说的就是那个98级的后勤。
      
      她能成为母校侦察系历年来专业课成绩“最高”的毕业生,全是拜那只笑面狐狸所赐。
      
      要不是被他温柔无害的表象迷惑,痛失1分,她就是全校有史以来唯一一个满分毕业的奇迹创造者。
      
      哎,说多了都是泪。
      
      也不知道她之前跟了一路的人到底是不是他?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侧脸的轮廓和挺拔的身型却真的很像……
      
      **
      
      娄五一不小心走了神,等她意识到时,大本营里已经只剩下她自己。
      
      不用问,另外三人肯定都去树林里找吃的了。
      
      她从虚拟仓库里取出一捧大大小小的野果,就着威化饼干啃起来,边吃边思考今晚要如何度过。
      
      崔飞虽然不靠谱,有一点却说对了。
      
      因为她干掉了那个来侦察的精英敌兵,敌方现在摸不清这边的情况,暂时不敢大举进攻。
      
      按照古代军事思想的普遍套路,第二拨侦察兵应该会选在深夜来袭。
      
      她随便想想,就有一百种办法让敌人有来无回。
      
      问题来了,有选择困难症的她,天黑之前要怎么才能排除掉剩余的九十九种神术妙计呢?
      
      好烦。
      
      

  • 作者有话要说:  娄五:我好烦哦
    众:好凡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