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备战 ...

  •   内测玩家皆知,战场上的敌兵分为精英和普通两种。
      
      精英敌兵拥有强人工智能,数量和参战玩家的人数保持一致;普通敌兵只能执行常规作战命令,不懂变通,初级战场上固定为一百人。
      
      本场开局44:104,少了娄五的一队人马,敌我双方的差距势必再次拉大。
      
      寸头军师给粉毛大夫一个眼色,后者立即笑嘻嘻地凑到娄五面前,“妹子,别任性了,我们仨男的不可能坑你,说带通关就带通关,还是把系统兵交给大佬统一指挥吧?”
      
      娄五摇头,“谢了,我选择单干。”
      
      粉毛大夫还想再劝,却见娄五转身走远,不由得讪笑两声。
      
      寸头军师眉毛快拧成麻花,提高嗓门警告她,“战场上,最怕的就是不懂装懂,有些人该不会以为,就算不跟我们组队,我们也得照样保护战旗,所以自己留着系统兵保命吧?”
      
      西装刺客闻言,好心提醒娄五一句,“上战场第一个夜晚自由组队,黎明时没组队的人默认单独成队,有几个队伍,营地里就会出现几杆战旗,大家各保护各的。”
      
      难得他一口气说这么多字,娄五冲他友好地笑笑。
      
      虽然他这意思和寸头军师一样,等同于不信她是内测玩家,但总归带着善意。
      
      粉毛大夫趁机撺掇,“妹子,你听明白了吧,你一个人肯定护不住一杆战旗,想通关必须加入我们。”
      
      “抱歉,我不赞同火攻,所以还是不了。”娄五索性挑明,免得他们没完没了。
      
      寸头军师冷笑,“随便吧,到时候别哭着求救,也别把敌人往我们这边带就行,想活着通关就上交食材卡。”
      
      娄五挑眉,“彼此彼此。”
      
      **
      
      总共才四个人,还分了两队。
      
      一边是三个大老爷们,一边只有一个小姑娘,看起来实力严重失衡。
      
      寸头军师有意孤立娄五,叫上其余俩队友,凑在一起大声地分派任务。
      
      “大夫带两个系统兵当护卫,游走全场,小吉药物卡一次能回血10%,有十次使用机会,盯好我们俩的血量,该出手时就出手。”
      
      粉毛大夫重重点头,“交给我了,放一百个心。”
      
      寸头军师继续安排,“刺客的探听卡是中吉,探听范围一引,天亮后你负责沿路去前方侦察敌情,及时反馈,正好第一天晚上没敌袭,不用警戒,你赶紧睡会养足精神。”
      
      粉毛大夫抓抓头,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那个,刺客大哥,一引是多远?你们的技能跟其他三个职业不是一个画风,我一直没闹明白。”
      
      西装刺客答:“十丈为一引(注),不过古时候每个朝代对距离的定位很混乱,游戏默认一丈约3.3米,一引就是33米。”
      
      粉毛大夫追问:“那小吉卡和大吉卡能探多远?隐身卡怎么玩?”
      
      西装刺客:“……”
      
      虽然他真的不喜欢说话,但大家既然决定组队,他还是得尽量给队友面子,于是道:
      
      “小吉探听卡的探听范围是一寻,约1.6米,大吉探听卡是一里,500米,隐身卡分别可以隐身一分钟,一刻钟和一小时。”
      
      这次,他科普完立马找了块光秃秃的地面躺下休息,多一个字都不肯说。
      
      粉毛大夫得到了有价值的信息,也不在乎他的冷淡,就是觉得他活得有点糙,找那块地坑坑洼洼的,躺那能舒服得了?
      
      他精心挑了一处地面平整的好去处,其上的青草长而柔软,热情地邀请寸头军师,“大佬请,这边舒服。”
      
      寸头军师十分受用地应邀而去。
      
      西装刺客此时已经合眼小憩了,自然没发觉不妥,娄五围观了全程,心情就很……
      
      emmm。
      
      睡在草地上,软是挺软,就不怕湿气入体引发关节炎,顺便和蛇虫鼠蚁亲密接触吗?
      
      她本来想提醒一声,脑子里忽然闪过寸头军师那句“别哭着求救”,果断闭紧嘴巴,不再多事。
      
      **
      
      第一个黎明来临之前是免战期,只要老实待在大本营,玩家就绝对安全。
      
      很多人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段时间是用来让玩家组队联盟的,实则不然。
      
      到了后期,伴随战争难度的提升,玩家通常都有了固定的队伍,届时他们就会意识到免战期的重要性——不在于组队联盟,而是探图。
      
      打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不可控,除非拿到大吉天气卡。
      
      人和么,游戏里无君臣百姓,不涉及“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那一套,同阵营玩家之间互相免疫攻击伤害,剩下的就是团不团结、听不听指挥的问题。
      
      娄五自己一队,十个系统兵指哪儿打哪儿,她接下来只需尽可能地摸清战场环境。
      
      作为狙击手,这恰是她的自带技能。
      
      见娄五独自离开大本营,粉毛大夫暗搓搓揣测,“她要干嘛,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寸头军师不屑道:“她一个女的,避开咱们仨还能干什么,嘘嘘呗。”
      
      粉毛大夫恍然,嘿嘿低笑着收回了视线。
      
      西装刺客本来都好奇地睁开眼看过去了,闻言一抽嘴角,赶紧翻身合眼,对娄五的异常视而不见。
      
      **
      
      一个时辰过去,万籁俱寂。
      
      娄五扛着一大捆干草,满脸疲惫地从密林中走出来,快步回到大本营。
      
      本次战场的范围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敌我大本营之间囊括了整片密林,占地约百亩,除此之外再无其他险阻。
      
      不出意外,这场打的主要是丛林战,考验玩家的灵活作战能力,这个她刚好擅长。
      
      只是跑完这一圈消耗掉近一半体力,得赶快休息恢复才行。
      
      彼时,寸头军师鼾声如雷,粉毛大夫嘀嘀咕咕说梦话,睡觉轻的西装刺客被两个同伴吵醒,听到附近有动静,掀开眼皮瞄过去。
      
      只见娄五抱着捆干草,找了块干燥平整的空地,熟练地铺平一躺,再拽过几把干草一盖,快速入眠。
      
      难怪这么久才回来,还以为她是跑远点好办大事,原来是找干草去了。
      
      西装刺客琢磨着,明天出去侦察时他也可以顺路捡点,今天就算了,黑灯瞎火的。
      
      他轻叹一声,捂住耳朵继续努力入睡。
      
      **
      
      天光破晓之际,气温有所回升。
      
      系统提示音宣布:“正式开战,第1天。”
      
      大本营整体的构造没变化,唯独角落里多出了一杆蓝色战旗。
      
      娄五若有所觉地睁开眼,起身拢起干草,直奔蓝色战旗而去。
      
      刚一靠近眼前就出现提示:
      【守护者:娄五】
      【血量:100%】
      
      与此同时,原先分布在正中位置的红色战旗也挪到了蓝色战旗对面的角落里,刚好挨着严重失眠的西装刺客。
      
      准确地说,是从他两腿之间穿过。
      
      西装刺客:“……”
      
      好悬。
      危险真的是无处不在。
      
      他顶着一对大黑眼圈,无精打采地扫了眼,发现提示内容由最初的“全员”变成了三个男玩家的名字:
      【守护者:崔飞、方四、姚庆生】
      【血量:100%】
      
      粉毛大夫随后醒来,见寸头军师还在睡,蹑手蹑脚地绕着红色战旗转了一圈,而后走到娄五身旁。
      
      娄五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有事?
      
      “没,我就是过来看看,然后发现咱俩还挺有缘,我叫方四,你叫娄五。”
      
      粉毛大夫方四啧啧称奇,“我爸妈希望我为人坦荡,勇闯四方,所以起了这么个名,你这个五是什么含义?”
      
      娄五一脸麻木,“我有四个堂哥,家里为了给我起名的事差点打起来,后来干脆叫小五。”
      
      方四长长地“哦”了一声,“大家庭啊,不错,不错。”
      
      娄五的回应就是……沉默。
      
      方四眼尖地瞥到她屁股底下垫的干草,想问问哪找的,能不能分他点,没等开口却听身后猛然爆发出一声鬼哭狼嚎。
      
      “妈耶!蛇蛇蛇蛇蛇!”
      
      他吓了一跳,回头就见寸头军师将身体绷直成一条咸鱼干,腰间绕着一条绿油油的小草蛇。
      
      靠,大佬谎报军情,他差点以为有五条。
      
      寸头军师声音颤抖地呼喊,“方四是吧,你还愣什么愣,快来帮我弄走它!”
      
      方四第一时间摇头摆双手,“不不不,大佬,我怕蛇,我小时候挨过咬,都留疤了。”
      
      寸头军师:“……”
      
      谁有空管你留不留疤,嫩个怂货!
      
      他心知方四指望不上了,转头向西装刺客求助,“姚兄弟,你总不会也被咬过吧,能不能给我搭把手?”
      
      姚庆生一张嘴先打了个哈欠,完事才道:“我没被咬过。”
      
      寸头军师即崔飞闻言大喜过望,感谢的话不要钱似的往外蹦,姚庆生面露尴尬,却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我没被咬过,但是也怕。”
      
      崔飞:“???”
      
      感受到腰间的小肉条往胸口蠕动了一下,崔飞顿时冷汗涔涔。
      
      他知道,上战场后行军和战斗会消耗体力,受伤或中毒会掉血。
      
      其中受伤包括被敌人打伤、受到野兽袭击、摔伤磕碰等,而中毒除去敌方的手段,毒素也可能从植物、动物上沾染。
      
      拿这条小草蛇举例,如果他被咬上一口,会根据伤情的轻重一次性掉血10%~30%。
      
      如果这条蛇有毒,他后续还会沾染【毒伤】debuff,同样根据毒性的大小,每分钟掉血1%~3%不等。
      
      虽说方四手里头有药物卡,能保他性命无碍,但架不住他真的怕啊,精神分分钟濒临崩溃好吗!
      
      崔飞抱着最后一丝连他自己都觉得不现实的希冀,看向了安坐于蓝色战旗前的娄五。
      
      娄五将视线从那条根本没毒的小草蛇身上收回,无情拒绝,“别看我,没结果。”
      
      她不忍心继续围观,默默地闭上了眼。
      
      崔飞:“!!!”
      
      很好,看样子明明不怕,竟然见死不救?
      
      “嘁,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条蛇?”崔飞咬牙低吼一声,“看——我——的——”
      
      方四的彩虹屁尚在酝酿之际,崔飞已经忍痛拿出那张他好不容易淘换到手的小吉天气卡,猛然往娄五所在的方向一推。
      
      “美女,卡片归你了,救命啊!”
      
      方四:“……”
      姚庆生:“……”
      
      娄五扬手接住浮空飘来的白卡,想到什么,快速扫了一眼个人面板。
      
      点击职业【后勤】,曾经只有“炊事”和“制甲”的技能栏里果然多了两行小字。
      
      观星:技能已觉醒(99级内测通关奖励)
      卡片:天气卡(小吉)x1
      
      内测通关后出现过三样奖励,分别是“全技能觉醒”、“一个秘密”、“基础生命力上调到200”。
      
      她当时在前两个奖励里犹豫不决,最后按下好奇心,选了更实在的全技能觉醒,没想到战场全球化后依然生效。
      
      这意味着所有卡片在她手里都不会闲置,她绝对是游戏里最全能的后勤。
      
      娄五心情大好,立刻收起娄式冷漠,扬起标准的营业微笑,“感谢惠顾,马上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注:古时候一丈约1.7m,所以有“丈夫”之称,本文设定中沿用的3.3米为现代标准~
    --------------------------
    感谢小天使【雪糕】的营养液,这是你掉的小剧场吗?
    下雨了心情不好?
    娄五:本后勤出马,一张大吉天气卡送你晴空万里
    受伤流血快挂了?
    娄五:本后勤出马,一张大吉药物卡让你原地满血复活
    想要甜甜的恋爱?
    娄五:本后勤出马——对不起超纲了,下一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