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小红帽的亲妈4 ...

  •   “哥哥……你说那个人类、她真的会来吗?”
      
      十二岁的小狼休垂着遗传自父母的灰色尾巴,坐在山洞口远眺出去。
      
      对面,被人类开了洞的山腹上熙熙攘攘。一些朗与休都没见过的生面孔男人们一早就拿着锯子、扛着工具箱从山下走到山腹。并在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处理起了山腹附近被伐倒后堆成一堆的大树。
      
      他们把大树切割成固定大小的木条,又将木条粗略刨光。那些被刨光的木条被人用手推车送进山腹中,不一会儿山腹里就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响动。
      
      年纪小的本和双胞胎米米、琪琪还在睡。朗拿薄毯给三个小狼崽盖了盖耳朵。
      
      “或许、会来吧。”
      
      像是怕惊动了弟弟妹妹们,朗的声音很轻。
      
      洞口的休却猛地回过头来。他覆满绒毛的年幼脸庞上带着与他实际年龄相去甚远的凶狠表情。
      
      “那哥哥,你说她会不会带着许许多多的人类一起来,像侵入我们的村子、杀掉爷爷奶奶们的那些人类一样,把我们当成畜生杀死?”
      
      朗的肩头用力一震。他的眼前无可抑止地浮现出被火焰还有黑烟吞没的村子,他那长着奶油色长毛的耳朵里也似乎再次听到满是哀嚎的地狱叫唤。
      
      “我们就不该在这里等那个人类!我们昨天晚上就应该逃走!”
      
      休的声音骤然提高,本和双胞胎被他吵醒,睡眼惺忪地用肉垫揉着自己的眼睛。
      
      “休,我们昨天已经答应了那位女士,会等着她过来。你想言而无信吗?”
      
      “先言而无信的是人类!!村子都没了哥哥你还要相信人类的话!?”
      
      “休,你冷静一点。”
      
      朗微微拧起了眉头。昨天晚上休偷溜出洞窟过,因为休回来时身上没有什么可疑的气味,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看到。
      
      但今天休的情绪很奇怪。这让朗深深呼吸,再一次嗅起了休身上的味道,进而试图推断出休昨晚究竟去见了谁。
      
      休身上的味道都是熟悉的味道,休见去见绝对是朗也认识并十分熟悉的狼。
      
      “休,昨天晚上你——”
      “我去哪里去见了谁不需要哥哥你管!”
      
      马上就发现哥哥意图的休大声怒道,他那模样充满了用于掩饰的虚张声势。
      
      兄弟大战眼看着一触即发。
      
      “哎呀?我来的不是时候,你们正在忙?”
      
      “呲溜”一声,叶棠的声音在休的背后响起。正与哥哥对峙的休被吓得灰毛倒竖,心脏都差点儿从长嘴里蹦出。在山顶上设了顶绳,顺着顶绳滑下来的叶棠倒是好整以暇,身体微微一荡就跃进了洞窟,双脚踩定在了地上。
      
      “你、你……!”
      
      用尖指甲指着叶棠,朗也被突然出现的叶棠吓得不轻。
      
      “有什么好吃惊的?昨天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让你们在这里等我,我会过来的。”
      
      叶棠一边说一边取下腰上自制的安全绳。
      
      从亚贝村到这里足足要翻两个山头。叶棠现在所在的国家又不是四处修路的基建狂魔国。不比兽道好的山路非但泥泞狭窄还一路十八弯,这对叶棠现在用的这个身体很不友好。早上先送安吉琳去了伊娃家的叶棠要是老老实实靠步行,只怕要到午后她才能到达朗一家所在的山洞。
      
      可这个山洞并不是叶棠的终点,叶棠还要带着朗一家去亚贝村。于是出于省时省力的考虑,叶棠早上清点地窖物资的时候顺便也整理了原主家里的鸡零狗碎,从中找到了自己能用得上的工具。
      
      她带了榔头,还带了斧子。她在山顶找到大树,带起手套把麻绳栓在大树上栓紧栓牢,再用铁钉固定一遍。跟着就握住麻绳,从山顶跳滑了下来——昨天叶棠被朗带来山洞的路上叶棠就目测过山体的高度。
      
      亚贝村前面的森林长满了适合搓拧做麻绳的野草,麻绳在亚贝村便宜到不需要刻意用钱去买。叶棠只花了一小瓶葡萄酒就换到了足有手腕那么粗的超长麻绳。
      
      麻绳重归重,还磨得扛着麻绳走的叶棠肩膀咯吱窝附近一片生疼。但其回报也是肉眼可见。徒步至少一小时、甚至一个半小时才能翻过的山头,叶棠只用不到十分钟就翻过了。
      
      “走吧。”
      
      “去、去哪里?”
      
      朗目瞪口呆,说话也结结巴巴。
      
      叶棠对他回以一笑:“亚贝村。”
      
      ……
      
      “人类很危险,成群的人类更是充满了攻击性,永远不要靠近人类的村子。”——狼人的村子里始终流传着这样的话。哪怕父母是亲人类派的朗,对于人类群居的村子也充满了恐惧。
      
      这也是他下定决心去为弟弟妹妹们打家劫舍也只敢选落单人类家的原因。
      
      “我、我们不用遮住耳朵、尾巴和……”
      
      朗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长长的大嘴。他知道人类都害怕他们的“血盆大口”。
      
      “……脸吗?”
      
      “不用不用。不如说你们保持这样就好了。”
      
      前面带路的叶棠一脸没有防备的笑,跟在她后面的休只觉得既烦又恼——这个人类不仅让哥哥和他跟着她走,还让本和米米琪琪也一起来。
      
      她想做什么?她不会是真的想杀了他们吧?……那她昨天为什么不杀了他们一家?难道说真就像格雷伊说地一样,她是想剥了他们的皮、拆了他们的骨、把他们的肉拿去吃,一点儿也不浪费。可她一个人做全部这些事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她一定会叫来她的同伴们……今天她没有带同伴来,那是为了要把他们一家引到人类的村子里去——
      
      尖尖的爪子从灰色的长毛中探出。休的杀心越来越重。
      
      “对了,”
      
      叶棠突然停步,休立刻将爪子藏到了身后。朗瞧见了弟弟可疑的举动,干脆黏糊到叶棠的身边,有些轻浮地从她身后虚揽住她。
      
      本来要解释今天自己打算让朗一家做什么的叶棠微微眯眼,看向了虚揽自己的强壮胳膊。
      
      狼人的身材健硕而精壮,哪怕隆起的肌肉上还包覆着一层厚厚的皮毛,皮毛外头还像模像样地穿着人类的衣服,那种精悍的野性还是喷薄而出,欲盖弥彰。
      
      “你做什么?”
      
      “我只是想称赞女士,”
      
      拉起叶棠的手,在叶棠的手背上烙下一个带着毛绒触感的轻吻,朗轻浮地眨眼道:“女士您今天容光焕发,比昨日还要美丽。”
      
      昨天宿醉未醒蓬头垢面,今天洗过了澡,又换了方便行动的男装,人比昨天看起来精神是应该的。叶棠没把朗的彩虹屁当一回事,抽回手礼貌应道:“谢谢,你的口音也很好听。”
      
      尖尖的两只三角形耳朵抖了抖,学了那么多年人类的语言,却从来没被夸赞过口音的朗有些脸热。好在他满脸是毛,也没人能看出他脸上的害羞之色。
      
      ——除了休。
      
      同样是狼人,还是血脉相连的兄弟,休难以置信地瞪着被人类女人一句话就哄开心了的哥哥,心中除了埋怨,更有恨铁不成钢的气愤。
      
      叶棠不排斥与朗说话,朗说什么她也就回他几句。朗则不着痕迹地夹在弟弟与叶棠中间,一路上还不忘照顾下头最小的三个弟妹。本和双胞胎都还小,走了一段路就又困了。朗就自己抱着双胞胎,让休抱着本。
      
      休一路上都没找到给叶棠致命一击的机会,怀里多了一个本就更别想出手了。
      
      说话之间,亚贝村已经在一人加五只视野所及的地方。
      
      看见人类的村落,休顿时毛骨悚然。然而他想象中人类拿着锄头大棒从屋子里跑出来包围他们一家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倒是几个刚从河边洗衣服回来的村妇看见大灰狼朗一家吓得丢下手里的洗衣盆就尖叫着跑回了家里。
      
      休刚放松了一丁点儿的肌肉又紧张地鼓了起来。他想着下一秒绝对会有人类男子拿着武器从那些女人们藏进去的建筑物里跑出来,对他们一家围追堵截。
      
      结果还是没有。
      
      非但如此。叶棠居然眼珠一转,回家拿了点东西就带着朗一家去敲其中一户刚被村妇砸上门的人家。
      
      “茉莉,我是玛丽。”
      
      叶棠敲了几下门,也不管没有半点儿声息的门内名叫茉莉的村妇是不是捂着嘴巴大气也不敢出。她近乎自言自语道:“我们亚贝村附近搬来了新邻居。就是你刚刚看到的朗先生一家。”
      
      “朗先生一家想与你问个好。”
      
      门的那边,金妮跟班之一的茉莉已经小声啜泣着快哭出来了。朗那小山一般的身材,巨大的嘴巴以及瞪着她像是要手撕了她的凶恶的眼神(茉莉的主观见解)都让她十分恐惧,她非常想朝着门外尖叫:“滚开!”却又因为恐惧而没法出声。
      
      叶棠等不到茉莉的回应,她也不着急,而是不徐不疾地轻缓道:“茉莉,你不认为我们应该友善地对待刚搬来的新邻居吗?刚搬来的朗先生一家现在有个很大很大的困扰……他们一家是因为没有办法解决这个困扰才到村子里来的哦。”
      
      ……那就是说,只要解决了这个“困扰”,那可怕的怪物就会离开了?
      
      茉莉滴答着眼泪想。
      
      果不其然,叶棠道:“你看,朗先生一家也不想给我们造成困扰。只是朗先生一家人生地不熟,暂时没法打猎,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买食物,所以才只能饥肠辘辘地来我们亚贝村求助。”
      
      叶棠递了个眼神给朗,朗立刻意会。
      
      “噢,这位尊敬的夫人。请您原谅我们的打扰。只要能买到够我们一家吃饱的肉,我保证我与我的家人立刻离开,不再打扰您的清净。”
      
      真的吗?
      
      茉莉瞧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熏肉,心里激烈地权衡了起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