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明州汤圆 ...

  •   乔妹儿道了谢,又邀他留下用些饭食。
      
      许秋石自然是拒了的,带着一步三回头的羊蹄往家中去。
      
      因着早间起来的早,到了这个点儿,三人都有些饿了。
      
      乔妹儿进厨房之前问他们:“午间想吃些什么?”
      
      腊八连忙道:“娘子,我不饿的!”
      
      青团也点头:“是啊娘子,饭好了您先用些,我们早食吃了的,确实不饿。”
      
      乔妹儿白了他们一眼:“忙活一上午了,都是体力活,怎会不饿?”
      
      看了看厨房的食材,没去碰中午要做的,她探出头看他们:“早间馒头用剩下的豆腐还有些,中午咱们吃豆腐肉丝盖浇饭可行?”
      
      盖浇饭,一听名字就知道,约莫是浇头和在饭中的。
      
      见他们没意见,乔妹儿这回留了腊八在前头,叫了青团进来给莴笋削皮,自个儿则估摸了下份量,取了一斤重的肉切成丝,看得青团心疼不已。
      
      “娘子,您吃肉便成了,我跟腊八用不着的!”
      
      一斤的肉呢,他们如何能吃得?
      
      乔妹儿拍了蒜,剁了姜,将肉丝抓匀腌上,回她:“咱家活计可不轻,你到时候得来来回回传饭,腊八得帮着烧火洗碗,我也得颠勺切菜,都是体力活,怎能不吃饱吃好?”
      
      再怎么要挣钱,也得先叫人吃饱了有力气。
      
      豆腐这道菜,按照她本人的想法,还是细细切了小碎,再佐以炸好的肉丝酱熬透味儿才叫美味。
      
      果然,浇头做好往汤碗里一盛,浓郁的酱香便叫外头的腊八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娘子,我先去打饭!”
      
      乔妹儿摆摆手,见青团将莴笋清洗后切了丝,鼓励道:“青团这刀功不错,往后多练练,总有机会上灶的。”
      
      青团有些不好意思,可看着自己那切的歪歪扭扭的莴笋丝在娘子手中随着热油翻炒变得青翠欲滴后,心里的满足感稍微升了那么一些。
      
      她帮着拿盘子,看到了一边的蒸笼:“娘子,早间还剩了一些豆沙,可要吃些?”
      
      豆沙?
      
      乔妹儿鼻子皱了皱,这玩意儿干吃怕是会腻吧?
      
      眼角撇到一旁的糯米粉,道:“烧开水去,咱们今儿不仅要吃盖浇饭,饭后甜点也叫你们尝尝。”
      
      红豆汤圆嘛,上辈子最爱吃了,甚至比黑芝麻的口感更得她的欢喜。
      
      果然,盖浇饭做的再好那也就是菜肉饭的区别,可是这粉白软糯的汤圆一上来,二人纷纷惊呼:“好精致的点心!”
      
      腊八且不说了,身为女孩子的青团更加抵挡不了小点心的颜值魅力。
      
      她急急的拉着乔妹儿的袖子,问道:“娘子娘子!这点心叫甚名儿?”
      
      胖嘟嘟,圆滚滚,光滑柔腻,好不喜人!
      
      乔妹儿先是每人舀了一勺放在碗中,挤挤挨挨形如盛开的花儿,再加上豆沙的绯红隐约而出,愈发的憨态娇羞。
      
      “这点心名汤圆,又称浮元子,是明州一带的特产。”
      
      至于汤圆一般都是正月十五来吃的话这个就不用说了,手是自己的,想吃个汤圆难不成还得挑日子?
      
      青团拿调羹舀了一颗汤圆,学着乔妹儿的样子吹了吹,贝齿轻咬——
      
      她瞬间瞪圆了眼睛,惊呼:“红豆沙!”
      
      那边腊八同样惊讶:“娘子,我这个怎的还酸酸的?可是坏了?”
      
      酸中带甜,隐约还有果香,便是真坏了,大抵也是舍不得吐了的。
      
      乔妹儿“呀”了一声,欢喜道:“看来咱们腊八今儿运道好呢!”
      
      “放心吃,没有坏,有些个里头放了莺桃碎,酸酸甜甜的,滋味儿也甚好!”又见青团眼巴巴的看着,道:“大汤碗里还有呢,你们先把饭吃了,回头谁吃到的莺桃馅儿多,得了好运道,可得帮我多洗几个菜。”
      
      此话一出,俩人立刻刨饭,争取早点吃完饭菜后抢着吃汤圆……啊不,是抢着给娘子洗菜!
      
      乔妹儿乐呵呵的看着他们:“等以后你们做馒头的速度上来了,咱们早食便加上汤圆,也叫街坊们润润喉。”
      
      饭后,青团打了个嗝儿,拍着胸脯道:“娘子放心,我定会努力干活儿的!”
      
      这么好的东西,合该给她家娘子挣银钱!
      
      -
      
      到了午间,有那早食来买过馒头的回头客也想尝尝食铺中的新菜,径直找了过来。
      
      吃饱喝足的俩人干劲十足,见人进来,赶紧介绍:“郎君里面请,我家食铺今日的菜色已写好挂在墙上,柜台上也有样品,郎君可选自己喜欢的。”
      
      那早上买了四个馒头的书生犹豫了会儿,哪个都想要,道:“给我来鲜椒口水鸡并一份饭吧。”
      
      青团眉梢微动,笑道:“郎君请坐,饭菜稍后就来。”
      
      开张啦!
      
      午食第一单开张啦!
      
      她兴奋的走路跟飘儿似的,收了银钱后,跑到后厨去传菜:“娘子娘子,鲜椒口水鸡并一份饭!早间第一个买馒头那书生点的!”
      
      乔妹儿点点头,口水鸡提前做好的,甚至在沁凉的井水里镇过后口感更佳。
      
      将饭菜放在托盘上,临了又添了一小碗汤圆,道:“汤圆约莫还剩二十份,你出去说说,今日午食点单的前二十位客人可免费赠送一份,先到先得,送完即止。”
      
      早在想做汤圆的时候她便想到这一茬了,索性她双手灵巧,除了自个儿吃的,后头的汤圆每颗也就手指大小,便是送了也不亏什么,还能为以后早食花样打打广告。
      
      青团瘪瘪嘴,有些舍不得,但人还算听话,端着饭菜出去便与食客们通知赠品一事了。
      
      试问这世上,有谁能拒绝酸酸甜甜还有颜值的小甜品呢?
      
      果然,那书生还未用饭,心神便被汤圆先勾去了,待开口一尝,赞叹出声:“如珠似雪,粉糯酸甜,某竟从未见过这点心!”
      
      一听说有赠品,好家伙,原本还在犹豫这些没吃过的东西会不会有坑的人立马就下定了决心,再有那书生对汤圆的惊呼赞叹,瞬间便有五六人开始点单。
      
      且这世上从不缺乏喜好尝鲜者,很快,每样菜便都有人点了,便是那剁椒鱼头,也有人试探着要了一份。
      
      果然,辣椒的魅力甚少有人能抵挡!
      
      便是此间百姓从未见过辣椒,可这味儿一出,刺激的人食欲瞬间迸发却不是假的。
      
      而那上午来的老者,在急匆匆赶到后看到铺内如此拥挤,也切切的守在门口,叫仆从去取碗盘食盒,打算打包带走。
      
      食铺不大,终究还是有不少人在门口看看便走了。
      
      乔妹儿也不难过,统共三个人,掌勺的还就她一个,贪多可忙不过来。
      
      等饭点儿过了,人也渐渐少了起来,三人总算是能歇口气。
      
      做餐饮的都知道,这午饭过后一直到晚上,总不缺出来寻摸吃食的,人也三两个这么的过来,那后厨掌勺的必定就能松快一些。
      
      乔妹儿揉了揉酸胀的手臂,另外两个赶紧的将午间换下的碗筷给洗了。
      
      当店内只有三五人时,门口哒哒哒的跑进来一小孩儿。
      
      乔妹儿站了起来:“快进来,午间日头晒,别站门口了。”
      
      羊蹄拎着个三层的食盒进来,踮起脚在柜台看了下,而后道:“娘子,你家午食可还有?”
      
      “有的,你要甚?”乔妹儿问他。
      
      “上回你送我家的鱼头甚是不错,郎君也很喜欢,鱼头便来一份吧。”小孩儿歪着脑袋,掰着手指在那里数:“还有你家的这香酥鸭未曾吃过,也来一份,再有那——”
      
      乔妹儿拦住了他话头,笑着点了他额头一下:“还要啊?你家郎君出诊的银钱可够你这般点的?”
      
      两个人的话,两道菜也是够了,尤其是这些都是下饭的菜,点多了也不是不行,就是大家都是市井讨生活的,没必要这般太过照顾邻居的生意。
      
      羊蹄抿嘴笑了笑,“便来这两道吧。”
      
      又道:“饭不要了,家中有蒸。”
      
      乔妹儿点头表示知道,想着人家好歹也送了礼,又搭了一小碗豆腐肉丝酱:“这个当添头,拌了饭也很是鲜美。”
      
      羊蹄拱手:“谢过娘子。”
      
      乔妹儿笑道:“路上小心着些,莫撒了。”
      
      人走后,青团也擦了手过来:“娘子,为甚还要送那肉丝酱?”
      
      那可是肉呢,寻常都舍不得吃,怎能随意送人?
      
      乔妹儿将她腰间皱起的衣角拉直,“这人情往来可不能忘的,旁人送了礼,咱们虽不至于时时挂在嘴上,可这心里总得有数的。”
      
      青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曾磕破了头,以前的事儿尽都忘了,还是从牙婆时时打骂中才得知她以前也是貌美机灵的小娘子,只是因不愿被卖到花楼,才自毁了容貌。
      
      见她手抚着刘海下的疤痕,乔妹儿拍拍她的背,倒也没提这伤心事:“先去柜台坐着歇会儿。”
      
      腊八在不远处听着,想着娘子午间留着叫他们下晌垫肚子的吃食,到底没舍得再吃,留下了自己那份,寻思着今日送礼的街坊不少,等暮食结束了,也能当个回礼。
      
      替娘子省一省也是好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州→宁波
    莺桃→樱桃
    -
    唔,我觉得古时候的城市名字,真的很好听鸭!
    提问:大家喜欢什么馅儿的汤圆?
    我个人打底是红豆沙,但是最爱水果馅儿!
    毕竟——
    谁能拒绝酸酸甜甜的小甜品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