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美味青春 ...

  •   正式开学上课的这天早上,直到六点钟母亲睡饱回笼觉,华婕都没再睡着,她一直乖乖窝在母亲身边,脑袋里跑马一样胡思乱想。
      曾经总想着如果那时候我能那样做就好了,现在真的有了这样的机会,她发现自己想改变的事居然这么多。
      
      母亲穿好上衣见华婕还在她被窝里拱着,拎着胳膊就给拽了起来。
      “回你屋去穿衣服,今天高一第一天上课,别给老师留下个爱迟到的印象。”
      
      华婕这才扑腾着起床,在母亲脸上吧唧一口,跳下炕蹬蹬蹬跑回自己屋。
      
      华母原本还在担心女儿继续如暑假时那般拗着性子不开心,瞧见她这欢腾劲儿,终于放心了。
      以后,闺女可就不是初中生,而是高中生了,眼看着要变成大姑娘啦。
      
      华母拢了下头发,一边穿衣裳,一边回身给丈夫掖了下被子,这才下炕去洗脸刷牙。
      
      ……
      
      冷空气让华婕格外清醒,站在卫生间镜子前照了照,一双从小到大被各种人夸奖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水灵又有神。
      上下两排浓长睫毛,仿佛画过眼线般,将眼睛轮廓勾勒的特别清晰,眼尾微翘,搭配上完美卧蚕,一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睫毛更卷翘了,可真好看。
      
      因为有些低血糖低血压,唇色发白,她将嘴唇咬红,镜子里的小姑娘瞬间成了个唇红齿白的娇俏小美人儿。
      她不要脸的吧唧亲了口镜子里的自己。
      
      笑意盈然,华婕放肆的咧嘴弯眼。
      
      九月份的北方小城已经很冷了,她穿着小背心冻起一身鸡皮疙瘩,忙一边搓着胳膊,一边快步跑回自己小房间,手忙脚乱套上衣服。
      
      现在同学们基本都住上楼房了,她家却才从租房进阶到买房——
      一个月加起来只有不到两千薪水的父母,省吃俭用攒钱,今年终于花两万三,在劲松市北边山上买了这栋配个小院子的平房。
      
      学校7:10开始早自习,从她家到学校,要走一千多级台阶下山,再绕过几条街……总共需要45分钟不止。
      她6:20就得从家出发。
      
      吃早饭时她打量虽穷但很温馨的家,上一世她没能出人头地,这一世不知道能不能改变自己的生活,也让父母早些享到福。
      
      饭后,华婕一边将一条胳膊往校服袖子里插,一边往外走,宠物狗欢欢摇着尾巴围着她转,绊的她险些摔倒。
      
      母亲拎着欢欢后颈肉将它丢进屋里,拎起华婕书包送她出门。
      
      “中午去妈妈单位吃饭。”
      “书都带全了吗?”
      “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
      母亲一句句叮嘱,在小时候的华婕听来是唠叨,现在听来却是感动。
      
      华婕习惯性掏手机,随即意识到这是2000年,她还没有手机,便撸起袖子看表。
      时间紧张,她挽住妈妈胳膊,笑嘻嘻迈着大步火急火燎出门。
      
      推开院门,母亲将书包帮她背上,才要开口,便见隔壁邻居阿姨也正推院门出来。
      
      “小华也去上学啊?”胖乎乎的边婶率先开口。
      “边婶早上好。”华婕礼貌开口。
      
      “嫂子也起这么早。”华母伸手捋顺了女儿的短发,跟隔壁嫂子打招呼。
      “边鸿也这个点儿上学,不得早起给他做饭嘛。”边婶道。
      
      这时候,边婶身后的院门再次打开,一个瘦高少年推着自行车走出来,单肩挎着书包,冷着脸抬眼便对上三双女性目光。
      
      寡言少年迟疑了下,才犹豫着开口:
      “华婶。”
      
      “嗯。”华母笑眯眯应声,一脸慈爱。
      
      华婕还记得,她住的这条胡同上联排六个小院子,其他五家生的都是男孩。
      比她大1岁到6岁不等,共6个邻居小哥哥——边家有两个儿子,六个席位占了俩。
      
      整条街的男孩子学习都很好,华婕这个唯一的女孩儿,成绩垫底。
      
      边鸿跟她年纪最近,只比她大几个月,是她同校学长。
      
      阳光穿过胡同,洒在少年背上,在他身周勾勒出暖融融的金线。
      边鸿拢了下蓬松的短发,跨上自行车,回头看了眼自己妈就算打过招呼了,话也不说就准备走。
      
      这个年纪的少年,古怪又别扭,是青春期最难相处的阶段。
      
      “正好你华婕妹妹跟你同校,你载她去学校。”边婶忽然热情开口,说着一伸手抓住儿子书包,朝着华婕招手喊她过来。
      华母忙不好意思推辞,边婶却一个劲儿的说没事儿,还说男孩子精力旺盛,带个华婕也没多沉。
      
      华婕看向边鸿,只见少年被拽着书包走不了,脸上有些尴尬。
      细长的丹凤眼因为刚睡醒还有些浮肿,却掩不住他剑眉高鼻的帅气,搭配他面上张扬放肆的青春气,即便懒洋洋不耐烦时,也还是很好看。
      这是少年特有的魅力。
      
      美味的青春气息~
      
      华婕隐约记得上一世好像也发生过这一幕,不过那时候她是个实打实的青春期少女,懵懂羞涩到即便只是跟异性对视,都能心跳似小鹿。
      记忆里她是拒绝了的,脚像长在地里一般,死活不愿意坐上边鸿的车后座。
      
      可现在站在这里的她,身体里装着的是个二十多岁的老成灵魂,特别热爱实惠。
      想到如果拒绝,不仅白瞎了边婶一腔赤诚好意,还要背着沉重的书包,走近一个小时的路去学校……
      华婕二话不说绕过边鸿,在他有些诧异的目光中,大大方方的坐上了他车后座。
      乐呵呵的。
      
      来吧,小马达使劲儿蹬起来,驰~骋。
      
      …
      华婕大概是坐上少年宝车后座的第一个异性,这事儿对他冲击估计不小。
      他肯定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不见外。
      
      “谢谢边婶。”坐稳后,华婕还不忘回头软声道谢,讲话时眉毛眼睛都弯弯的,笑出单边一个小酒窝,甜度满分。
      
      边婶这才松开拽着儿子书包的手,改为拍抚华婕肩膀。
      
      边鸿踩着车镫子倒转了一圈儿,撑地的脚一蹬,自行车稳稳向前驶去。
      华婕身体向后闪了下,忙伸手揪住他校服后摆,拽的他校服衣领向后绷紧,勒住他脖子,差点没厥过去。
      边鸿单手将校服拉链拉开,车子晃了下。
      
      华婕忙松开手,改为轻轻拽住他腰侧衣兜。
      
      少年沉默着从头至尾没讲一句话,耳根却泛着红。
      
      华婕扯唇没有说破。
      她悠哉的在温暖朝阳里坐在邻居哥哥车后座上,一边轻轻晃着腿,一边回头朝妈妈摆手。
      
      远处边婶和华母并排站着,笑道:
      “还是闺女好,傻儿子走了连声也不会吭一个,头也不回就没影儿了。瞧~闺女多亲啊。”
      
      “我还羡慕嫂子呢,老人都想要儿子。”华母叹口气,看着女儿的眼睛却盛满幸福。
      
      眼看着华婕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已经远到看不清脸了,还使劲儿挥胳膊跟她们拜拜呢,像只活泼的小耗子。
      边婶笑看着,忍不住想:也是有点热情过了头。
      
      ……
      ……
      
      她上一世每日宅家画画搏生活的日子,到底过的有多么贫乏?
      华婕简直不敢回想。
      
      享受着晨光和微风,呼吸着北方小城秋季干爽清新的空气,她甚至开始无法理解,上一世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活的像个大耗子。
      为了苟且的生活?
      还是灌在日复一日麻痹她的俗世沉沦里,如泡在福尔马林中的死肉,忘记了挣扎?
      
      将那些狼狈的记忆抛诸脑后,她如向日葵般仰起脸,迎接更多的光。
      明明只是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穿过人流去上学,她看起来却像是正在战轮上乘风破浪,准备去征服整个大西洋。
      
      路上许多骑着自行车上班的成年人,瞧见她那陶醉模样,忍不住向往:无忧无虑的青春,真是美好啊。
      
      华婕也这样想。
      
      边鸿骑着自行车从大斜坡俯冲下山时,华婕几乎尖叫出来,还好最后的理智告诫她要尽量表现的像个正常人,这才忍住了。
      
      快到学校的时候,她悠闲的坐在邻居哥哥后座上踢蹬腿,心情像刚遛过的哈士奇那般欢畅。
      毕竟三十分钟路程,她一点劲儿没出。
      
      唯一的不适,就是有点硌屁股。
      她准备让妈妈做个屁股垫,系在边鸿后座上,这样就完美了。
      
      路上背着书包的学生逐渐变多,劲松市2000年时基本没有接送孩子的风气。
      无论小学生中学生都是自己背着书包,跟同学们结伴上下学。
      家住的远的同学就骑自行车,不过很少有边鸿这样载了个小姑娘的。
      即便有载人的,也是载同性。
      
      这个年纪的孩子敏感而害羞,对异性又好奇又排斥,像男生载女生上学这种行为,基本上等同于他俩在处对象了。
      如此明目张胆,难免引人侧目。
      
      来来往往的学生们纷纷对华婕和边鸿投注目礼,见边鸿高大帅气,华婕俏丽可爱,便忍不住凑头发出暧昧的低语和笑声。
      
      边鸿在他们年纪也算小有名气,学习好,长的帅,篮球也打的不错。
      许多同班甚至其他班的女孩子都喜欢他,上课时偷偷看他的,下课后去篮球场边看他打球的都有。
      
      路上瞧见边鸿居然载了个陌生女孩上学,忍不住窃窃私语,酸溜溜问同伴:
      “那是谁啊?”
      “不知道,没穿校服,应该是高一的。”
      “早恋啊?”
      
      “那居然是边鸿!!”
      “高二最会害羞的那个学弟!跟女生对视一下就能脸红半个钟头的那个!”
      “他居然驮着个小姑娘!”
      
      “你不是喜欢边鸿吗?”已升高二的女同学也看到了边鸿和华婕。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放假前你还送他礼物了呢。”
      “……”女孩儿无力反驳,窘的绷着脸。可她再怎么不承认,看边鸿自行车后座上少女的眼神,也隐不去疑惑和酸涩。
      
      女孩们透着羡慕或嫉妒的谈话声,被秋风扫进华婕耳中。
      要是以前,她肯定能羞的立马跳车,并且好一阵子不敢跟边鸿讲话,但现在她在车上坐的稳稳的,面带微笑,无比从容。
      
      抬头见边鸿短发飞扬,校服衣领酷酷的立着,耳下颌骨棱角愈加分明,正是长身体的年纪,脸上没什么肉,开始硬朗,却又单薄。
      
      他眉目清冷,淡淡的青涩,淡淡的不知如何与世界相处的别扭和冷漠。
      是挺好看,而且充满了少年意气,怪不得引得女同学们暗恋。
      
      想来女孩子们肯定都羡慕疯了。
      
      她得意扯唇,上一世原来还错过了这种风光时刻!
      
      要是上一世的她,知道自己今后的人生有多么平凡无趣,一定不会错过这种难得的招摇机会。
      
      风拂过短发,她伸手将之拢至耳后,转头正见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同学骑车并过来,跟边鸿打招呼。
      
      “哎。”边鸿转头看了同学一眼,车把握的很稳,即便分心,车也没晃动一下。
      “你妹啊?”男同学看着华婕,虽然故作平常,眼睛却亮亮的盯着小姑娘直打量。
      
      “……嗯。”边鸿看着前面,淡淡应了声,只是耳朵在悄悄转红。
      “妹妹好~”男同学嘴角一挑,盯着华婕的眼睛,爽朗招呼。
      
      “哥哥好~”华婕一点没怯场,更没害羞,直不愣登的甜甜回应。
      
      对方呆了下,也不知是被她甜到,还是被她大方爽朗不逊于男孩子的反应震慑住了,车把一晃,险些翻车,还好伸腿在地上撑了下,才稳住车子,却在这么一耽误的功夫,被边鸿甩在了身后。
      
      华婕被逗笑。
      
      跟在后面的男同学虽然不好意思,却也忍不住傻笑。
      
      到校门口,所有骑自行车的都下车推行,边鸿先减速等华婕跳下车,才撑腿落地,推车前行。
      虽然话少,却很心细。
      
      “边鸿哥,你累不累?”华婕下车后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偏头问他。
      
      要是面对女孩子如此甜美的关心,还能做出‘累’这个回答,那……他恐怕根骨非凡。
      边鸿显然没有那么非凡,他脸色肉眼可见的变红,别扭留下句‘不累’,就背着书包迈开大步拐向车棚。
      
      “……”嘿嘿。
      单纯的少年,还不明白‘不累’两个字,会换来多么可怕的工作量。
      华婕就像一个没有心的资本家般想道:既然不累,那在我买自行车前,可就劳烦啦。
      
      “晚上放学,我在车棚等你。”她道。
      
      “嗯。”边鸿没回头,抬右臂向后空摆了下,算作回应。
      
      像个漫画酷少年般做作,还好青春期的少年尚拥有做作的资本。
      
      华婕深吸一口气,快乐的摇着手臂走向教室。
      
      青春不香吗,学习不快乐吗?
      小狗才学画画呢,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