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第1章
      
      “还不打烊啊?小南?”隔壁卖丝绸的刘阿姨提着义乌新款小丝绸包往南时的店里头瞅着,见他还坐在柜台前一副专注看手机的样子,扬声问道:“都九点多了,晚了回家不安全的!”
      
      南时闻声抬眼望去,店里头晕黄的灯光映在他身上,显得他眉目柔和,他身上还穿着一件淡青色的长褂衫,胸侧垂着一块不知道从哪淘换来的古玉,银丝边的眼镜一戴,便有了一股斯斯文文的读书人的气质。
      
      南时应了一声:“知道了,刘阿姨,我收拾一下店里再回去。”
      
      “行,那我不等你了啊!”刘阿姨旋身将自个儿铺子里的灯拉了,挂上了卷帘门,款款地走了。
      
      随着她一走,这一条步行街上,只剩下南时一家店铺还亮着灯了。
      
      南时把白天刚到的快递拆了封,从里头倒出来几只用塑料泡泡纸装好的小袋子,再拆了胶带往外一倒,便是一阵大珠小珠落玉盘。
      
      他对着灯光仔细看了看,每一串手串的珠子上都没有什么坏点和裂痕,往深蓝色的绒布上一搁,硬生生衬出了几分贵气。
      
      嗯……应该没人能看得出来这一把手串50条起批,一条十块钱——别说,这还是他有良心,找的高端货,比起隔壁的隔壁卖的批发价两毛钱一条手串看起来可高档洋气得多。
      
      拿出去也是能唬唬人的。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快递是翡翠(水沫子冒充的)、菩提根(真货但便宜)、猫眼石(塑料)之类的饰品,挑选的都是挺有特色的花样,还有几个样式是南时自己设计的。
      
      南时一边收拾着一边看了一眼放在店内博古架上的古玩,忍不住叹了口气。
      
      得了,正儿八经的古玩没人买,这种假货倒是销路畅通。
      
      他将饰品分门别类的装进带绒布的托盘里放进柜台,挨个排列整齐了,又标上价,等到收拾完,时间已经迈过了十一点的门槛了。
      
      他伸了个懒腰,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仰头灌了口已经没气了的可乐,将垃圾收了收,打算回家去了——这件褂子穿了一个礼拜了,也该拿回家洗一洗了,刚好直接穿回家。
      
      说起来新的衣服也差不多做好了。
      
      步行街为了迎合文化产业特色,在两年前整改了一通,所有的店铺都被改得古色古香,随着屋檐垂下的红灯笼随着夜晚的清风慢慢地晃悠着,天气凉,也没有什么飞鸟和蝉鸣,月光静静地洒了下来,倒也有那么一两分意境。
      
      不过这天也太冷了。
      
      南时抱了抱胳膊,长褂衫里面穿了加了绒的保暖内衣,卖家明明说可以抵抗-5度的气温的,他们这儿今天虽然温度是有点低,但也是在零上的!不应该啊!回家就去打差评!
      
      头顶的红灯笼闪了闪,南时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过去,那串红灯笼看着似乎很久没换过了的样子,外头蒙的红布碎了开来,迎风招展,里头的灯泡倒还坚-挺着散发着光芒,只不过被这块红布遮得明明灭灭,看得人眼酸。
      
      南时赶紧低下头接着走,穿过这条步行街的主道,还得绕两条巷子才能到停车场。
      
      南时感觉这个地段挺好的,就是每次半夜走小巷子有点吓人——步行街也是一条有着上千年历史的老街了,最早都能追溯到唐朝,周围都是居民区,但也不乏一点古建筑。
      
      改建的时候地方就想到了这一点,该建博物馆的就建博物馆,该保护的就保护,该迁居的迁居,有些建筑够不上迁居,就又被盘下来作了民宿,还有些倒是市民自己住着,不过年轻人不喜欢这里房子老旧交通不便,只有一些怀旧的老人还住着。
      
      这本来是好事,就是万万没想到搞得步行街里头一到晚上停了业后,这一片区域都没有几盏灯亮着。偶尔有几盏亮着的还是那种挂了红灯笼的民宿,乍一看跟误入了鬼片拍摄现场似地。
      
      别说,还真有几个恐怖片就是在老街上取的景。
      
      南时想到这里脑子里就冒出来几个下班的时候撞见拍摄人员的画面,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是现在这么一想更恐怖了!
      
      南时作为一个怂得一批的年轻个体户,平时九点下班的时候都会选跟隔壁的老板一起走,免得一个人被自己脑补吓得够呛。
      
      今天真的是意外!
      
      以后还是趁着人流不多的时候上货吧!干的隐蔽一点,也没人能发现他在从快递里面成打的掏首饰。
      
      正想着呢,头顶上的光芒又闪了闪,陡然变暗了下去,在红色的灯罩下,光芒便变得如暗沉的血色一样。
      
      南时心中停了一拍,加快了步伐,心中骂骂咧咧——灯坏了就赶紧修啊!他们有考虑过他这种走夜路的人心情吗?!
      
      话是这么说,南时还是没忍住抬头看了一眼,果然前方三四米处那串红灯笼的昏暗得紧,他默默记下了店铺的名字,明天上班的时候路过记得跟人家老板说一声。
      
      他心下那口气还没松完,一扭头,就看见眼前站了个红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应该是女人吧……?
      
      那口没松完的气又突地吊上了喉咙,心脏漏了一拍,随即狂跳了起来,脚步也是一停,愣是没敢再往前走了。
      
      南时咽了口口水,心想——冷静!应该是来取景的工作人员和剧组走散了!虽然他没有接到最近有剧组来拍戏的通知,但是应该就是!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我没有在怕!
      
      南时犹豫着要不要上前询问一下,大概率是人员走散了,一姑娘大半夜的在路上总是不太安全的,刚想说话呢,那女人抬起了头,露出了脸上纵横的血迹——还是个七窍流血的妆容。
      
      ……妹子,你这样半夜走在大街上真的会吓死人的!
      
      南时勉强的笑了笑,干巴巴的说:“……你好?是迷路了吗?如果迷路的话一直往前走就行了,前面八百米有个24小时的公安亭。那什么……你们剧组的妆发还不错啊。”
      
      妹子没答话,只是直愣愣的看着南时。
      
      南时见状决定绕开她,接着回家。
      
      从妹子身边路过,看见她那身看着就让人心里抖一抖的红衣服消失在视野里的时候,南时还是松了一口气的……还好没……?!
      
      他那一愣神的功夫,那妹子便又站在了他面前。
      
      南时有些说不出话来,他听见走路的声音了吗?
      
      不清楚。
      
      这妹子什么时候过来的?
      
      不知道。
      
      仔细看了看妹子胸口有起伏吗?
      
      没有!
      
      南时大脑一片空白,腿就像是自己有意识一样带着他的身体回头往来的方向狂奔——那边真的有公安亭!管她是人是鬼,他过去就没事了!
      
      然而跑了两步,那妹子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回是亲眼看见的,凭空出现,没有残影,没有脚步声,世界短跑冠军都没这能耐……
      
      红衣厉鬼看向了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向他伸出手来……
      
      南时立刻就旋身迈进了右边的小巷子里,这回那红衣厉鬼没有闪现在他的面前,南时疯跑了一阵,也不知道自己在这种四通八达的小巷子里到底绕过了几个弯,呼吸的声音在此刻变得格外的清晰,耳旁凉风哗哗的过去,南时没敢回头看,他怕一回头就和人家脸贴脸。
      
      他的心脏不允许他这么干!否则它可能会当场表演一个心梗!
      
      他的脚步越来越慢,呼吸也越来越跟不上节奏了,南时每一次抬脚都像是从泥潭中将脚-拔-出-来一样,沉重得难以置信。
      
      他终于忍不住停了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大口的喘着气,汗水已经将他的保暖内衣给浸了个透,凉得吓人。
      
      不过这会儿不是喘气的时候,他做好了心理准备,回头一看——很好,空荡荡的一片,没有追上来。
      
      南时把头扭了回来,正放下心来调整呼吸,突然感觉似乎有水落在了他的头顶。
      
      他下意识的一摸一看,掌心里一片暗红之色。
      
      南时一抬头,就看见那红衣厉鬼站在他的面前,弯着腰看着他。
      
      她眼中口中的血顺着她的脸颊滑落,最后在下巴上摇摇欲坠,最后落在了南时的头顶上!
      
      南时大骇,顿时重心不稳,向后倒去摔在了地上。
      
      红衣厉鬼的嘴唇动了动,几道血柱自她七孔中涌了出来,滴滴落落的点在了地上,宛若一朵朵暗红的花。她向南时走了过来,她一步一个血脚印,连带着衣摆都染上了血渍,在地上拖出了长长一条血痕。
      
      “富强民主……”南时喃喃地说,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红衣厉鬼还是走到了他的身前,那血红的衣摆甚至拂在了他的脚腕上,湿漉漉的,冰冰凉的血染上了他的鞋袜,很快就浸透了。
      
      红衣厉鬼在他面前蹲了下来,用袖子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血痕,露出来一张惨白但是还挺秀气可爱的脸来,她扯了一个半死不活的自认为讨好的笑容:“南先生,麻烦你给我算下……”
      
      南时努力平复着心跳,吞了一口口水滋润了一下干涸的喉咙,他大口喘息着点了点头,掏出了本子摊在了她的面前:“……是算你什么时候适合去报仇还是算你对家现在在哪?写个字我看看。”
      
      “不是。”红衣厉鬼妹子解释道:“能给我算下我家猫现在活得咋样吗?我妈不太喜欢猫,我刚死那段时间又没啥理智,没来得及管它……我去看了我妈家里没有它,自个儿家里也没有它的尸骨,不清楚它跑到哪里去了。”
      
      “我好担心它,这段时间折腾仇家都心不在焉的,它叫咪-咪,嗯……橘猫,我死前头刚给它称过重,十五斤八两左右,出生年月日不知道,我也是在路边捡的它……”
      
      “这我手机,充好电了,您看看照片?我想着有面相比较好办事儿,威胁了好几个程序猿才给我把照片给复原了……”
      
      说到这里,红衣妹子吐了个槽:“万万没想到我就是变成了鬼还得操心它,也是绝了——我妈倒是没把我房子卖了,东西都还在,但是猫粮的袋子被这个小混蛋给咬破了,我去看了全潮了……一包好几百,都是我的血汗钱啊!”
      
      “我的报仇证时间快到了,仇家也找到了,但我就不敢弄死他,免得他一死我就得拎着他下去报道……这不是耽误我找咪-咪吗?”红衣妹子说到这里,眼耳口鼻里又哗得一下流下了几道血,她似乎自己也觉得挺烦的,举起已经被擦得血呼啦滴的袖子抹了一把:“先生别误会啊,这个是自动下来的,不是我对您起了杀心!”
      
      南时:“……”
      
      

  • 作者有话要说:  宣传一下预收!点击我的ID进入专栏即可收藏!么么哒!
    预收1:《汝有梦想乎》(主攻)练器大佬攻的咸鱼日常!日常躺平,混吃等死,了解一下!
      薄楠前半生走的是标准的莫欺少年穷的剧本,大仇得报、扬名立万、风光无限。
      某一天起,他突然觉得这样的日子很没有意思,他要放弃眼前的这一切,去实现自我追求——
      吃软饭。
      ***
      殷白景前半生走的是标准的商战龙傲天剧本,出生世家,容貌俊美,在商场上呼风唤雨。
      某一天起,他也觉得这日子没啥意思,他要放弃眼前……哦,那是不可能的,自己打下的天下凭什么拱手让人?就是给自己找一个听话又漂亮的老婆过一点舒心日子快乐一下!
      然后他找到了薄楠,美貌!听话!乖巧!懂事!除了咸鱼得出奇,什么都让他自己动外其他一切都好!
      殷总天天春风拂面的扶着腰进公司,然后加踏马十二个小时班用以养薄楠,免得他家薄楠没钱花委屈了,结果万万没想到那一天他一回家就发现一堆叱咤风云的大佬跪在他家薄楠面前:“先生,垂怜一下我们吧!”
      他家薄楠懒洋洋的支着脸,用他最熟悉的声调慢悠悠的说:“自己动。”
    预收2:《满级风水大佬的重生日常》(主受)贱兮兮的风水大佬重生受X真·天纵之资英年早逝结果没死成攻
      重生回来的薄楠发现了一些比风水更有意思的事情。
      比如在公众平台上和人掐架。
      上辈子身为玄学圈内top1,家里挂了无数位高权重的信徒们送上的德高望重牌匾,薄楠明明心里只想喷人,却不得不做个温润如玉的君子,维持一代宗师的脸面。
      仗着重生回来毫无名气,薄楠在公众平台上可谓是喷得风生水起。
      “我他妈笑出声,祖师爷泉下有知,怕是能活过来——气活的。”
      “如果我照着po主的建议做,怕是坟头草已经高三尺了。”
      “建议改行做保险,您这口才,做风水这一行当真是埋没了人才!”
      众玄学po主气得原地跳脚,只当他是想红想疯了,直到有一天,他们替人看风水的时候一个不查出现了一点事故——能和事主一起原地暴毙的那一种事故。
      临危之际,小风水先生抱着侥幸心里按照那傻逼喷子所说去做!
      卧槽……活了,死劫消失,煞气退却,这一方死地竟然成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格局。
      跪了,爸爸牛逼!
      有人问起薄楠这么精通风水,为什么还要去打工?开个店帮人开风水日进斗金难道不香吗?
      薄楠继续喷道:“从我发现我学一天抵得上别人学十年的进度起,我就不想靠这门手艺吃饭了。”
      “毕竟天道贵生——要给废物同行留活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