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罗小姐的葬礼(四) ...

  •   “咚、咚、咚、咚”
      
      钟塔发出沉重的声响,钟声停止……下午四点。
      
      芮一禾刚把宝石项链收起来,纪姐就从楼上探出头:“你们没事吧?”
      
      锐利的目光在楼下的两人身上扫了一圈,见芮一禾鞋上有血,便多多的看了她一会。
      
      芮一禾:“挺好的,没受伤。”
      
      纪姐露出一点诧异的神色,去停止往外渗血的房间门口看了一眼。过来跟两人说:“这间房恐怕没办法清理干净……立刻进去也不合适。”
      
      “让他们去树林里采花好了,总得把罗小姐的吩咐完成一项。”
      
      刚刚颐指气使的玩家说完,停顿了两秒钟。再看向两个人的时候就不再鼻孔朝天,反而很客气的征求意见:“你们觉得呢?”
      
      芮一禾猜测,大概是遇到那些东西还能留下一条小命的,都足以被人高看一眼。
      
      她对这个安排没意见,她不想擦地了。
      
      特别是在白衣女人弄出血泊之后,她对打扫城堡的卫生有点绝望。
      
      古堡外就是森林。
      
      罗小姐没有说该去哪采波里红花,但玩家都知道。只要眼睛不瞎的,上山时都能注意到枯树根部稀稀拉拉的鲜艳花朵。
      
      芮一禾蹲在半腐的枯叶堆前,掐断了红花的花茎。
      
      波里红花看着又艳又漂亮,味道却一言难尽。有点臭,有点酸,闻多了有点反胃。
      
      两个人顺着上山的路往下走,本以为能顺利下山,看到书报亭。却在走了大概一公里左右的路程时,见到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
      
      “别再往前走,这里就是副本的边界。没拿到任务物品就闯进去,等于是给雾气里藏着的东西送外卖。”
      
      说话的是小孟,严俊架着他站在一棵枝叶茂密的大树下。
      
      芮一禾:“你的腿怎么了?”
      
      小孟:“……踩中了捕兽夹。”
      
      这次任务的期限只有三天,为节约时间,小孟等出来采花的人默契的分开行动。踩中捕兽夹可不好过,那会的情况凭他一个人无法脱困。
      
      多亏有严俊在,不然等同伴发现他没回去再出来找就太浪费时间了。这让他觉得新人虽然有所求,多少带点死皮赖脸的味道,但并不讨厌。
      
      芮一禾看了眼严俊背着的篓子,发现小孟虽然受了伤,但两人采摘的波里红花并不少。虽然一株花只有一片叶子,但捣烂了制成伤药,怎么也足够罗小姐敷的。就算这些不够,还有两个人也在采摘红花。
      
      这么一看,采花真不是件太困难的事情。
      
      森林里波里红花的数量足够多,危险性不高……小孟会受伤是太倒霉。
      
      芮一禾本以为采花会是个很难的任务,这毕竟是罗小姐给的几个任务里面唯一要求在太阳落山之前要完成的。
      
      太容易让她感觉到很强的违和感。
      
      “咚、咚、咚、咚、咚。”
      
      四人往回走的时候,钟声敲响。五点整,看天色距离太阳落山的时间最多还剩下一个小时。
      
      路上,严俊告诉了单小野一些能准确找到波里红花的小窍门,单纯的单小野节节溃败,很快便不好意思摆一张冷脸,渐渐的也肯跟他说话,心中芥蒂迅速消除。
      
      单小野:“严哥,你是怎么死的?”
      
      “被高空坠物砸死的,”严俊:“眼睛一闭一睁就在列车上了。我都不太能接受自己死了的事实,也不觉得重新活过来是多了一条命。”
      
      他不觉得命是白捡来的,想要活着不想死。
      
      单小野替他觉得冤枉:“那你挺倒霉的……怎么不走了?”
      
      严俊站在一棵树叶稀疏的大树前,观察一会树枝道:“你刨开枯树叶看看,底下肯定有红花。”
      
      他站在树前仰望的姿态好熟悉……
      
      芮一禾都没有注意单小野到底有没有从这棵树下刨出波里红花,脑中满是白裙女人站在床边仰头看着墙上的样子……那面墙上有什么呢?
      
      古堡到了。
      
      芮一禾将采来的花塞到单小野怀中。
      
      “我上楼看看。”
      
      单小野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咬牙跟着芮老板上楼。一个多小时过去,最左边的房间里还是有很重的血腥味,地板上的血却已消失不见,连先前完全是泡在血水里面的地毯也显露出原本的花纹。
      
      芮一禾的左眼不痛不烫,放心走进屋:“看来长发公主已经走了。”
      
      单小野:“……”你为什么要给女鬼起外号?
      
      芮老板走到床边。这面墙上挂着一幅金灿灿的画作,微风吹拂无边无际的麦田,麦浪翻腾,生机勃勃。她伸手将沉重的画往旁边推,竟然没有让画框移动分毫。
      
      她用上双手才将悬挂的巨幅画作推开,露出后面一个黑色的大洞。
      
      ○o○
      
      “这是……”
      
      单小野惊呆了。
      
      芮一禾有点犹豫要不要爬进去看看,仅容一个人爬行的洞穴进去有点冒险。在里面连转身都要花点功夫,真碰到什么是跑不掉的。但直觉告诉她,最好是进去看看。
      
      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一声巨响。
      
      芮一禾两人跑下楼的时候,只见餐厅和客厅之间的隔门倒在地上,灰尘扬起,举着黑色长刀的纪姐警惕的环顾四周。
      
      这就很尴尬,卫生没有做到位……只擦了地,门窗还没顾得上。
      
      听到动静的玩家从陆续赶来,纪姐厉声说:“先别过来。”
      
      没有人说话,时间像是凝滞住一样过得很慢。
      
      “咚、咚、咚、咚、咚、咚。”
      
      钟塔悠扬的敲打声响起,下午六点了。
      
      纪姐收刀入鞘,放松下来。
      
      “蠢蛋,你去把神父找来。”
      
      听到纪姐的话,一名高高瘦瘦,没有半点憨相的青年答应了一声,从大门口出去。
      
      严俊干巴巴的问小孟:“他叫蠢蛋?这是外号吧?”他俨然已成为小孟的同伴,想要多了解一点同伴们的情况。
      
      小孟:“这外号是他自己取的。你也可以叫,随便叫。没关系,他不会生气。”
      
      严俊:“……”这是什么奇特的癖好?
      
      小孟神秘兮兮的说:“你觉不觉得纪姐的刀很特别?”
      
      严俊:“是很特别。看起来很锋利,而且是刀通体都是黑色的。”
      
      “这是日轮刀。看过《鬼灭之刃》没有?是能对鬼造成伤害的武器。”
      
      小孟看他瞪大了眼,自豪的说:“我们纪姐可是‘物品管理大师’。”
      
      因为离得很近,把这些话都听进耳朵里面的芮一禾暗暗想:……又是一个新的名词。
      
      都说到这里了,小孟也没有卖关子。一股脑地把“存够500积分就能兑换一件神奇物品”的规则说了,获得绑定神奇物品的人就被称为“物品管理大师”。
      
      黑色日轮刀就是纪姐从书报亭老板那里兑换来的,而蠢蛋的外号的由来也和兑换神奇物品有关……
      
      “他兑换了如意金箍棒……”
      
      身为种花家的一员,哪怕没有看过《西游记》,也一定是听说过孙大圣的。金箍棒很厉害啊!棒是九转镔铁炼,老君亲手炉中煅。禹王求得号神珍,四海八河为定验……全凭此棍保唐僧,天下妖魔都打遍。
      
      一说到神兵利器,脑子里浮现出如意金箍棒金箍棒是很正常的,一点毛病都没有……芮一禾小时候还得到过一根塑料的金箍棒当玩具,小学的文具盒里面还有取经天团的贴纸。
      
      小孟:“可我们都忘记了,金箍棒有一万三千五百斤,哪怕缩小成一根针,普通人也拿不起来。”
      
      严俊:“那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拿不起来等于没法用。我们离开的时候,金箍棒还搁在书报亭的窗台上。等我们走了,大概会被老板回收。”
      
      小孟叹了一口气,哪怕被白白浪费的不是他的积分,他也觉得肉疼。
      
      他都这样了,更别提蠢蛋。上车之后捶足顿胸,嘴里就只会说“我是蠢蛋、我是蠢蛋”,起码抑郁了大半个月。
      
      “蠢蛋是我们中第二个获得500积分的,结果搞成这样。车里就要能兑换神奇物品的那位快愁死了,不知道该兑换啥。”
      
      正说着,蠢蛋带着神父来了。
      
      纪姐退后一步,让神父能看到餐厅里诡异的场景。
      
      到处都是血。
      
      那位弹错曲子的乐师仰躺在宽大的红木餐桌上,心口处插着一把剪刀。双掌被齐齐切断,塞进桌下的皮鞋里,十根手指软软的垂落,像是里面的骨头全部被折断了一般。
      
      “呕——”
      
      单小野呕了一嘴淡黄色的液体,没进食的他吐出来的已经是胃液了。
      
      严俊也差不多,想吐都没存货。
      
      值得深究的是纪姐的态度,她好像一直挺在意乐师和神父。
      
      芮一禾还没有问,小孟就解释道:“副本里面的部分NPC有可能是上一场游戏里没死绝的玩家。这俩人在西方背景故事里面顶着张东方脸孔,用脚指头思考都能得出身份不对劲的结论。在他们身上多下功夫,一定能得到不少线索。”
      
      看到乐师的尸体,神父面部的肌肉不停的抽搐,缓缓张开了嘴。在玩家们期待的目光中,他神情却渐渐恢复呆滞,好半天才用手指点了点胸口说:“……你的灵魂与我同在,安息吧!阿门。”

  • 作者有话要说:  给我五百积分,我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兑换恶魔果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