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穗穗姐……”
      “你不舒服么?”
      “钱穗,你怎么了?”
      ……
      
      一阵幽幽念经似的嗡嗡声萦绕在耳边,听得人心烦气躁。钱穗心里血气上涌,朦朦胧胧间,脑子里像有人拿了根针狠狠刺了一下,疼得她有一瞬间脑子是空白的,什么都无法思考。
      
      天崩地裂一样的难受。
      
      那道声音语调很温柔,钱穗却本能极排斥,睁开眼睛的同时伸手推了人一把。
      
      沈明月腿一歪,眼睛里露出点似没防备的惊诧,轻轻“哎呀!”了一声。
      
      正路过客厅去倒茶水的楚言溪,三两步跨过来,及时扶了她一把。
      
      男人个头很高,长相俊逸,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钱穗,不要太过分。”
      
      钱穗蹲在地上,低着头,双手都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慢慢的一口一口呼吸,将那种可怕的锥刺般的疼痛平复过去。
      
      过分,我怎么过分了?她闭着眼睛胡乱想。
      
      “沈明月好心扶你,你不领情就算了,为什么推她?”沈言溪冷冷指责。
      
      沈明月是谁?
      她好心扶我?
      钱穗没感到一丝善意,反而当那个叫沈明月的靠近的时候,身体有一种不舒服和排斥感。
      钱穗自小五感不同寻常人,别人对她的善意恶念感知尤为敏感。这听起来很玄幻,但却是事实。
      
      脑子里一波一波的记忆冲击而来。过量的讯息,让钱穗意识到了问题。
      她好像穿越了,还是穿进一本小说里。
      她静下心来捋顺记忆,没空去理那个指责她的男人。
      
      而她这反应在楚言溪看来就是恶劣,不知悔改,品性差,心思恶毒。
      
      楚言溪厌恶极了钱穗,很想开口讥讽,但碍于现在在录节目,到底忍了下来,只是转向沈明月,声音一下变得温和:“你太好心了,有些人未必领情。”
      
      沈明月连忙摇头,因为激动脸有些薄红,小鹿一样无辜解释:“不是的,我看穗穗姐蹲在地上,好像不舒服。她肯定不是故意推我的,我也没摔着。”
      
      然后又一脸担忧地看着钱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钱穗正想说倒也不必。
      
      忽然一道女声插了进来,钱穗看过去,记忆里是一个叫林丹青的女艺人。
      
      “是不是没吃早饭的缘故?要不,我再去给你下一碗面?”
      
      她这话一出,就让人想起早上吃饭那一出。
      
      早饭是沈明月做的,昨天有林丹青无意提了一句好久没吃蟹黄汤包,怪想吃的。
      今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沈明月就起来,准备食材,亲自揉面做的几屉蟹黄包。
      
      上这个节目以来,沈明月已经让大家知道了她的一手好厨艺。
      从嘉宾到工作人员,无一不被她的厨艺折服俘获,现在每天都期待着她做饭,吃上一顿都觉得万分幸福。
      
      唯独除了一个人,就是钱穗。
      
      从吃第一口沈明月的饭菜起,钱穗与所有人的反应都不同,她皱着眉说难吃,说从来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然后砰地推开碗筷,摔门回房间。
      当时,沈明月一脸茫然,然后像是做错了事一样,愧疚地看着大家小声问是不是很不好吃。
      眼圈都发红了。
      与钱穗相反,所有人都觉得沈明月做的饭菜堪称美味。心里一直认为是钱穗故意针对沈明月,毕竟早有网传两人不合。
      
      之后,每次只要是沈明月做饭,钱穗从来不吃,还要捂着鼻子从桌子上绕过去,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今天早晨,钱穗洗漱好从房间出来,正要上餐桌吃饭,发现又是沈明月做的东西,一瞬间发了脾气。
      原本该是轮到林丹青做早饭的,倒不是徐雅故意偷懒不做,她起来得不算晚,八点到厨房,但发现沈明月已经忙活上了,包子已经上了蒸笼屉蒸。
      林丹青惊讶了一瞬间,再一看发现沈明月竟然做了蟹粉小笼包,当即露出惊喜的笑容,然后大大拥抱了沈明月一下,直呼来参加这节目简直是赚到了,太幸福了。
      等另外几位嘉宾出来,反应都和林丹青大同小异,大家愉快坐在餐桌上,享受美食。
      和乐的气氛截止到钱穗出来为止。
      钱穗大发脾气,对沈明月阴阳怪气地讽刺,骂她恶心,这么喜欢讨好人祝她一辈子只能讨好人!
      后面自然是另外四个嘉宾一个个来维护沈明月,有劝说有鄙视,更有对钱穗态度冷淡不足以形容的。
      
      这些事在钱穗脑子里一晃而过,堪堪几秒钟。
      
      她放开手,撑着腿站起来,眼神落在林丹青脸上,淡淡回了一句:“好啊。”
      
      林丹青反而愣了一下。
      她故意问钱穗吃不吃面,其实是存了激起钱穗不满的心思,也让大家想起早上的事,钱穗是怎么针对沈明月的。
      谁想钱穗的反应和以往不太一样。
      但话已经说出口,镜头面前,林丹青不会出岔子,莞尔一笑:“那你等会儿。”说着转身去了厨房。
      
      此时,直播频道里,网友们已经怒不可遏,弹幕上铺天盖地是对钱穗的咒骂。
      
      【我直说了,某钱姓女星去死吧。】
      【节目组请她来是故意恶心人的吧?】
      【呜呜呜…我们明月太善良了。人善被人欺负,快点硬气起来啊】
      【钱穗滚出娱乐圈钱穗滚出娱乐圈钱穗滚出娱乐圈!】
      【林丹青好好啊,凭什么要去给钱穗做吃的!】
      
      他们在录的《我们一起生活吧》,是一档直播综艺节目,本期一共邀请了六位明星,三男三女。
      现在已经播了两期,第三期才刚开始,嘉宾门前天晚上才抵达这栋乡村别墅。
      
      钱穗没来参加节目之前已经黑料缠身,公司给接这档综艺节目本来是想让她借此机会洗白一下,哪想钱穗我行我素说话不过脑,节目中频繁针对沈明月,对其他几位明星也不慎礼貌,得罪了众家粉丝,已经招致全网皆黑,到了人人喊她滚出娱乐圈的地步。
      
      钱穗回到餐桌坐在椅子上,安安静静,一直等林丹青端了一碗面出来,放在她面前:“快吃吧,别饿出胃病。”
      林丹青选秀出身,长相不差,能歌善舞。
      
      钱穗思绪回神,看了对方一眼,说了句:“谢谢。”
      
      林丹青往回收回手顿了一秒钟,随后笑道:“快九点半了,你自己看着点时间。”
      
      每天上午九点半,节目主持人回来给他们发任务卡。
      
      钱穗发现自己这具身体好像不太健康,有气无力。还有从内心深处涌起的,一股不清道不明的烦躁,让她很想发泄。
      
      坐在沙发一角的沈明月若看了钱穗一眼,眼底闪过一抹幽光。
      
      钱穗捏起筷子,低头,一口一口慢慢吃着面,一边回忆着这本小说内容。
      小说的女主角正是沈明月,书里写沈明月自小家庭困难,但她本人自强不息,大学毕业后进入娱乐圈,出演的第一部网剧就意外爆红,虽然在里面只是个女三,但也因为清纯楚楚可怜的长相进入观众视野,后面接连拍了几部戏,很快成了新晋流量小花。
      与她搭档过得男明星也多称赞她。更有娱乐圈顶流爱豆柳照在被记者提问到理想型时,直言大概是沈明月那样的。
      与沈明月相反的,书中另外一个女演员,一个类似恶毒女配的存在,就是钱穗。
      她开局一手好牌,高知家庭出身,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十七岁那年,在街上被路过的大导演看中,请她去饰演自己新电影的一个重要女配,那部剧的男主角是影帝沈珏,后来这部戏拿了当年的金马奖。
      钱穗就此出道。因为起点高,后面资源好,一路顺风顺水高歌猛进,成了一线流量女明星。
      一切的变化都在和沈明月遇见之后,两人进了同一个剧组,钱穗饰演女主,沈明月演女配。两人仿佛天生不对盘,钱穗看见沈明月就会没由来发脾气,无故讽刺挑衅。
      后来有人扒出钱穗喜欢顶流柳照,还爆出她买通稿拉踩沈明月。因为柳照说过沈明月是理想型,所以钱穗才处处仇视针对沈明月。
      钱穗渐渐传出很多黑料,她越发仇视沈明月,以至于逐渐全网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
      
      钱穗总结归纳了下,恶毒女配的存在就是为了给女主送经验当垫脚石的,每一次对上女主,女配的下场都会更加惨。
      
      将一碗面吃得干干净净,刚把碗拿进厨房,就听主持人召他们集合。
      
      任务卡送过来了。
      
      钱穗不紧不慢把自己吃的碗筷洗干净,又漱了口,才走去院子。
      
      桌子上放了六张卡片。
      
      主持人站在一旁笑眯眯说:“有红黄绿三种卡片,抽中同一颜色的为一组,每个组两个任务,可以单独完成也可以合作完成。好了,现在大家去抽卡片吧。”
      
      主持人把规则说完就到一边。
      
      六位嘉宾推让两番就各自去拿了一张,钱穗最后一个,拿起来揭开一看——
      
      是红色牌。
      任务是“请在下午四点前直播帮果农民卖掉五千斤橙子。”
      任务失败的惩罚是,不能领取晚饭的材料。
      
      钱穗把卡片翻开的一瞬间,无人拍摄小蜜蜂机器人的镜头就怼了过去。
      
      直播间的观众同一时间看到。
      
      【哈哈哈哈哈,让钱穗粉买水果?各位,她还有粉?】
      【果农伯伯好可怜,节目组原意是助农,多好的初衷啊,这个任务要是被其他几位抽中,分分钟帮人家卖光还顺带宣传一把果子。摊上钱穗?完蛋咯。】
      【哈哈哈哈我赌五毛钱,一斤也卖不出去】
      
      负责拍摄钱穗的摄影师镜头里关注着钱穗的反应,却见钱穗表情淡淡。
      有点不悲不喜的意思。
      倒让人心里一愣,说钱穗与今日很不同。
      
      随后,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卡片亮了出来。
      
      钱穗是红色卡片,另一个红色在——
      
      几人相互扫了一眼,最后视线就落在了楚言溪身上。
      
      楚言溪拿到了红色卡片。
      
      他眉眼睛下意识皱了一瞬,很快又松开,没说什么。
      
      主持人笑眯眯:“大家都拿到自己的任务卡了吧,小组已经分好。还是老规矩,小组只要有一个人任务没完成,视为任务失败,没完成的领惩罚。”
      
      钱穗捏着自己的任务卡,自行先上楼,完全没问楚言溪是什么任务。
      
      钱穗上楼后,下面气氛一下子松弛起来。
      
      沈明月拿的是绿色卡,另一个拿到绿色卡的人是赵跃然,赵跃然是某个男团组合成员。
      
      林丹青和另一个叫夏新的歌手都拿到黄色卡片,组成一组。
      
      沈明月看着楚言溪,欲言又止:“你……”
      
      楚言溪把卡放进衣服口袋,“怎么了。”
      
      沈明月抿了抿唇轻说:“要不我和你换个任务吧,穗穗姐她,有时候,可能……脾气比较急。”
      
      此时,主屏直播弹幕上:
      【月月儿,你别太软了,你干嘛要换去很钱穗一组,她什么德性你不知道吗!】
      【今天也要骂一万遍钱穗恶心,狗屎!】
      【不要啊我们言溪为什么要被分到和钱穗一组】
      【钱穗这种丑逼为什么还不退圈?】
      【心疼我们言溪。】
      
      楚言溪的任务是不许花钱,在村子里得到十个鸡蛋。
      
      “不用。”楚言溪拒绝了,又问:“你是什么任务,还有赵跃然?”
      
      沈明月把自己的卡片展示给对方看,一边说:“是探望村子里的孤寡老人,帮他们做点家务,要得到三颗老人给的幸运星,任务才算完成。”
      
      从抽到和钱穗一组,楚言溪好像不没认为自己这组任务能完成。他揉了揉太阳穴,对沈跃然他们道:“先去看看你们的任务吧。”
      
      赵跃然的任务是帮助一户家庭挖红薯。
      
      沈明月主动说:“先去帮你把你的任务做完吧,你一个人肯定很累。”
      她这意思就是两人合起来做任务,相互帮忙。
      
      赵跃然因为自己的任务是苦力活,听沈明月这么说,还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说:“挖红薯怎么能让你一个女生上手,我自己能行,要不你去做你自己的?”
      
      沈娆娆却很坚决,脸上带着清纯的笑意:“我们是一个组呀,肯定要相互帮助。”
      
      弹幕上沈明月的粉丝立马一阵夸赞沈明月,说她人美心善。
      
      【不是粉丝,但沈明月也太好了叭】
      【诚心安利我们月月子,人美心善小姐姐,入股不亏!】
      【钱穗跟沈明月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请不要把两人放在一起ok?有可比性?】
      
      这边三个人一起先去给赵跃然分配农活的那家。
      任务卡上规定沈跃然一定要挖够一百斤红薯。
      男主人给他们准备了工具,手把手教他们该怎么挖红。
      楚言溪跟沈跃然一起干活,没有真让她做这个苦力,只让她在他们挖出红薯红,把红薯装进箩筐里。
      
      *
      
      另一边,钱穗管节目组要了一个超大的蓝白条纹的塑料袋,随后进了房间,进了衣帽间在里面鼓捣。
      
      等再出来,镜头里,就见她塑料袋已经鼓囊囊,人也换了一身简单的卫衣配牛仔裤。
      
      节目组完全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就见钱穗把超大塑料袋单手挂在手臂弯,然双手插在身前的大口袋里。
      不紧不慢下了楼。
      然后问了节目组自己要帮助的那位果农伯伯地方在哪儿,直接过去了。
      
      摄影组跟得飞快,一步不慢。
      
      钱穗并不很急,双手插着口袋漫步走在乡间路上,一边看着周边的景色,甚至有两分悠闲的意味。
      
      大概走了十几分钟,上了一个小山林,就到了。
      
      这一片全是李大爷家的橙子树。
      一个个黄橙橙个头饱满的的大橙子沉甸甸挂在枝头上,硕果累累,十分喜人。
      李大爷正和他的大儿子在林子里采摘果子。
      
      见钱穗往里走,连忙手背朝外摆手,一边吆喝:“女娃娃莫要过来,里头脏,灰多嘞。”
      
      钱穗闻言,果然停住了脚步,扶住最外面一棵树,没在往里走。
      
      【看不惯钱穗那幅娇惯得性,装过头了。】
      【那是,我们千岁公主哪里干得了你们这些贱民做的活[狗头]】
      【呕了】
      【农民伯伯对不起了,就冲着钱穗这面子,今天这水果我一毫克都不会买。】
      【前面带我一个】
      
      钱穗在外边等着,一会儿,李大爷的儿子就放下剪刀果篮走了过来。
      十分朴实憨厚,对钱穗打招呼,问好。将她带到外围小路上。
      这里放着一桌一椅
      这就是节目组准备的,让钱穗在这里直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