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林莫啧了声,莫名的幽怨,“对你小叔笑得这么开心,怎么都不见你对我笑一次。”
      
      怎么说也是相识多年,因为顾息允,他平白无故地被叫老一辈也就算了,这位小少爷还总是不给他好脸色,就连每次吃零食都没他那一份。
      
      事实上,理由很简单,在以前的小傻子眼里,每次这个林医生出现,自家小叔的状况就不好,总是很难受,时间一长,他潜意识里就觉得医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给好脸色已经算是好的了。
      
      叶久看他一眼,不咸不淡地回复,“我是卖笑的?”
      
      这话一出,林莫呦呵一声。
      
      盯着叶久又观察几眼,转头对那边的顾息允说:“你家的小傻子好像变聪明了,要么就是被人教坏了。”
      
      现在连卖笑的都知道,不得了啊,这还是从前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傻子吗?
      
      顾息允的视线一直落在叶久的身上,似乎是已有所察觉,从两天前的打架事件起。
      
      以叶久的舅舅的个性,绝对不会纵容这种故意打人事件,但却出了这档子事,可见是这期间发生过什么事。
      
      而叶久给出的反应,直接又坦率。
      
      “我现在不是傻子。”
      
      林莫第一反应是回头看顾息允。
      
      顾息允终于开了口,“检查一下。”
      
      有医生在,检查自然很快,事实上,林莫算是这两个人的专门医生,负责顾息允的身体情况,以及小少爷的精神健康成长。
      
      身为一个医生,还是一个医术高明的专家,这些年他不是没有考虑过使用特殊的手段来刺激叶久的精神体,兴许就能让人恢复正常,但碍于顾息允,只能是想想。
      
      因为这位大爷完全不允许任何有风险的实验用在叶久的身上,不管提多少遍都不搭理他,弄得他只能望梅兴叹。
      
      直到今日,身体检查结果也同样出来后。
      
      “什么?半夜睡觉头被撞了?醒过来就变成这样了?”
      
      林莫的表情怪异,一副“你编个瞎话能不能编个靠谱的,我他妈是个医生”的表情看着叶久。
      
      他把叶久浑身上下检查了个遍,没发现任何一处异样也就算了,对方还扯了个这么离谱的理由。
      
      叶久回望着他,表情很无辜,满脸写着“我说的就是实话,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这已经是他想到的最靠谱的理由,总不能说他半夜撞鬼了吧。
      
      两人就这样对视片刻,林莫再次开口,哄小孩般的语气,靠近他,“来,小少爷,我们再检查一次。”
      
      “不要。”
      
      叶久果断拒绝,转身就躲到自家小叔的身后,“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你要是没那个医术就别试了。”
      
      “我怎么没那个医术?!”林莫怒了,“你过来,我保证给你查出个原因。”
      
      叶久不理他,以他的了解,再来一次林莫肯定要催眠他,一旦被催眠,万一把上辈子的事给问出来了,到时候可就真好玩了。
      
      一秒变灵异事件。
      
      他抓着顾息允的衣服,“小叔……”
      
      顾息允正在看着手里的检查报告,被他们的动作打断,侧过脸,余光落在了叶久抓着自己衣摆的手上,少年干净修长的手指正攥着柔软衣料。
      
      一个人就算是变了,平日里无意识的小习惯还是会存在的。
      
      就比如叶久有时会拽着他,拽着他的衣服,这是很小的时候养成的习惯,那时父母都不在,每天睡觉不安稳,有时候白天就窝在他旁边睡觉,手里紧紧攥着他的衣角。
      
      他收回视线,开口拦住林莫的举动,“好了,既然已经检查出没事,那就结束。”
      
      林莫:“……”
      
      他还能说什么,家长都开话了。
      
      虽然还有不少疑惑,但只要没什么后遗症,这绝对是件好事,毕竟小傻子傻了这么多年,一朝变正常了也挺好,起码以后不用太担心。至于现在,比起小孩子,他更担心的是大人,也就是顾息允。
      
      这可是一个相当固执的人。
      
      与外人不同,他是少数的能够亲密接触顾息允的人,自然也就知道一些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有时候林莫都感觉自己一个大好青年活得跟老妈子似的,天天操心这操心那,眼巴巴地守着自己最大的病患,生怕哪天突然人没了。为了更好地治疗,他绞尽脑汁地定了一些不是很过分的规定,结果人家视若无睹,照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当他不存在。
      
      他身为一个高端私人医生也是要尊严的好吧!
      
      “行了,你们赶紧走吧,让我一个人安静地待着,”林莫没好气地开始撵人,觉得这两个人简直就是来折磨自己的。
      
      一个不听劝,一个不给治,真不愧是一家人,绝配。
      
      却不料叶久忽然问他,“你晚餐有约吗?”
      
      林莫的手刚插进口袋里,狐疑看他,“做什么,想请我吃饭?”
      
      “对。”
      
      平时就连一份零食都不舍得给他的小傻子居然约他吃饭?果然聪明了变大方了?
      
      林莫心里难得乐了下,表面像模像样地思考了下,表示他的日常行程还是很满,然后刚准备答应,一道冷清又好听的嗓音截在他开口之前。
      
      “他没空。”
      
      开口的是顾息允。
      
      他睨了一眼林莫,“你不是说有个朋友约你。”
      
      “那是明天。”
      
      “我觉得现在也不错。”
      
      “……”
      
      你至于吗,就省那么一顿饭?
      
      林莫觉得他多年的友谊受到了摧残,偏生这个人还能更冷酷无情,他看到顾息允对叶久说:“你要是实在想请他吃饭,可以把饭做好了送过来,定点送,他肯定在。”
      
      ……什么意思?当他坐牢的?
      
      然后,冷酷无情的家长领着小孩走了。
      
      徒留一个被遗弃的可怜医生。
      
      林莫看着这两个人离去的身影,神情逐渐收敛,随后轻轻哼了声,“不让我联系,我偏要联系。”
      
      本来没打算把叶久拉进来,毕竟是个小傻子,不懂大人世界里的复杂与黑暗,指望不上,但现在小傻子眼看着变聪明了,心思也多了,怎么着也能分担一点吧。
      
      他是真担心,再这样继续下去,顾息允的身体迟早承受不住。
      
      这么多年都是用那种药在吊着命,一个人的意志无论是再强大,身体也会有极限,这就如同走钢丝,压到了极点的那一刻,一切都会被反噬回来。
      
      他不知道顾息允还能撑多久。
      
      这边。
      
      叶久其实也看出来了,小叔不让他过问自己的相关病情,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关于他的具体身体状况,即便是家里人,也极少会知情,一来是未免消息走漏,人心浮动,二来就是叶久即便是知道了也没用,他不是医生,除了在一旁看着担惊受怕,什么忙都帮不上。
      
      上辈子也是这样,当他得知小叔快不行的时候,已经没剩几天了,那时候他是什么感受?
      
      整个人都懵了,一直到办完葬礼,都没反应过来。
      
      直到过了很久,某一日,他回到家,看到小叔空旷寂静的房间,里面再也没有人,那一瞬间才忽然意识到,小叔真的走了。
      
      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回到家的时候,顾息允发现他情绪不对。
      
      “怎么了?”
      
      叶久看着眼前的这些场景,管家在张罗着晚餐,一些佣人忙前忙后,其中有不少熟悉面孔,上辈子小叔去世后仍然留在这里为他工作的。
      
      主人更换,这些人依旧还在。
      
      他看了看这些人,又看了看身边的小叔,突然开口,“小叔,你会留下来吗?”
      
      顾息允眼神微动,“这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离开过这里?”
      
      现在不会,以后会啊。
      
      叶久心里颇有几分难过地想着,一直以来他都感觉小叔是个很难接近的人,他没有太大的欲望,没有爱人,甚至连自己的死亡都能安排,这样的人,你能指望他为谁留下。
      
      就在这时,他的脑袋突然被人摸了一下。
      
      那力道不轻不重,带着一种难言的温和,把他低落的心绪扯了回来。
      
      “脑袋还疼吗?”
      
      是叶久之前编瞎话说睡觉的时候头被撞了,其实压根没有,但见小叔貌似当真了,他想了想,“其实还好,没有肿,也没怎么疼。”
      
      顾息允淡淡嗯了声,看不出究竟是信了还是没信,收回手,长睫微垂,漆黑的眼看着他,“你不希望小叔离开?”
      
      “那当然,”叶久立马回应。
      
      这可是他在顾家里唯一的亲人了,他一直是这么认为。
      
      顾息允瞧着他,思绪回想到从前,小时候叶久会窝在他旁边睡觉,那段时间正是他病得最严重的时候,经常一觉醒来不知究竟过了多久。有一次他睁开眼的时候,是深夜,房间里冷清得要命,或许是因为他自身的缘故,那段时间他经常听不到任何声音,整个世界都很安静。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五六岁的小孩子已经爬上了他的床,凑到他身边,伸出短短的小胳膊过来抱他,抱着他的脖子。
      
      可能是喊了很多遍。
      
      于是那一次,顾息允终于听到小孩子带着奶腔的声调,在他耳边软软地唤着他。
      
      “小叔……”
      
      窝在旁边睡觉,手里紧紧攥着他的衣角,是因为害怕他也离开。
      
      那时尚且年少的顾息允静静地躺在床上,垂着一双微凉的眸子,瞧着旁边乖乖睡觉的小孩。
      
      死神在一旁拉扯着他,恨不得将他的命立刻带走。
      
      他的心里却在想。
      
      他若不在,小傻子被别人欺负了怎么办。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02 12:00:03~2021-03-03 11:24: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身娇体软小甜o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漠湫 9瓶;身娇体软小甜o 6瓶;江停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