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许鲸挽着付沈梨的手臂,笑得风情万种,“阿梨,你觉得我们像不像是在约会。”

      付沈梨瞥了她一眼,“不像。”

      许鲸磨了磨牙,“那你觉得我们两个像什么?”

      付沈梨想了想,在许鲸期待的目光中平静地回答道:“老父亲带女儿吧?”

      许鲸:???

      你再说一遍?

      许鲸看付沈梨,怎么看都觉得对方像个钢铁直女,瞧瞧,这是正常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许鲸心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阿梨,你为什么要跟我签合同?”

      付沈梨一边拉开椅子,一边随口回答道,“不是你让我签的吗。”

      还提醒了一遍又一遍。

      许鲸顿时僵在了原地,冷眼看着付沈梨为她拉开座椅,却并没有坐下。

      付沈梨自个儿先坐下了,完了以后才发现,许鲸还在一旁站着。

      她抬头瞥了一眼,脸上带着明显的疑惑。

      “你怎么不坐下?”

      许鲸咬了咬自己的唇,那张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容,眼神却是冷淡的,透出了一点儿委屈的意味。

      “阿梨,你不是真心想养我吗。”

      又来了。

      付沈梨头又开始疼了起来,一个就够她受的了,她真的不敢想,要是其他四个人都像许鲸这样,她究竟还能不能忍。

      “那你觉得我为什么会跟你签合同?”

      付沈梨将这个问题抛了回去,她抬眸静静地看着许鲸,手指按着今日份的菜单,半天没有翻页。

      许鲸撅了撅嘴,那双含情的眼眸中带着十足的委屈和不甘,“不是阿梨你自己说的,被我缠的没办法了。”

      付沈梨勾了勾唇,面上透着淡淡的笑容,“我像是很喜欢做慈善的人吗?”

      许鲸一想也是,付沈梨总不能平白地给她送钱送资源,还带她买了这么多的东西。

      就算不是真的喜欢她这个人,怎么也应该馋一馋她的身子吧?

      付沈梨三两句话就哄好了许鲸,这份胡说八道的能力让系统真心佩服。

      许鲸被哄好以后,立马坐在了付沈梨旁边。她的身体靠在付沈梨肩膀处,手穿过付沈梨的手腕内侧,亲密地贴着付沈梨的手,同她一起翻看着菜单。

      “阿梨,我想吃这个。”

      许鲸随手一指,付沈梨却是微微一愣,原因无他,这道菜是纪姜迎从前最爱吃的。

      以前她们每次来这家私房菜馆,纪姜迎都要点这道菜。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道菜居然还在。

      不知道纪姜迎还喜不喜欢吃。

      付沈梨又不免有些想笑,她怎么又想起纪姜迎了,这么多年不联系,说不定纪姜迎早就将她忘了。

      刚才坐在纪姜迎对面的,似乎是个年轻女孩子,不知道跟她是什么关系。

      不过,纪姜迎从前就是直女,现在应该也没弯吧?

      或许只是她的朋友。

      许鲸见付沈梨半天不说话,忍不住歪头看着她,“阿梨,你在想什么?”

      付沈梨回过神来,“那就点这道菜吧。”

      许鲸却没有放过她,“你刚才在想什么?”

      从进入这家私房菜馆开始,付沈梨就有些不对劲。

      进门没走几步路,她就愣在原地,不知道在看什么,现在也是,跟她说话她也不理。

      许鲸蹙起眉头,不对,是从她提出要来这家店吃饭开始,付沈梨就不对劲了。

      难不成,她以前也带别人来过这家店?

      不得不说,许鲸的直觉不是一般的准,但她的想法还不够大胆。她不知道,付沈梨不仅带别人来过,那个人现在还就在这家店里。

      这是一个只有付沈梨才清楚的修罗场。

      付沈梨同她对上视线,面色不变,轻声道:“我只是在想,你是艺人,能吃这种高热量的食物吗?”

      许鲸拉着付沈梨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我的腰很细,人也不胖,偶尔吃一次没关系。”

      她冲付沈梨露出一个笑容,手指勾了勾付沈梨的手心,“阿梨,你以前来过这家店吗?”

      “嗯。”付沈梨心知,撒谎这种事,就得一半真一半假,太假容易被人看出来,太真又对自己不利。

      半真半假,才不容易被人发现。

      许鲸摇了摇她的手臂,小女孩撒娇的情态十足,“和谁啊。”

      “同学。”付沈梨一边回答,一边及时拦住许鲸伸向自己腰间的手,用眼神提醒她安分一些。

      “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许鲸本来还想问,付沈梨却不冷不热地看了她一眼,眉头微皱地说道:“你问得太多了。”

      身为小情人,她这种行为已经越界了。

      过分打听金.主的事情,换成别人,说不定早就已经翻脸了,也就付沈梨脾气好,到现在也只是警告了她一句。

      许鲸也懂这个道理,她本就是看着付沈梨脾气好,一直在试探付沈梨的底线,反正付沈梨不会真的生她的气。

      不问就不问嘛,这么凶做什么。

      几年前的同学,估计现在也不怎么联系了。

      不足为惧。

      “好嘛,我不问了。”许鲸突然伸长脖子,朝着付沈梨亲了过来。

      付沈梨躲闪不及,只来得及偏了偏头,让许鲸亲到了脸颊。

      许鲸在她脸颊上啄了一口,尚且不满足,“阿梨,你为什么要躲。”

      付沈梨忍下了伸手擦一擦脸颊的念头,她还没跟人这么亲密过,就是从前暗恋纪姜迎,两人也没有过亲密的行为。

      身为付沈梨未婚妻的江以澜,最多也只是抱一抱她,别的就没有了。

      这大概是她第一次被女孩子亲吻脸颊。

      总觉得有点儿别扭,付沈梨想,或许是因为她不喜欢许鲸,所以才会觉得不舒服。

      可她又不能在许鲸面前表现出她的这份不悦,只能忍下心中的不耐,轻声道:“还在外面,坐好。”

      许鲸没看出她的不情愿,只是有些可惜,付沈梨未免也太正经了,跟个钢铁直女似的,一点儿都不懂浪漫。

      算了,慢慢来吧。

      这只是开头,付沈梨没想到,就算是吃饭,许鲸也能有数不清的小动作。

      每当她皱眉看过去时,许鲸总会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似乎并不是故意为之。

      饭吃到一半,付沈梨借口要去上洗手间,终于暂时逃离了许鲸身边。

      这就是拥有一个热情火辣的小情人的感觉吗?

      太热情了,遭不住。

      她捧了一捧水,轻轻拍在自己的脸上,要是许鲸在这里,估计就能发现,付沈梨沾水的地方,正是方才她亲的位置。

      把脸颊洗了一遍,付沈梨总算松了一口气,站直身体,慢悠悠地擦干净脸上的水珠。

      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她现在还不太想回去面对许鲸。

      可正在此时,其中一个隔间的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下一秒,纪姜迎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

      两人皆是一愣。

      付沈梨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一句话,生活总是会在你以为已经足够狗血时,变得更加狗血。

      至少她进洗手间之前,绝对想不到,会碰见纪姜迎。

      纪姜迎微微启唇,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半点儿声音都没发出来。

      她沉默地走到付沈梨旁边,低头冲洗着自己的手指。

      付沈梨快速擦干脸颊上的水珠,扔掉染湿的纸巾,转身就想离开。

      纪姜迎就在这时开了口,她将手指从水龙头下拿开,扯了一张擦手巾,一边擦拭着,一边轻声说道:“沈梨,好久不见了。”

      付沈梨侧头看着她的动作,纪姜迎还是那么好看,手指葱白如玉,指节纤细修长,只是看着,就让人生出了无限的念头。

      她那双手,像精美的艺术品,付沈梨从前赞美过无数次,可此时,她却只是看着,心如止水,古井无波。

      “好久不见了,纪学姐。”

      纪姜迎微一愣神,她还记得,付沈梨从前最爱跟在她身后,有时会叫她学姐,但更多时候,都是叫她迎迎。

      尽管纪姜迎从没承认过这个称呼,但每次付沈梨一叫,她都会下意识地看过去。

      现在的付沈梨,大概不会再亲密地叫她迎迎了。

      纪姜迎压下心中的酸涩和难过,那张脸上写满了平静,似乎内心没有一丝的波动。

      “和朋友来吃饭?”

      付沈梨想,纪姜迎这是在做什么,她们的关系应该没有好到可以互相问候的地步吧?

      不过,闹脾气转身就走是不理智的做法,成年人的处理方式,是面带微笑地寒暄几句。

      于是付沈梨勾了勾唇,笑着说道,“朋友?算是吧。”

      “你…”

      纪姜迎本想问,那你和江以澜怎么样了,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她咽了下去。

      她没有资格这么问,更何况,付沈梨和她的未婚妻感情如何,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付沈梨见她不说话,便又问道:“纪学姐呢,有男朋友了吗?”

      纪姜迎神色略微复杂了一些,她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却只是摇了摇头,“没有。”

      也不会有。

      付沈梨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时间不早了,学姐,咱们有空再聊。朋友还在等我,我先走了。”

      纪姜迎做不到拦着不让她走,只能点了点头,轻声道:“好。”

      她看着付沈梨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忍不住动了动嘴唇,“沈梨…”

      付沈梨说不定早就把她的联系方式删了,这次一别,还不知道要等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她的声音很小,付沈梨并没有听清,就算是听见了,她大概也不会回头。

      其实方才那一眼,她根本就没看清到底几点了,所谓的时间不早,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她只是不想和纪姜迎待在一起。

      只要看着纪姜迎那张脸,她就会想起自己从前做过的种种傻事,然后又顺带想起来,她还要攻略纪姜迎。

      就是难。

      付沈梨脚步慢慢停了下来,身后有纪姜迎,包间里还有一个许鲸在等她,她一时竟然分不清,到底是哪个让她更抗拒。

      还好,回到包间以后,许鲸规矩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清楚付沈梨说要去洗手间只是个借口,许鲸看她的目光总是含着幽怨。

      付沈梨只装作看不见,吃完饭出来,纪姜迎已经走了,付沈梨松了一口气。

      许鲸勾着她的手指,“阿梨,我今晚有空。”

      付沈梨这回坚定地摇了摇头,“不了,我真的有事,你好好休息。”

      许鲸撅了撅嘴巴,“我只是想…”和你呆在一起。

      她话没说完,付沈梨就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跟拍小狗的头一样。

      “我听楚二说,你马上就要参与录制一档综艺了。”

      “好好准备。”

      说到这里,付沈梨露出了一点儿笑容,眼眸中的神色尤其温柔。

      “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许鲸的脸颊不争气地红了红,她在付沈梨面前表现得性感成熟,但其实性格出乎意料的纯情。

      只是被付沈梨安抚了两句,她浑身的刺就软了下来,就被顺了毛的猫。

      “好吧,我都听你的。”

      【目标许鲸幸福值+2,当前幸福值:+3。】

      付沈梨轻轻呼出一口气,“我送你回家。”

      把许鲸送回家,付沈梨总算能抽出时间去看苏芸。

      距离苏芸的生日还有一段时间,付沈梨把礼物放好,准备到时候再给她。

      她在路上停下车,买了苏芸爱吃的甜品,又给阿姨发了消息,说自己要去一趟,得到回复以后,才驱车前往苏芸住的地方。

      苏芸以前住在哪里,付沈梨并不太清楚,不过对方现在住的公寓,是付沈梨亲自选的。

      这公寓面积并不太大,但环境特别好,附近就有公园,很适合苏芸这种行动不便的人。没事的时候,付沈梨会陪着苏芸在公园里散步。

      说起来,她有一段时间没来看苏芸了,怪不得对方会主动给她打电话。

      苏芸眼睛看不见以后,性格也变得很敏感,总是小心翼翼的,整天胡思乱想。

      大概是阿姨已经提前告诉过苏芸了,付沈梨才敲了敲门,房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苏芸那张精致柔美的脸蛋露了出来。

      “姐姐?”

      付沈梨嗯了一声,“是我。”

      下一秒,苏芸就朝她扑了过来。

      付沈梨赶紧把人接住了,还要小心提着甜品,免得掉在地上没得吃。

      “小心一点。”

      “姐姐终于来了。”

      苏芸抱着付沈梨的腰肢,说话时的声音里带着哭音。

      她眼睛虽然看不见,两颗眼珠却还是漂亮的,里面含着两泡眼泪,像清澈透明的宝石。

      “我以为姐姐不要我了。”

      付沈梨叹了一口气,“又在胡说。”

      她板着脸,“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随便给人开门吗,一定要问清楚是谁。”

      苏芸人长得瘦瘦小小的,缩在付沈梨怀里,显得尤其可怜,又惹人怜爱。

      “我知道是姐姐,我能听出来。”

      她这模样太可怜了,付沈梨也不忍心多说什么,只能拍了拍她的背。

      “好了,芸芸,放开我吧。”

      苏芸抓紧她后背的衣服,紧紧地抱着付沈梨的腰,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付沈梨的脖颈,语气里充满了依赖,像无家可归的幼兽终于找到了主人。

      “我好想姐姐。”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文的设定差点儿就被编编毙了
    所以大家懂的,在评论区,不要提N什么P,也不要说买什么股,低调评论就好。如果我看到太危险的评论,我可能会删掉哦。你们要是不知道用什么话来表达内心的激动,就使劲夸我!
    感谢在2021-03-15 22:00:53~2021-03-16 18:13: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亦安初 3个;沧笙、别问问就是感动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3587514 2个;2货_劣人、qzuser、blink小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念念不忘 4瓶;夜北北 3瓶;吃竹子的熊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