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送走江以澜以后,付沈梨慢慢往回走,才刚走到客厅,就撞见下楼来的程衣。
      
      程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付沈梨的身后,然后眉头慢慢皱了起来,“以澜呢?”
      
      付沈梨面色平静地看着她,“她走了。”
      
      “走了?”
      
      程衣怀疑地看着付沈梨,“那你怎么不留住她?”
      
      “我留她干什么。”付沈梨叹了一口气,“妈,人家江以澜有工作,我总不能一直霸占着人家不放。”
      
      “再说了,江以澜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A市,以后还愁没有机会见面吗?”
      
      她自觉这个理由天衣无缝,程衣根本找不到话来反驳。
      
      谁知道听了这话,她敏感的母亲大人眉头皱的越发紧了。
      
      “你怎么还叫以澜的全名?”
      
      情侣之间不应该有个亲密称呼?
      
      叫人家江以澜是怎么回事?
      
      付沈梨:失策。
      
      “这不是在您面前嘛,我总不能表现得太粘糊。”
      
      程衣哼了一声,怀疑的目光掠过付沈梨的眉眼,“我不嫌肉麻,我只希望你和以澜能好好的。”
      
      付沈梨有一种程衣似乎看出了什么的错觉,她唇角勾起了一点儿笑容,“妈,你多虑了。”
      
      程衣仔细观察着付沈梨的表情,确实没发现什么不对,兴许是她多想了。
      
      “你啊,要好好珍惜以澜,她是个好姑娘,又对你一心一意,你可不能辜负她。”
      
      若是在这之前,程衣这样说,付沈梨就算嘴上不回答,心里也会想,她跟江以澜只是朋友。
      
      甚至一直到刚才跟江以澜去花园散步之前,付沈梨都是这样想的。
      
      她一直坚信江以澜不喜欢她,可刚才在花园,只有她们两个人,江以澜看她的目光却还是充满了柔情。
      
      付沈梨故意试探着问她,是不是为了自己才回来的,那一瞬间,她分明看到江以澜的表情有过片刻的不自然,那是被人猜中心思后的慌乱和无措。
      
      江以澜居然真的对她动感情了。
      
      付沈梨心情微微复杂,又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这一次见面,江以澜给她的感觉一直很奇怪,付沈梨为她找了各种理由,最后却不得不承认,江以澜确实是喜欢她。
      
      可对方是什么时候动心的呢?
      
      付沈梨猜不到,她和江以澜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面,对方没道理会喜欢上她。
      
      不过,江以澜要是真的喜欢她,关于她的这条线的任务应该会简单一些。
      
      至少她不用再努力让江以澜喜欢上自己。
      
      付沈梨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有种头疼的感觉。
      
      她自己唯一一次追求人,还失败了,结果现在,系统一口气给她整了五个任务目标。
      
      除开江以澜,其他四个可怎么办啊。
      
      正当她头疼时,手机铃声突然又响了起来。
      
      付沈梨动作顿了顿,幸好眼前在她身边的人是程衣,她不用遮掩。
      
      电话是楚二打来的,付沈梨接了电话以后才想起来,她答应了许鲸,今天要跟她签合同。
      
      早上分别的时候,许鲸还特意提醒了她好几次,让她千万不要忘了,结果吃了个午饭的时间,付沈梨就忘的干干净净。
      
      付沈梨不由得有些心虚,她冲程衣伸出手指,指了指外面,示意自己要出去打电话。
      
      程衣定睛看了她几眼,挥手让她出去了。
      
      付沈梨一边走一边回答楚二的话,“我记得。”
      
      刚才楚二问她,记不记得今天要做什么,她当然不记得了,但楚二一说,她就想起来了。
      
      电话那头的楚眠之嘿嘿一笑,“我想你也不可能忘,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他还以为付沈梨上午就会带着许鲸来签合同,谁知对方居然抛下小情人自己走了。
      
      他问许鲸,对方也不知道付沈梨要去干什么。
      
      付沈梨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淡声道:“回家吃饭。”
      
      “怎么非得是今天?”
      
      楚眠之背靠在老板椅上,端着咖啡才喝了一口,就听电话那边的付沈梨平静地说道。
      
      “江以澜回来了。”
      
      他一口咖啡差点儿喷出去,好不容易忍住了,却呛的自己直咳嗽,脸涨得通红。
      
      付沈梨将手机拿远了一些,等听见电话那头的楚眠之似乎已经止住了咳嗽,才又将听筒放在耳边,“平静了吗?”
      
      楚眠之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你怎么没跟我说,江以澜回来了?”
      
      付沈梨沉默,她能说她自己也忘了吗。
      
      楚眠之还在抱怨,“你要是早跟我说,我一定不安排在昨天。”
      
      付沈梨扯了扯嘴角,脚尖轻轻碾了碾地面,“所以你还是会把许鲸送给我?”
      
      楚眠之嘿嘿一笑,“反正你跟江以澜只是逢场作戏,你要是真的跟她有感情,我肯定不会怂恿你出轨。”
      
      原来你也知道,你是在怂恿我出轨。
      
      付沈梨不想吐槽他,她自己也是明知故犯。
      
      “合同准备好了?”
      
      “我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你来签字。”
      
      楚眠之说着,又想起刚才碰见许鲸时,对方暗戳戳的询问,分明是在催他准备合同。
      
      催他有什么用,还不是得看付大小姐的意思。
      
      付沈梨嗯了一声,“下午我来公司找你。”
      
      楚眠之打了个响指,“没问题,你随时来。”
      
      他顿了顿,又语气猥琐地笑了一声,“沈小梨,你老实跟我说,许鲸伺候的怎么样?”
      
      “你满意吗?”
      
      付沈梨眉心跳了跳,楚二这个语气,一听就不是什么健康的东西。
      
      她总不能说,自己根本没享受许鲸的那种服务,但许鲸吹头发的技术确实还不错,她挺满意的。
      
      “嗯,还不错。”
      
      楚眠之啧啧两声,付沈梨其实什么都没透露,但他自己就脑补了很多东西,全是晋江不能写的。
      
      “你满意就好,下午你先来看看合同,如果没问题,我就叫许鲸来签字。”
      
      “她背景还算干净,人也不多事,你先处着,要是后面不满意就跟我说,我再给你重新挑几个。”
      
      付沈梨默了默,“你在给皇帝选妃吗?”
      
      还再挑几个。
      
      “你别说,我现在真觉得我跟皇帝身边的太监似的。”
      
      皇帝不急太监急,就他一个人操心付沈梨的感情生活,付沈梨本人是一点儿都不担心。
      
      楚眠之说完,又有些沉默,如果不是付沈梨一直困在对纪姜迎的感情中走不出来,他又何必一直劝付沈梨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纪姜迎就是个坑,明知道跳下去就上不来了,付沈梨这个蠢货,还要在坑边犹豫不决,他可不得拉她一把吗。
      
      他就这么一个好闺蜜,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为了一个直女伤心失落。
      
      “好了,我谢谢你,我现在就来找你。”
      
      付沈梨猜到了楚二想说什么,趁着对方还没说出口,赶紧把电话给挂了。
      
      她握着手机站了一会儿,轻声叹了一口气,才抬脚往车库走去。
      
      正好刚才为了给江以澜拿礼物,她将车钥匙给带上了,现在回去,说不定会被程衣审问,倒不如直接走。
      
      楚二开的娱乐公司在业内名气还挺大,捧出了不少的影帝影后,流量爱豆。走在公司里,经常能看见熟悉的面孔。
      
      付沈梨来过好几次,保安和前台都认识她,她直奔楚二的办公室,秘书一见是她,连电话都没打,就让她进去了。
      
      付沈梨推开办公室的门,就见楚眠之背靠在椅子上,眼眸微阖,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付沈梨关上门,“你就是这么工作的?”
      
      楚眠之陡然惊醒,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睡意朦胧地看着她,“你来了。”
      
      他的声音微微沙哑,人也显得慵懒。
      
      付沈梨打趣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办公室做了什么。”
      
      “我是这样的人吗?”楚眠之打了个哈欠,将放在最上面的那份文件递给付沈梨,“你先看看。”
      
      付沈梨翻开文件,大概浏览了一遍。
      
      身为甲方,她要为许鲸提供资源和金钱,为对方解决一定范围内的问题。许鲸则要在可以做到的基础上,对她随叫随到,还要贴心乖巧,满足她的需求。
      
      可以说是写的明明白白了。
      
      付沈梨合上文件夹,“我没问题。”
      
      楚眠之露出了一个笑容,“那行,我让许鲸上来。”
      
      许鲸来的很快,估计是一直在等着,楚眠之才放下手机三四分钟,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那人推开门,露出一个脑袋,果然是许鲸。
      
      楚眠之见她鬼鬼祟祟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冲她招了招手,“行了,过来吧。”
      
      许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才踩着高跟鞋走进来。她走路的时候,腰肢微微晃动,姿态是极好看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风情。
      
      “我可不得小心一些,要是只有老板你一个人在,万一被人传出去,有损我的清誉。”
      
      楚眠之气笑了,“你就毒舌吧。”
      
      他扬了扬下巴,示意许鲸看付沈梨,“你的付小姐也在呢,可不止我一个人。”
      
      许鲸从进门开始,就只看了楚眠之一眼,随后目光就落在了付沈梨的身上,再也不曾挪开。
      
      虽然楚眠之是她的老板,但她言语之间却并不见有多恭敬。
      
      付沈梨思忖着,许鲸已经挨着她坐下了。
      
      付沈梨转头看着许鲸,就见对方冲她抛了一个媚眼,红唇微启,“付小姐,你要跟我签合同了吗。”
      
      付沈梨将文件递给她,“你先看看。”
      
      许鲸只随手翻了几下,付沈梨怀疑她连字都没看清,合同就被对方翻到了最后一页。
      
      “我觉得没问题,现在就签字吧。”
      
      她正要伸手去拿笔,手腕却被付沈梨挡住了。
      
      许鲸抬眸,那双眼里含着说不出的动人风光,“付小姐,你这是…”
      
      付沈梨皱了皱眉,“你不再仔细看看?”
      
      许鲸就不怕合同有问题?
      
      许鲸愣了一下,“我相信付小姐。”
      
      付沈梨垂眸,“你还是再看看吧。”
      
      “免得将来后悔。”
      
      许鲸:我后悔个屁!
      
      她等这合同都等了大半天了,昨晚做梦都是签合同的事,生怕夜长梦多,万一付沈梨后悔了,她找谁哭去?
      
      许鲸咬了咬牙,“行,那我再看看。”
      
      楚眠之在一旁看着,乐的不行,“沈小梨,也就你能制得住她。”
      
      许鲸原本正在看合同呢,闻言顿时抬起了头,一眨不眨地看着付沈梨。
      
      付沈梨蹙了蹙眉,“怎么了?”
      
      许鲸委屈地撅了撅嘴,将合同放下,两条柔软的手臂缠上了付沈梨的手,“付小姐,我签了合同以后,是不是也能对你称呼得更亲密一些。”
      
      “总是叫付小姐,也太生疏了吧?”
      
      付沈梨瞥了她一眼,余光里又瞥见了楚二脸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脑袋顿时又疼了起来。
      
      “那你想怎么叫?”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啦!!快夸我!
    梨梨:那你想怎样?
    许鲸:我想…
    感谢在2021-03-14 15:50:49~2021-03-14 22:31: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358751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柑橘味蛋卷 20瓶;xxx 10瓶;无人可知的饕餮之宴、美丽不打折 5瓶;cai2234、马儿跑不动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